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67章可曾記得有你的森林愛是一個人的事

第167章可曾記得有你的森林愛是一個人的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長久的訓練,能夠讓士兵們在一周的時間里完成體能的積蓄,但是心理的疲勞並不是那麼容易消除的玩意兒。

    可惜戰爭就是種毀滅人性的東西,戰場就是個制造瘋狂的煉獄。

    “士兵們狀態不太好,現在完全是靠著連續的勝利積攢的士氣支撐著。還有就是人數上的優勢。陛下,我不建議現在和巨魔的主力作戰,畢竟這只部隊里的新兵太多了。”

    亨利謝特找了個獨處的機會,單獨向卡洛斯諫言。

    “我又何嘗不知道,但是你不能指望我為了替泰瑞納斯擦屁股,就把奧特蘭克的精銳全部帶到北方來吧?”

    卡洛斯拍了拍大騎士的肩膀,示意對方坐下。

    “陛下,如果說盟約或者承諾什麼的,我們做的夠多了,盟約人能指責您,或者指責奧特蘭克什麼,但是真的到極限了,一千五百多人場面在了這里,雖然輝煌的勝利緩和了不安的恐懼,但是士兵們確實疲憊了,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場小小的挫敗都可能引發大崩潰。陛下,除了您的衛隊,不要相信任何部隊,畢竟他們半年之前只是一些民夫和普通人。”

    按照國王陛下的要求,亨利謝特坐了下來,並且說出了自己的憂慮。

    本來亨利謝特對巴羅夫家族的上位是有所保留的,只是為了自己家族和前途的考慮,才響應了新王的號召。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亨利謝特成為了一個堅定的王黨,大騎士認為卡洛斯是上天賜予奧特蘭克的瑰寶,一個近乎完美的王者,一個值得效忠的對象。

    所以,大騎士坦率的說出了自己的憂慮人類聯軍快到極限了。

    除去圖拉揚手下的一千人,卡洛斯打散到基層的老兵也就一千人的樣子,再加上包括奧特蘭克騎士團的騎士和卡洛斯的親衛隊,整個聯軍能打的老兵蠻大,滿打滿算也就兩千五百人。而之前的幾場戰斗。也是這些老兵的浴血奮戰才奠定了聯軍的勝局。

    可是他們損失慘重。

    現在,那些新兵雖然見過血,見識了廝殺,但終究是些新兵蛋子。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掉鏈子。

    什麼只要見過血,你就是個老兵,這些都是騎士小說里騙人的。沒有常年的訓練,沒有前輩先行者的言傳身教,沒有積年的經驗積累。新兵就是新兵,殺過人也無非是個有膽氣的新兵。

    你懂得小隊戰術指揮嗎?

    你懂得軍陣旗令和陣型變化嗎?

    你知道怎麼應對突發情況嗎?

    你能夠在軍官陣亡後迅速的頂替位置嗎?

    你能夠自發的為了國王,為奧特蘭克慷慨赴死嗎?

    自從在夜間巡營發現有不少士兵夜驚,亨利謝特就知道,這只北上的人類聯軍,差不多到極限了。←百度搜索→【愛書屋】

    再給這些新兵一些時間,或許不少人會成為未來奧特蘭克軍隊的骨干和柱石。但是現在,這些在祖瑪沙爾撈了不少的家伙只想安穩的回到老家顯擺自己在戰場上的威風,揮霍國王給予的賞賜。

    “亨利謝特,你猜你說的情況我知不知道。”

    卡洛斯笑著對大騎士問道。

    “額。我猜陛下您知道。”

    亨利謝特楞了一下,然後回答。

    “我還以為你會回答,你猜我猜不猜。”

    “陛下,這不是玩繞口令的時間!”

    亨利謝特有些懊惱的說道。

    “好吧,我是看你太嚴肅了,想緩和下氣氛。”

    卡洛斯用雙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亨利謝特卿,你以為我是誰,從六歲就開始研究軍隊這一套,本王十四歲就跟著奧德倫將軍去辛特蘭揍巨魔了,到現在為止。我自稱一句是所有國王里最能打的,誰敢不服!”

    卡洛斯自傲的說道。

    “陛下威武。”

    亨利謝特對于卡洛斯的彪悍人生,也只能心悅誠服,最能打的國王。卡洛斯名至實歸。

    “但是啊,作為一個國王,所考慮的事情和你們這些將軍就不太一樣。”

    卡洛斯還沒有說完,亨利謝特趕緊就撇清自己。

    “是臣下僭越了……”

    “你太敏感了,算了,不管你錯沒錯我都先寬恕你的過錯。”

    “謝陛下。”

    “接著說。我也知道這只軍隊已經是外強中干了。但是不得不打啊,亨利謝特卿,不然前功盡棄啊!”

    卡洛斯收起了笑臉,嚴肅的說道。

    “請陛下明示。”

    亨利謝特眉頭緊鎖,身體不自知的前傾,明顯被自家國王的話語所吸引。

    “因為這場戰爭,我們奧特蘭克是最大的輸家。戰火彌漫在希爾布萊德,而我們奧特蘭克,我們巴羅夫家族,精華之地都在希爾布萊德,在塔倫米爾。你以為我搜刮這麼多財富是為了自己享樂嗎?你以為我興師動眾是為了奧蕾莉亞的美色嗎?你以為我帶著你們在奎爾薩拉斯拼命是腦子不好嗎?”

    面對卡洛斯怨氣十足的幾個詰問,亨利謝特連稱不敢。

    “別以為你們背後編排我的事我不知道!”

    這句話一出,亨利謝特趕忙跪地請罪。

    “滾起來坐好。我從來不懷疑最後的勝利必然屬于聯盟,也不懷疑奧特蘭克最終能夠走出困境。然後呢?然後怎麼辦,你們這些鐵皮罐頭榆木腦袋可以不考慮這些問題,但是我不能不考慮,因為我是你們的國王。”

    “陛下,您辛苦了。”

    亨利謝特听得鼻子發酸。

    “少拍馬屁了,我說道哪了?”

    卡洛斯被亨利謝特逗笑了。

    “說道然後怎麼辦。”

    “然後奎爾薩拉斯的態度非常重要,重要到我們能否在聯盟內挽回損失,嚴重到我們奧特蘭克是否能安然度過戰後可以預見到的饑荒年。”

    卡洛斯說完,長長的嘆了口氣,這場戰爭,其他國家都是用現在在對敵,唯獨奧特蘭克是在預支未來。

    “陛下您是對的。”

    亨利謝特發自內心的認同了卡洛斯的說辭。

    “所以這一戰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卡洛斯再次拍了拍亨利謝特的肩膀,很重,很重。

    “但是陛下。有些事情是不以我們的意志轉移的,士兵們還能打打順風仗,卻絕對承受不住絕境,甚至逆境。”

    亨利謝特無愧本心的說出了逆耳忠言。

    “那就別讓士兵們覺得自己處在逆境。這就看一個軍官的本事了。”

    “請陛下明示。”

    亨利謝特站了起來。身體挺得筆直。

    “嗯,明示你大爺,坑蒙拐騙你不會?反正對著士兵的時候,所有軍官統一口徑,我們優勢很大!至于怎麼個大。自己想去,本王特赦你們這次戰爭期間吹牛無罪!”

    “是的,臣下明白了!”

    在亨利謝特走後,圖拉揚慢慢悠悠晃蕩了出來。

    “國王陛下,您讓我听這些幸秘真的好嗎?我怕你滅口啊。”

    “想殺你多的是借口,需要用這一件?”

    卡洛斯對于圖拉揚一點不好笑的笑話,不屑的啐了一口。

    “其實我之前就想跟你說,士兵們不想打了,即使是洛薩元帥分配給我的士兵,都怠倦了。”

    一千人打到現在七百一十一個。即便洛薩派遣給圖拉揚的是經歷過希爾布萊德血戰考驗的老兵,也無法抹去疑惑和怠倦。

    我們為什麼要替精靈打仗,難道之前那場堪稱輝煌的戰爭還不夠嗎?全殲三千巨魔還不夠嗎?奎爾薩拉斯自己人死絕了嗎?

    在勝利之下,暗流還能夠被壓制,但是一旦遭遇困境,這只看似強大的人類聯軍將無法掩飾它的虛弱。

    “我真希望所有的士兵都是一百三十金幣一個的大兵,要他生就生,要他死就死,要他往東不會往西。”

    “如果你真的一個大兵一百三十金幣,絕對有人干!別做白日夢了。想好怎麼辦滿月,奧蕾莉亞今天晚上回來,拖不住了,聯軍是走是留。是退是戰,就等你做決定啊。”

    圖拉揚無情的戳破了卡洛斯幻想的肥皂泡,將他帶回了現實。

    “哪里能退啊,圖拉揚。”

    卡洛斯站了起來,繞著小圈子踱步,時走時停。斷斷續續的說道︰“人們都是健忘的,無論是人類、精靈、巨魔,甚至獸人。失敗者可以博取同情,但是同情毫無用處。勝利,只有勝利,也只有勝利者,才有提要求的資格。我是真沒有想到奎爾薩拉斯會出這麼大亂子,到現在為止,銀月城居然毫無作為,這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本來,我是準備做做樣子,替奧蕾莉亞搖旗吶喊的,之前的祖阿曼攻略,你是知道的,看起來瘋狂至極,其實毫無危險。打那三千巨魔,看起來凶險,我們機關算盡,有心算無心,也是順風仗。然而現在,精靈的態度讓我不那麼自信了。”

    “說實話,如果我有一萬人,我會義無反顧的幫助奧蕾莉亞。但是我沒有,我手下只有七百多人。而你是我要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我不會開口勸你留下來的。相反,作為一個將軍,我反而會建議你撤退。在永歌森林這種無險可守的地方,人數軍心就是戰斗力,就向三千巨魔打不過我們六千聯軍一樣,我同樣不認為我們現在的疲軍能夠戰勝優勢數量的巨魔。卡洛斯,不是你不如那個祖金,而是我們整個聯軍比不上阿曼尼的巨魔。”

    圖拉揚冷靜的說出了這段話。

    “可是我像個賭徒一樣,在奧蕾莉亞,在銀月城,在奎爾薩拉斯王國身上下了太多的籌碼,現在走了,等于攤牌認輸。”

    卡洛斯站定之後,滿臉的糾結。

    “哎,我只是洛薩元帥的副官,一個菜鳥,你們國王的世界我不懂。但是無論你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

    “謝謝,抱歉。”

    卡洛斯將千言萬語無法描述的感情歸納成了兩個詞。

    之後的時間,卡洛斯帶著侍衛巡視兵營,發現士兵們精神面貌都還不錯,非常熱情的為自己歡呼,但是問的最多的問題是我們什麼時候回家。

    回家。

    無以為國,何以為家。

    然而在這王權統治下的人類世界,國是國,家是家。

    如果卡洛斯率領著士兵們一路南下,這只人類軍隊屠龍滅神若等閑。

    如果卡洛斯帶著這群想家的人繼續為了精靈戰斗,恐怕自己的威望也架不住逃兵的浪潮。

    軍心不可用啊!

    別人家的穿越者都是幾句話就忽悠一幫死忠,自己這幫士兵非得動之以利,誘之以情。卡洛斯也就敢心里念叨念叨,日子該怎麼過還是得怎麼過。如果完事輕易,何來王者威儀。

    連哄帶騙的,卡洛斯巡視完了營區,慰問了傷病員,許諾了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空頭諾言,算是暫時性的提升了士氣。

    傍晚的時候,吃著奎爾薩拉斯精靈特有的一種森林植物種子熬成的粥,奧蕾莉亞回來了。

    風塵僕僕的奧蕾莉亞短短幾天幾乎跑遍了四分之一個永歌森林。

    拍拍身上的塵土,斂去長辮上雜夾的葉梗,奧蕾莉亞揮手遣退自己的跟班,坐到了卡洛斯旁邊,直愣愣的看著他。

    “嗯?哦,你們都下去吧。”

    遣退了身邊的侍從,卡洛斯繼續著自己的晚餐,等著奧蕾莉亞說話。

    “非常糟糕,重重跡象表明,祖金傾巢出動,在這鬼地方,我們守不住,必須撤退了。”

    奧蕾莉亞開門見山的說道。

    “……”

    “卡洛斯,我知道這樣的要求很過分,但是我希望你能幫幫我。”

    奧蕾莉亞此時顯的很無助。

    原本自詡穿山越嶺如履平地的精靈游俠,刺客外形如此的狼狽,可以看出在人類軍隊休整的時候,完全沒有停歇過。但是身體的疲勞遠遠比不過心靈的無助。

    “我從不輕易許諾,許諾必然允諾,所以你先說。”

    卡洛斯的內心遠不如語氣的平淡,剛才自己差點就開口談撤軍的事了。

    果然人活二十幾,全靠穩得起。

    “這里無險可守,我們至少要後撤三十公里,到楓溪谷才能組建防線,按照推算,祖金的前鋒會在三天內到達,但是撤離周圍的同胞子民,至少需要七天以上的時間。卡洛斯,幫幫我。我知道我欠你的很多了,但是我只能請求你,再幫幫我。”

    奧蕾莉亞雙手抱膝,將下巴搭在膝蓋上,說不出的柔弱。

    “你先吃點東西,吃完給你答復,我需要思考一下。”

    卡洛斯听到奧蕾莉亞的請求,發現事情沒有想象中的糟糕,至少奧蕾莉亞作為一個統帥的基本判斷還在,沒有要求人類去和巨魔死磕。

    “我不餓。”

    “那麼我沒有答復。”

    “好吧。”

    自己動手從架在火堆上的熱鍋里舀出幾勺粥水,奧蕾莉亞小口的吃著。

    並非是推辭,極度的疲勞下,身體本身是沒有食欲的。

    這樣的舉動給了卡洛斯更多的思考時間。

    看著奧蕾莉亞吃完之後,用清澈的眼光看著自己,等待著自己給出最後的答復,就如同等待著命運的法官做出最後的宣判。

    不知道怎麼的,卡洛斯的內心被觸動了。

    這一刻,奧蕾莉亞風行者不是那個被弟弟里拉斯仇恨所束縛的復仇之魂,而是一個每天憫人的種族英雄。

    就如同自己想要改變家族的悲慘命運一般。

    莫名的共鳴影響了卡洛斯的決斷。

    卡洛斯站了起來,也不管自己嘴角還帶著粘稠的粥水,在奧蕾莉亞的額頭輕輕的印了一下。

    “好好睡一覺,還有惡仗要打。”(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