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07章 窮凶極惡平蘿莉,殺人放火撿垃圾

第407章 窮凶極惡平蘿莉,殺人放火撿垃圾

    愛的近義詞是喜歡,但是反義詞從來都不是恨。【網 更新快  請搜索huo/c/o/m】

    比如卡洛斯對于鋼鐵之王,怎麼都喜歡不起來,卻也沒法去恨。

    不過是一個證明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的老東西而已。

    沒有征服世界的**。

    也沒有統治宇宙的妄想。

    這一次穿梭時光的旅程,對于鋼鐵之王來說不過是一段值得回味的夢而已。

    在扭曲時光奇點的另一邊,鋼鐵之王的座駕,鋼鐵聯盟的最高魔法科技成果,帝國上將號浮空戰列艦整裝待發,準備前往另一個正在遭受燃燒軍團入侵的星球展開帝國社會主義的救贖。

    這一切,對鋼鐵之王來說,不過是在黃金馬…咳咳…王座上打瞌睡時的休閑而已。

    卡洛斯無法從鋼鐵之王那張蒼老的面容下找到自己的影子,鋼鐵之王卻不會忘記自己年少輕狂的愜意。

    從一開始,鋼鐵之王就沒有殺心,這也是卡洛斯沒有用聖光炸彈糊他一臉的根本原因。

    “對父母好一點,子欲養而親不在的痛苦,你或者明白,卻經常會忘記。”

    “嗯。”

    “對身邊的朋友好一點,幫理不幫親只是一句口號,真那麼做的人全部都眾叛親離了,把值得幫助的人變成親友才是真正的王者之路。但是在幫親不幫理的時候別忘記給自己找一大堆的借口理由,不然手下人想幫你洗白都找不到突破口。”

    “滾,我是聖騎士。”

    “泰瑞納斯不可信,不是我詆毀他的人格,而是作為成熟的政治家,他那顆被重力舒服的靈魂已經看不到星辰大海的征途。”

    “我家老岳父不用你點評。”

    “戴林.普羅德摩爾是個好同志,這種大人類主義者屬于自帶干糧的人類五毛黨,只要…..”

    “你都已經半透明了,還在廢話個什麼?”

    不難猜測,穿越時空勇士五人組應該已經解決了鋼鐵侍衛,並破壞了扭曲時光奇點,鋼鐵之王現世的基本條件被破壞,受到時空排斥的異物正在被時空一點一點的驅逐。

    鋼鐵之王的存在正在消退。

    “是啊,夢要醒了。”

    鋼鐵之王伸了個懶腰,用和藹的面容沖著卡洛斯露齒一笑,然後冷下面龐。

    “所以我接下說的你一定要听好,听進去。”

    無數的球狀閃電不知道從鋼鐵之王身後哪個部位釋放出來,封鎖了周圍的空間,強大的靜電力場隔絕了外部的窺視可能。

    “用屁股想,也能想到這一出ど蛾子是青銅龍搞出來的。不過這不重要。至少和你不太重要,因為被小看了的是我。接下來劃重點了,注意記好!”

    “……”

    卡洛斯看著身形越來越模糊的鋼鐵之王,理解他悶騷背後的愉悅,卻不能接受這種地球人才懂的冷幽默。

    “小心翡翠夢境。時間的力量凡人無法觸摸無法忤逆,然而動輒數萬年的跨度對于我們來說太過漫長,艾澤拉斯持續崩潰了多少年,也不差這幾年。你已經觸踫到那個階段的力量,所以作為一名長者,我必須提醒你,不要被青銅龍的上躥下跳模糊了視線,一定要小心翡翠夢境。它不僅僅是一個藍本那麼簡單,翡翠夢境還有其他的作用,甚至伊瑟拉也不明白的作用,甚至我懷疑翡翠夢境的存在才是艾澤拉斯與其他泰坦改造過的世界不同的根源。不要被你的記憶所干擾誤導,用你的眼去觀察,用你的心去感悟,找出我沒能找出的秘密。”

    說著說著,鋼鐵之王漸漸湮滅消失,只留一只手做出終結者經典的造型。

    不耍帥會死星人嗎?

    在百感交集的時候,卡洛斯發現鋼鐵之王伸出的大拇指變成了高高豎立的中指。

    然後,這個時空再也沒有他存在過的痕跡。

    這算什麼?

    一出鬧劇?

    莫名其妙和另一個時空的自己打了一架,然後嘴炮一番?

    等到卡洛斯滿懷思慮的返回宴會大廳,才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天真了。

    這哪里是一茶幾的杯具,上面擺滿了鍋碗瓢盆好不好!

    “誰能告訴我這里發生了什麼?燃燒軍團打上門了嗎?”

    卡洛斯目瞪口呆的問道。

    “那個……是我干的。”

    德魯伊不好意思的舉起了手。

    放眼望去,滿地的殘肢斷臂,因為時空鎖定的原因,卻沒有流出一滴血。被震碎的腦袋,外形完好的肝髒腎器,如同塑料模特一樣堆疊成小山的宴會賓客,說不出的詭異淒慘。

    “你是軍團派來的奸細嗎?”

    “我是代表愛與正義的德魯伊。”

    “那麻煩給個解釋。”

    “他們四個太無能,打不過,最後我扔了一瓶火山藥水。”

    “……”

    “然後還是打不過,我又扔了一瓶龍息藥水。”

    “……”

    “沒有了,真的,我就扔了兩瓶!”

    “獸人部落打了那麼久都沒有辦到的事情,你辦到了,兩瓶藥水毀滅了聯盟三分之一的力量,可以的。”

    卡洛斯有那麼一瞬間,都想要放棄思考了。

    但是既然空間禁錮的狀態還沒有解除,那麼事情就還有挽回的余地。

    讓德魯伊找回另外四個家伙,卡洛斯和他們商量了一下,得出解鈴還須系鈴人的結論。

    “那就麻煩你們了,清除扭曲時光奇點的行動暫時放緩,我去找克羅米的麻煩。”

    “找克羅米的麻煩?”

    “你听錯了,是找克羅米解決麻煩。”

    安排好工作,卡洛斯穿戴好裝備前往馬廄,卻發現事態惡化了,原本只是城堡內部的時光靜止狀態已經向外蔓延,馬廄里的馬兒們都靜止不動了。

    沒有辦法,時間實在太緊迫了,容不得卡洛斯保存實力調整狀態,張開聖光之翼,人型高達再出發。

    作為土生土長的凱爾達隆郡人,嘉麗雅出事的那處灘涂,卡洛斯是知道位置的。用經濟巡航速度一路飛奔而至,感受著空氣中彌漫的緊張氛圍,光跑路就消耗了三成體力的卡洛斯也不得不停下腳步喘息片刻。

    還好,嘉麗雅的坐船還在湖上,船體完好,看起來沒有什麼大問題。

    問題在于眼前半圓形的黑色禁閉空間。

    不同于夜空的深沉,那是單純的黑,吸收一切光線的黑,如同世界的一角被吞噬殆盡的黑,散發著不祥氣息的黑。

    沒有多做考慮,卡洛斯昂首挺胸踏入其中。

    入目,是山岳一般磅礡的巨大形體。

    “你不該來的。”

    “我還是來了。”

    “快逃。”

    “想多了。”

    “快逃,求你了。”

    “理由?”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青銅龍克羅米如同得了白化病一般的巨大身軀痛苦的扭動著,威嚴與美麗並存的龍首之上,只有一只眼楮還是金黃色,另一只漆黑如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