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66章原諒我這一生放蕩不羈愛基友

第166章原諒我這一生放蕩不羈愛基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權力越大,責任越重,地位越高,朋友越少。←百度搜索→【愛書屋】△,

    生活中最可怕的敵人,莫過于將你變成了他。

    卡洛斯將泰瑞納斯作為假想敵研究了十多年,鄙視過,痛恨過,嘲諷過,現在則是學習著。

    阿歷克斯.巴羅夫雖然是自己的父親,但是卡洛斯不得不承認,父親的格局還是小了。作為一個實權公爵,阿歷克斯.巴羅夫游刃有余,甚至優秀的不像話。但是作為一個國王,阿歷克斯.巴羅夫是不合格的。

    沒錯,卡洛斯從來都沒有追求過王位,更不稀罕那頂王冠,他更願意做一個王子,在父親的庇護下瀟灑度日。

    然而阿歷克斯.巴羅夫不適合當一個國王。

    並非是因為阿歷克斯大公爵閣下沒有遠見與卓識,也不是缺少了智慧與手腕。

    卡洛斯雖然成為王的日子不算太長,但是他已經有了一種朦朧的感觸。

    自己的父親缺少了一種舍我其誰的霸氣,缺少一種我死後哪管他洪水滔天的豪氣,缺少了一種大風起兮雲飛揚,跟著老子干它娘的狂氣。

    很難用言語解釋,但是卡洛斯提防著泰瑞納斯.米奈希爾,同時也將他作為目標學習著。只有站在王這個位置上,才能體會到泰瑞納斯這個人的可怕之處。

    那是個緊靠人格魅力就能拉扯起一支十萬人大軍的偉大國王。

    那是個緊靠話語就能讓人民隨他出生入死的仁慈君主。

    那是個怎麼研究都研究不透的可怕對手。

    卡洛斯嘗試著用泰瑞納斯式的方式去思考,嚇出了自己一身的冷汗。

    如果自己想要獲得最大的利益,最好的方式是在下一場戰斗中殊死搏殺,最好傷亡過半,然後到銀月城大鬧一場,接著帶著殘軍退回奧特蘭克,如果自己再受點傷就更好了。

    因為北上奎爾薩拉斯,在某種意義上是背約了,如果泰瑞納斯真要追究,自己面子上很不好看的。如果拉上奎爾薩拉斯墊背。自己就能從違約者變成聯盟的孤膽英雄,悲情的受害者和控訴者,將自己不利的地位一舉轉變成潛在的受益者。

    犧牲的不過是幾千士兵而已。

    如果圖拉揚戰死在這場戰斗中就更好了,聯盟的副官。洛薩的愛將,這個鍋奎爾薩拉斯不背也得背,阿納斯塔里安不想解釋也得解釋。

    卡洛斯扇了自己一個耳光,然後一口氣悶了一大口酒。

    活該國王沒朋友,這麼算計來算計去。朋友都死絕了,不是孤家寡人又是什麼。

    “卡洛斯,你在干什麼?”

    圖拉揚見卡洛斯莫名其妙抽了自己一耳光,好奇的問道。

    “蚊子。”

    卡洛斯隨口回答。

    “額,雖然永歌森林沒有冬天,夜晚這麼涼的風,蚊子活不下來吧?”

    圖拉揚沒有懷疑卡洛斯的回答,但是不相信是蚊子。

    “精靈家的蚊子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們能理解的嗎?連這種程度的寒冷都受不了,它們好意思自稱是奎爾薩拉斯的蚊子嗎?”

    卡洛斯開始胡攪蠻纏,然後成功的逗笑了圖拉揚。

    “喂。你好歹是個國王,被別人听見可不好啊。尤其你這麼大的個,又用這麼嚴肅的表情講這種冷笑話,很違和啊。”

    “廢話,一個國王加一個聯盟副官偷偷摸摸的宰了精靈只陸行鳥烤肉,和這種行為相比,背後詆毀精靈算個毛啊!”

    卡洛斯想著就來火,當初只是句戲言,結果精靈們防卡洛斯和他的侍衛像防賊一樣。這激怒了卡洛斯,你們越是防範。我越是要吃!

    但是卡洛斯還要臉,不可能自己動手,所以這種事就讓加里森敢死隊干了。

    這幫混蛋犢子給卡洛斯搞了一只鳥腿兩只翅膀還有半塊胸脯肉,從毛色上看就不是同一只陸行鳥的。

    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卡洛斯拉上圖拉揚一起背鍋,支起個三腳架就開始烤鳥肉。

    理由是自己出貨,所以燒烤工作全部扔給了圖拉揚。

    圖拉揚也無所謂,當年還是個牧師學徒的時候,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沒有少干,誰又能指責一個監獄看守官養大的孩子呢。

    所以圖拉揚麻利的收拾著帶毛的血肉。起火,上架,翻烤,抹香料,動作熟練,技術純熟。

    “看不出來啊,你家政還是一把好手!”

    卡洛斯小時候領著兩個弟弟也是荒野求生的熟練工,還是忍不住贊坦圖拉揚的技術。←百度搜索→【愛書屋】

    “廢話,我可不是貴族少爺,我養父是監獄里的看守官,獄卒叔叔們一人勻我一口食,吊著命養大的,想要吃點好的,就得自己想辦法。”

    圖拉揚無所謂的說道,這並不是什麼羞恥的過去。

    “啊,放小說里,你妥妥的主角命啊,監獄里有沒有什麼白胡子神經病老爺爺說要教你魔法的?”

    卡洛斯不懷好意的問道。

    “還真有,當初我還小,有個老騙子想騙我偷鑰匙給他。”

    圖拉揚回答道。

    “我去,還真有!”

    卡洛斯瞬間感受到了來自艾澤拉斯星球意志的惡意。

    “然後那老騙子被我養父吊起來打,打的鬼哭狼嚎的,打完了還得教我戲法,因為我學的慢,又被打了一頓,我見他太可憐了,就認真學了。”

    圖拉揚無所謂的說道。

    “……”

    卡洛斯無言語對,艾澤拉斯的星球意志,我冤枉你了,不好意思。

    “都是些什麼戲法?”

    卡洛斯好奇的問道。

    “都是些視覺欺騙和轉移注意力的小戲法,猜石子或者投硬幣之類的。但是那老騙子的紙牌技術真心好,偷牌絕學幫我賺了不少零花錢。比如昆特牌秒抽白狼葉奈法,起手三號角,又或者爐石傳說神抽關鍵牌之類的。”

    “大師,收我為徒吧,國王我不做了,奧特蘭克給你了。”

    卡洛斯做作的叫嚷著。

    “啊,這個胸脯肉熟了,嗯,手藝沒有退步,你嘗嘗。”

    圖拉揚隨便扯了張落葉墊著流油的烤肉遞給卡洛斯。

    “圖拉揚。”

    “嗯?”

    “你為什麼不是個女人……”

    “你又抽什麼風?”

    “你是個女人我一定娶你做皇後。”

    “滾蛋,老子純爺們。”

    打鬧中,喝著酒,肉食很快消滅干淨。

    “挖坑埋了?”

    圖拉揚問道。

    “管殺不管埋,火滅了走人。”

    卡洛斯全然不怕精靈找上門。

    回到宿營地,卡洛斯還沒有完全消食,就得到一好一壞兩個消息。

    “先說好消息吧,讓我的好心情再持續一會。”

    卡洛斯這麼說道。

    “精靈那邊送來十三只有殘疾的陸行鳥,說是給我們改善伙食,要求陛下您親自簽收。”

    侍衛如實稟報。

    十三只?!

    加里森手下那幫雜碎……

    卡洛斯感覺自己當了回冤大頭。

    “壞消息是什麼?”

    “奧蕾莉亞元帥送來情報,發現疑似祖金的人物出現在東北方向。”

    卡洛斯听到這個消息,將心中雜念都扔到了一邊。

    “圖拉揚,準備好吧,狂暴暴雨就要來了。”

    “和希爾布萊德的風暴相比,奎爾薩拉斯的天氣太溫和了。”

    圖拉揚順著卡洛斯的話,非常文藝的回答了自己的決心。

    “傳令,取消休整,所有士兵回歸簡直,所有聯隊長以上軍官來我的營帳開會,派人通知精靈那邊也來人。”

    “是的,陛下。”

    傳令兵行了個軍禮,大步的離開。

    僅僅七天的休整,人類和精靈的聯軍將面臨最嚴峻的考驗,來自傳說中的巨魔祖金的挑戰。

    然而卡洛斯從來沒有畏懼過祖金,他恐懼的是來自天空的火焰。(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