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11章 瑪里()斯VS奈法【】安

第411章 瑪里()斯VS奈法【】安

    當時你是要開戰,開戰就開戰,現在又想求和談,簽約保平安。

    戰爭不是你想玩,想玩就能玩,要想決戰要想翻盤,問我干不干!

    卡洛斯吃喝火鍋唱著歌,听著圖拉揚吐苦水,滿臉的偷(愉)稅(悅)。

    前線形式大好,無論是白銀之手騎士團的聖騎士還是鐵馬兄弟會的肌肉猛男,這些經歷戰火洗禮的人類猛男頂住了獸人強者的逆襲戰,洛薩手里的兵力優勢被這位戰術大師無限擴大,部落就快守不住黑石山的關隘了。而放開關隘讓聯盟的大軍在燃燒平原奪取一處穩固的前線基地,這場戰爭基本就可以宣告結束了。

    什麼?燃燒平原大決戰?

    我兵多糧多猛男多,修碉堡塔樓拿弓箭火炮投石機耗死你多開心,決戰是什麼?

    不存在的。

    戰場廝殺又不是騎士小說,哪里來那麼多宿命的對決。

    一般來說,大軍團決戰這種事通常只有在三種前提下才能發生。

    第一種情況,是內部不穩,比如泰瑞納斯給洛薩發信函,下死命令,一個月不能贏就不打了,又或者鐵爐堡地下火山大噴發,毀了聯盟囤積的所有物資,斷了人類回家的路。在這種不講道理的政治因素或者天災爆發的情況下,洛薩作為領兵大將可能會創造機會尋求決戰。

    第二種情況,是交戰雙方都發生情報誤判。比如聯盟將十萬預備役拉上前線,而獸人也從德拉諾兵,把格羅姆.地獄咆哮的戰歌氏族從討伐食人魔高里亞帝國的前線拉到艾澤拉斯來。而雙方都不知情,都覺得自己優勢很大,大到能打殲滅戰。

    最後種情況,也是真正發生大決戰最常見的情況,那就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漫長的戰爭耗干了交戰雙方的戰爭潛力和民眾耐心,誰都拖不下去了,大家不如搏一搏,單車變摩托,賭一賭,吉普變路虎,來一場一局定輸贏的大混戰。

    除開這三種情況,大決戰就是個笑話,是外行人的熱血浪漫,真正的戰爭專家看來就是蠢。

    突襲戰破襲戰伏擊戰,圍點打援誘敵深入穿插包圍,有太多太多的方法消滅敵人保存自身,為什麼要正面決戰。

    萬眾一心眾志成城?

    別鬧了,口號隨便喊,將領自己都信了,那這仗就不用打了。

    現在聯盟的大好形勢不就因為是在打順風仗嗎?大家都覺得在絕世帥才安度因.洛薩的帶領下,殺獸人滅部落易如反掌。

    如果人類王國滿足于現況,給獸人一年時間,給奧格瑞姆重新整合勢力的時間,卷土重來的部落只會更加可怕。

    所以听圖拉揚說完前線的情況,卡洛斯是真的放心了,洛薩元帥沒有被復國的希望以及對獸人的仇恨沖昏頭腦,勝利指日可待。

    談完公事談私事,卡洛斯就更開心了。

    “追了那麼久,連手都沒有拉過?”

    卡洛斯打趣道。

    “沒有。”

    圖拉揚一臉苦逼。

    “也對,你這種純情小菜鳥,要技術沒技術,要顏值沒顏值,嘖嘖。”

    卡洛斯毫不留情的挖苦道。

    “謝謝你。”

    “啊哈?”

    “我明白的,奧蕾莉亞對你是不同的。謝謝你給我一個公平的機會。”

    圖拉揚真摯的說道。

    “你會不會聊天?我突然想去睡覺了。”

    卡洛斯收斂了笑容。

    “卡洛斯,我或許不如你會說話,但是我不蠢的。如果你願意,奧蕾莉亞會心甘情願的爬上你的床,我懂的,我已經品嘗過權勢的滋味,我懂的。但是你沒有這麼做,所以我必須謝謝你。”

    圖拉揚用亮閃閃水汪汪的眼楮盯著卡洛斯,用自認為最真誠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好朋友,意味不明。

    于是卡洛斯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起身。

    然後兩人離開篝火,到了卡洛斯的營帳。

    示意守衛離開。

    卡洛斯一擊友情破顏拳直接糊圖拉揚的臉上。

    趁著圖拉揚到底,卡洛斯騎上去就是一頓胖揍。

    圖拉揚攤開雙手,絲毫沒有反抗的意思。

    “你會被害死的!你以為我為什麼刻意疏遠那個女人?你會被害死的,奧蕾莉亞心里只有仇恨,她被仇恨舒束縛住了!為了復仇,她可以出賣自己的一切!明白嗎?她瘋了,瘋的理智,瘋的冷靜。你一直跟在她身邊,你沒有發現嗎,她在求死!你以為我是因為你而放棄追求她?不,我是怕,我怕迷戀上她之後,被她拖進復仇的深淵啊!”

    “謝謝。”

    听到圖拉揚的道謝卡洛斯照著他的臉又是一拳。

    “對不起。”

    卡洛斯的拳頭在圖拉揚眼前停了下來。

    “你把我當朋友,我卻對你玩小心眼,對不起。”

    “你會被害死的!”

    卡洛斯的聲音有些顫抖,在這物欲橫流的社會,在這陰謀不斷的艾澤拉斯,如圖拉揚這般真誠又清澈的朋友,實在太可貴了,卡洛斯是真的不討厭圖拉揚。

    “但是喜歡一個人,就是這樣的,看著奧蕾莉亞皺著眉頭,我心里難受。別為我擔心,我很強的,我能活到等她解開心結那一天。”

    圖拉揚的臉已經腫成一個豬頭,笑容依舊陽光,話語依舊真誠,仿佛幻想著未來,世界都變得燦爛。

    卡洛斯從圖拉揚身上挪開,平行躺在他的身邊,雙目無神的看著帳篷頂。

    “愛情啊,哎,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我只是你的朋友,只是你的兄弟,揍你一頓已經是我所能做的極限了。”

    “謝謝。”

    “不客氣。”

    卡洛斯打圖拉揚,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這種屬于男人的友情,外人很難理解。

    兩個人無語望天,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奧蕾莉亞來了。

    “你們這是?”

    “圖拉揚自認為成長了不少,想要和我爭奪第一聖騎士的名號,于是我用行動告訴她什麼叫做強者的自信。”

    卡洛斯依然躺在地上,沒有動作。

    圖拉揚想要保持形象,試圖起身,但是臉上的傷痛提醒他自己此刻哪里有什麼形象好言,索性也躺著不動。

    “首先,第一聖騎士的稱號沒有記錯的話,應該屬于烏瑟爾吧,听說洛丹倫國王泰瑞納斯已經賜予烏瑟爾【光明使者】的榮耀姓氏了。然後,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話叫打人不打臉嗎?圖拉揚好歹是聯盟總帥的副官,你這樣不好吧……”

    奧蕾莉亞的聲音依然那麼悅耳,什麼黃鸝夜鶯的形容簡直是一種貶低。

    圖拉揚趕忙接話︰“不要緊,不要緊,聖騎士怕皮糙肉厚,明天早上我就能完好如初。”

    卡洛斯扭頭看了奧蕾莉亞一眼,拱了拱嘴,示意她多管閑事。

    “哈,你們兩個大男孩。”

    奧蕾莉亞難得的笑了笑,圖拉揚整個人都醉了,卡洛斯卻一臉淡定,老子高精臉盲光榮啊。

    “謝謝你,看到溫蕾薩平安無事,我也放心了。”

    奧蕾莉亞帶著淡淡的溫馨說完這一句,打了一記響指。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需要我們作為特使向洛薩元帥匯報。小丫頭的嘴是真的嚴,什麼都問不出來。”

    奧蕾莉亞進入認真模式,用反竊听魔法結界遮蔽了這處小小的空間。

    圖拉揚也從地上爬了起來,盤膝而坐。

    “守護巨龍知道吧?”

    “嗯哼。”

    “五色龍族?”

    卡洛斯懶得理會圖拉揚的無知。

    “瑪里什麼斯準備揍奈法那啥安。”

    倒不是故意膜,而是對于這些超凡存在,卡洛斯不確定直呼姓名會不會引起它們的心靈感謝,所以故意模糊稱謂。

    “這……黑石山會有變故嗎?”

    “你們在說什麼?”

    圖拉揚一臉懵逼。

    “這只是開胃菜,重頭戲在于睡覺女士和燒烤女王準備連奈法那啥啥安他爹一起揍。”

    卡洛斯終于說出了讓奧蕾莉亞動容的話語。

    “天吶!你是說大地的守……你是說四天王要對決了?”

    “什麼四天王?”

    圖拉揚是真的听不懂兩人的黑話,一臉的欲求不滿。

    “哈哈,四天王有五個,沒毛病。”

    笑著從地上爬起來,卡洛斯拍了拍屁股,開始講解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