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68章還有誰記得傳說級國民岳父韓寒的最強防御法術——三重羅生門

第168章還有誰記得傳說級國民岳父韓寒的最強防御法術——三重羅生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戰略上的清晰的話,戰術上則千變萬化。

    人類和精靈聯軍在明確主要任務是掩護方圓百里內的所有奎爾薩拉斯居民撤退後,都松了一口氣。

    理由很簡單,我不自信能打得過你,我確信你打不死我。

    雖然軍心有些動搖,但是士兵們的勝利者心態從未改變。

    我只是不想打了,想打分分鐘弄死你。

    奧蕾莉亞那邊怎麼動作卡洛斯不關心,但是人類這邊,士兵們都听到了風聲,干完這一票,大家回家。

    哦,終于要到頭了,能回老家結婚了,來,這是我女兒的照片,小伙子,來看看吧。

    因為上層的默認,士兵們明白了這就是最後一戰,一場不算嚴峻的阻擊防御戰。

    卡洛斯在戰術會議上,否決了所有人的防御提案,制定了一個在所有人看來詭異無比的防御計劃。

    卡洛斯要求除去組織遣散平民的必要兵力外,所有的精靈游俠全部出動,從百里之外開始特種作戰。不求殺敵,但求擾亂,一分鐘十幾秒也要爭,最大限度的拖延時間,如果能夠燒毀祖金大軍的後勤物資就更好了。

    奧蕾莉亞的一個手下反駁道︰“永歌森林為我們精靈提供了充裕的物資補給,對巨魔也是一樣的,焚毀物資的意義不大。”

    “奧蕾莉亞,麻煩你把這個家伙派去撤僑,我不想見到他。”卡洛斯獨斷專行的說道。

    “沒有問題。”

    “元帥大人?”

    “這只聯軍,卡洛斯陛下才是最高元帥,請保持安靜。”

    奧蕾莉亞的手下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他的上司,最後憋了一口氣,向卡洛斯道歉︰“陛下,請原諒我的無禮,請允許我留下來戰斗。”

    “都閉嘴听好了,我在發布命令,沒有你們廢話的余地!”

    卡洛斯用精靈開刀,但是目光所視。全是他自己的手下。

    所有人幾乎第一次見到如此霸氣側漏的國王陛下,一個個乖的如同等奶吃的寶寶。

    卡洛斯繼續布置他的戰略。

    計劃中,精靈游俠的阻撓,最低預計。能夠阻礙兩千巨魔軍隊三天的時間。

    而利用這段時間,人類將在現在駐扎的地方修建第一道防御工事,而卡洛斯更是喪心病狂的讓奧蕾莉亞將志願參軍的少數法師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這個工事就是個大陷阱,我要求你親自指揮你手下那些法師,將我帶來的那些火藥穩妥的布置在這里。當我們放棄第一道工事之後,巨魔必須見到我們的工事就害怕!”

    卡洛斯說出自己還藏著接近一千公斤的黑火藥之後,連圖拉揚以及他手下的將軍們都楞了,國王陛下藏的好深啊!

    “恕我之言,陛下,有這麼多的火藥,我們足夠發動一次聲勢浩大的火攻了,為什麼還要如此防御?”阿斯蘭.祈安不解的問道。

    “滾去挖工事,立刻,馬上!”卡洛斯對自己的將軍怒目而視。

    “但是……”

    “現在。滾出去。”

    阿斯蘭.祈安想說點什麼,卻被自家陛下頂的說不出話,一甩袖子離開了會議場所。

    “我重復最後一遍,現在我不需要你們的意見,你們只需要服從命令。”

    國王的狂傲霸氣震懾了所有人,作為心腹的阿斯蘭.祈安都被卡洛斯無情的訓斥,所有人都端正了姿態,挺直了腰桿,默默听著卡洛斯的安排。

    現在聯軍的營地作為第一道防線的核心,在周圍還將交錯縱橫的修建七個小型的哨所拱衛。卡洛斯要求在第一道防線至少要堅持三天,三天之後,守軍可以無條件撤退。

    第二道防線,卡洛斯要求精靈提供向導。破壞所有營寨到楓溪谷之間的水源,利用現在寶貴的時間和交戰後第一道防線堅持的時間,在主要道路上布置大量的陷阱。

    “但是卡洛斯,巨魔也是優秀的叢林獵手,這樣的作用不大,況且戰後。這些陷阱和破壞……”

    “現在都快過不下去了,你還想著以後?”

    因為說話的是奧蕾莉亞,所以卡洛斯耐著性子,沒有發飆。

    “抱歉,你繼續。”

    “然後,在楓溪谷,圖拉揚,麻煩你去組建第三道防御工事,我再調撥給你一千人。”

    “卡洛斯,你這樣分兵布放,是不是將我們的力量分的太散了?”

    圖拉揚听完了卡洛斯的戰略,忍不住眉頭緊鎖。

    聯軍即使苦戰數場,依然有五千多人,而祖金就算再次征召軍隊,也不會超過一萬,

    巨魔遠道而來,而聯軍背靠奎爾薩拉斯王國,只要戰術得宜,並非不能正面交戰。

    反觀卡洛斯的戰術,完全的放棄了正面交戰,就算是空間換時間,只為了奧蕾莉亞能夠將散居的高等精靈撤走。

    圖拉揚不認為會卡洛斯未戰先怯,那麼這里面就藏著很深的憂慮了。卡洛斯在憂慮什麼,圖拉揚猜不透。

    “沒錯,越分散越好,我們的目的是順利的幫助奎爾薩拉斯王國散居在永歌森林里的居民們撤退,以這個目的為出發點,我的計劃有什麼漏洞嗎?”

    卡洛斯認真的注視著圖拉揚的雙眼。

    仔細的思索過後,圖拉揚搖搖頭。

    “除了我擔心巨魔的攻勢會過于凶猛之外,你的計劃很好,我找不出布置上的漏洞。但是在執行中,就不好說了。”

    “任何計劃都是如此,制定的步驟越多,越精密,執行過程中就越容易出問題,所以我會給防御部隊一個時限,到時間就走人,這樣沒有問題了吧?”

    針對圖拉揚的擔憂,卡洛斯回答道。

    “沒有問題。”

    圖拉揚在思考過後,點了點頭。

    “感謝各位,我代表奎爾薩拉斯王國和所有的奎爾多雷精靈感謝各位無私的幫助。”

    奧蕾莉亞站了起來,退開幾步面向在場的所有人類鞠了一躬。

    在場的精靈們見自己的頭頭都做出了表示,紛紛跟著鞠躬。

    人類將軍們只是站了起來,坦然的接受了高等精靈們的感謝。

    “那麼卡洛斯,這場戰役的代號是什麼?”

    圖拉揚問道。

    “三重羅生門。”

    卡洛斯抬頭望天。不知道在想什麼。

    等到散會之後,奧蕾莉亞找到了卡洛斯,發現圖拉揚也在一旁。

    “卡洛斯,你在想什麼。如此的獨斷專行,這不是你的風格。”

    奧蕾莉亞的聲音即使有些沙啞,依然迷人。

    “那我該什麼風格?”

    卡洛斯反問道。

    “算了,不爭這個,你的計劃沒有什麼大的問題。你是個厲害的統帥,一個人就制定出了一個相對完善的計劃。”

    奧蕾莉亞來找卡洛斯可不是為了爭執,所以先用贊美緩和氣氛。

    “得了吧,卡洛斯,這就我們三個,說說吧,你擔憂的是什麼?”

    圖拉揚在一旁把玩一個長條形的果子,貌似心不在焉的問道。

    “我在擔憂銀月城的態度,我在擔憂祖金的反應,我在擔憂部落的伏筆。我在擔憂士兵們的狀態,我在擔憂我應該擔憂,以及還輪不到我擔憂的一切。”

    卡洛斯在真真假假間,透露出一絲疲憊。

    “需要奧蕾莉亞給你找個精靈妹子放松一下嗎?”

    圖拉揚將果子扒開皮,遞給卡洛斯,見卡洛斯搖頭,便自己吃了起來。

    “我覺得應該幫你找幾個我們奎爾多雷的精靈漢子。”

    奧蕾莉亞白了圖拉揚一眼。

    “我不好這一口。”

    圖拉揚無所謂的聳聳肩膀。

    “他們好這一口。”

    奧蕾莉亞走過去伸出手指頭點了點圖拉揚。

    “好了,不用擔心,我沒有事,我想一個人靜靜。”

    卡洛斯推了推手掌。示意奧蕾莉亞和圖拉揚離開。

    圖拉揚和奧蕾莉亞對視一眼,默默的將空間留給卡洛斯一個人。

    自己的出現,已經將歷史更改了個面目全非,先知先覺的優勢。已經開始逐步消退。

    雖然卡洛斯利用遠不不應存在的記憶為人類,為聯盟,為巴羅夫家族,為他自己謀取了巨大的利益,但是在這個真實的世界,卡洛斯體會到了做人難。難做人,辦事難,難辦事的痛苦。

    應該沒有破綻,獸人的紅龍不可能在希爾布萊德戰況吃緊的情況下還大規模的調動到奎爾薩拉斯來,歷史上的火燒奎爾薩拉斯的計劃不可能成功,少量的紅龍,在高位聖騎士面前也不過就是些大號的蜥蜴爬蟲,自己組建的王教國立騎士團不就是為了對付這些對普通人而言被稱為怪物的東西嗎?

    應該是完美無缺的計劃,為什麼自己如此的不安,內心莫名的躁動?

    明明已經層層布防了,那麼自己在怕什麼?

    就算獸人所奴役的紅龍來了,也不可能摧毀整只大軍,那麼自己在怕什麼?

    卡洛斯揮灑聖光,安撫自己的心靈,雙膝跪地開始冥想,妄圖平復內心的不安。

    上一世的卡洛斯是一個資深的魔獸玩家,但是他終歸不是真正的先知,也不是預言家,雖然隨著力量的逐步強大,一種類似于第六感的直覺做出了示警,但是遠在千里之外的威脅,又怎麼會被依然是個凡人的卡洛斯所察覺。

    原本的歷史上,聯盟倉促應戰,終于,部落的黑船終于從希爾斯布萊德丘陵南邊的海岸線邊緣出現,部落獸人部隊登陸之後,與聯盟的部隊相互對峙,大戰一觸即發。以洛薩爵士為首的騎士團率先沖進敵陣,洛薩的實力本身就不容小覷,但烏瑟爾更是展現出強大的聖光之力,圖拉揚在面對第一次的突擊也表現良好,三人帶領騎士團一進一出地撕扯著獸人防線,最後安全脫離獸人對他們的包圍。在這場戰斗中,圖拉揚展現出良好的判斷力與令人敬佩勇氣,不但瓦解了部落的食人魔發動的突襲,也順利擊破了部落的術士部隊。由于聯盟的英勇奮戰,迫使登陸的獸人大軍的行徑方向有了轉變,一大隊的人馬改往前往辛特蘭的道路。

    獸人部隊踏入辛特蘭,首當其沖的就是鷹巢山上的蠻錘矮人。幸虧洛薩與圖拉揚的部隊即時增援,加上森林地形的緣故,獸人大軍不得不以小組分散形式行軍,這也讓聯盟軍隊成功擊退部落。

    經過雙方情報交流後。洛薩察覺這是部落的聲東擊西之計,原來奧格瑞姆?毀滅之錘利用這支獸人部隊引開了聯盟主力,自己打算率領主力翻山越嶺前往奎爾薩拉斯,兌現與巨魔領袖祖金的盟約,並計劃在拿下奎爾薩拉斯後。直接往西攻打洛丹倫王國。得知自己家園即將成為目標的奧蕾莉亞,心急地希望立馬回到銀月城通知自己的同胞。此外,庫德蘭答應加入戰爭,而洛薩也分出一半兵力,指派卡德加與圖拉揚前去奎爾薩拉斯協防,自己則留在辛特蘭掃蕩眼前的可能的獸人威脅。

    這一世,因為奧特蘭克王國所發動的辛特蘭復仇之戰,人類與蠻錘矮人的關系遠比同一時期的關系好,蠻錘矮人參戰的時機也比原本歷史要早很多。而且因為戰爭,奧特蘭克軍隊在辛特蘭留下的一連串要塞崗哨成為了蠻錘矮人的守望先鋒塔。

    而。這個世界的聯盟進行的先期應對優于原本歷史中的聯盟,使得部落的主力一直被困在希爾布萊德的中部進退不得。

    並且卡洛斯成功化解了奧特蘭克危機,部落得不到北上的通道,只能選擇和聯盟在希爾布萊德進行絞肉機一般的血戰。

    按道理應該無懈可擊。

    然而卡洛斯忘記了一件事。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

    況且巨魔邪枝氏族是個記仇的氏族。

    當濕地的獸人在邪枝氏族的向導帶領下,在辛特蘭東部的海灘登錄時,獸人督軍不滿的問道︰“我們就不能直接到奎爾薩拉斯去嗎?為什麼還要爬山?獸人勇士從不畏懼任何困難,但是科拉馬爾討厭爬山。”

    “因為你們的艦隊不是精靈的對手,如果直接登錄奎爾薩拉斯,你們會在海上被精靈全部送去喂魚。”巨魔向導回答道。

    “好吧。那我們需要多長時間才能趕過去?”科拉馬爾理智的接受了現實。

    “十五天到二十天,讓你的人手先休息一下吧,惡齒氏族會為你們提供食物,然後我們需要去摧毀附近矮人的觀察哨。”巨魔向導回答。

    “先干活。後吃飯!”科拉馬爾大聲喊道。

    “不用了,我們惡齒氏族還不至于連幾個矮人也對付不了。”惡齒氏族的斷牙族長在確認是部落的獸人後,從海灘後方的灌木叢里走了出來。

    “獸人來了多少?”斷牙族長用巨魔語向邪枝氏族的巨魔問道。

    “四千或者五千,他們的船只有限,但是在海的那一邊,我見到了至少還有好幾萬獸人。看來部落是值得信賴的勢力。”

    兩個巨魔交談著。

    “你們在嘮叨個什麼?”科拉馬爾不滿的嚷嚷了起來。

    “惡齒氏族的盟友說他們已經處理掉了矮人的觀察哨,現在您和您的大軍只需要吃飯就行了。”向導回答。

    “這很好,大酋長在等待我們的好消息,吃飯,進攻!佐格什,你在哪?”

    “我在處理我們的投石機,督軍大人。”

    “見鬼,你想扛著那玩意翻山越嶺嗎?扔在船上,現在我們吃飯去,順便幫我找一雙寬松點靴子,這該死的山路。”

    “是的,長官。”

    獸人督軍科拉馬爾和他的副手佐格什進行了對話。

    而遠在希爾布萊德,奧格瑞姆算了算時間,示意手下們可以行動了,一場針對敦霍爾德城堡的進攻即將打響,三重攻勢,聯盟的家伙們接得住嗎?

    部落的大酋長得意的想著。(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