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65章想你的夜,多希望你能在我身邊

第165章想你的夜,多希望你能在我身邊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象征著奎爾薩拉斯王權的太陽已經落山,代表著艾露恩的藍色月亮懸掛中天,本應萬物沉眠的時刻,卻總有夜貓子打破這份寧靜。

    銀月城那永不熄滅的魔法照明燈將整座城市映襯成一座不夜城,希爾瓦娜斯獨自一人,小心的躲避著夜游客的視線,一路潛行到了教堂區,從後院翻進了高階牧師馮德洛爾的家。

    “反正銀月城沒有黑夜,為什麼非要選擇這個時候聚會,你知道我一路過來多麻煩嗎?”走到客廳,希爾瓦娜斯發現人已經到齊了。解下面巾,解開罩衫,游俠領主忍不住抱怨起來。

    “沒有差別,沒有關系,沒有什麼不可以,哈哈哈哈。”馮德洛爾見希爾瓦娜斯苦著一張臉,忍不住打趣起來。

    “你夠了,我們叫將軍閣下來這里不是為了供你取樂的。”大魔導師碧洛華忍不住打斷老友那無良的笑聲。

    希爾瓦娜斯打量了下房間,然後隨意挑選了一把椅子,調轉椅背,坐了下去,將雙手搭在椅背上,下巴擱在手背上,等著兩個老東西說話。

    莉亞德琳,一個戰爭孤兒,她的雙親在對巨魔的戰爭中雙雙陣亡,是高階牧師馮德洛爾收養了還是個小姑娘的莉亞德琳,並且在一百多年以來給予了莉亞德琳無私的父愛和無微不至的照顧,並且將她引領上聖光之路。

    雖然希爾瓦娜斯潛入馮德洛爾家沒有驚動莉亞德琳,但是完成夜間禱告的莉亞德琳決定睡覺前再催促次養父,熬夜是老年人的大忌。

    “好了,寶貝兒,我和你碧洛華伯伯還有事情要談,你先誰吧。”

    應付完養女的催促,馮德洛爾一臉幸福的煩惱,並且對著希爾瓦娜斯擠了擠眼楮。

    “生兒育女可是一件神聖而快樂的事情,希爾瓦娜斯,你不考慮一下?”

    “哈。我居然被兩個老光棍教育了,你們兩個基佬相親相愛了一輩子,還不是只能收養一個,我還以為我們奎爾多雷的魔法技術世界第一。男男生子什麼的完全沒有問題,您說是不是啊,碧洛華大魔導師。”

    “從技術理論上來說,完全沒有問題,關鍵是馮德洛爾他不干。”

    碧洛華也受不了老友的瘋癲。加入了擠兌馮德洛爾的行列。

    “你們兩個夠了,一個不知道尊老,一個不夠朋友。碧洛華,不是說好了我們一起調侃希爾瓦娜斯的嗎?你這個叛徒!”

    “誰跟你說好了。”

    “你!”

    “你大爺!”

    “我說夠了,沒有事我走了啊。”

    希爾瓦娜斯雖然不是第一次進入這種節奏,但還是感覺很無奈,兩個活了一千多年的老東西一同成長,一起走過了戰爭年代,甚至共同撫育了一個養女,即視感太強。

    “好吧。好吧,叫你過來也不是為了陪我們兩個老東西聊天的,今天有正事和你說。”

    馮德洛爾首先止住了笑臉,嚴肅起來。

    “非常糟糕,銀月城七人議會準備趁這個機會推動軍隊國家化的進城。”

    碧洛華直截了當的說出了他的擔憂。

    “哈?!”

    希爾瓦娜斯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用這個動作來表示自己的疑惑,沒有听錯吧?!

    “阿納斯塔里安陛下當年就該一步不讓的,皇後啊,哎……現在阿納斯塔里安陛下兼任著銀月城議會的議長,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啊。”

    碧洛華欲言又止。很多話無從說起。

    “那些傻鳥有病吧,軍隊效忠太陽王,太陽王代表著奎爾薩拉斯。現在要求我們單獨效忠奎爾薩拉斯,是在懷疑我們的忠誠嗎?”

    希爾瓦娜斯完全弄不明白這樣的議題有什麼意義。

    “當然有。因為現在阿納斯塔里安陛下是銀月城議會的議長,但是凱爾薩斯殿下將來就未必是了。如果這個議題得到了通過,那麼將來議會的多數派將擁有軍權。”

    馮德洛爾解釋道。

    然後希爾瓦娜斯很快的轉過彎來,坐直了身體,憤怒的低吼道︰“這是政變!”

    “這是政治,議員們只是提出了一個議題。我們可以反對他們,但是我們要維護他們說話的權利。”

    碧洛華充滿諷刺的說道。

    “大敵當前,我的弟弟慘死在巨魔手下,我的姐姐正在孤軍奮戰,我每天必須裝瘋賣傻混日子,現在,他們還想要繼續限制王權,繼續做他們的共和大夢,他們到底想要干什麼!”

    希爾瓦娜斯無比的憤怒,為了里拉斯和溫蕾薩的行動自由,自己像個米蟲一樣的被養在銀月城。高傲的游俠領主為了弟弟妹妹們好過,一個人承擔了政治的黑暗,換來的卻是這麼個消息,這讓她如何不憤怒。

    “為了崇高的理想,任何的骯髒手段都是可以容忍的。說實話,在精神上,我是支持他們的。他們想要的是一個人人平等,每個人都能主宰自己命運的奎爾薩拉斯,听起來很不錯是嗎?”

    馮德洛爾理智的說道。

    “現在是戰爭時期,我們的同胞在流血!”

    希爾瓦娜斯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平復了自己的心情。

    “我的弟子羅曼斯傳來一個消息,阿納斯塔里安陛下正在和議會派密談,這次的出兵支援奧蕾莉亞,陛下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碧洛華作為地位崇高的大魔導師,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哈,他們想干什麼?陛下是偉大的太陽王,什麼時候派兵增援自己的將軍需要那幫子議會議員同意了?他們忘記了自己宣誓過要效忠陛下嗎?”

    希爾瓦娜斯的怒火忍不住又往上竄。

    “但是你無法否認,陛下一個人管理不了這個國家,現在的銀月城,離不開銀月城議會。如果得不到議會的支持,大軍出征只會是個悲劇,沒有支援,沒有補給,什麼都沒有。”

    碧洛華無奈的聳聳肩。

    “魔導師軍團是個什麼意見。”

    希爾瓦娜斯雖然是個職業軍人,但是不是個政治白痴,她敏銳的察覺到一切的起源是軍權,一切的爭論核心還是軍隊。

    “老朽還沒有死。”

    碧洛華看似答非所問。

    “那麼你們牧師是怎麼個意見?”

    “聖光照耀所有的奎爾多雷。”

    馮德洛爾也沒有直接給出答案。

    “那你們希望我怎麼做?”

    “什麼都不做。”

    馮德洛爾如此回答。

    “國王的歸國王,政治的歸政治。”

    碧洛華如此說道。

    “什麼都不做,那今天你們叫我來做什麼?”

    希爾瓦娜斯不滿的看向兩個人。

    “一切的開端,是從奧蕾莉亞元帥無節制的利用自己的威望征召志願者開始,而議會派要求軍隊國家化的矛頭也是指向了奧蕾莉亞元帥。很抱歉,作為她的妹妹,以及游俠領主,希爾瓦娜斯,你什麼都不能做,怎麼做都是錯,一切就讓陛下來處理吧。”

    “今天叫你來,就是提前通個氣,一切都還在陛下的掌握中,我們怕的是你得到了消息,盲目激動,反而壞事。”

    馮德洛爾和碧洛華說完後,都不再言語,直直的盯著希爾瓦娜斯。

    別人或許會輕視這位風行者家族的二小姐,但是手握威能的大佬都知道,雖然奧蕾莉亞貴為元帥,但是風行者家族新一代的話事人其實是希爾瓦娜斯,任何小看了希爾瓦娜斯的家伙都不會有好下場。

    “我需要的時限。”

    希爾瓦娜斯忍了又忍,最後還是妥協了。

    “一個月。”

    “一個月內,陛下會協調好一切。”

    希爾瓦娜斯站起來,準備離開。

    “一個月,就一個月,多一天我都不會等。”

    說完,希爾瓦娜斯重新套上罩衫,抓起面紗,就要走。

    “不要憤恨,小友,憤怒和怨恨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途徑。”

    馮德洛爾嘆了口氣,無奈的勸解道。

    “我的弟弟死了,我的姐姐正在為了那些指控她的人奮戰。”

    平靜的說完這句話,希爾瓦娜斯離開馮德洛爾家的小客廳,消失在銀月城這座不夜城的夜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