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17章 還有一種灑脫叫做哦豁

第417章 還有一種灑脫叫做哦豁

    ,最快更新異常魔獸見聞錄最新章節!

    機遇為什麼只青睞有準備的人?

    因為沒有準備的瞎子們對機遇視而不見。

    你說這不公平,因為你還沒有準備好!

    抱歉,你永遠也準備不好。

    卡洛斯第一次對命運這個詞產生了名為痛恨的情緒。

    你成為了命運的受益者。

    你成為了命運的受害者。

    這就是人生,人生下來就不由己。

    即使是洛薩,也無法完全相信卡洛斯所說的話語,因為卡洛斯不是麥迪文,沒有先知的頭餃。

    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即將覺醒,整個黑石山周圍將再度化為烈焰的國度?

    洛薩在沉思之後,選擇性的相信了卡洛斯,卻無法給予卡洛斯最大的配合與幫助。

    畢竟聯盟最大的敵人是部落,和神話傳說一般的炎魔之王相比,獸人才是最可憎的存在。

    所以洛薩允諾卡洛斯可以將奧克蘭特的軍隊全部調走解決這次危機時,卡洛斯拒絕了。

    卡洛斯不僅拒絕了洛薩的提議,反而召集了所有的手下宣布將指揮權移交給洛薩。

    “如果不能集中所有的力量,那麼一萬人、十萬人,和我一個人沒有區別。這個世界,我來拯救!”

    帥氣的話語誰都會說,漂亮的事情,卻不是誰都能干。

    這是第一次,身為聖騎士的卡洛斯產生了非常負面的情緒。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嗎?

    卡洛斯無法向其他人解釋,因為不能。

    在痛苦和自責中,他想到了克羅米。

    按照另一個世界的時間線做參考,聯盟和部落的大決戰將在明年春天,而海達希爾水元素驅逐火元素位面總共持續了三十多年。耐薩里奧將在兩年後才返回艾澤拉斯,阿萊克絲塔薩還將被囚禁三年。

    卡洛斯的努力將這一系列的事件湊到了一塊。

    最終結果就是龍族四天王之戰中落敗的耐薩里奧洞穿了艾澤拉斯的大地潛逃至土元素位面深岩之洲,巨大的動蕩正好趕上火元素位面的活躍期,原本一直被物質位面排斥,被泰坦結界壓制的拉格納羅斯如果沒有外力制止,將在五天之後重返物質位面。

    失去守護者的艾澤拉斯,有誰能夠鎮壓真身降臨的拉格納羅斯?

    守護龍王。

    守護龍王們在干嘛?

    黑的那頭詐死了,黃的那只失蹤了,紅綠藍組合正在海上飄著。

    五天,一百二十小時,時間太緊迫了,緊迫到連解釋的時間都沒有。

    這一突發現況將卡洛斯從救世主的自我滿足心態直接打到懷疑人生的邊緣。

    要不是三觀堅挺,卡洛斯恐怕當場墮落給你們看。

    “大少爺,您到底是怎麼了?”

    被緊急召喚而來的方磚看著坐立不安的卡洛斯,疑惑的問道。

    “我要你幫我打開一道通往水元素位面的大門。”

    卡洛斯的話語中充滿焦躁。

    “哈?”

    方磚一臉懵逼。

    “炎魔之王要來了,這是聖光給我的指示!”

    實在找不到借口理由的卡洛斯果斷的寄出了萬能的聖光。

    “大少爺,您是不是縱欲過度,出現幻覺了?”

    “……”

    “好吧,我明白了,您是認真的。”

    卡洛斯深呼吸兩口氣,然後解釋道。

    “你是個法師,也是個學者,我不用過多解釋什麼,只能告訴你,關于三百年前的記載是真實的。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要回來了,除非達拉然和奎爾薩拉斯還有鐵爐堡精銳盡出,再加上聯盟主力的布置,才有可能戰勝它。”

    “這不可能。”

    方磚想都沒想就給出了自己的判斷。

    “是啊,我也知道不可能,所以我現在很焦躁,在外人眼里像個瘋子一樣,他們還以為我被燃燒平原的熱氣燻糊涂了。但是我很急,要來不及了。”

    “情況這麼糟糕?”

    方磚還是有些不感相信。

    “非常的糟糕,最多五天。”

    卡洛斯斬釘截鐵的回答。

    “那我們不是應該趕快跑路嗎?和炎魔之王那種怪物沒有道理可以講的啊。”

    方磚的提議才是正常人的反應,但是很快法師就明白了問題所在————信任度。

    自己相信自家大少爺的話,所以做出了跑路的判斷,但是其他人信不信,這是個大問題。如果真的只有五天時間,恐怕開會討論就要用掉三天時間,那還跑什麼跑,坐下等死好了。

    “好吧,但是水元素位面又是怎麼回事?”

    方磚捋了捋思路,問道。

    “直面炎魔之王,是凡人無法辦到的事情,但是炎魔之王並非不可戰勝。關鍵是時間,時間太緊缺了。我根本沒辦法去尋求幫助,能夠幫助我們解決眼前困難的家伙都不是五天之內能找到的。所以我只能依靠我的知識去想辦法。而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水元素。”

    卡洛斯在說話的過程中,也在不斷的整理思緒,隨著談話的加深,人也冷靜了下來。

    “天吶,您不會是想要向耐普圖隆尋求幫助吧?那可不是個好東西,當初在達拉然修學的時候,有人意外聯系上了它,貪婪、自私,論殘暴也就比您準備對付的炎魔之王強那麼丁點。”

    方磚趕忙勸阻。

    “不是潮汐之主,是海達希爾軍團。”

    “抱歉,沒听說過。”

    “它們是炎魔之王的死敵,打了幾萬年了,只要能給炎魔之王找不痛快,啥事都願意干。”

    “哦,明白了,這很元素。但是我的陛下,您家學淵源,讀的書不比我少,元素世界什麼的可不是您家後院,哪怕我幫您打開一條通往水元素世界的大門,您也不可能游著泳找人吧?”

    卡洛斯用看白痴的眼神盯著方磚,小心翼翼的從腰間暗扣中掏出一枚紡錘體樣式的透明結晶。

    “水元素結晶。嗯……”

    方磚是識貨的,一眼就認出來卡洛斯手中的玩意兒是什麼。

    但是沉思良久,方磚遺憾的搖了搖頭。

    “辦不到。”

    “哈?”

    卡洛斯差點懷疑自己听錯了。

    “我的大少爺,感謝您對我的信任,如此重大的事件第一個想起我。但是很抱歉,我辜負了您的信任。開啟一道通往水元素位面的大門我辦得到,但是要精確定位,哪怕您有道標也辦不到。元素位面和我們生活的物質世界並不是一回事,只有專研星象的星界法師才能滿足您的要求。我,不行。”

    方磚不無遺憾的給出了自己的答案,法師的世界就是這麼殘酷,不是你大喊幾聲提一提士氣就能改變結果的。

    “星界法師……麥迪文…嗯…卡德加!”卡洛斯想起了少年白同學,卻更加苦惱了,“那家伙病情復發,在南海鎮養傷啊。”

    “實際上,還有一個人大概能幫上您。”

    “誰?”

    “那個被您拒絕了好幾百次的白痴精靈。”

    “索拉?”

    “您忘記了,離這不遠有一處獸人修建的風暴祭壇。”

    方磚的話語讓卡洛斯一臉懵逼,畢竟卡洛斯不是個真正的法師,無法將這一切聯系到一起。

    “那座祭壇是獸人用奎爾薩拉斯的符文石修建的,而索拉是一個銀月城正統學派的法師。”

    卡洛斯想了想,對方磚說道︰“幫我聯系卡德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