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08章 射殺戀人之日

第408章 射殺戀人之日

    世界是什麼?

    我到過見過想過念過的地方,我憧憬期待感慨憤怒痛恨的方向,我努力過後才明白絕望的過往。

    世界就是我,我就是世界。

    隨著克羅米的力量不斷飆升,她開始感受到艾澤拉斯世界的壁壘之牆,那一堵傳說是月神艾露恩留下的境界之牆,一堵隔開了凡人種族與超凡生命體的【牆】。

    姆羅諾克的詭計成功了。

    與其說是詭計,不如說是陽謀。

    來自未來的永恆之龍從一開始就沒有過想要殺害克羅米的想法。

    從頭到尾,姆羅諾克只干了一件事。

    【我要給你好處,你不能拒絕。】

    知識就是力量,姆羅諾克注入克羅米身體的並不是什麼毒素,而是知識的傳承,是力量的精華。

    姆羅諾克自始自終,沒有傷害過克羅米,它只是把自己的一切給了克羅米。

    然後,你終將變成我!

    那動不動以萬年為基礎單位的浩瀚記憶,沖刷著克羅米的龍生觀、價值觀以及世界觀。

    那用凡人種族的語言究其一生也翻譯不了只言片語的禁忌知識讓克羅米僅僅是呼吸便能引發山崩海嘯。

    此刻的克羅米有一種錯覺,或者說感覺,哪怕是死亡之翼,在自己面前也不過是土雞瓦狗。

    換條龍,已經瘋了好不好!

    克羅米的身體上的痛苦並非是姆羅諾克造成的,其根源在于克羅米在壓抑排斥這股力量。

    因為克羅米知道,一但被力量的快感所迷惑,沉迷其中,那麼這個世界上將再也沒有青銅龍克羅米存在,有的只會是一頭新誕生的怪物,自己所守護的、鐘愛的、為之奮斗奉獻付出的一切一切都將化為灰燼。

    不,在時間亂流當中,萬物湮滅,渣滓都留不下。

    所以克羅米打開絕封,將自己禁錮其中,希望有值班的青銅龍發現異常。

    還來得及,只要集結半支青銅龍軍團,還殺得死自己,快啊,趕快啊,再過半日,哪怕諾茲多姆親臨也來不及了!

    但是等待了半日,克羅米快要絕望了,自己的屏蔽結界做的太好了,時間守護者們絲毫沒有發現這個世界的凱爾達隆被異常結界所籠罩,唯一的知情者藍龍史黛拉還被自己威逼利誘踹走了。

    哈哈哈哈,真是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力量的誘惑遠比金錢權力什麼來的更直接,更洶涌澎湃,克羅米已經連呼吸都不敢了,和這種吃飯睡覺活著就能變強大的快感,xxoo或者吸毒算個什麼玩意兒。

    真的要堅持不住了啊。

    身體在造反,克羅米根本無法違抗生存的意志,完全無法調集足夠的魔力毀滅自己。

    就在這個時刻,卡洛斯.巴羅夫出現了。

    “逃吧,快逃吧。”

    【你太弱了,殺不死我的。抱歉,將你的婚禮搞得一團糟,但是沒有時間道歉了,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救了。】

    克羅米的意識已經堅持不下去了,因為卡洛斯.巴羅夫而分神,姆羅諾克想要傳達給克羅米的終極禁忌奧秘終于突破封鎖,直達靈魂。

    這一刻,這個世間再也沒有獨立個體的克羅米。

    從卡洛斯.巴羅夫的角度看去,克羅米的金色眼眸開始暗淡,血紅的淚與漆黑的膿同時從它的雙色眼眸中流落,然後化作霧氣消散于虛空。

    對克羅米本身而言,這是一出盛大的悲劇,心痛到無法呼吸。

    【原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王啊,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一切!】

    姆羅諾克竟然是失蹤的諾茲多姆派來的使者,永恆龍族竟然是墮落後的青銅龍!

    這消息實在太震爆了。

    以為這樣就完了?

    更震爆的是姆羅諾克清晰明了的告訴了克羅米,墮落的不是永恆之龍,而是青銅龍。

    青銅龍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抹殺未來,永恆之龍才是拯救者。

    多麼諷刺,多麼滑稽。

    守護巨龍一直嘲笑凡人種族短暫的一生看不到時間的偉大,總是在反反復復的干同一件蠢事。

    但是和泰坦,和燃燒軍團相比,龍族也不算長生種啊。

    在艾澤拉斯這塊棋盤上,青銅龍也不過是棋子,而棋子妄圖成為棋手,不過徒勞引真正的大佬發笑。

    一切的起因,皆是源于“龍王之暮”。

    在遙遠的上古時期,在第二次泰坦降臨時,在五色龍王接受泰坦賜福那一刻起,青銅龍之王諾茲多姆就在泰坦的陪同下見證了守護巨龍的終焉結局。

    萬事萬物皆有終結,宇宙如此,星球如此,泰坦會死亡,守護龍族如何能夠例外。

    但是那時,剛剛超脫凡俗的龍王還無法感受到時間的偉岸,萬年光陰,太長了。

    人被殺,就會死,龍老了,也會死。

    所有的守護巨龍都得到了時砂之王的預言,卻沒有哪頭守護巨龍將預言放在心上。

    除了五色龍王,又有那一頭巨龍能活到終焉之刻呢。

    就這樣,巨龍守護艾澤拉斯的狀況會維持到奧核之戰,發瘋的藍龍王瑪里苟斯被紅龍女王阿萊克絲塔薩親手斬殺,這一場看似守護艾澤拉斯的戰爭,實際上是一場藍龍與紅龍之間的內戰。從這一刻開始,龍王之暮的進程加速了。

    黑龍軍團、暮光龍、暮光教派、元素入侵,你方唱罷我方休,在混亂與嘈雜中,五色龍獸克洛瑪圖斯登場。

    在近乎無敵的克洛瑪圖斯面前,失去了黑龍王耐薩里奧的守護巨龍毫無還手之力,還是薩爾再次客串救世主,用薩滿的大地之力充數,匯聚五色龍王之力,暫時性的解決了眼前的危機。

    其間,迷失于時間流的諾滋多姆重返世間。

    也是因為如此,永恆之龍露出了冰山一角。

    但是,直到一萬年後,面對真正絕望的時刻,諾滋多姆才發現了當年的事情,大家都做錯了。

    龍王之暮,巨龍的終焉,恰恰是happy end的必要條件。和一萬年後的絕望相比,當初的危機真不過是假裝四處看風景的小場面。而被眾人合力擊殺的耐薩里奧,是比伊利丹還要悲催的真漢子。

    或許耐薩里奧的所作所為傷害了艾澤拉斯的住民,但是確實對艾澤拉斯世界本身的一次拯救。

    但是在當時,沒有人能夠明白耐薩里奧在想什麼,也沒有人能夠看透這一切,諾滋多姆也不行。

    所以,在一萬年之後,諾滋多姆創造了永恆龍族,試圖挽救當年犯下的錯誤。

    然而這一切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否則歷史一定會出卵子。

    孤獨的救贖者們充當著幕後黑手的角色,一次又一次的干著“我殺了你是為你好”的事情,用自己的方式拯救艾澤拉斯。

    而還未經歷【最後的絕望】的諾滋多姆也任勞任怨的阻止著“墮落”後的自己【毀滅】艾澤拉斯。

    直到自己再次經歷【最後的絕望】。

    這是一個永無休止的死循環。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一切,為什麼!”

    克羅米淚流滿面,巨大的悲慟和難以言訴的哀傷充斥心間。

    真相是如此不堪,現實絕望到令人窒息,那麼自己所做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守護巨龍與生俱來的使命感和責任感要求克羅米履行它的義務,然而生活中一點一滴的美好回憶讓克羅米不願意加入永恆龍族。

    畢竟這人間我真正走過啊!

    為了艾澤拉斯,難道就要傷害艾澤拉斯的子民嗎?

    為了一萬年後的人們,就要傷害現在的眾生嗎?

    我無法反對,但是我不能贊同啊!!!

    巨大的邏輯矛盾和沖突讓克羅米心脾俱裂。

    這哪里是一道選擇題,是分明是一道送命題啊。

    可是姆羅諾克在將力量精華和記憶碎片贈送給克羅米之後,早已形神俱滅,克羅米連痛恨的對象都不存在了。

    “太狡猾了,真是太狡猾了,為什麼是我!”

    克羅米除了流淚,已經不知道還有什麼宣泄情感的方式。

    理性告訴克羅米永恆之龍是對的,感性告訴克羅米芸芸眾生沒有錯。

    那麼這個錯誤該誰來背?

    燃燒軍團?

    薩格拉斯?

    泰坦萬神殿?

    只能是我!

    克羅米放棄了對抗姆羅諾克的贈予,一瞬間,蒼白的身軀完成了永恆。

    黑白色的軀殼是時間的沉澱,巨大的雙翼卷動雷霆與狂風,猙獰的刺角宣泄著的無上的偉力。

    一加一的威力遠遠大于二,這一刻的克羅米,以巨龍之姿凌駕于龍王之上。

    唯獨那顆金色的眼眸流露出無盡的悲傷。

    殺了我吧,我將選擇的權力交給你了,殺不死我,我將履行我的責任和義務。

    滅世不是目的,而是救贖的開始。

    克羅米放棄了魔法的力量,放棄了自己強有力的雙翼與四肢,選擇了最蠢的方式,將自己的腦袋伸了出去,準備去咬卡洛斯.巴羅夫,將漆黑身軀上唯一的金黃色送到了奧特蘭克的騎士王面前,將最後的弱點呈現在了人類劍士面前。

    殺了我吧……

    殺了我。

    你只有一劍的機會。

    雖然一心求死,但是克羅米的身姿沒有一點遲疑,卡洛斯.巴羅夫面臨的是最強巨龍的最強沖擊。

    下一刻,卡洛斯丟棄武器,雙手圍圓,聖光之力自掌心匯聚。

    右腹側,左胸下,右胸側,心口前。

    凝聚的聖光噴涌而出,永恆之龍的撕咬接踵而至。

    世界的命運在這一刻被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