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09章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嗎?

第409章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嗎?

    距離卡洛斯一招龜派氣功懟死克羅米已經過去三個月,聯盟和部落之間脆弱的平衡早已蕩然無存。

    克拉甦斯終究還是一個有責任心的好人,紅龍和綠龍合力集結了一支打不過也死不掉的臨時軍團遠遠吊著黑石山的黑龍,人類軍隊終于在四年之後,再次踏足燃燒平原。

    三天之後,這支先鋒軍團就被部落獸人揍回了黑石山以北。

    至此,隔著一座黑石山,北面是聯盟,南邊是部落,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哪怕只是暫時的,內部整合完畢的洛丹倫聯盟拿出了氣吞萬里如虎的架勢,往返于巴拉丁海灣的運輸艦隊不少于三支,總計八百七十六艘登記在案的艦船往返于濕地與洛丹倫沿岸,超過二十萬主戰部隊不是已經抵達鐵爐堡就是正在前往鐵爐堡的路上,後續還有十萬人集結于希爾布萊德地區,只要洛薩求援,立刻登船出發。

    總計三十萬控弦之士,聯盟一方光是戰斗人員已經超過了奧格瑞姆支配下的部落人口總數。

    全民皆兵又如何,腳男騎臉怎麼輸!

    這一刻,洛薩意氣風發,寫信給瓦里安,上面說到︰“等打完這一仗,我便接你回暴風城復國。”

    奧特蘭克有超過三萬人駐扎在濕地到灼熱峽谷漫長的道路運輸線,卡洛斯不可能放任軍權長期外落,是時候完成與摩根財團的約定了。

    所以哪怕嬌妻在懷,卡洛斯依然說出了“部落不滅何以為家”的裝逼話語。

    對于克羅米這條龍,卡洛斯的情感是復雜的。

    來自上一世的記憶讓卡洛斯先天性的不討厭這條幾千歲了還裝侏儒的蘿莉龍。

    不管是一個人還是一條龍,搞一次事總是不難,難的是一輩子搞事。

    克羅米作為一條高尚的龍,一條純粹的龍,一條有道德的龍,一條脫離低級趣味的龍,一條有益于廣大人民群眾的龍。

    哪怕它攪和了卡洛斯不出意外一輩子就一次的婚禮。

    卡洛斯還是不討厭她。

    龍固有一死,或輕于鴻毛,或重于泰山。

    克羅米怎麼想都是自己把自己玩脫了的典範,但是卡洛斯考慮看一下它的真實噸位,還是將它納入重于泰山的行列。

    因為最後的踫撞,卡洛斯感受到了克羅米的死志。

    因為系統君的數據化面板,卡洛斯對于自己的實力又清晰的認知。面對暴走的二段變身克羅米,活得下來。在消耗戰之後抓住機會,逃得出去。但是絕對沒有可能殺得死對手。

    巨龍作為艾澤拉斯的守護者,並且履行職責超過一萬年時間,它們的實力毋庸置疑。而克羅米最為搞事姬中的戰斗姬,雖然流傳較廣的戰績只有在三千年前的流沙之戰活了下來,但是逆向思維————那麼搞事還沒有把自己搞死,沒有一身高絕的武藝傍身,你信嗎?

    所以卡洛斯相信那一戰,克羅米一心求死。

    龍死為大,哪怕整個事件疑雲重重,卡洛斯依然努力將克羅米想象成為一位舍身救世的崇高者。

    唯一的遺憾就是殺死克羅米之後,它的身軀灰飛煙滅,沒有留下一丁點的戰利品。

    說好的龍晶龍角龍骨龍血龍鱗龍甲龍皮龍爪呢?

    搞個毛啊,給老子添這麼大的麻煩,本錢就算了利息都不付,難怪你龍憎神煩單身三千年!!!

    咳咳……

    克羅米同志始終還是個負責任的好同志,在生死道消之際,還是化解了整場危機。

    登船迎接嘉麗雅時,別有用心者因為(姑且認為是克羅米的遺願)不明原因,畫風明顯區別于其他侍衛,被卡洛斯亂劍砍死。

    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返回凱爾達隆堡,宴會已經進行到下半夜,卡洛斯得知在母親詹尼斯夫人的幫助年紀小小的吉安娜表現出了影後級別的演技,將幾千號觀禮者糊弄過去,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時空異常結束後沒有暴斃幾千人真是太好了。

    穿越時空的勇者們來也迷茫去也匆匆,在吉安娜的記憶中,除了法師那一記飛撲,也沒有其他影響。

    而勇者們留下的最後痕跡是一張紙條————503號房有獸人。

    哪怕卡洛斯不在場,騎士團的成員們忠實的履行了肌肉棒子的職能。

    不明白什麼叫503號房,那就大搜查一次唄。

    于是在城堡第五層的一間雜物間搜出了十來號裝備了武器鎧甲的獸人。

    無需多話,就是個干,幾百號猛男堵滿了過道,獸人拿什麼翻盤。

    婚禮現場混入獸人,往大了說,是巴羅夫家族的失職,傷害到賓客怎麼辦?

    但是正需要借口的卡洛斯倒打一耙,黑鍋一甩,給根本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幕後黑手扣上了聯盟叛徒的人奸帽子。

    一場婚禮在真正的新娘新郎都不在場的情況下勉強圓滿的完結。

    這場洛丹倫與奧特蘭克之間的政治聯姻不會因為婚禮的完結而快速退熱,余溫持續了大概一個月。

    有人走有人留,有人發難有人喝彩。

    焦頭爛額的卡洛斯下了滅口的命令,他現在根本不需要真相,只需要背鍋俠,十四個獸人在激戰後僅存的兩個活口被士兵們破開結痂的傷口,活活放血致死。佔據道德制高點的卡洛斯開始了新一輪的站隊游戲。

    期間,詹尼斯夫人收到丈夫阿歷克斯.巴羅夫的信函,準備前往奧特蘭克城,然而小女兒莫名高燒,無法出行,只好委托女兒伊露西亞和媳婦嘉麗雅.米奈希爾照顧。

    而因為不明原因,喬安娜.喬拉齊.拉文霍德和她的隨從離奇失蹤。

    卡洛斯急于同國內外各方勢力達成政治妥協,沒有對這些事情傾注太多心力。

    一直到一個月後,才想起自己欠老婆嘉麗雅一場真正的婚禮。

    太好了,吉安娜還活著,也不知道是嘉麗雅心地善良還是打不過吉安娜。

    在魔法少女的拾掇下,一場過家家一般的婚禮讓嘉麗雅痛哭流涕,當天晚上,卡洛斯完成了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成就,獲得一百成就點數。

    然而根本來不及享受更多的溫柔冢,達拉然就傳來消息,克拉甦斯想要見卡洛斯。

    無盡的咨詢,無盡的問話,紅龍軍團根本抽不出足夠的實力應對黑龍軍團的威脅,不得已叫上了巨龍軍團搭伙。

    這對于卡洛斯而言就是雙倍的麻煩雙倍的頭大。

    看似花團錦簇的卡洛斯和奧特蘭克背後實際上是烈火烹油的艱難前路,希爾布萊德的地契戰爭不見血腥卻無比血腥;作為背後金主的摩根財團在對卡洛斯的金錢述求百般滿足的背後,是高投資高回報的期望;在軍隊人數佔了國民人口三分之一的高壓政策背後,是奧特蘭克政權的一次浴火重生。

    連自己的婚禮都無法參加,卡洛斯知道自己的父親在忙些什麼。

    時不我待,不趁著軍權在手的絕對權威期完成國家改造,巴羅夫家族想要真正的統治這個國家,不知道需要花費多少代人的時間。

    但是如此畸形的國家職業比率,是無法長時間維持的。

    所以阿歷克斯.巴羅夫寫信告訴自己的兒子,是時候結束這場戰爭了

    卡洛斯時隔接近半年之後,再次踏上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