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58章 在山的那邊樹的那頭有一群男精靈

第158章 在山的那邊樹的那頭有一群男精靈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古爾丹大人,我們就這樣走了真的好嗎?”

    泰隆血魔跟隨著古爾丹站在海邊,看著獸人術士和戰士們干著苦工一般的活路,完全沒有搭把手的意思。

    在祖阿曼西北的一處海角回灣,有個極其隱蔽的臨時碼頭,古爾丹將偷來的符文石全部囤積到這里,準備秘密的運回部落佔領地。

    “足夠了,計劃已經能夠進行下去,還能再玩點小花樣,哈哈哈哈。”

    古爾丹笑的很愉悅,這種愉悅來自對力量和知識的滿足。

    “那幫精靈守著寶貝不知道運用,居然僅僅把符文石當做魔法回路的支點,精靈的魔法不過爾爾。”

    因為心情大好,古爾丹隨性的開口嘲諷道。

    “古爾丹大人,我無法在魔法的造詣上參與您的話題,但是我想提醒您,那幫精靈的海軍艦隊遠比他們的魔法可怕,光靠這三艘船,無法一次性運走您收集的所有符文石。”

    泰隆血魔目光沉穩的說道。

    “你說的很有道理,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下一批繞行的艦隊最少要三天後才能到達,考慮到意外總是會發生,我們至少要預留出五天的時間。”

    古爾丹都已將展開了嘴巴,話語在最後卻發生改變。

    “算了,你留在這里監督他們干活,我親自去處理這一切,如果貨物裝好了而我沒有及時回來,那就不要等我,直接離開。”

    “是的,主人,我會督促他們貫徹落實您的決議。”

    “嗯。”

    古爾丹點點頭,又想了想,招呼了一隊手下,步行離開了這個秘密碼頭。

    泰隆血魔作為死亡騎士,早就不再單純的相信自己的眼楮,更不會輕信他人話語。即使這個人是他的主人古爾丹。

    等到古爾丹的氣息遠離後,泰隆血魔在手中凝聚起稀薄的暗影。這些弱效的暗影飄散在空氣中,逐漸聚攏在死亡騎士的身邊,隨著泰隆血魔看似漫不經心的走動。在能量的世界中圈出自己的地盤。

    五只暗影之眼,古爾丹主人還真是看重這些貨物啊。

    泰隆血魔咧開嘴角笑了笑,他那那早已被時間和暗影力量腐蝕破碎的皮膚在這樣的動作下裂開一片魚鱗般的裂口,就如同蛇的腹部一般,卻在暗影的力量下快速回復如初。

    利用一些小手段暫時的屏蔽了古爾丹對自己。對這個碼頭營地的監視掌控,泰倫血魔走到一處貨品堆積點,將一只用符文石碾磨成的粉末參雜了魔能之血調劃成魔能符文的大木箱子單手從其他貨品中抽了出來。

    猶豫許久,泰隆血魔還是決定不打開這個箱子。

    “多加一層防水布。”

    泰隆血魔吩咐完,一屁股在這個箱子上坐下來,解除了糊弄古爾丹的小把戲。

    幾乎同一時間,人類國王卡洛斯巴羅夫與高等精靈游俠領主奧蕾莉亞風行者的聯軍在朝著祖阿曼行進的途中抓住了一只巨魔部隊的尾巴。

    “卡洛斯,我們必須追上這只巨魔!”

    晚上用餐時,卡洛斯巴羅夫作為國王所享受的唯一優待也就是一小塊黃油,除此之外。卡洛斯的干糧和普通士兵沒有任何區別。

    嚼著有些發硬的行軍干糧,奧特蘭克的國王示意自己听見了,點了點頭讓奧蕾莉亞繼續說下去。

    “我們的哨兵抓住了兩個舌頭,其中一個招了。巨魔的目標是同個森林的中部,這是畜生肆虐了東部還不夠,它們想要將所有的平民都趕回銀月城或者殺死。我們不能坐視不理,大量的難民都聚集在巨魔的行進路線上,如果我們坐視不理,那就等同于謀殺!”

    奧蕾莉亞風行者原本清脆悅耳的聲音在講到“謀殺”這個詞的時候陡然高了八度,有些破音。

    卡洛斯突然使勁拍打圖拉揚的胳膊。圖拉揚看了一眼,不慌不忙的將水囊扔給好友。

    “額,我真想把後勤官吊起來打,真難吃。”

    卡洛斯兩口灌下半袋子水。又使勁錘了胸口幾下,終于咽下這口氣。

    “我這有油炸肉干,你要不要?”

    圖拉揚扔給卡洛斯一塊黑樹皮一樣的玩意兒,卡洛斯接過後,先是聞了聞,然後把手在裙甲的內襯上蹭了蹭。接著將油炸肉干捏成渣滓撒在行軍干糧上,然後咬了口。

    “從非常難吃變成一般難吃,油炸肉干真是種偉大的發明。”

    卡洛斯一臉開心的作出類似于去掉頭可以吃,蛋白質含量是牛頭人五倍之類的發言。【愛書屋】

    “身為國王,享受這麼丁點兒的優待不是理所當然的嗎?非要假惺惺的說什麼和士兵們同甘共苦,你不想想士兵們使勁往上爬,不就為了多吃肉嗎?把你的黃油分我點。”

    圖拉揚坐在地上,大腿壓住了匕首的刀鞘,又懶得移動身體,直接伸出手指去掐卡洛斯的黃油。

    ……

    奧蕾莉亞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口氣,又緩緩的吐出來,平復了自己暴走的情緒。

    “卡洛斯陛下,圖拉揚將軍。我們奎爾多雷的游俠部隊發現了巨魔大部的行跡,請指示。”

    卡洛斯眼楮直愣愣的盯著奧蕾莉亞的挎包,他從挎包的縫隙中看見了類似果皮和葉子一樣的東西。

    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奧蕾莉亞使用了深呼吸技能。

    扔給卡洛斯一個果子,奧蕾莉亞賭氣般的不再說話,雙手叉腰看著眼前這兩個聯盟中重要的年輕人擺弄行軍干糧。

    “不好吃,酸的。”

    卡洛斯將剩下一半的果子扔給圖拉揚,而圖拉揚也不在乎,吃完後發表評價︰“確實是酸的。”

    雖然穿插著打鬧和調侃,一頓飯實際上也就五分總左右。

    站起來拍拍手,抖一抖掉落身上的食物殘渣,卡洛斯終于認真起來。

    “奧蕾莉亞元帥,請你注意一個問題,巨魔有一萬,就算我們干掉了五百,也還剩下九千五百。按照你提供的情報。我們發現了三千多巨魔的蹤跡,那麼問題來了,剩下的六千巨魔哪去了?不弄清楚這個問題,你要我如何去跟眼前的三千巨魔戰斗?”

    卡洛斯用不急不緩的語氣如此反問。

    “我手下的好小伙和姑娘們會做好偵查的。”

    奧蕾莉亞對于奎爾多雷精靈的游俠是充滿信任的。對于卡洛斯巴羅夫提出的質問並不在意,巨魔不可能繞開精靈游俠的偵查網玩什麼伏擊戰術和包抄迂回的。

    “記得我給你的回答是什麼嗎?”卡洛斯突然岔開話題。

    “嗯?”

    “知道了。【愛書屋】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能處理好。奧蕾莉亞,這片森林你們精靈才是主人,在戰略既定的情況下,戰術無論怎麼變化都沒有關系。只要能到達戰略目的的戰術都是好戰術。我是如此的信任你,但是你現在的表現並不值得我信任。”

    卡洛斯用鄭重的語氣說道,說得奧蕾莉亞啞口無言。

    因為弟弟里拉斯的死,奧蕾莉亞雖然還維持著表面的平靜,內心其實已經亂了。在她看來,人類和聯軍都只是復仇的工具,她忘記了如何用真誠對待自己的盟友。

    “我會加強偵查的,晚些時候我會給你一個作戰計劃。”

    奧蕾莉亞畢竟不是普通人,作為奎爾薩拉斯成名許久的英雄人物,響鼓不用重錘。成熟的游俠領主听懂了卡洛斯的話外之音和話里真意。

    離開前,奧蕾莉亞重新掏出兩個果子扔給圖拉揚和卡洛斯。

    “嗯,這個甜。”圖拉揚點點頭一臉陶醉。

    “這娘們兒報復心理真重……”

    卡洛斯在甜意中感覺到了一絲苦澀,低頭一看,半截蟲子……

    部隊野外行軍,沒有那麼多講究,有帳篷擠帳篷,沒有帳篷圍著篝火披條毯子一樣睡。

    在將領們安排完崗哨安排,巡視了宿營地後,卡洛斯集中了所有的將軍和一半的聯隊長。

    兩個人一袋酒。算是體恤下下屬,卡洛斯看著篝火旁的軍官們,忍不住有種自豪的成就感————這就是我一半的班底啊。

    見國王召集大家又半天不說話,亨利謝特仗著資歷老。首先發問︰“陛下,您召集我們是為了什麼?”

    “大家先做著喝點酒,烤烤火,不急,夜還長。”

    卡洛斯往下壓了壓手掌,示意大家保持安靜。

    又等了一會。卡洛斯開口說話了。

    “雖然大家跟著我也打了不少仗了,但是除了那些在希爾布萊德就跟在我身邊的老伙計,其他人估計和我並肩戰斗的次數並不多。雖然我年紀並不大,但是如果算軍齡,我恐怕還在好多人之上。這里我就倚老賣老,隨便說說。”

    卡洛斯搓了搓手,這個時節里的夜風,已經冷的有些刺骨了。

    “首先,我們必須要搞明白一個問題,我們為什麼要離開我們溫暖的要塞和營地,來永歌森林幫精靈打仗。奎爾薩拉斯那麼強大個國度,還需要我們人類來幫忙嗎?我知道很多人只是因為我的命令,國王的命令,習慣性的服從。這很好,也不好。如果連你們都不理解這個問題,那麼下面的士兵問你們的時候,你們該如何回答?帶著疑惑打仗,終歸是不好的。”

    調整下坐姿,卡洛斯接著說。

    “我曾經也苦惱過,疑惑過,為什麼獸人和巨魔會出現在我們人類的世界,這不該是聯盟的命運!反而有人回答我————時代變了。是的,時代變了,獸人來了,巨魔跳出來了,他們要奴役我們,支配我們,搶我們的糧食和女人,殺我們的父母和孩子,想要把我們變成他們的奴隸。時代變了,想要好好開荒種地都不行了。”

    發現軍官們都認真在听自己講,卡洛斯停頓一下給屬下們思考和緩沖的時間,接著繼續說。

    “或許你們會疑惑,這和我們來這山林子里面幫精靈打巨魔有半個銅幣的關系嗎?有的,我的戰友們,有的。你們有些人或許沒有見識過獸人的凶殘。在希爾布萊德,我們聯盟十幾萬大軍和五萬獸人打成了僵持戰,拉鋸戰,幾乎要三個聯盟男兒才能換獸人一條命。雖然戰爭進行到現在這個份上,戰損比拉到了二點五比一,但是這依然是個不樂觀的數字。所以我們需要援軍,需要盟友,需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朋友,打擊一切可以打擊的敵人。”

    看著屬下們眉頭緊鎖,卡洛斯覺得是時候加把火了。

    “這些祖阿曼的阿曼尼巨魔穿著部落制造的盔甲武器,搶著精靈的食物,狂妄的在我們面前叫囂。這能忍?他們已經成為了我們的敵人,放任他們不管,他們早晚會沖破群山的阻礙,來到我們的世界,我們必須拒敵于國門之外。今天,我們不幫助精靈,明天,我們不幫助矮人,後天,我們不幫助侏儒,那麼輪到我們人類受難時,誰來幫助我們?”

    卡洛斯伸手接過侍衛遞來的酒囊,喝了一口暖暖胃,潤潤嗓子。

    “這些道理本來沒有必要跟你們說的,士兵,打仗嘛,砍殺嘛,這就夠了。但是我不願意我的士兵,我的軍官,我麾下的貴族們都是一幫不講道理的傻逼。所以我說給你們听。大道理講完了,我們再說說好處都有啥。”

    沒有太多的新意,無非就是加官進爵,戰功換錢那一套,卡洛斯零零碎碎的講了十來分鐘,許下美好的願景,教這些肌肉棒子怎麼下去跟手底下的士兵吹逼。

    “兄弟們,不要迷茫,不要畏懼,不要被獸人的強大所嚇倒。雖然我剛才說了,獸人一個可以打三個,但是我們人類數量是他們的十倍!我們奧特蘭克王國的好男人每個人都能和獸人單挑,你們的國王我能打十個!聯盟必將勝利,奧特蘭克必將崛起!”

    在卡洛斯的鼓動下,奧特蘭克的將軍和軍官們發出低沉的吼叫,帶著壓抑和亢奮。

    國王把話說的這麼透,這讓這些軍人覺得受到了重視,而會做菜的廚子點評的美味總是格外讓人信服。

    卡洛斯常年鍛煉,長年廝殺所凝聚的體格和聲望發揮出了應有的作用。

    因為他的戰績,因為他的實力,卡洛斯說出的話格外令人信服。

    動員完思想,鼓動完士氣後,卡洛斯又拉過一個侍衛,讓他假扮獸人和巨魔,給所有軍官講解他在實戰中發現摸索出的針對獸人和巨魔的應對方法。

    那邊的氣氛熱火朝天,圖拉揚靠在陰影中的樹干上,問道︰“你不介意卡洛斯不叫上你?”

    “國王陛下提前說過,這次的會議有些針對巨魔的不好言論,陛下是個有心人。”苟塔金蹲坐在圖拉揚旁邊回答。

    “陛下有一點講錯了,腎擊對我們巨魔作用並不大,優秀的戰士完全能夠忍耐住這樣的痛苦,針對關節和骨骼,然後割頭才是正確的方法。”

    從遠處侍衛那搖搖晃晃的姿態中,苟塔金猜出了他在扮演巨魔,並且指出了卡洛斯的錯誤。

    “嗯,回頭我會告訴卡洛斯他錯了。”

    “記得提醒陛下是我說的。”

    “我會的。”

    圖拉揚和苟塔金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們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奧蕾莉亞雙眼帶著狂熱的看著卡洛斯和奧特蘭克的軍官團。

    遠行者的游俠們已經散布出去了,明天天亮就能得到準確的情報。

    奧蕾莉亞最近迷戀上了深呼吸,仿佛腫脹的肺部能夠緩解心頭的痛苦。

    這一次,奧蕾莉亞好像聞到了名為復仇的美酒散發出的芬芳。

    復仇的甘美,總是令人沉醉。(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