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12章 大吉大利,晚上吃雞

第412章 大吉大利,晚上吃雞

    艾澤拉斯很大,山是峰巒起伏,海是波瀾壯闊,廣袤天地充滿了自由與探索的氣息。本文由  首發

    艾澤拉斯很小,在泰坦離開的第十六個千年,想它。

    在泰坦守護者們還沒有褪下自己神秘的外紗走進凡人的視線之前,艾澤拉斯只有五巨頭。

    龍,龍,龍,龍,龍。

    紅龍,綠龍,藍龍,青銅龍,還有黑龍。

    什麼?你說塞納留斯有話說?

    讓老鹿男自己和伊瑟拉說去,綠龍女王想當他後媽幾萬年了,怎麼地,小兔崽子想和養母爭扛把子的位置?

    在舊日的陰影沉渣泛起之前,對于人類來說,艾澤拉斯的天空屬于巨龍,巨龍的恩怨歸結于龍王。

    上古之戰,耐薩里奧迷之賣隊友,與瑪里苟斯結成不共戴天之仇。但是哪怕大地的守護者傷害了他的兄弟姐妹,泰坦的祝福依然眷顧著黑龍之王,阿萊克絲塔薩、伊瑟拉還有諾滋多姆一邊安撫著瑪里苟斯,一邊等待著耐薩里奧給大家一個解釋。

    然而一萬多年過去了,耐薩里奧與曾經的兄弟姐妹們漸行漸遠,甚至對阿萊克絲塔薩玩起了監禁play……

    這一次,除去不知所蹤的時砂之王諾滋多姆,紅龍,綠龍,藍龍,三色龍族終于統一了意志,準備給黑龍一族還有他們的王一點小小的教訓。

    比如剝皮挫骨。

    順帶一提,五色龍王當中,阿萊克絲塔薩和伊瑟拉是親姐妹,而其他三位並沒有血源關系。所以當羅寧短暫的解除阿萊克絲塔薩的禁錮之後,紅龍女王第一時間向自己的妹妹求助,這也幫助被困于翡翠夢境的伊瑟拉破除夢境迷霧。

    同時,遠在德拉諾的耐薩里奧正沉迷科研無法自拔,受到手下人報信已經是阿萊克絲塔薩脫困兩個月之後的事情。而目擊耐薩里奧穿越黑暗之門返回艾澤拉斯的線報更是十月下旬才傳來。

    三個月的時間,足夠三位龍王布置一個大大的驚喜用來歡迎耐薩里奧。

    黑龍之王是蠱惑人心的行家里手,整個計劃三位大佬根本不敢讓過多的凡人參與其中,否則泄密的可能性無限大。

    所以卡洛斯自認為自己是當之無愧的主角兒,依然連見阿萊克絲塔薩一面的資格都沒有,只能在外圍協力,清剿龍喉氏族。

    有幸參與這場超凡之戰的人類,有且只有一個,那便是欽點天運位面之子一代目————羅寧。

    巨龍們的計劃並不復雜,格瑞姆巴托既是囚禁紅龍女王阿萊克絲塔薩的絕佳監獄,同時也是一個作為封閉斗獸場的好選擇。耐薩里奧的禁錮魔法已經失效,但是因為瑪里苟斯的參與,制作一個新的,也是假的禁錮魔法來欺騙耐薩里奧,並非不可能。或者說瑪里苟斯從未想過能夠徹底瞞過耐薩里奧,但是只要做到耐薩里奧必須觸踫到禁錮魔法才能發現異常這就足夠了。因為新的禁錮魔法,如同一團亂麻一般桎梏著阿萊克絲塔薩,但是斬開亂麻的刀也握在紅龍女王的手里。

    而瑪里苟斯和伊瑟拉則隱蔽氣息,埋伏在格瑞姆巴托周圍的群山當中,只要阿萊克絲塔薩發飆,立刻前往支援,三個打一個,穩!

    唯一的麻煩就是惡魔之魂。

    無論是阿萊克絲塔薩還是伊瑟拉又或者瑪里苟斯,它們都無法觸踫惡魔之魂。

    這也正是讓羅寧這個人類參與其中的主要原因。

    以有心算無心,羅寧只要在大佬開片之後保證從獸人手中搶過惡魔之魂,並堅持到耐薩里奧被揍趴下之前活著就行。

    簡單吧,輕松吧……

    羅寧堅毅的面容上不知為何留下心酸的淚水。

    整個計劃最核心的部分就是這樣,至于與聯盟一方的聯動,實際上更像是阿萊克絲塔薩支付給人類的利息或者說好處。

    龍王之間的戰斗,普通的守護巨龍也無法過多參與其中,尤其這還是四位龍王大混戰。但是能夠圍毆,誰又會選擇單挑呢?

    所以將心比心,阿萊克絲塔薩滿心的怨氣,瑪里苟斯一肚子的怒火,對于耐薩里奧的龍品早已不抱任何的希望,還是把事情做絕了好。

    就這樣,瑪里苟斯一條太古藍龍帶著新生代的綠龍和紅龍對著黑石塔展開了毫無下限可言的破襲戰,大有要殺黑龍全家的架勢。

    然而奈法利安明知道黑龍軍團在實力上佔據絕對優勢也不敢妄自托大,畢竟不久前,藍龍王剛帶領他見識了大人的世界,明白了什麼叫陰謀算計。

    “所以我親愛的哥哥,這就是你壞了我的計劃,導致我功虧一簣的理由?”

    奧妮克希亞哪怕在不滿,也只能在口頭上訓斥親哥,因為紅龍、綠龍和藍龍的聯合軍團,換誰來也是怕的。

    但是瑪里苟斯沒有被仇恨沖昏頭腦,他的憤怒根源是耐薩里奧,所以對于黑石塔的施壓,不過是一種戰術態度,是為之後的四天王之戰創造條件的清場行為。

    所以明知道耐薩里奧可能就在那個山旮旯蹲著準備陰自己,瑪里苟斯依然用影帝級別的演技進行著自己的表演。

    因為瑪里苟斯相信,耐薩里奧一定會先去格瑞姆巴托取得惡魔之魂才會動手。謀定而後動,這才是黑龍之王的風格。

    一時間,聯盟和部落的黑石山大火拼在這場龍王大戰的謀劃之下,都顯得有些黯淡。

    整個計劃只有阿萊克絲塔薩、瑪里苟斯、伊瑟拉知道全部內容,不管羅寧還是卡洛斯,只是計劃的協助者和執行者,而洛薩和他領導的聯盟更是棋子而已,圖拉揚和奧蕾莉亞更不過是傳令官。

    寥寥不過個位數的人知道這個計劃,然而整個東部王國卻圍著這個計劃打轉。

    因為這個計劃要對付的人/龍名叫耐薩里奧。

    就這樣在層層掩飾、步步挖坑、招招致命的算計下,忍受著龍喉獸人羞辱的阿萊克絲塔薩等到了如同天籟一般的聲音。

    “真是可悲的凡人,連我的魔法禁錮都破壞不了。我的姐妹,思考清楚了嗎,現在加入還不遲,與我合作,你將擁有你想要的一切。當然,最直觀的是------自由。”

    在阿萊克絲塔薩面前的,是一個身著黑色基調晚禮服的中年男人。

    如果非要形容這個男人的長相,一個字是帥,三個字是有味道,五個字是移動荷爾蒙,七個字叫低調奢華有內涵。

    周圍的獸人對這個人類男子視而不見,哪怕紅龍女王憤怒的晃動著身體。

    “耐薩里奧,你真的不想解釋些什麼嗎?”

    阿萊克絲塔薩緊咬牙齒,用幾萬年積攢下的理智做出最後的疑問——————哪怕是慘遭監禁play,她依然相信耐薩里奧或許是有苦衷的。

    “你想听我說些什麼?听我說錯的不是我,是世界嗎?听我說你所珍視熱愛的一切其實都是錯的?阿萊莎,我的姐妹,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而你們,擋了我的道兒。”

    耐薩里奧舉止優雅,向阿萊克絲塔薩彎腰鞠躬。

    “順便一說,我剛參加完安度因洛薩的晚宴,你的那些追隨者試圖借助人類的力量解救你的企劃已經落空了。我沒有廢多大力氣就讓洛薩相信了格瑞姆巴托無關輕重,不會有大軍來解救你了。作為這麼多年的好友,我給你這個權力做出選擇,下一步你想到哪兒去住?新的牢籠我會參考你的意見。”

    “愚蠢,狂妄,自大。”

    阿萊克斯塔薩說完這三個詞,有一種如釋重負般的悲哀,龍眼中蘊含的不再是單純的憤怒以及那一絲渺茫的希望,而是哀莫大于心死的冰冷恨意。

    耐薩里奧已經沒救了。

    曾經的大地守護者,那個溫和可靠猶如大哥一般的耐薩里奧已經死了。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個瘋子。

    “哦,要不是瑪里苟斯就在黑石山,我還以為你在說我呢!”

    耐薩里奧做出夸張的受驚表情,眼神中卻沒有一絲的慌亂。

    束縛阿萊克絲塔薩的禁錮魔法沒有一點征兆的突然消失,紅龍女王的爪擊呼嘯而至。

    在塵土飛揚中,獸人驚慌失措的叫喊聲此起彼伏,卻被生命的烈焰燒成肥料。

    人型化的阿萊克絲塔薩邁著婀娜的步伐一步一步踩著並不存在的空氣階梯升上半空,與耐薩里奧隔著大約一百碼的距離對視。

    “準備好接受我的憤怒了嗎?”

    “當然沒有。”

    耐薩里奧一臉正經的說道。

    “你看,你養精蓄銳這麼久,我卻連一件趁手的武器都沒有,比如……惡魔之魂。”

    回應耐薩里奧的,是阿萊克絲塔薩的小拳拳。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