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64章那年的忠義無雙,那年的阿強

第164章那年的忠義無雙,那年的阿強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希爾布萊德的冬天,戰火紛飛。

    奎爾薩拉斯,沒有冬天。

    在太陽井的魔力輻射下,永歌森林只有春夏秋三個季節。

    而銀月城,永遠是春天。

    作為一位魔法研究者,達爾坎完全沒有想到太陽王阿納斯塔里安陛下會將督軍的職責交給自己。

    “好懷念凜冽的寒風,這座銀月城太奢逸了,真希望北方的風能吹到這里啊。”

    達爾坎抬抬手,給自己施加了一個小戲法,一陣涼風吹過面價,讓他愜意的打了一個哆嗦。

    作為一個激進派,達爾坎是憤怒的。

    作為一個法師學者,達爾坎是理智的。

    在憤怒與理智之間,達爾坎有一種心理上的**,一種永遠無法平息的探知欲和不滿足感。這讓達爾坎想要做點什麼,非常的想要做點什麼,什麼都好,只要能去除這座輝煌都市里的腐朽氣息。

    作為超越了達拉然王國那所謂天上人間的紫羅蘭堡,真正的魔法都市銀月城,自然不可能存在什麼腐朽的氣息。相反,各種植物的芬芳彌漫在大街小巷,即便是廁所也是香的。

    達爾坎認為的腐朽氣息,指的是奎爾薩拉斯的政治腐朽。

    作為議會制度的受益者,達爾坎的議員身份給予了他足夠的權力和利益。

    但是達爾坎是鄙視,甚至痛恨這種制度的。

    看看這些好吃懶做的人民,看看這些驕奢淫逸的貴族,看看躺在先祖墓碑上享受的奎爾多雷精靈,這是不是達爾坎期待中的生活,這不是達爾坎理想中的奎爾薩拉斯。

    可以說,現在的奎爾薩拉斯,只有三個奎爾多雷精靈受到達爾坎的真心敬重。

    第一個,就是奧蕾莉亞.風行者,這位孤獨的戰士幾乎滿足達爾坎對于自己的所有幻想。在所有人都遲疑于大結界的損壞時,只有這位英雄獨孤的戰斗在第一線。←百度搜索→【愛書屋】不被人理解的戰斗在第一線,並且成功的戰斗在第一線。

    達爾坎時常幻想自己就是奧蕾莉亞,風馳電掣的穿梭于叢林之中,收割著仇敵的生命。那該是一種多麼爽快的愜意。可惜達爾坎作為一名法師,雖然擁有不俗的技擊技巧,卻沒有真正刀兵相接,和對手搏殺過,他始終是一名法師。

    第二個。就是阿納斯塔里安.逐日者,奎爾薩拉斯的國王,奎爾多雷精靈的統治者,銀月城的所有者,被稱為太陽王的男人。

    達爾坎是真的理解阿納斯塔里安。站在太陽王的角度上看,達爾坎認為他的國王干的已經夠好了。貴族的貪婪,議會的掣肘,一切的一切讓這位王者舉步維艱,就連派兵這麼一個小事情,貴族法師議員們都要爭吵個半天。這奎爾薩拉斯是藥丸啊!

    雖然也拆過阿納斯塔里安的台,但是達爾坎對于太陽王是滿意的,是心悅誠服的。

    第三個,是已故的皇後,那個一生都在調和王國內部矛盾的女人給了自己現在的一切,但是一直到她死為止,銀月城的風氣也沒有被扭轉半分。

    甚至可以這麼說,達爾坎的偏激,一般都是拜王後所賜。

    為什麼想要一個和諧平等、奮發向上的奎爾薩拉斯王國就這麼難!

    為什麼想要證明我們奎爾多雷比卡多雷強就這麼難

    為什麼想要改變這個世界就這麼難!

    為什麼想要做點事就這麼難!

    達爾坎提出的削減貴族供奉,全民共同納稅。擴大生育範圍,接納半精靈作為奎爾薩拉斯合法公民的提案一個都沒有通過,兩百年來,達爾坎發自真心的提案一個都沒有通過。

    這讓這個有心改革奎爾多雷精靈社會的改革家忍不住有些怨氣和心灰意冷。

    但是達爾坎不是個情誼氣餒的人。在外人面前,他依然是那個溫文爾雅,器宇軒昂的大法師、銀月城議會議員,達爾坎。

    行走在銀月城的大街小巷,達爾坎從來不在銀月城內部使用代步工具或者傳送法術。因為魔法研究和政治生活已經耗費了他太多的時間,達爾坎只能從有限的步行時間里感受生活的氣息。

    即使腐朽。我依然愛著這座城市啊!

    看著這座輝煌的城市,達爾坎微笑著向所有向他致意的行人回禮。

    雖然那些人致意的原因是因為身上的這份代表身份的禮服,而不是他達爾坎本人。

    當達爾坎花費了半個多小時回到居所時,哈杜倫.明翼已經在客廳等候他一陣子了。

    用余光看了一眼哈杜倫杯子里剩余的茶水,達爾坎大概判斷出來客等待了多久。

    “請原諒,指揮官閣下,您知道我步行的習慣。”

    達爾坎微微欠身,然後在哈杜倫的對面坐了下來。

    “沒有關系,我並沒有等候多久。”

    哈杜倫點了點頭,將茶杯放到茶幾上。

    “將軍閣下,不知道您找我所謂何事?”

    達爾坎明知故問,卻對銀月城的官僚們越來越不滿,如果哈杜倫是為了自己的差事來為某些人求情的,達爾坎決定直接趕人。

    如果自己的判斷沒有出錯的話,御前會議還沒有結束,哈杜倫.明翼就應該接到消息了,否則來的不會如此之快。

    難道在銀月城,已經沒有秘密可言了嗎?

    “實際上,我來找閣下是有事相托。”

    哈杜倫猶豫了片刻,還是說出了口。

    “不知是什麼事。”

    達爾坎的臉色暗淡下來。

    “實際上,我希望達爾坎大師您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哈杜倫猶豫半天,還是說了出來。

    “哦,我不太明白,還請將軍閣下明言。”

    達爾坎強忍著怒火沒有發作。

    “是這樣的,奧蕾莉亞元帥的力量實在太單薄了,雖然我已經听說了阿納斯塔里安陛下已經準備派遣援軍,但是兩千人,並不能保證在面對巨魔的時候令奧蕾莉亞元帥擁有絕對的優勢。但是因為元帥之前的征召志願者,損害了太多人的利益,所以除了遠行者部隊。其他的部隊很可能使絆子,所以我希望大法師閣下您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允許更多的游俠以志願者的身份隨隊出征,如果可能的話。為他們提供必要的補給。畢竟陛下的調令中,我們遠行者只能出動一千人。”

    當哈杜倫說完之後,達爾坎在欣慰之余,也義憤填膺。

    奎爾薩拉斯正在遭受侵略,村莊正在燃燒。子民正在哭泣,為什麼將軍想要保家衛國,勇士想要上陣殺敵還得來求自己,這個王國到底怎麼了!

    “我會協調的,畢竟這個差事是陛下吩咐的,其他人怎麼也要通融兩分。”

    達爾坎欣然應允。

    “太感謝了,可惜我現在身為遠行者部隊的指揮官,實在身不由己,不然我真想親上戰場,殺他個痛快。”

    哈杜倫站起來走到達爾坎面前。握住了大法師的手,使勁的搖晃起來。

    “這是身為銀月城議會的議員,我應該做的。”

    同一時刻,銀月城的貿易區,洛瑟瑪.塞隆正拉著莉亞德琳在飲品店消磨所剩無幾的休假時間。

    “洛瑟瑪,你約我出來難道就是為了吃甜點喝飲料?”莉亞德琳一臉無可奈何的小口嘬著果汁。

    “嘿,我們不是好朋友嗎?難道你想看我一個人在甜品店吃甜品,然後被手下和同僚笑話嗎?幫這麼點小忙都不願意?我可以放話了喲,隨便你點什麼都是我付賬呀。”

    洛瑟瑪大口的吃著布丁,一臉我很仗義的神情。

    “問題是我並不喜歡甜品啊。太膩味了。”

    莉亞德琳實在不好意思指責好友什麼,而且喜歡吃甜品也不是什麼錯,只好在自己身上找借口。

    女牧師莉亞德琳寧願花更多時間用于冥想和閱讀書籍。

    “最近戰備那麼緊張,下午三點我就要收假回營區了。陪我一會有什麼關系。”

    洛瑟瑪有些不滿的說道。

    沒有關系,但是你不要一直用這個味道不錯,趕快嘗嘗的眼神看著我啊!

    莉亞德琳無奈的嘆了口氣,繼續小口的喝著果汁。

    “咦?那位不就是希爾瓦娜斯.風行者閣下嗎?”

    突然,莉亞德琳發現了洛瑟瑪背對著的方向,游俠領主希爾瓦娜斯帶著兩個小跟班。走過大街。

    洛瑟瑪假裝不經意間和莉亞德琳親近樣子,拉動椅子,調整視野,趁機看了眼,小聲對好友說道︰“還真是那個薪水小偷啊。”

    “為什麼你們都叫希爾瓦娜斯閣下薪水小偷?”

    莉亞德琳是牧師,並不太了解遠行者游俠之間的故事,好奇的問道。

    “四個字,罄竹難書啊!”

    “你不說我就回去了。”

    “我說,我說!”

    洛瑟瑪在莉亞德琳的威脅下,趕忙應允下來。

    “這位風行者家族的二小姐也算個傳奇人物。一開始,希爾瓦娜斯的晉升是躺在她姐姐的功績薄上的來的,結果有人不滿,這位二小姐當天晚上就帶人去反對者家去堵人,一家一家的堵,一個一個的揍,豪爽的沒邊。然後又主動請軍出征,打了好幾個漂亮仗。當時大家都以為希爾瓦娜斯是能夠和奧蕾莉亞元帥媲美的天才統帥,遠行者人人軍心振奮。”

    洛瑟瑪說完,忍不住搖了搖頭。

    “快說啊,磨嘰什麼?”

    莉亞德琳听到這里,特別痛恨洛瑟瑪斷更的行為,忍不住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

    “但是這位希爾瓦娜斯游俠領主閣下在證明了自己之後,整個人突然就不好了。”

    洛瑟瑪一臉無語的說道。

    “病了?”

    莉亞德琳不解的問道,第一次听說還有高等精靈治不好的病。

    “應該說是強行病了。除非是游俠領主輪值,否則這位希爾瓦娜斯閣下從不正經工作。但是每當有人對她提出彈劾或者質疑,這位希爾瓦娜斯游俠領主又總能用功績證明自己。久而久之,大家都拿她沒有辦法,只能听之任之。最近十年,她都沒有干過正經事了,十足的薪水小偷啊!”

    “好厲害的樣子,偶像啊!”

    “你們這些大女子主意,要是我不幸被安排到她手下,嘖嘖……”

    洛瑟瑪遺憾的搖了搖頭。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和莉亞德琳的對話,一字不漏的傳進了希爾瓦娜斯耳中。

    開玩笑,莉亞德琳的家族和風行者家族可是盟友,希爾瓦娜斯想不注意到都難,而且想要光明正大當個薪水小偷,沒有過硬的本領,那還不被人給陰死了。

    小子,我記住你了。

    希爾瓦娜斯沒有和莉亞德琳打招呼,這個小丫頭還不值得自己主動示好,只是用余光瞟了一眼洛瑟瑪的長相,若無其事的離開。

    得罪了老娘還想好過?

    希爾瓦娜斯心中冷哼了兩聲,決定暫時不和後輩計較,不值得為了無名之輩壞了自己逛街的心情。

    收假時間就要到了,送莉亞德琳回教堂後,洛瑟瑪找了個沒人的地方猛扣嗓子眼,甜品吃多了好難受!

    為了有個光明正大的,長久的能約莉亞德琳出來的理由,洛瑟瑪.塞隆忍受了巨大的非議————甜品大魔王……

    天地良心,哪個王八犢子喜歡吃甜品!

    結果現在所有的甜品店出了新產品都會給洛瑟瑪家寄一份試嘗邀請書,能得到洛瑟瑪肯定的新品種一定能大賣已經成為了一條甜品業的鐵律,洛瑟瑪也得到了一個詭異的綽號︰甜品街的神秘男子a。

    嘔…….

    吐出來後,洛瑟瑪覺得整個人都舒服了,然後擦擦嘴,往軍營走去。

    “哈杜倫,怎麼樣,這次有我們的活嗎?”

    遇到哈杜倫.明翼,洛瑟瑪開心的迎上去。

    “沒有,這次征召的都是外圍部隊,銀月城守衛一個也不能動。”

    哈杜倫遺憾的搖搖頭。

    “要遺憾了,能在奧蕾莉亞元帥手下作戰,該多榮幸啊,我真想去當志願者。”

    洛瑟瑪也只能遺憾的搖搖頭。

    “別想了,你都混到中隊長了,別自毀前程。”

    哈杜倫拍了拍洛瑟瑪的肩膀,這個只比他小十來歲的年輕人是他看好的部下,不希望洛瑟瑪因為一場戰斗而自毀前途。

    在奎爾薩拉斯,在職軍人瀆職視情況輕重,雖然不會有死刑,但是將來晉升肯定會很困難。

    “對了,今天我看到了希爾瓦娜斯閣下,奧蕾莉亞元帥正在前行苦戰,作為元帥大人的妹妹,她還有心情逛街呀!”

    洛瑟瑪發現突然間好像無話可講,忍不住提及這個。

    “你不懂,你很好,加油,哎。”

    留下一頭霧水的洛瑟瑪.塞隆,哈杜倫.明翼自顧自的離開了。

    因為級別不夠,所以你不懂。

    因為不懂,所以你是個稱職的軍人,這很好。

    小子,你很好,所以加油吧。

    當你懂得這一切,你也會和我一起哎這一聲的。

    anu blor dlana - 願日光指引你。(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