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15章 有一種無奈叫哎喲好氣啊

第415章 有一種無奈叫哎喲好氣啊

    ,最快更新異常魔獸見聞錄最新章節!

    九月的第二場雨落下時,卡洛斯終于踏足燃燒平原。

    神出鬼沒的希爾薇.摩根兩天之前悄悄混入卡洛斯的隊伍並傳達了【騷年來一發嗎】這樣的邀請信號。

    然而卡洛斯的內心毫無波動反而有點想笑,接著十動然拒。

    身體和心靈的雙重疲憊讓卡洛斯沒有一丁點的情欲波動,對于“補魔”這種高等技巧一竅不通的騎士王每天期待的只有戰報和睡覺。

    失態脫控了。

    無論是四色龍王的巔峰對決還是聯盟與部落的戰爭態勢,統統偏離了計劃。

    根據羅寧時候的匯報,龍王之戰以一種近乎野蠻的方式進行了一天一夜,然後黑龍之王硬吃了藍龍之王一招大炸彈,利用爆炸的反沖力脫離包圍圈,向海上方向逃竄。

    于是四位龍族大佬把生死格斗硬生生的玩成了競速游戲。

    還是龍族會玩……

    卡洛斯除了感慨耐薩里奧不愧是大表哥之外,也是氣的想罵娘。

    你們四個打的痛快,我們聯盟怎麼辦?

    圍攻黑石山的龍族聯軍就是個花架子,可以說是狐假虎威的一支部隊,靠的是瑪里苟斯和伊瑟拉的龍王之威對龜縮黑石塔的黑龍軍團進行戰術恐嚇。現在四個大佬飆車去了,你要我們這些打生打死的聯盟怎麼辦?

    哪怕聯盟都是不怕死的好漢,同時對抗黑龍軍團和部落也是絕對不能接受的選項。

    人都死完了,誰回洛丹倫種地去?

    而比龍族大佬突然飆車更麻煩的事情,是部落的集體嗑藥。

    毫無理由,毫無征兆,沒有任何科學的解釋,部落獸人突然爆發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戰斗力,將洛薩派出的先鋒部隊趕回了黑石山甬道,破壞了聯盟匆忙建立的四處要塞營地。

    哪怕洛薩再次調兵遣將,發揮我們人多的優勢,打下一塊前沿陣地,也無法彌補戰略上的失敗。

    時間,留給聯盟的時間不多了。

    這是個可笑的事實,聯盟與部落,人類與獸人,兩個種族決定生存權利的大戰,裁判卻是樓上的黑龍。

    黑龍並非不可戰勝的神明,但是遠征軍卻沒有拿人命換龍命的資本,距離格瑞姆巴托龍王大撕逼已經過去十三天了,洛薩並未建立起聯盟一方的戰場優勢。

    這,很要命。

    誰又能保證黑龍軍團會嚴守中立呢,這畢竟是三十多萬人的大規模戰役。

    所以當卡洛斯抵達燃燒平原的第一件事,不是去見洛薩,而是想辦法聯系龍族的聯絡人員,迫切的想知道看守黑石塔的這支紅龍與綠龍聯合編制的軍團是什麼想法。

    但是得到的答復卻非常的令人絕望————無論是從數量還是實力作比較,這支龍族聯軍都不是黑龍軍團的對手,聯盟如果寄希望于龍族的幫助,恐怕會遭受到預料之外的挫敗。這支龍族聯軍作為存在軍團的意義大于戰斗本身,只要聯軍還在,黑石山的黑龍就不能忽略綠龍和紅龍的存在。

    說的很好,但是有個卵用!

    沒有哪個將軍能接受這樣的戰場現況,腹背受敵還不如龜縮發育。

    卡洛斯用自己的腦袋想事,覺得如果他是聯盟最高統帥,很可能會後撤回鐵爐堡,放棄半個灼熱峽谷,和獸人進行絞肉場一般的消耗戰。

    雖然對于戰士們的個體而言,這是一場可怕的災難,但是從聯盟這個整體來談,這是最穩妥甚至可以稱之為不拍的戰術。

    所以卡洛斯不是洛薩,他當不了聯盟的最高統帥。

    “不要緊張,卡洛斯,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親切的拍著卡洛斯的肩膀,洛薩語氣溫和,態度真誠。

    聯盟南征猛男有二十萬,五分之一是奧特蘭克人,作為奧特蘭克的國王,卡洛斯有資格被洛薩特殊對待。

    “但是黑龍軍團如同達摩克利斯之劍……我是說如同懸在我們頭頂的一把劍,太危險了,不能妥善處理黑石山的問題,哪怕戰勝了獸人部落我們恐怕也將成為最大的輸家。”

    卡洛斯對洛薩是服氣的,安度因.洛薩是個正直且可信任的長者,所以和洛薩談話,卡洛斯沒有太多的進行文字游戲勾心斗角,而是直接說出了困惑和擔憂。

    “沒有你想的那麼糟糕,實際上我從來沒有真正相信過守護巨龍。”

    洛薩說完就發現卡洛斯看待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只得趕忙解釋。

    “呃,實際上,我是想說龍王們高高在上,作為守護者是稱職的,但是作為拯救者,你懂的。”

    “是的,我不得不承認爵士您的點評非常中肯。”

    卡洛斯有些感慨,人杰就是人杰,看問題的角度那是真的刁鑽,看人/龍的眼力那叫一個精準。

    “所以對于你的擔憂,我覺得是能夠的接受的。”

    “哦?!”

    洛薩領著卡洛斯一路穿過繁忙的建築工地,走進利用廢墟重建的地下指揮中心。

    在這個指揮中心之上,一座石制的三層塔樓正在建造當中。

    魔法提燈的淡藍色光芒雖然並沒有制冷效果,但是令人不自覺的從燃燒平原從生理到心理的燥熱感當中解脫出來。

    洛薩倒上一杯酒水,又從旁邊的小提箱中打開一個一眼能看出是魔法造物的罐子,用夾子從中夾出涼快碎冰,再搖晃了幾下,最後遞給卡洛斯。

    “謝謝。”

    卡洛斯接過酒杯,等了片刻發現洛薩並沒有為自己滿上一杯的想法,也不再客氣,直接一飲而盡。

    “要再來一杯嗎?”

    洛薩問道。

    “不用了。”

    卡洛斯隨手將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我們不是第一天共事了,你知道我帶兵的第一信條就是同甘共苦。那你又知道我為什麼會在指揮中心留這麼個驕奢淫逸的玩意兒嗎?”

    洛薩合上小提箱,反問卡洛斯。

    “實際上我也很好奇,這不是您的風格。”

    卡洛斯委婉的恭維著。

    “因為這個小提箱曾經屬于我,現在只是物歸原主,我沒有理由拒絕。”

    洛薩提起這個,臉上充滿神采。

    “暴風城被毀滅那一戰,我匆匆忙忙從黑暗沼澤趕回艾爾文,可惜還是遲了一步,萊恩的死動搖了所有人的信心,能夠帶走盡可能多的災民,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洛薩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臉色有些黯淡。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從獸人破城到我們出逃,我在暴風城也呆了好些天,然而我甚至一次也沒有回過自己的家。太忙了,那是一場和時間賽跑的比賽,總有事情做不完,總有事情可以做,又有數不清的事情沒有做……”

    “不,爵士,我相信的。”

    卡洛斯肅然起敬的回應。

    可是洛薩卻只是笑而不語,不再往下說。

    于是卡洛斯在懵逼了片刻之後有些明白了。

    洛薩見卡洛斯的臉色變化,知道年輕的王者听懂了自己的話外之音,于是湊到他耳邊小聲的說道︰“這才是我信心的來源,而不是巨龍的幾句承諾。”

    “之前我就是太急躁了,同時建造四座營地,結果獸人來了,就那麼一捅,看似堅固的要塞就被捅成了一堆垃圾。所以這一次我決意一步一步的來,先將釘子死死的釘牢固了,再想其他的。這座要塞不完工,我不會再冒進了。時間在我們這一邊。”

    洛薩緩慢的踱步著,目光並沒有放在卡洛斯身上。

    在說完這些話之後,聯盟的最高統帥就不再多言,只是單純的听取卡洛斯訴說他的見聞情報。

    一直到晚餐的時間,洛薩才帶領著卡洛斯離開地下的指揮中心。沿著營帳一路繞行,卡洛斯心中已經大致有數了,洛薩所在的這座修建中的要塞恐怕人數不會超過五千。

    燃燒平原說是一座平原,實際上局部地區的地貌起伏還是挺大的。

    先行越過黑石山的聯盟部隊不過三萬人,要守備獸人有可能的穿插突襲,有六個視野高地必須防守佔據,加上水源的問題,實際上隊伍之間分的挺散。

    難怪自己和洛薩在指揮中心閑談了半下午,也沒有見過幾個熟面孔,恐怕都被洛薩派到前線去了吧。

    “怎麼樣,進度非常不錯吧,再有個一周的時間,外圍工事就徹底完工了。有了這麼個堅固的要塞,我們就能運輸更多的糧食更多的軍械過來。說實話,三萬人的先頭部隊根本沒法對獸人形成絕對的數量碾壓,人手不夠啊。”

    巡視一圈,看到聯盟的士兵們都開始進食,洛薩才帶著卡洛斯回到自己居住的營帳。

    “飲水是個大問題,不單單是食物和軍備。沒有充足的準備,貿然調派太多的部隊過來簡直就是一場謀殺。”

    在灼熱峽谷冒充過佣兵的卡洛斯對火山地貌有著充足的認知,突然也明白了為什麼洛薩元帥之前會同時修建多座營寨。

    被逼的啊。

    燃燒平原是沒有地表河流的,所有的可飲用水都是深層的地下水。除了打井,就只能靠那些壓力泉和自流井。所以說佔據多大的地盤就有多少飲用水。

    圖拉揚不在身邊,洛薩並沒有固定的副官,于是鐵馬兄弟會的成員充當侍衛管理著元帥的個人生活。

    老實說,這些猛男或許自己就是貴族老爺,但是見過豬跑的真未必會殺豬取肉。一個小小的餐會被這幫糙漢補助的跟一坨…holy shit一樣。

    “幫幫忙,一會我們有客人。”

    揮了揮手,讓侍從離開自己的營帳,洛薩難得的臉紅了,向卡洛斯發出了求助。

    “啊哈哈哈。”

    “呵呵哈哈。”

    兩個人莫名其妙的笑了一陣,開始動手干活,把餐盤擺放好,將被湯汁浸污的部分小心刮擦,把不符合貴族利益的部分通通糾正。不得不說,貴族這種生物,不是從小耳濡目染,還真當不了。索性安度因.洛薩和卡洛斯.巴羅夫都是合格的貴族。

    東西還是那些東西,只有刪減沒有增加,通過洛薩和卡洛斯和布置,終于有點高貴的品位了。

    “爵士,您這是要宴請誰?我想不出以您的身份和我的地位,需要為誰做到這種程度。”

    卡洛斯干完活才發問,這是對洛薩的尊敬同時也隱隱有些好奇。

    “當然是足夠尊貴的客人,不不不,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知道你是一位國王。咳咳,最主要的這是一位女士。”

    洛薩黠促的說道。

    “哦~~~~~”

    卡洛斯非常不正經的回應。

    重新布置過後沒多久,侍衛就領著一位頭戴面巾的女士來到洛薩的營帳。

    不是,這個身形,這個發色,這雙眼楮,有點…….

    “卡洛斯,為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大名鼎鼎女中豪杰,摩根夫人。”

    洛薩禮貌的說道。

    “爵士,您見外了。”

    摩根夫人用溫柔卻冷淡的聲音回應。

    “夫人,這位是奧特蘭克的國王,卡洛斯.巴羅夫一世。”

    一世是什麼鬼?我什麼時候就一世了?

    卡洛斯心中一萬匹***奔騰而過,難怪希爾薇一路上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掩人耳目,這是別有用心啊,什麼時候和洛薩搞到一塊的?

    不對,好像洛薩那身板沒法和希爾薇搞。

    淦!信息量太大,腦子不好使了!!!

    “夫人您好。”

    卡洛斯的腦子有些短路,只好用練了十幾年的標準貴族式微笑糊弄過去。

    “貴安。”

    摩根夫人微微欠身算是回禮。

    等到三人就座之後,洛薩才打趣道︰“卡洛斯,你有些失禮了,對夫人這樣的身份,你應該行吻手禮的。”

    “爵士,我並不介意,實際上能在這里見到卡洛斯陛下,真是令人喜出望外。”

    摩根夫人如是說。

    “哦?”

    洛薩突然有些好奇,而卡洛斯面如死灰。

    “畢竟,卡洛斯陛下是摩根財團的重要客戶,而卡洛斯陛下的身份地位又是如此的高貴,所以有些手段是被排外的。”

    “啊哈哈哈,嘎?!”

    洛薩有些懵逼了,看著卡洛斯那木然的表情,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某件事。

    “但是為了聯盟的事業,為了大家共同的目的,卡洛斯陛下不用太過緊張,巴羅夫家族的信譽並沒有透支,您的債務我也不會催討的。安心,安心。”

    摩根夫人連用了兩個安心,反而更令人不安心。

    智慧的洛薩瞬間腦補完成了巴羅夫家族和摩根財團背後的py交易,瞬間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自己把債權人和債務人湊一堆了。

    管他的!

    死道友不死貧道,洛薩知道自己能對卡洛斯,對巴羅夫家族提供多大的幫助,所以卡洛斯哪怕尷尬,也不會真的記恨自己。就如同自己有求于摩根夫人,哪怕一個公爵一個國王也得老老實實的擺盤子。

    “爵士,言歸正傳吧,財團評估了您的提議,答復是可以。”

    摩根夫人的一句話令洛薩直接拍案而起。

    “夫人,您是認真的嗎?”

    “當然,在這樣重大的事宜面前,任何的玩笑話都等同于犯罪。”

    摩根夫人取下了面巾。

    “贊美您的美麗!”

    洛薩捧起摩根夫人的左手親吻了手背。

    在接下來的交談中,卡洛斯終于拼湊出了一副完整的畫面,忍不住對洛薩刮目相看。

    俗話說得好︰姜還是老的辣,賊還是老的滑,光頭單純是禿頂,地中海才有風情。

    在卡洛斯還陷入黑龍的威脅郁郁寡歡的時候,洛薩已經找到了解決的方案。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利用摩根財團和黑鐵矮人的交易渠道,洛薩試圖和黑鐵矮人打成秘密協議。洛薩的提議暗爐堡的野心家們是感興趣的,但是作為聯盟的統帥,洛薩又不得不考慮鐵爐堡的盟友們是什麼態度。于是想要把事情辦成,摩根財團就顯得格外重要。

    于是為了加深自己這一方的分量,洛薩毫不猶豫的拉上卡洛斯這一位國王作陪。

    最終的目的,還是和摩根夫人達成實質上的協議,完成利益交換的契約。

    一頓飯,十一道菜,安度因.洛薩和希爾薇.摩根除了酒杯,刀叉未動,反而是卡洛斯.巴羅夫同志化郁悶為食量,幾乎包攬全席。

    合格的貴族,都是話術的大師。

    實質上的交易已經雲淡風輕的完成,但是因為卡洛斯的胡吃海塞,摩根夫人和洛薩一點不顯得尷尬的聊天從諾森德的雪已經延展到遠洋艦隊關于海上巨龜的傳聞。

    等到卡洛斯放下刀叉那一刻,兩個的談話應聲而至。

    “洛薩爵士,感謝您的招待。”

    “夫人客氣了。”

    “那麼卡洛斯陛下。”

    “我吃飽了。”

    “……”

    洛薩瞪大了眼楮,卡洛斯這是搞什麼?

    然後,看著卡洛斯那心如死灰的眼神,洛薩突然好像明白了什麼。

    “吃飽了好啊,與我同行的有四位財務總管,我們有一晚上的時間詳細的談談業務問題。吃飽了才有力氣,您說是嗎?”

    摩根夫人微微笑著說道。

    “卡洛斯,辛苦了。”

    洛薩想了又想,最後知道拍了拍他的肩膀。

    卡洛斯不僅是國王,更是聯盟的實權將軍,他的手下早就在宿營區搭起了成片的帳篷。

    在洛薩的目送下,摩根夫人帶著四個一看就是尖酸吝嗇守財奴形象的財務總管隨卡洛斯返回營區。

    “哎,大家都不容易啊。”

    洛薩搖了搖頭,也沒想太多,準備回去看看還剩下多少殘羹冷炙,放松心情之後,有些餓了。

    而卡洛斯這邊,一到宿營地,就頭大。

    “希…摩根夫人,您想要什麼?”

    “當然是您履行契約。”

    “我不是正在履行約定嗎?不然你覺得我放著新婚妻子跑到千里之外干什麼?洛丹倫七國除了我,還有誰家的國王親上前線!”

    卡洛斯有些生氣了。

    哪怕他知道眼前的希爾薇.摩根正處于摩根夫人的狀態,依然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讓他有些氣憤。

    “當然,您目前的狀態遠遠談不上毀約。但是相對于已經支付了報酬並且不斷追加投入的我,你的付出是沒有多少誠意的嗎?”

    “你想怎麼樣?”

    卡洛斯明白自己的拖延恐怕引起摩根夫人的反感了。

    “當然是要求貴方預支利息。”

    摩根夫人開出了加碼。

    “什麼樣的利息?”

    卡洛斯嚴肅的問道。

    巴羅夫家族的財務缺口短時間內都是抹不平的,對于摩根財團的援助卡洛斯並沒有討價還價的底氣。

    “肉債肉償怎麼樣?”

    摩根夫人掏出一個精美的小瓶子。

    “操!”

    卡洛斯知道自己被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