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19章 歐鰉與非鰍

第419章 歐鰉與非鰍

    風暴祭壇建立在一座活火山之上,灼(熱r )的岩漿流散發出的驚人(熱r )氣帶著刺鼻的硫磺味,提示著到訪者,這里不是適合生物安居樂業的淨土。

    然而今時今(日r ),此時此刻,溝通水元素位面的大門已經錨定成功,磅礡的水元素之力透過被風暴祭壇束縛住的位面縫隙,其物理體現就是瓢潑的大雨。

    “這已經是極限了,僅憑當前的物資,根本沒有辦法完成一座穩固的位面通道。我們能做的就是單方面打開一條裂縫,向水元素位面發出一張邀請函,等待對方的回應。所以我必須做出提醒,給出回應的不一定是你期望的海達希爾水元素,也可能是其他的什麼東西,打起精神,不要放松警惕。”

    索拉.碎星者被雨水打濕的衣物緊貼在軀干上,勾勒出(誘y u)人的曲線,刻意到做作的雙手抱(胸xi ng),強行將36d的(胸xi ng)圍抬成了37e,滿臉都是寶寶勞苦功高寶寶要抱抱的委屈。

    奈何卡洛斯高精臉盲……

    “辛苦了,去帳篷里休息一會吧。”

    卡洛斯拍了拍索拉的肩膀,越過女精靈的(身sh n)形,抬頭望著半空中滲透著幽邃藍光的空間裂縫,任由雨水打在臉上,滑過臉龐,滴落于盔甲,匯成涓流,順著地勢沖入岩漿之中。

    忽寒忽(熱r )是非常容易引發感冒的,卡德加明白自己的(身sh n)體狀況,早早的躲到了帳篷里烤火喝茶,法師們總有自己的小戲法解決鬧人的雨水問題,卻苦了徹夜趕工的聯盟勇士們,在最初的涼爽之後,大多數人已經感受到了體溫過低的苦果。

    “陛下,找個地方避避雨吧,您會著涼的。”

    “這是戰場,士兵們正在戰斗,你要我臨陣脫逃?”

    拒絕了手下人的善意,卡洛斯依然矗立雨中,(身sh n)姿(挺t ng)拔,巍峨如山。

    雖然說著漂亮話,卡洛斯卻依然催促方磚聯系達拉然方面,趕緊調撥一批雨氈和木材,搭建一些簡易的雨棚。

    然後,運氣站在了卡洛斯……或者說聯盟這一邊,當大部分士兵都有了躲雨的地方時,海達希亞水元素給出了回應。

    當海達希亞水元素協力穩固住聯盟一方開闢的空間通道時,瓢潑的大雨終于停息,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龐然大物的降臨。

    “是誰在呼喚海神之子。”

    巨大的深藍色水元素帶著深海的回響穿過位面之門抵達艾澤拉斯,流質的形體下端是旋渦狀的湍流,擬人化的上本(身sh n)位于頭部的位置,兩只如同閃電般的眼楮散發出撕裂黑暗的光芒。

    “天吶,不需要元素鐐銬就能穩定形體的水元素,這是個什麼怪物!”

    方磚和卡德加幾乎同時感受到元素潮汐的波動,從帳篷里沖了出來。

    “我是奧特蘭克的卡洛斯.巴羅夫,是海達希亞的協力者,是拉格納羅斯的死敵,為了履行約定而來!”

    卡洛斯高聲宣告著。

    “拉格納羅斯!那個謀殺了母親的卑劣者!”

    巨大的水元素在听聞炎魔之王的名字之後,陷入了狂暴狀態,一瞬間,大雨再次滂沱。

    “凡人,說明你的來意,海達加西亞會聆听你的請求。”

    巨型水元素在發泄了片刻之後,平靜下來。

    只是苦了看(熱r )鬧的眾人,剛剛干燥一些的衣物又濕透了。

    “炎魔之王即將重現人間,火元素的大軍試圖再次染指物質位面,耐普圖隆的無作為玷辱了海神之名,海達希亞水元素才是海神的真正子嗣!為海神復仇!”

    卡洛斯慷慨激昂的話語听得一旁的卡德加、索拉、方磚,以及其他法師浮想聯翩。

    畢竟泰坦平定元素位面的事跡古老到守護巨龍都未必知曉,四大元素陣營之間的陳年幸秘更是人類世界無從知曉的冷門知識。卡洛斯矗立雨中思索良久也不全然是為了裝((逼b )b ),更是為了思索如何與海達希亞水元素交流溝通。

    在和希爾薇滾網(床chu ng)單的賢者時間,卡洛斯听聞了不少關于水元素的上古**,本來都是當故事听的,如今卻派上了用場。

    相傳四大元素位面還與艾澤拉斯世界聯系在一起的時候,四大元素世界誕生出的源初生命形式就是這些元素生物。因為彼此之間的天(性x ng)使然,元素生命體們在內部爭斗的同時,對其他元素生物的態度也是敵對的。而水元素們,最先擁有自己的絕對領袖————海神,海達希亞。那時候,拉格納羅斯還沒有成為炎魔之王,奧拉基爾還沒有忽悠瘸桑德蘭,石母瑟拉塞恩還沒有創造出自己的女兒瑟萊德絲,耐普圖隆只是海達希亞水下的一個小弟。

    一場並不光彩的戰斗,瑟拉塞恩袖手旁觀,拉格納羅斯與奧拉基爾聯手毀滅了海達希爾,水元素重新回來群龍無首的混亂狀態,耐普圖隆以潮汐領主的名號取得了水元素位面的統治權。

    所以海達希亞水元素以海神之子的名義仇視的其他的元素生命,這其中包括耐普圖隆。

    但是冤有頭債有主,為了對抗萬惡之源————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海達希亞水元素甚至不介意和其他勢力合作。

    所以卡洛斯思慮再三,決定從這方面下手。

    “抱歉,凡人。雖然我無比痛恨拉格納羅斯,但是我打不過它,除非拉格納羅斯愚蠢到孤(身sh n)踏入水元素位面。”

    海達加西亞如此說道。

    耿直到狡猾,令在場所有智商一百以上的人類都瞬間失語,不知道該說啥。

    “語言過于蒼白無力,那麼這樣吧。”

    卡洛斯想了想,決定使用秘技————眼神交流。

    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每分鐘最多一百五十個字的口語交流速度根本無法滿足戰士們戰術交流的需求。就好比三十米外(射sh )冷箭的小賊盯上了你(身sh n)邊的隊友,你該如何應對?“小心”二字說了等于沒說,除了讓你的隊友原地一愣,毫無作用。“在你的左前方sw225方向有一個拿著ak17型狙擊弩的孫賊正在瞄準你,趕快臥倒!不必謝我喲( ╴-)”等你說完,隊友尸體都涼了,連趁(熱r )都做不到。唯一合理的應對方式就只有對著隊友(屁p )股一擊飛踹,謀求對面(射sh )準一點別誤傷你,順便祈禱被你踹翻在地的隊友不會被其他人補刀。

    那麼問題來了,有沒有一項技能能圓滿解決上述的所有麻煩呢?

    當然有,這就是【聖光奧秘︰以眼還眼】

    這項技能是高階聖騎士都必須掌握核心技能。

    通過眼楮發(射sh )利用聖光明暗變化進行二進制編碼的戰場神技,只需余光掃視,便可進行每秒三千字節的信息傳輸,在通報敵(情q ng)的同時附帶將冷笑話都不是問題,只要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從此再也忘不了敵人的伏擊點,簡直是神技中的神技,奧義中的奧義。

    然而萬事萬物有利有弊,阻礙這項技能普及推廣的桎梏有二。

    其一,高功率的聖光不僅損傷使用者的視力,對于接收者而言也是煎熬,視力不達標的聖騎士可能看一眼就會導致視覺模糊,對普通人更有致盲的效果。

    其二,二進制編碼理論原理簡單,廣泛應用于法師們的理論研究,對于絕大部分聖騎士來說只需要一張紙和一支筆就能完成譯碼轉換。心算,不存在的,有那實力我去當法爺豈不美哉,還轉職什麼聖騎士啊。

    所以因為人員素質的限制,卡洛斯閑暇之余僅僅和烏瑟爾成功進行過這項技能的實踐應用。

    思慮許久,卡洛斯選擇嘗試和水元素海達加西亞進行直接的光學交流。

    于是,深藍色的巨型水元素和卡洛斯大眼瞪小眼,居然勾搭上了。

    一時間,現場如同宴會舞廳一般,被水元素折(射sh )出鐳(射sh )球燈一樣的效果,顯得光怪陸離。

    “原來聖光還能這麼用?”

    卡德加若有所思的樣子。

    而方磚似乎想起了什麼。

    “這不是被少爺戲稱為瞪誰誰懷孕的那招嗎?”

    “人類能和元素生物繁衍後代?”

    卡德加一臉的我讀書少你作為前輩不要騙我的樣子。

    “達拉然有本暢銷小說主角就是個半元素生物嘛,叫做變體精靈的。”

    方磚一臉的少年郎吃飯多見識少的嫌棄樣。

    唯獨一向不嫌事大的索拉一直盯著水元素海達加西亞,似乎在探尋著什麼。

    交流進行了不到一分鐘,卡洛斯和海達加西亞停止了對視。

    “我尊重你的選擇,勇士,如果你能做好準備,海達希亞水元素不會令朋友失望的。”

    說完這句話,海達加西亞泛起巨大的漣漪,從風暴祭壇周圍抽取巨大的魔力,主動制造出一副魔力鐐銬(禁j n)錮了自己,也穩定了自己在艾澤拉斯的形體。

    “當然,為了我們共同的敵人。”

    卡洛斯強忍著干澀的眼楮,留給所有人一個背影。

    “卡洛斯,怎麼樣?”

    卡德加走上前來詢問。

    “現在拼圖已經成型了,就差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塊。”

    卡洛斯神叨叨的說著。

    “別這樣,我的朋友,到目前為止,你把所有的一切藏在心里。我當時是相信你的,但是這種感覺很不好,我們甚至不知道你想干什麼。”

    卡德加的語氣中帶著七分的關懷和三分的不滿。

    “用言語闡述一切實在太乏力了,要看一眼嗎?”

    “不了,謝謝,我寧願听你坐下來慢慢講。”

    “時間,現在欠缺的就是時間。拯救世界,我們還有三天。”

    “呃……”

    卡德加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