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05章 蠢貨,我們的事業是正義的!

第405章 蠢貨,我們的事業是正義的!

    心理學是個好東西,學好了可以提高你裝逼時候的成功率,降低你求饒時的失敗幾率,讓你把妹撩漢變得簡單,讓你坑蒙拐騙易如反掌。

    寫作心理學,讀作人性。

    卡洛斯從眼前的鋼鐵人型的所作所為判斷出,這是個慣于裝逼的主。

    拉五個小弟出來,什麼意思,?

    兵對兵,王對王。

    別鬧了啊喂,你把這當成什麼了?一場游戲?

    寡人正在結婚啊!

    捏碎一直握在手心的幻想寶石,一身盛裝華服散去掩飾太平的魔力外殼,卡洛斯露出了自己的猙獰霸氣。

    “t2啊”

    鋼鐵怪物突然感慨道。

    漢語啊,中國話,t2是吧!

    這家伙絕逼是穿越來的……不對,他本來就是穿越來的。

    重新組織語言。

    這家伙絕逼是地球穿越來的!

    穿越者何苦為難穿越者!

    卡洛斯的思維回路百轉千折,最後轉的怒氣值直接滿了。

    你個狗x的是來砸場子是吧!

    要不是顧忌現在這幾千號賓客,卡洛斯直接開大就是一頓boom!boom!!boom!!!

    “在這里你顧忌太多,施展不開,很不甘心吧。我沒記錯的話……”

    鋼鐵人型踱步走動著,似乎在數數算計。

    然後,它站定腳步,雙持武器猛地往地板上一懟,整個人碎著碎裂的石塊瓦礫掉落凱爾達隆城堡的下一層。

    然後同樣的聲響再次傳來,碎著悠久的一聲咚~~~~

    卡洛斯看著不幸被卷入其中的婚宴觀禮者,心中產生些許歉意。

    “這里就交給你們了。”

    卡洛斯對著國字臉點了點頭,後者一臉堅毅的回應了卡洛斯的請求。

    一直躺在地上裝尸體的德魯伊這時候站了起來,好像有話要說。

    但是沒等他開口,卡洛斯展開聖光之翼,用最強的爆發力最快的啟動速度以及完全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哪里掏出來的大劍砍死一個正在看熱鬧擺造型的鋼鐵侍衛。

    剩余四個鋼鐵侍衛呆滯了不到零點三秒的時間,迅速反應過來,掏出武器準備開打,卻被卡洛斯再次抓住機會,貼身捅死一個。

    怕死的不夠徹底,將尸體放開倒地後,卡洛斯又在脊椎位置補了一劍。

    “交給你們了。”

    再次重復完這句話,卡洛斯跳入被稱為鋼鐵之王的怪物破壞出的坑洞,完全無暇理會同時懵逼的勇者們和鋼鐵侍衛。

    “這個人有毒吧!”

    戰士呆若木雞。

    “coooooooooooooool。”

    德魯伊一臉的輕松愜意。

    法師盯著國字臉不說話,國字臉想了想,決定也不說話。

    “卑鄙的異界人!”

    三名鋼鐵侍衛經過短暫的震懾後,憤怒異常,結成小戰陣就沖了上來。

    然後右後方那個家伙突然無力倒地。

    突然發生的變故再次打斷了戰局。

    “我看到了哦,不是盜賊干的,他在奧特蘭克王沖上去的時候是扔了飛刀,但是根本沒破甲,是奧特蘭克王順手捏著彈開毒刃塞那家伙盔甲縫隙里去了。”

    德魯伊莫名其妙的解說起來。

    然後剩下兩名鋼鐵侍衛不知道因為恐懼還是憤怒,盔甲都開始抖動起來。

    盜賊繼續潛行,心中卻感慨道,艾澤拉斯吃棗藥丸,自己耗費全部精力謀劃的殺局,莫名其妙就變成了卡洛斯王的鍋。現在的德魯伊嫁禍用的這麼溜,瑪法里奧知道嗎?

    ……

    鏡頭轉回卡洛斯這邊。

    踏過昏暗的過道,鋼鐵之王的武器在地面劃出了明顯的拖痕,跟著痕跡走,很快就抵達了地下演武場。

    多麼熟悉的地方。

    多麼充滿回憶的地方。

    在火把的映射下,背對卡洛斯的鋼鐵之王摘下了頭盔,緩緩轉過身來。

    “現在,我們可以談談了。”

    那是一張保養得宜的蒼老面孔,灰白的發色抹去了主人青春的回憶,剛毅的面容架不住歲月留下的疲憊,唯獨眼神依然銳利。

    “好啊,撕逼客。”

    卡洛斯用毫不輕松的姿態說著輕佻的話語。

    鋼鐵之王愣了愣神,微微一笑。

    “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寡人卡洛斯.巴羅夫。”

    “我是阿納金.天行者。”

    卡洛斯毫不動搖的站著口頭上的便宜。

    潛台詞孫賊,我是你爹。

    “信或者不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將要告訴你的事實。”

    鋼鐵之王不愧是靠政工工作發家的革命者,能將一句口號發散開講上三個鐘頭,也能將自己的一生濃縮成兩百個字。

    輕描淡寫的訴說了自己的遭遇,鋼鐵之王圖窮匕見。

    “加入我們吧,鋼鐵聯盟擁有正面對抗燃燒軍團的實力,只要你加入我們,一切都將不同。年輕的我啊,不要懷疑我的出發點,我想拯救我自己,自己能相信的只有自己,自己能拯救的只有自己,能拯救自己的也只有自己。we are one。”

    “好啊,你先回去吧,順手把時光奇點給關了,等我結完婚之後再聯系,商討後續事宜怎麼樣?”

    卡洛斯將劍柄握的更緊了。

    “泰瑞納斯不可信,和洛丹倫王室的結合不過是給泰瑞納斯插手奧特蘭克的借口而已。”

    鋼鐵之王皺著眉頭,一臉的我為你好。

    “意思就是你不願意回去咯?”

    卡洛斯也收斂了嘴角的笑意。

    “傳送門不是我開的。雖然我的鋼鐵聯盟已經殖民了超過兩位數的世界,但是涉及平行世界的傳送技術超出了人類的能力範圍。都不用猜,我依然知道這次的事情是青銅龍搞事情。”

    鋼鐵之王淡定的回答。

    然而答非所問。

    “看來你是不願意退一步咯。”

    卡洛斯嚴肅起來。

    “是的,不管青銅龍有什麼企圖,但是已經步入老年的我,遇到能夠重新來過的機會,怎麼能夠放棄。哪怕這藥有毒,我也要吃啊,因為這是後悔藥,比長生不老更難得的後悔藥!哪怕你恨我,我也不能讓你虛度光陰,如果我沒有浪費前兩個十年,現在也不會如此的悔恨。我一定要拯救你,拯救我充滿悔恨的青春!”

    鋼鐵之王的雙眼開始凝聚雷電的力量。

    “打個岔問一句,你成就點數有多少了。”

    卡洛斯仿佛迫于鋼鐵之王的壓力,整個人松了口氣。

    “什麼東西?”

    鋼鐵之王不明所以。

    “意思就是……”

    假意松懈的卡洛斯驟然發難。

    “你那麼弱,我為什麼要听你的!”

    催動雷電之力的鋼鐵之王在力量上絲毫不比聖光爆發的卡洛斯差,卡洛斯的偷襲理所當然的沒有成果,但是在兩人對刀比拼力氣的過程中,說垃圾話也是情報收集的一部分。

    “你不相信我?”

    “信的。”

    “那為什麼不讓我拯救你?”

    “弱者的拯救一文不值。”

    “看來不把你打服氣,是沒法好好談話了。”

    “好吧,我更正一下說法,失敗者的經驗必須反著來看。”

    “失敗者?”

    “鋼鐵聯盟,簡直是個笑話。痛恨燃燒軍團?你沒有發現你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你最恨的那種人了嗎?改名吧,卡洛斯.薩格拉斯怎麼樣?”

    卡洛斯說著說著,自己上火了。

    鋼鐵之王滿嘴的拯救這不可氣。

    可氣的是卡洛斯真的相信他是真誠的。

    這就很可氣了,因為這等于是否認了卡洛斯所作出的一切努力,否認了卡洛斯的人生。

    我的人生我做主,誰要你來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