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04章 你想要的!東西啊!並不存在!歐耶!!!

第404章 你想要的!東西啊!並不存在!歐耶!!!

    赤紅色的動力鎧甲,鮮血般鮮艷的呢絨大氅,磨砂金屬骷髏瓖嵌裝飾的全覆面頭盔,腰間閃耀著靈能光輝的動力鋸鏈大劍。 首發哦親

    僅僅是出場,就仿佛自帶bgm,一股濃濃的星戰範兒。

    簡直就是小母牛騎電線,牛逼呼啦帶閃電。

    法師一個飛撲將吉安娜撲倒在地,卡洛斯用自己超人一等的第六感躲開了不可直視的攻擊。

    剎那間,時間仿佛被靜止了。

    這還是艾澤拉斯嗎?

    這還是劍與魔法的世界嗎?

    大宇宙意志啊,眼前的人犯規啊!

    這是星際戰士的精工動力裝甲啊!

    難道在泰坦的萬神殿和扭曲虛空的燃燒軍團之外,浩瀚宇宙中還存在著帝王的人類遠征軍?

    這是第四十個千年?

    隨著時光奇點的扭曲,原本不可視之物顯露出了自己的物理特性。

    是一個全身被鋼鐵覆蓋的人型怪物。

    唯獨卡洛斯知道,這是sm的仿制款式鎧甲,而且還帶著點獸人風格的味道。

    詭異。

    違和。

    卻又有一種熟悉感和親切。

    “時間,被凍結了。”

    國字臉的聲音傳來,將卡洛斯的注意力從變故的根源身上拉開,掃視四周,婚禮的賓客們保持著遲疑和詫異的神色如同雕塑一般的靜止在原地。

    他們遲疑和詫異的,是法師為什麼會將吉安娜扮演的新娘撞飛,而不是通過時光扭曲奇點到來的怪物。

    思維加速,卡洛斯飛快的觀察和審視事態,終于發現了盲點。

    之前只有五個自稱來自未來的勇士能夠用眼楮直視異變,自己不過是通過聖光之力微弱的不協調感覺到異常。

    然而現在,卡洛斯發現自己能夠用眼楮看到時間和空間的異常和扭曲了。

    真是美妙的波紋啊……

    剎那間,卡洛斯心中居然升起了一絲貪婪的念想。

    時間和空間本就是一體的,但是因為人類的渺小,無法理解時空的宏大,強行將兩者分開描述。即便如此,人類對于時間和空間的論述依然紕漏百出。

    當時空以肉眼可見的方式出現在卡洛斯面前,哪怕鍛煉許久的聖騎士之心,依然被這股宏偉的力量震撼到,想要多看兩眼。

    絕不貪婪,永不放棄,卡洛斯決定當個全需黨。

    然而異時空的來客似乎被卡洛斯的神情激怒了,鏈刃劍發動,帶著轟鳴聲橫掃而過,欲將卡洛斯腰斬。

    “小心!”

    國字臉一個飛撲上前,用盾牌格擋住鏈刃劍的掃擊,卻被鋼鐵人型的巨力擊飛,落入靜止的賓客人群中,砸倒一片。

    卡洛斯用余光瞥了一眼,盾牌上深深的劃痕有些觸目驚心。

    戰士第一時間其實也反應過來,但是因為遷怒,而遲疑。當鋼鐵人型第二次揮舞鏈刃劍時,責任和使命壓制住了個人的怨念,戰士沖上前去和怪物對拼一記。

    力量上,居然勢均力敵。

    然而高速轉動的鋸齒飛快的切割著戰士的雙手大劍,無可奈何,戰士撤力後仰,躲開了鋼鐵人型的攻擊。

    戰士發現自己爭取了這麼多時間,卡洛斯居然沒有移動半步,氣的想罵娘。

    “霜凍!”

    將陷入靜止狀態的吉安娜護在身後,法師單手施法,倉促間制造了一塊寒冰護盾替卡洛斯擋住了這次攻擊。

    趁著鏈刃劍被嚴寒堅冰的反作用力蕩開的瞬間,盜賊突如其來的現身在鋼鐵人型身後,一記勢大力沉的背刺。

     嚓,匕首折斷了。

    盜賊一擊不中,立刻消失不見。

    “快跑!”

    戰士倉促間起身,姿態不穩,根本無法接住怪物的下一次攻擊,只好大聲喊道。

    然而卡洛斯無動于衷。

    國字臉呻吟著爬起來,奈何距離卡洛斯至少三十米遠,根本無計可施。

    法師左右為難,陷入沉思。

    “我說。”

    卡洛斯終于開口了,與之對應的是鋼鐵人型的第三次斬擊。

    “你們的好意心領了。”

    在六道詭異的目光下,卡洛斯居然單手接住了高速旋轉的鏈刃劍。

    不對,是聖盾術!

    其他人不覺得什麼,國字臉同為聖騎士,卻被卡洛斯這一手看似不起眼的招式給震驚了。

    居然是局部聖盾術!

    艾澤拉斯人民眾所周知的一個事實,聖盾術這種補藥碧蓮的法術,最終結果都是一個圓,哪怕拉成雞蛋的形狀,也是一個不規則的圓。聖騎士們研究了幾十年,也就研究出一個弱化版的聖佑術,看起來好像超脫了圓的範圍,實際上不過是個了的圓。

    然而卡洛斯徒手就施放出局部聖盾術,簡直顛覆了國字臉的三觀。

    聖盾術防御力雖然彪悍,奈何消耗太大了,而且對于久經戰陣的戰士來說,為了擋住致命的一擊而進行全方位的防護,是一種極大的浪費。

    所以卡洛斯這一手著實驚艷。

    “但是是什麼給你們一種我弱不禁風需要人保護的錯覺。”

    猛地一揮手,卡洛斯蕩開了轟鳴的劍刃。

    “是什麼給你一種攪和了我的婚禮還能隨便撒潑的勇氣!”

    卡洛斯一個箭步上前左腳提胸,腳尖前繃,一個正蹬將鋼鐵人型蹬退五步才穩住身形。

    “渣滓,如果沒有遺言交代,就去死吧。”

    卡洛斯側過身體三十度仰頭用輕蔑的眼神看著異時空的怪物。

    僅僅是三次揮舞武器,卡洛斯已經看透了鋼鐵人型的劍術造詣。

    四個字,慘不忍睹。

    狹路相逢勇者勝,勇者相逢強者勝。

    哪怕成為國王之後,依然每天至少訓練三個小時,揮刀一千次,卡洛斯的強大,是天賦和汗水換來的。鋼鐵人型的實力固然可怕,但是一看就不是正經鍛煉出來的。

    如果是機器人或者機械造物,那麼腦子肯定不夠用,用智力取勝。

    如果是穿著盔甲的人型生物,那麼實力肯定有欠缺,用實力取勝。

    你告訴我怎麼甦!聖騎士騎臉怎麼甦!!!

    鋼鐵人型無視了卡洛斯的輕蔑,赤紅的鎧甲泛起慘白滲人的電光,手中的鏈刃劍發出機械傳動裝置不該由的尖嘯音。

    在一陣 嚓 嚓的齒輪摩擦聲中,鏈刃劍的鏈刃居然扭曲螺旋,好好一把大劍成了狼牙棒樣式。

    一棒砸下來,卡洛斯又是隨手一揮,蕩開鋒芒,再一個踏步上前,一記沖拳打在鋼鐵人型的胸口,怪物再退兩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怪物突然發出了類似笑聲的響動,哪怕被鋼鐵包裹而變形,依然听得出它的愉悅。

    “愚蠢啊,在你眼中,實力就是匹夫之勇嗎?見證鋼鐵軍團的力量吧!”

    鋼鐵怪物居然用標準的艾澤拉斯通用語說話了!

    與此同時,一股強烈到令人汗毛倒立的電流投向扭曲時光奇點,鋼鐵人型用自己的力量穩固了不穩定的傳送門。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

    五個同樣身披鋼鐵鎧甲的家伙跨過扭曲時光奇點來到卡洛斯面前。

    “遵從鋼鐵之王的召喚,帝王萬歲!”

    五個家伙同樣用通用語說道,然後用黨衛軍的方式立正捶胸行禮。

    卡洛斯內心充滿了三個字母————mmp。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