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13章 當我入夢,歡笑姐妹將加入你的手牌

第413章 當我入夢,歡笑姐妹將加入你的手牌

    物以類聚,龍以群分。【網 更新快  請搜索huo/c/o/m】

    排除個體差異,艾澤拉斯的守護巨龍們在變化人型的時候都有大致性的審美觀。

    綠龍喜好暗夜精靈的外觀,尤其喜歡綠毛。

    藍龍喜歡人類的外形,絕大多數還喜歡戴帽子包頭巾。

    青銅龍對侏儒比較偏愛,但是普遍覺得白皮膚的高等精靈也不差。

    紅龍口味比較雜,不過總體上也是人類外形和暗夜精靈居多。

    黑龍,只有黑龍,唯獨黑龍一族,貫徹了今年變形不含糊,要變只變俊男美女的大人類主義。

    所以當耐薩里奧憑借**的力量破開堅硬的岩壁逃脫要命的陷阱重新回到自由天空時,哪怕惱怒卻也忍不住心中暗暗贊嘆————不愧是我看好的種族啊!

    可惜根本沒有留給黑龍之王抒情感慨的時間,阿萊克絲塔薩和伊瑟拉這對姐妹花的噴吐攻擊變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纏了過來。

    上古之戰,為了戰勝燃燒軍團,耐薩里奧提議龍王們應該都拿出自己的一部分力量用來制造一件威力強大的武器,那便是巨龍之魂。

    然而耐薩里奧欺騙了他的兄弟姐妹,當阿萊克絲塔薩、伊瑟拉、瑪里苟斯和諾滋多姆都如約貢獻出自己的一部分精華力量時,耐薩里奧爽約了。

    因為巨龍之魂擁有四位龍王的本源力量,持有巨龍之魂並吸收了其中力量的耐薩里奧凌駕于任何一位龍王之上。

    而最早發現耐薩里奧背叛行徑的瑪里苟斯率領藍龍軍團試圖阻止黑龍之王,卻慘遭滅族。

    耐薩里奧使用不知道哪里搞來的邪法煉化了巨龍之魂,將其更名為惡魔之魂,更是為其添加了控制龍王的奇葩功能。但是因為吸收的能量過于巨大,這也導致耐薩里奧原本完美無瑕的軀體出現了破綻————它的胸口被熾熱的能量撐出一道裂縫,鱗片開始燃燒。

    所以問題就大了。

    在格瑞姆巴托,羅寧出色的演技欺騙了耐薩里奧,讓耐薩里奧誤以為羅寧掌握了破壞惡魔之魂的方法。

    開玩笑,要是阿萊克絲塔薩取回了自己失去的力量,這架還怎麼打!

    上古時代,五位龍王本來就勢均力敵,在力量層次是想通的,無非是技能上各有所長。而肉搏戰,耐薩里奧和阿萊克絲塔薩是當之無愧的五五開。雖然耐薩里奧的**力量更加完美,但是阿萊克絲塔薩是掌管生命之力的紅龍女王,哪怕是友誼賽性質的角力,那都是打到天昏地老的節奏。

    所以羅寧用演技欺騙了耐薩里奧,令耐薩里奧奪路而逃。

    身體不再完美無缺的耐薩里奧是真不敢和阿萊克絲塔薩近身肉搏。

    然而黑龍之王沒有想到,伊瑟拉會拋開臉面玩偷襲,倉促閃避之下,被瑪里苟斯山體滑坡級別的奧術飛彈砸中。

    “哈哈哈哈,精彩的配合,但是毫無用處,你的魔法甚至無法擊穿我的鱗片,瑪里苟斯,你已經老成這樣了嗎?”

    撲扇著翅膀穩定身形,耐薩里奧強忍著**的疼痛用愉悅的語調毫不留情的嘲諷著,對阿萊克絲塔薩、瑪里苟斯和伊瑟拉的包夾毫不在意。

    惡魔之魂沒事,眼前的三位龍王並沒有取回自己失去的力量。

    耐薩里奧的狂妄並沒有能夠持續更久,因為它忘記了一件事————雖然自己的力量凌駕于其他任何一位龍王之上,以一敵二也不落下風……但是三個打一個,耐薩里奧並不能反殺。

    阿萊克絲塔薩放棄了吐息和魔法,徹底化身為狂戰士,哪怕頂著耐薩里奧的龍息也要近身肉搏。

    伊瑟拉作為王牌僚機,死死的佔據著耐薩里奧的側後方上空的位置,只要有機會,充滿酸蝕性物質的吐息便會無情的削弱耐薩里奧的鱗甲,讓黑龍之王的動作暫時變得遲緩。

    瑪里苟斯作為魔法的守護者,不斷用威力巨大的法術封閉耐薩里奧的飛行路線,逼迫它不得不在硬吃傷害和硬懟阿萊克絲塔薩之間做出選擇。

    短短不到一分鐘時間,四位龍王戰斗的天空便因為奧術亂流成為了五顏六色的夢幻畫布。

    于是耐薩里奧知道自己大意了。

    會輸,打下去會輸!

    哪怕瑪里苟斯和伊瑟拉的魔法與吐息無法真正傷害到耐薩里奧,黑龍之王的心髒依然越跳越快,如同帝王引擎一般散發出晨鐘暮鼓一般的轟鳴聲。

    因為阿萊克絲塔薩的眼中只有黑龍之王胸口的裂痕,那里是耐薩里奧最大的弱點。

    如果是一對一,耐薩里奧根本不會在意阿萊克絲塔薩的威脅,因為弱點這種東西,就在那里,你打不到就是打不到,只要你打不到,我死兆星掛頭頂一萬年還不是就那樣。

    但是在這三對一的戰斗中,瑪里苟斯和伊瑟拉牽扯了耐薩里奧太多的注意力,強行將黑龍之王的近戰肉搏能力拉回了與紅龍女王五五開的局面。

    不,是四六開。

    從德拉諾世界趕回艾澤拉斯的黑龍之王狀態並非全勝,在德拉諾的行動損耗了耐薩里奧的一部分精力。

    而為這一刻準備了三個月的阿萊克絲塔薩卻出于體能的巔峰狀態。

    這一增一減之下,耐薩里奧便出于了下風。

    一聲龍吼,阿萊克斯塔薩撕咬下耐薩里奧胸口的一塊鱗甲。耐薩里奧吃痛之下,強行提氣爆發,在空中調整身姿,張嘴咬住紅龍女王的肩頸血肉,兩條粗壯的後腿一齊發力,蹬開了阿萊克斯塔薩。

    然而根本沒有追擊的時間,耐薩里奧根本無暇追擊墜落的紅龍女王,伊瑟拉已經咬住了它的翅膀,撕下一片翼膜,腐蝕毒液麻痹了耐薩里奧的小半支翅膀。

    耐薩里奧熾熱的吐息剛剛醞釀,藍龍之王的奧術洪流便如期而至,為伊瑟拉拉開距離提供了足夠的時間。

    等到解決了瑪里苟斯和伊瑟拉的夾擊,剛剛穩住身形的耐薩里奧卻心里哇涼哇涼的,因為當著他的面,傷口血肉已經愈合的阿萊克絲塔薩重新振翅升空,擋在了他的面前。

    “這不可能!哪怕你掌管著生命之焰,也不可能這麼快復原!”

    耐薩里奧充滿疑惑的怒吼著。

    以傷換傷在對戰阿萊克絲塔薩時是最愚蠢的戰法,耐薩里奧不可能犯這樣的錯誤,他咬傷阿萊克絲塔薩那一口,實際上龍牙中注滿了石化毒液,阿萊克絲塔薩不應該這麼快復原才對。

    然而阿萊克絲塔薩的眼中只有高昂的戰意,根本不想和耐薩里奧說話。

    “當我入夢,整個世界都將顫抖。”

    再次佔據耐薩里奧側後方空域的有利位置,伊瑟拉念出了自己的詩號,吹響了總攻的號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