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52章想太多

第152章想太多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深人靜,孤男寡女,燈影飄搖。

    卡洛斯盯著奧蕾莉亞看了好一會,然後拉過把椅子坐了下來。

    “好吧,大姐,您能拿出什麼有價值的抵押。”卡洛斯無趣的問道。

    奧蕾莉亞一身精干的打扮,腰際還掛著短弓和箭囊,大腿兩側的短刀也固定在武裝帶上,完全沒有半點旖旎的意思。

    “這個夠嗎?”

    奧蕾莉亞拿出一卷材質特殊的長冊,放到了桌子上。

    卡洛斯拿起來,略帶疑惑的解開封繩,結果看了一眼就把長冊回給奧蕾莉亞。

    “大姐,不帶這麼害我的!銀月城議會黨派成員名單,我又不去你們奎爾薩拉斯混!我沒有看過這玩意,你們精靈的薩拉斯語我一點都不懂,這個東西是什麼玩意兒我完全不知道。”

    卡洛斯被奧蕾莉亞的舉動嚇了一跳。

    無論這份名單的真假,都不是人類該踫的玩意兒。

    “看來你不滿意,那這個呢?”

    奧蕾莉亞取出一個半只手掌大小的扁平盒子,放在桌子上,然後慢慢的開始收卷被卡洛斯扔回給她的名冊。

    懷著不安的心情,卡洛斯取過那個扁平的盒子,發現這個盒子沒有鎖頭,發現在金屬質地的邊框里,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可以活動的木塊。

    華容道……

    “大姐,這又是鬧哪樣……”

    “這個謎題對卡洛斯陛下您應該不難吧?”

    懶得多說,卡洛斯開始玩……開始解謎題。

    步驟什麼的都忘光了,但是基本訣竅還難不住卡洛斯,十多分鐘後,隨著代表“曹操”的方塊卡進方槽,盒子噌的一聲解鎖了。

    卡洛斯打開盒子。一股生命的氣息撲面而來。

    “我,曰。”

    卡洛斯發現自己的言辭從來沒有如此匱乏過。

    “比暗夜精靈的世界樹諾達希爾更加古老的母親樹加尼爾的嫩成神經病的,卡洛斯不寒而栗。在艾澤拉斯成為星球意志代行者這樣光榮而偉大的壯舉誰愛去誰去吧,反正他是敬謝不敏了。

    “人類把加尼爾的嫩葉叫做人參果嗎?漲知識了。”

    “女菩薩,趕快把這玩意兒收起來吧……”

    卡洛斯頭一次發現擁有力量也是一種痛苦,整個身體都在渴望那股精純的生命氣息,但是理智和意志力卻在強烈的反抗。

    無論什麼都是過猶不及,現在的卡洛斯深刻的明白,在自己控制能力之外的力量,還不如不要。僅僅是聞到點味兒,就讓自己生龍活虎,真要是到手了,自己說不定會發生什麼異變。沒有三百年的修行,果然光是看看都把持不住啊!

    “好吧,這是最後一樣了。”

    奧蕾莉亞收起裝有母親樹加尼爾嫩葉的盒子,將一張黑山羊羔腹皮制成的魔法卷軸扔在了桌子上,然後慢條斯理的坐了下來。

    卡洛斯真是怕了。

    什麼奧特蘭克的國王,什麼人類大貴族,在繼承了卡多雷帝國一部分遺產的高等精靈面前,全部都是窮光蛋和土老帽!

    經歷過神話時代的種族你惹不起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卡洛斯回到桌子前,用微微有些顫抖的手解開了魔法卷軸的封繩,仔細讀了起來。

    雖然卡洛斯不是個合格的法師,但是聖騎士本身也涉及到神聖法術的施放以及材料準備,加之小時候母親的教育和長大之後魔法顧問方磚的講解。這讓卡洛斯擁有不俗的魔法見解和知識儲備。

    一字一句的讀完,一個符號一個符號的琢磨,卡洛斯臉都綠了。

    “這不就是傳說中的絕對支配卷軸嗎!”

    “沒錯,就是傳說中的絕對支配卷軸……的復刻版本,號稱完全公正的不公正契約。”

    听奧蕾莉亞這麼說道,卡洛斯臉色稍微好一點,嚇死寶寶了!

    卡洛斯以為奧蕾莉亞要翻臉了,用絕對支配卷軸支配自己成為她的奴隸,然後幫她復仇。

    “就是那個不管是不是自願,只要簽字了就必然會履行約定的絕對公正契約?”

    卡洛斯听聞過這個玩意,他的魔法顧問方磚還曾經詳細給他解釋過這玩意,因為一位國王已經值得別人用絕對公正契約來坑他了。

    但是卡洛斯還是看走眼了,他完全沒有想到,絕對公正契約居然是殘廢毀容版的絕對支配卷軸,這個是真的沒有想到,長知識了。

    人類魔法和精靈魔法比起來,果然差距很大啊。

    “這個抵押物夠了嗎?”

    奧蕾莉亞風情萬種的一笑,咬破了指尖,準備在空白的契約上留下自己的印記。

    “夠了!”

    卡洛斯大喊一聲,抓住了奧蕾莉亞的手腕。

    “我說夠了,卷軸本身的價值就足夠了。我答應了!”

    奧蕾莉亞.風行者听到卡洛斯.巴羅夫的應允,也呆了。

    自己已經做好了付出一切的準備,這個人類男人居然說夠了?

    “奧蕾莉亞,夠了,真的夠了。”

    卡洛斯轉過身用不帶一絲褻瀆的情感擁抱了奧蕾莉亞,片刻後,拍了拍她的背部松開了懷抱。

    “去休息吧,我會履行承諾的。”

    奧蕾莉亞走後沒多久,圖拉揚敲響了卡洛斯的房門,帶著兩瓶酒來到了卡洛斯身前。

    “謝謝。雖然你是國王,我只是個將軍,但是我圖拉揚這輩子就認你這個兄弟了!”

    圖拉揚遞給卡洛斯一瓶酒。

    什麼情況?

    什麼鬼?

    卡洛斯完全摸不著頭腦?

    這小子不是沖涼去了嗎?

    這又是鬧哪出?

    雖然完全摸不著頭腦,但是卡洛斯嗅到了加尼爾的嫩葉,整個人大晚上的容光煥發,對于圖拉揚找自己喝酒是極高興的。

    “必須的!”(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