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06章 你是來找樂子的還是找樂子的還是找樂子

第406章 你是來找樂子的還是找樂子的還是找樂子

    個體實力與戰斗時長的變化體現在圖表上時是一條雙曲線。愛玩愛看就來

    兩只菜鳥互啄,一場沒有流血的沖突能打上兩個小時。

    兩個久經戰場的戰士對戰,勝負可能只是一刀的瞬間。

    兩頭規格外的猛男對毆,那樂子可就大了。

    至少卡洛斯覺得打的很窩火。

    打蛇打七寸,打人就打臉。鋼鐵之王那一身鋼鐵戰甲的防御性能用眼楮看都知道屬于**炸天的級別,所以趁著他脫下頭盔,卡洛斯招招往臉上招呼。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一體式的防御力場,哪怕沒有頭盔,依然全方位的保護的鋼鐵之王的腦袋。

    兩次嘗試之後,卡洛斯只能另尋他法。

    論武藝,卡洛斯技高一籌。

    論經驗,卡洛斯當仁不讓。

    論身體,卡洛斯風華正茂。

    論力氣,兩個人勢均力敵。

    不管怎麼看,卡洛斯在個人對戰的實力上都是碾壓鋼鐵之王的。

    奈何鋼鐵之王那一身龜殼太bug了,破不了防,這架怎麼打?

    當然是動腦子打!

    卡洛斯在數次進攻無果之後果斷改變了策略,放棄了戰場搏殺式樣的佯攻-防反-一擊致命的套路,改為單手持劍,近身纏斗的暗殺風。

    哪有什麼天下無敵,哪有什麼英雄不敗。

    你防御力驚人,行動力上必然有所欠缺。

    卡洛斯的變動很快取得了效果,至少鋼鐵之王的大氅遠沒有盔甲那麼堅硬,被卡洛斯劈成了破布條。

    然而依然沒有什麼卵用。

    哪怕將大劍放平了用拍擊的方式妄圖用沖擊力透過厚重的鎧甲損傷鋼鐵之王的身軀,效果也很不理想。

    被騙了。

    卡洛斯發現鋼鐵之王衰老的面孔只是一種表象,他的身軀依然強壯。哪怕武技戰術差了自己一大截,但是憑著一身龜殼和強壯的身體,用王八拳也能打死人啊。

    只有風暴才能擊倒大樹,但是再猛烈的風暴也無法撼動大地。

    那麼問題來了,什麼樣的力量才能撼動亙古不變的大地呢?

    當然是宇宙cqc……

    真正的武者怎麼會被刀槍棍棒所束縛,那麼糾結于槍術劍道招式流派的武人都是被偏見與狹隘制約的可悲靈魂。

    殺人的不是刀,是心;揍你的不是我,是你!

    真當一身鋼鐵龜殼我就拿你沒有辦法了嗎?

    nave!!!

    卡洛斯將大劍插入地板石磚的縫隙,空出雙手,閃身下蹲突入鋼鐵之王側位腋下,抓住他的手臂反向一拉,破壞了鋼鐵之王揮劍的時機把握,提腳踹在他的膝蓋窩,踹的鋼鐵之王單膝跪地,以劍杵地保持平衡。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選擇太多了好煩惱啊!

    卡洛斯遵從于內心的選擇,放棄了眾多關節技,使用了千年難得一遇的絕招————地球上投。

    爆發出十二萬分的蠻力,卡洛斯將鋼鐵之王送上大約三米高的浮空狀態,挺身氣力越上高空,利用蹬踏天花板的反向力量,死死的抱住鋼鐵之王的腰肢讓他腦袋朝下。

    感受山河大地的力量吧,感受萬惡之源的地心引力吧,然後,再見……

    僅僅三米的高度,是不足以發出轟鳴之聲的,但是 的一聲悶響,依然讓卡洛斯心曠神怡。

    于是起身舒展舒展筋骨,卡洛斯小步快跑,趕緊拔劍,準備接下來的戰斗。

    “啊~~~真是不錯的投技,要不是之前有上過廁所,就丟人丟大了。這波操作我給你打九十二分哦,剩下七分是因為你沒有擺造型,最後一分是怕你驕傲。”

    鋼鐵之王一張老臉充滿笑意的說道,然後不慌不忙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那麼,現在能繼續談了嗎?”

    卡洛斯暫緩了進攻的步伐,矗立原地冷冷的看著鋼鐵之王。

    在卡洛君之後,高貴冷艷的系統君用了大概一分鐘收集情報,然後自己動手收取了一千成就點數,扔出來這麼一段信息。

    搞毛啊,就不能數值劃嗎,至少讓我知道他的弱點啊!

    “……”

    卡洛斯一口氣不順,差點內爆。

    系統君無情的補刀,讓卡洛斯在郁悶之後,迅速調整了心態。

    如果願意舍棄人類之身,踏上非人的不歸路,卡洛斯也是可以成為超凡的存在。但是力量的代價是什麼?卡洛斯想都不敢想。

    毫無疑問,眼前的鋼鐵之王明顯就支付了這樣的代價。

    所以卡洛斯一點嫉妒/羨慕/絕望的感情都沒有。

    有的只是策略的調整。

    拖著唄,等樓上上的五只勇者破壞扭曲時間奇點,等著時空漩渦把眼前的鐵烏龜如同抽水馬桶一樣的吸原本的時光。

    “你又想談什麼?天下大同還是全民為公?”

    論嘴炮實力,卡洛斯還沒有怕過誰。

    ……

    婚宴現場,明明是五打一的場面優勢,戰士卻是氣的頭發都立了起來。

    敵人太陰險了,居然還能吸收戰友死後的波紋。

    因為卡洛斯起手宰了兩個,又被盜賊毒殺一個,所以大家都沒有太當回事。

    剩下兩個鋼鐵侍衛雖然強,卻逃不過雙拳難敵四手的困境。

    但是當鋼鐵侍衛只剩下最後一人時,穿越時空的勇士們發現玩脫了。

    不應該這麼打啊,五個人應該一塊擊殺啊!

    最後一個鋼鐵侍衛吸收了陣亡戰友的全部精華,猛的沒邊,國字臉的盾牌直接被一刀抽碎了,盜賊的潛行連鋼鐵侍衛十米的範圍都靠近不了,法師的寒冰箭打在鋼鐵侍衛身上連冰凍效果都沒有。

    這還打什麼?

    這是活生生養了個爹出來啊!

    沒辦法了,不能藏拙了,再藏著掖著命都要沒有了。

    戰士再一次掏出了斷劍。

    只是這一次……

    “斷劍重鑄之日,騎士歸來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