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69章讓我們紅塵作伴,活的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WIFI密碼

第169章讓我們紅塵作伴,活的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WIFI密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希爾布萊德的二月,正是寒冬之末,從諾森德吹來的冷風再也無力將雪花揮灑,聯盟的士兵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溫度,並且紛紛表示不會感覺更冷了。

    而部落,部落的勇士們表示我們有loktar ,一切妨礙我們的loktar的都會loktar ogar ,小小的寒冷算什麼,雖然戈爾德隆和塔納安叢林出生的獸人都想揍那些霜火嶺出生的獸人————我們在這多冷的隆冬噠噠噠,你在那天氣那麼熱,欠揍啊!

    拋開各種無關痛癢的小事情,部落大酋長奧格瑞姆選擇了一個涼爽的清晨,發動了他花費了無數心思制定出來的作戰計劃。

    戰役第一部分,一萬獸人新訓練的狼騎兵向聯盟位于希爾布萊德北方通往銀松森林的聯盟防線發起了聲勢浩大的穿插突襲。

    洛薩雖然疑惑,但是北方防線至關重要,大約兩萬聯盟的機動兵力被派遣到關鍵位置隨時準備包夾這只令聯盟將軍們看不懂的的獸人騎兵部隊。

    現在即使是聯盟新兵,也有著一個根深蒂固的認知,在三個打一個的情況下,聯盟必勝!雖然听上去很心酸,但這其實是一種人類戰斗能力整體的提升,是這場打到第二年的戰斗帶給人類世界那疼徹心扉的提升。

    可惜獸人們的狼騎兵僅僅半天時間,就消失在了聯盟的視野之外。

    “排出雙倍的斥候,我在天黑前要知道獸人去哪了,我要知道那些狼騎兵的動靜,讓矮人的獅鷲騎士也動起來!”洛薩眉頭緊鎖,和奧格瑞姆交手這麼長時間,洛薩知道那個綽號毀滅之錘的家伙絕對不是個魯莽的人。在這不著邊際的行動背後,肯定隱藏著什麼對聯盟危害巨大的秘密。

    找到它,破解或者反過來利用它!洛薩雖然內心焦急,但是外在卻顯露出一種沉穩和對獸人的蔑視。

    戰役第二部分,狼騎兵們機動超過四百公里。以半數座狼跑脫力的代價,大酋長奧格瑞姆成功的調動了聯盟將主力北調,防備部落子虛烏有的攻勢。

    “人類不敢賭,所以我敢賭。現在,大軍進攻!”

    奧格瑞姆大手一揮,如同潮水一般的獸人涌向了南海鎮。

    雖然南海鎮鎮長赫尼.馬雷布從未松懈過對于南海鎮的防御工作,但是面對如此數量的獸人,外圍營地節節敗潰。聯盟軍士們只能龜縮在南海鎮內,在海軍炮火的掩護下艱難防御。

    “酋長閣下,如此強攻,我們傷亡很大啊。”

    “沒有傷亡,如何能夠讓聯盟相信我的意圖,繼續進攻。”

    奧格瑞姆雖然平時關愛氏族,平易近人,但是在戰場上,他就是個鐵血統帥,士兵們的死亡對他來說只是個數字。

    “調虎離山之計……”

    洛薩倒吸口冷氣。獸人打了個時間差,將攻城戰中用處不大的狼騎兵去迷惑自己,然後大軍全力沖擊南海鎮,想要拔掉聯盟在希爾布萊德西南地區的唯一支撐點!

    好一招調虎離山,為了應對狼騎兵的突襲,洛薩將聯盟的騎兵主力都北調了。雖然這些騎兵們養精蓄銳,氣勢如虹,戰斗力徹底碾壓那些精疲力竭的獸人狼騎兵們。

    唯一的問題是從北方防御陣地趕到南海鎮,急行軍也需要兩天兩夜的時間,奧格瑞姆這一次贏了!

    “命令戴林.普羅德摩爾元帥全力支援南海鎮。大軍清點行裝,我們準備南下!”

    洛薩明白一個道理,被敵人牽著鼻子走,永遠沒有好下場。

    南海鎮。你要我給你了!沒有了狼騎兵,在希爾布萊德的南方,你拿什麼面對聯盟的鐵蹄。

    “卡德加,又要麻煩你了。”

    “洛薩元帥,請吩咐。”

    “麻煩你去一趟激流堡,讓他們做好準備。口令是黃色的河流在咆哮。”

    “沒問題。”

    洛薩安排完之後,將注意力轉回地圖上,在心中盤算自己的戰略是否存在漏洞。

    所以聯盟的最高指揮官沒有注意到,一旁的卡德加臉色並不好,一瞬間,他仿佛老了四十歲,但又好像是錯覺。

    奧格瑞姆,是什麼給了你如此愚弄聯盟的勇氣?

    在地圖上推演完畢,洛薩重重的砸了一拳,如果部落沒有秘密武器,那麼部落就是找死!

    戰役的第三部分,洛薩接到了南海鎮的急報,獸人在猛攻兩天之後,突然撤退了,連尸體都沒有收斂。

    獸人怪異的舉動讓洛薩背後冷汗止都止不住的流。

    “獸人想要干什麼?”

    烏瑟爾問出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聲,獸人到底想要干什麼。

    “報告,元帥閣下,有情報顯示獸人的龍騎兵大規模出動,目標是我們的方向。”

    “元帥,我們需要防御!”

    “洛薩大人,快呼叫獅鷲騎士。”

    “閉嘴!”

    洛薩打斷了身邊人的話語。

    戰爭進行到現在,獸人的紅龍已經不再是無解的決戰兵器了。為了應對這些天空巨獸,聯盟積攢了近百萬只見識和超過十萬的弓弩,可以說在沒有地面協同的情況下,指望用天空中的紅龍烈焰消滅聯盟主力,是一種痴人說夢般的囈語。

    “這是假象,是奧格瑞姆的陷阱,部落龍騎士的目標絕對不會是我們。”

    合格的統帥就是要敢于下判斷,洛薩相信自己的判斷。

    “我們繼續前進,命令矮人們做好準備,攔截歸途的紅龍。”

    雖然部落的動作給人一種應接不暇,眼花繚亂的錯覺。但是洛薩認準了一點,正面對決,聯盟完全不虛你部落,那麼我就逼你打正面。聯盟的兵力多出你部落這麼多,只要抓住你的小尾巴,其他一切都是虛的,只要逼迫你主力將精力集中到自己身上,你毀滅之錘就玩不出什麼花樣。

    洛薩命令大軍繼續前進。

    戰役的第四部分,奧格瑞姆在洞察聯盟的行動後。做出了自己的判斷。

    “那個叫洛薩的光頭是想逼迫我們決戰啊。”

    “酋長,人類要戰,那我們就戰吧。”

    “酋長,您下命令吧。我們干死那些人類!”

    沒有理會部下們的求戰請求,奧格瑞姆擺了擺手。

    “族人們這些時日連續跋涉,可不是為了在筋疲力盡的時候和人類玩摔跤的。”

    奧格瑞姆帶著對人類的輕蔑說道。

    雖然奧格瑞姆從來不會輕視任何對手,但是他知道該怎樣說話才能讓部下更加順從。

    “計劃進行到這一步,已經夠了。赤波恩.裂蹄牛屠殺者,剩下的就交給你了。”奧格瑞姆說道。

    “不勝利,毋寧死!”來自納格蘭的勇士捶打了自己的胸口。

    當天晚上,奧格瑞姆帶著轉戰千里的獸人悄無聲息的南下,逼近了索拉丁之牆。

    當紅龍的烈焰和索拉丁之牆防御者們點燃的狼煙沖破天際,洛薩才徹底明白,奧格瑞瑪是準備孤注一擲了。

    但是他們能突破索拉丁之牆嗎?

    即使有紅龍的烈焰助陣,人類兩千年的精華又怎是區區火焰能夠焚毀的?

    “不好,巨魔!”

    洛薩突然驚呼起來。

    從北面進攻索拉丁之牆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從南面進攻。索拉丁之牆就不再是無法逾越的天塹!

    洛薩終于想起了阿拉希高地上還有部落勢力的存在!

    “快,命令敦霍爾德城堡的守軍,南方的幾個兵團,放棄所有防御陣地,急援索拉丁之牆!就是死,也給我死在索拉丁之牆下面!”

    洛薩不敢想象,如果獸人真的打出時間差,攻破了索拉丁之牆,一路南下,打通薩爾多大橋與濕地的聯系。讓後方源源不斷的援軍能夠北上。

    而人類在失去希爾布萊德的糧食產出後還將失去激流堡的後勤供給。

    至此,人類的數量優勢將在獸人面前成為一個笑話,在這場比拼硬實力的戰爭中,人類反而會先于獸人成為那個流血過多而死亡的失敗者。

    “索拉丁之牆決不能有事!”

    洛薩斬釘截鐵的說道。

    眼花繚亂的組合拳後。奧格瑞姆.毀滅之錘終于露出了他凶惡的獠牙。

    隱忍了整整一個冬天,部落完成了所有的布置,在元素與暗影,鮮血與榮耀的鼓舞下,無數獸人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雖然正面強攻索拉丁之牆,僅僅第一天。部落就損失了超過兩千人,但是守軍也不好過,比格拉斯.貝爾托恩帶著一身的煙火味,趁著戰爭的間歇,抽空給自己的兄長和兒子分別留下了兩封書信,也可以稱之為遺書,派人送去了激流堡。

    對于兄長,比格拉斯這位老戰士就一句話,薩爾多大橋不能丟,防御薩爾多大橋的部隊不能撤!

    對于兒子,比格拉斯思緒萬千,最終只寫下寥寥數語,中心思想就一個︰你的父親無愧于勇士之名,如果我不幸戰死,請為我驕傲。

    “指揮官閣下,獸人發動了夜襲!”

    “讓預備隊頂上,騎兵隨時準備從跑馬道出去進行反沖擊!”

    比格拉斯冷靜的回應了傳令兵,讓驚慌失措的士兵冷靜了下來。

    索拉丁之牆的防御力量並不弱,只要等到援軍趕來,一切困難都會煙消雲散,比格拉斯有這個信心在索拉丁之牆堅守最少一個月!

    “除了意外,獸人還帶不走我的這條命!”

    比格拉斯用冷水擦了擦臉,再次整理好鎧甲披掛,走上高牆,指揮作戰。

    而部落方面,知情的高階指揮官們都忍不住的看向他們的大酋長,伏兵何時動作啊!

    夜襲,強攻,從正面進攻索拉丁之牆,部落的勇士們在用肉體與鮮血沖擊大山啊!

    “還不是時候,斥候報告聯盟的主力最少還有五天才能趕過來,我們還有時間。”

    奧格瑞姆將毀滅之錘錘柄朝下杵在地上,兩只手壓在錘頭上,冷靜的看著部落的攻勢。

    “還不是時候,聯盟的守備者在應對夜襲時的反應速度依然敏捷。我們需要進攻,更猛烈的進攻,直到他們疲憊不堪。然後一擊致命。”

    “但是這一段時間的連續轉戰,士兵們都很疲憊了。”

    “你們面對的是人類,而不是另一只獸人氏族。”

    奧格瑞姆的話語讓疑慮者地下了頭顱,然後猛地嚎叫起來。

    是啊,我們是來自德拉諾的獸人,我們是高貴而強大的獸人,疲勞和困頓是無法阻止我們獲取勝利的。

    這放肆的嚎叫似乎有傳染性,雖然夜色已經深沉,但是陸陸續續的,所有獸人都開始嚎叫起來,這發泄的聲音傳達的同一個內涵————獸人不可戰勝!

    “大酋長閣下,赤波恩長官的使者來了,他帶來了消息。”

    “說。”

    “赤波恩沒有選擇攻陷防備空虛的敦霍爾德城堡,他繞開了人類的防線和崗哨。同時,赤波恩長官認為如果有機會,改變目標直接毀滅矮人的獅鷲騎兵部隊也是合理的戰略目標。”

    “他是指揮官,實際情況由他自己決定。”

    人都已經走了,奧格瑞姆也樂的做好人,裝大度,但是內心還是有一絲懊惱。

    人類用自己的堅定和頑強改變了奧格瑞姆的看法,這不是一個可以輕易奴役的種族,如果不能抓住機會或者創造機會一擊致命,恐怕會出現不好的事情。

    雖然失敗兩個字沒有浮現在奧格瑞姆心頭,但是心靈的陰霾籠罩著部落的大酋長。

    在這片土地上,部落是在拖的太久太久了。

    在燃燒平原,古爾丹正指揮著獸人士兵們將從奎爾薩拉斯偷竊來的符文石運送到一處元素池。

    “泰隆,你不是想要一副新的軀體嗎?等到這個祭壇建好,一切都會改變,部落,聯盟,都會成為歷史,這個世界的主宰只會是一個,那就是軍團!”

    計劃的順利,讓古爾丹顯得心情愉悅。

    “古爾丹主人,您現在不去北邊真的好嗎?如果大酋長閣下失敗的話,對您的計劃影響很大啊。”泰隆.血魔問道,在吸納了足夠的高等精靈轉化的死靈魂後,他已經不再糾結身體的問題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奧格瑞姆是個不錯的戰士、將軍、以及統帥。目前的一切都沒有眼前的祭壇重要,只要祭壇簡稱,我將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魔血,部落將不可戰勝,燃燒軍團終將主宰這個世界!”

    古爾丹貪婪的呼吸著火元素池附近的空氣。

    因為火元素的活躍,動搖了空間的穩定性,在這里古爾丹非常順利的就和基爾加丹取得了聯系,而欺詐者對于古爾丹的行動感到了滿意。

    就在剛才,欺詐者基爾加丹獎勵了古爾丹更多的黑暗知識,這些禁忌而強大的魔法知識讓古爾丹沉醉不已。

    “泰隆,你說的對,軍團的大業高于一切,在完成必要的準備之後,你來主持祭壇的建造,我是應該返回奧格瑞姆身邊去。”

    古爾丹思考之後,如此說道。

    “遵命,我的主人,一切為了主人的主人。”

    泰隆.血魔優雅的行了一禮。(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