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18章 親疏有別大愛無疆

第418章 親疏有別大愛無疆

    當大多數人還對卡洛斯的末日預言持懷疑態度,以為奧特蘭克的國王中暑說胡話的時候,法師們基本上已經開始全力運作,準備自救了。肺男 f|

    麥迪文臨死一擊是詛咒,也是祝福,卡德加在得到無與倫比的奧秘智慧的同時,也保守衰老癥狀的困擾。

    但是卡洛斯的魔法通訊讓這一位蒼老的少年郎不顧身體的苦痛,毅然決然一個傳送門來到燃燒平原,來到拯救世界的最前線。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大無畏精神,這是一種何等無私的奉獻精神。

    除了跨出傳送門就是一記狗吃屎的姿態有點難看……

    “卡德加,你沒事吧,我只是需要你的智慧和建議,而不是……嗯,啊,那個……我應該尊老愛幼。”

    卡洛斯實在不知道應該用什麼合適的詞匯闡述眼前的狀態,關心之余,他感覺自己說錯話了。

    幸好卡德加並沒有在意。

    有些艱難的從失意體前屈的狀態恢復站立,卡德加原本就衰老的面容顯得愈發的蒼白,必須兩只手同時握住法杖才能維持平衡的姿態將他的虛弱暴露無遺。

    “沒有關系,不要在意。卡洛斯,實際上我沒有看上去那麼虛弱。魔藥的研制已經有成果了,我的病情基本得到控制。現在這個狀態只是試驗藥劑的副作用而已,讓我休息一會就好了。”

    卡德加尤其無力的解釋著,卡洛斯趕忙將他攙扶到行軍床旁邊。顧不得卡德加的抗議,卡洛斯直接將他按倒在床上,還貼心的搭上一條薄毯。

    于是卡德加對卡洛斯怒目而視。

    “所以說你現在的狀態並非你的真實狀態,簡單點說就是吃錯藥了?”

    面對卡洛斯的詢問,卡德加瞬間熄火了。

    “是的。魔藥學是一門想當深奧的學問,哪怕我在傳送法術和融合召喚方面做出了一點微小的成績,但是對于魔藥學,我不過剛入門。要知道,有句古代諺語這麼說來著,大概意思是一個高明的醫生從不給自己看病。所以……”

    “你吃錯藥了。”

    “嘿,我必須聲明一點,我發現了一種全新的草藥,我將它命名為卡德加的胡須!”

    “你沒有胡須。”

    “我正在嘗試治療守護者麥迪文對我造成的傷害,知道麥迪文是誰嗎?知道守護者有多厲害嗎,我……”

    “你吃錯藥了。”

    “卡洛斯!我快死了,我在嘗試幫助你!”

    看到卡德加氣急敗壞的樣子,卡洛斯放心了,看來小兄弟死不了。

    “好了好了,玩笑到此為止。你知道大致的情況了嗎?”

    “嗯,那個誰來著?名字忘記了,你們都叫他方磚,嗯,就是他,他告訴我大致情況了。說實話,如果是其他人告訴我世界即將毀滅,我是不信的。但是你說的話,我信。”

    卡德加休息了一會,身體舒服不少,臉上又有了些許紅潤。

    “謝謝你的信任,然後必須糾正一點。我們的世界沒有那麼脆弱,一個炎魔之王還毀滅不了我們的世界。但是我們人類就輸了,或者說聯盟就失敗了。”

    “嗯哼?”

    卡德加稍稍提了提屁股,讓自己靠起來一點,好躺得更加舒服。

    “聖光給了我警示,炎魔之王被意外的震動所驚醒,最多五天之內,黑石山周圍將化為火海。不是房子被燒著的那種修飾詞,徹徹底底火焰的海洋。”

    卡洛斯這套說辭用得越來越麻溜,說真話糊弄人什麼完全不違背聖騎士準則,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你確定嗎?預知夢什麼的我也做過。越是強大的人越難以做夢,所以強者的夢境一般都和現實世界有著緊密的聯系。但是精準知曉時間的預知夢……這。”

    卡德加不愧是達拉然的班科出生,一下子發現了盲點,產生了疑惑。

    “聖光無所不能。”

    卡洛斯有萬能借口。

    “好吧,贊美聖光,你接著說。”

    卡德加不再糾結這個不魔法的預知夢。

    “炎魔之王固然強大,但是並非不可戰勝的。唯一的問題在于時間。我們沒有時間,最多還有四天半的時間,災難即將發生。我們沒有時間準備周全。”

    “你沒有嘗試說服洛薩元帥撤回鐵爐堡,或者聯系守護巨龍嗎?”

    卡德加很好奇自己都能想到解決辦法,卡洛斯怎麼可能想不到。

    于是卡洛斯簡單的講述了龍王們打群架的破事以及聯盟內部的考慮。

    “政治,真是骯髒啊。”

    卡德加比卡洛斯還要年輕,固然在洛薩身邊的經歷讓他或多或少見識了什麼叫政治,也明白了什麼叫做政治家,但是顧問的身份可以令他暢所欲言,卻沒有那份擔負重壓下決心的體悟。在面多十多萬人的生死和聯盟的興衰時,卡德加糾結迷惑了。

    “聯盟根本不可能組織起第二次南征。如果被這次意外打亂了計劃,那麼等待我們的,只會是重整旗鼓的獸人大軍,只會是更加可怕的部落。”

    卡洛斯用冰冷的語言講述了最真實的未來。

    “是的,人類的團結簡直和婊子的節操一樣好笑。更可怕的是這個笑話本身並不好笑。這支聯盟的軍隊是人類有歷史記載以來最強的軍隊,哪怕當年索拉丁大帝打敗巨魔的那只軍隊也趕不上現在的聯盟。如果我們不一鼓作氣打敗部落,戰勝獸人,到我們的孩子那一輩……不敢想象。”

    卡德加坐了起來,陷入自己的思緒,不斷推演著可怕的未來,驚了自己一身的冷汗。

    卡洛斯的惡意來的快,去的也快,當卡德加抬頭詢問時,卡洛斯又是那個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十全聖騎士。

    “聖光告訴你該怎麼做了嗎?”

    卡洛斯想了想,還是不知道怎麼才能隱瞞下自己與海達希爾水元素之間的交易。

    “你對元素領主之間的戰爭了解多少?”

    “當年在卡拉贊的圖書館,看過一點。狗血的如同低俗小說。”

    “希望就在這部低俗小說里面。”

    卡洛斯緩緩的岔開自己私通水元素的勾當,用春秋筆法講述了偉光正的部分。

    “所以你勾搭上一個水元素公爵?這可真棒!都不用我們煽風點火,它們自己都會打起來。卡洛斯,你真是個天才!”

    要不要這麼敏銳啊!

    卡德加听完卡洛斯的初步計劃,整個人瞬間都精神了起來。

    “但是……遏制炎魔之王的力量我們找到了,具體該怎麼辦?”

    一個問題的解決往往是另一個問題的開始。

    “一步一步來,方磚提醒了我,這附近有一座風暴祭壇,足以將海達希爾水元素召喚到我們的世界。現在你先幫我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和海達希爾水元素的頭頭們談談,才能解決下面的問題。”

    說完,卡洛斯將水元素結晶交給了卡德加。

    于是,卡德加風風火火的忙碌起來,當天晚上病情再度加重,臥床不起。

    “卡德加,我的孩子,你該享受著海灘紅酒和鱈魚大餐調養好身體,而不是到這個該死的火爐來受罪。”

    洛薩聯系的撫摸著卡德加的額頭,試圖撫平他的皺紋。

    從外表看,洛薩是精壯的中年漢子,而卡德加是一位六十多歲的白發老人,所以這樣的溫情場面顯得十分詭異。

    但正是這樣的詭異令洛薩更是心疼卡德加。

    他還只是個孩子!

    我的老朋友麥迪文,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孽嗎!

    “爵士,我沒有事,不過是魔力透支了而已。”

    卡德加笨拙的想要解釋,卻被洛薩制止。

    “卡洛斯說的是真的嗎?”

    “我想,恐怕是真的。卡洛斯是非常強大的聖騎士,聖光給他指引幾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知道嗎,如果他不是奧特蘭克的國王,我會把他抓起來關進籠子里。”

    “我知道,所以我必須來這里。”

    “那怎麼辦?我需要指揮大軍撤退嗎?”

    洛薩的信任如同沉重的大山壓在卡德加的身上,令他感到呼吸都不再順暢。

    原來,做決定是這麼的難。

    “抱歉,爵士,我不知道。”

    “嗯,好好休息。”

    洛薩替卡德加蓋好毯子,轉身離開。

    徑直前往卡洛斯的住處,洛薩示意隨從們全部離開,卡洛斯使了使眼神,侍衛退下後帳篷內只剩下他們兩人。

    “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洛薩直接發問。

    “取決于計劃的進展。”

    卡洛斯揉了揉鼻梁回答。

    “什麼計劃?”

    洛薩的表情很古怪,不知道是嚴肅還是尷尬。

    “我听說過一句話,危機也是轉機。我很贊同。時間雖然匆忙,但是主動權還是在我們這一邊。”

    “嗯?”

    “今天白天是我太沖動了,我被可怕的預言沖昏了頭腦。在見過卡德加,和他交談之後冷靜下來想一想,情況遠沒有那麼糟糕。”

    “什麼意思?”

    “我們有信息上的絕對優勢。部落不知道,黑石山的兩家不知道,甚至火元素本身也不知道。”

    “能具體解釋一下嗎?”

    洛薩越听越糊涂了。

    “聖光給予了我指引。給予我,指引。”

    卡洛斯斷句之後,洛薩听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這個情報只有你清楚?”

    “所以我們利用信息的不對等,可以從中獲取很大的好處,最不濟,也能讓獸人葬身火海,不是嗎?”

    卡洛斯微笑的反問讓洛薩有了新的想法。

    沒錯啊,是危機,也是轉機,哪怕災難真的發生,只要聯盟的損失比部落小,也是一場偉大的勝利。

    “對不起,卡洛斯,你知道我……”

    “請別道歉,爵士,你只是做了你該做的事情,如果我是聯盟的總指揮,我也會如您一般。如果不是時間如此緊迫……”

    洛薩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走上前抱住卡洛斯,拍打了兩下他的後背,便松開,轉身離開。

    當天夜里,一支足足兩百人的法師隊伍忍受著巨大的困意,在十倍的護衛人員陪同下連夜趕路,一路踏翻九座獸人營地,在天亮之前抵達了風暴祭壇。

    “真是壯觀啊,小磚磚,你說是不是。”

    “索拉,我敬你是奶奶輩的不和你計較,別給臉不要臉。”

    “誰要當你長輩,我早晚是你主母。”

    “得了吧,別口頭佔便宜了,趕快干活,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啊~~~好沒干勁啊,領著一幫學徒想干什麼大事,真沒意思,我需要補充卡洛斯元素。”

    方磚一陣無語,卻突然想起來什麼。

    “大少爺會來的喲,而且是和卡德加一起來,走傳送門,嗖的一下。如果發現你在偷懶……”

    “嗯,啊,這樣呀,有道理。干活了,小的們!”

    獸人修建的風暴祭壇是為了召喚燃燒軍團的大佬進入艾澤拉斯而修建的,人類想要簡單的使用只會是一個悲劇。但是索拉碎星者作為曾經混入銀月城皇家法師塔的資深混子,對于符文石絕不陌生,改造風暴祭壇對她來說是個天大的麻煩事。

    不過麻煩事也只是麻煩的事,並非做不到。

    兩百名法師絕對是當前聯盟所能拿出的大手筆,甚至包括了四名隸屬于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法師。

    原本精靈法師們以索拉碎星者是銀月城放逐的政治犯為由拒絕听從指令。

    于是索拉碎星者使用了律令︰震懾(物理),提醒了他們自己不僅有魔導師職稱,還是晉升過游俠領主。

    拳頭大的人說話總是管用,哪怕不情不願,改造工作在第二天中午初見成效。

    “星界之塵不夠了,強效奧術精華最少差了一半,魔光碎片在哪里,魔化瑟銀錠在哪里?搞事情吧,要什麼沒什麼,還想改造這個祭壇?你們知道空間構造的四種闡述方法嗎?”

    索拉正在大發脾氣的時候,一陣空間波動讓她冷靜下來。

    片刻之後,卡德加和卡洛斯一起出現,傳送門的另一邊,可以看見達拉然的景色。

    “這活沒法干,要什麼沒什麼,我干不了了,要親親要抱抱……”

    索拉驚呆了,卡洛斯真的抱住了她。

    “辛苦了,但是請在日落之前完成這項工作,你要的都會有的。”

    卡洛斯說完,松開了懷抱,望著風暴祭壇高大的石雕出神。

    而索拉呆滯了片刻之後,突然來勁了。

    “都動起來,動起來,領導視察工作還不表現,想不想在聯盟混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