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22章 老夫的寒冰箭兩秒鐘十七發

第422章 老夫的寒冰箭兩秒鐘十七發

    第三天中午,安度因洛薩的支援終于到了。

    卡洛斯(熱r )(情q ng)的擁抱了賽丹達索漢。

    “我還以為你會躲我一輩子呢,老師。”

    “避而不見,對我們都好,不是嗎?”

    “我能理解。”

    “我很自責,但是不後悔。”

    輕聲耳語過後,兩個壯漢松開了懷抱。

    安度因洛薩在權衡利弊之後,選擇了徹底相信卡洛斯,再加上卡德加以及達拉然的背書,抽調了最精銳的兩百人前往風暴祭壇供卡洛斯差遣。

    “索拉,好久不見。”

    奧蕾莉亞友好的打著招呼,得到的回應卻是一聲不屑的“切”。

    雖然災難即將降臨,但是在這個小小的臨時營地,卻猶如一次久別重逢的老友聚會,充滿著快活的氣氛。

    從獸人登陸希爾布萊德到聯盟反攻南征,已經過去兩年了,不去計算平民的傷亡,光是軍士陣亡人數便在十五萬人以上。尤其是在戰爭的初期,洛丹倫諸國對安度因洛薩帶來的警示將信將疑,獸人的兵鋒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的向人類展示了什麼叫戰爭的藝術。

    僅僅三個月的時間,第一批十萬人的應招兵陣亡超過七萬人,最初的希爾布萊德防線被攻破。

    但是在殘酷的戰爭壓力下,活下來的軍士們成為了(日r )後的骨干和主力,為聯盟的後續反攻積蓄下了寶貴的力量和經驗。

    而安度因洛薩派來的這兩百人,已經足夠組成一支教導團,如果以他們為骨干往里面填充士兵,一個月內就可以擴充成一支有戰斗力的軍團。

    這些寶貴的戰爭專家平時都作為基層軍官分散在各處,起著中流砥柱的作用,然而為了應對這次的危機,再次重逢。

    “真是壯觀啊,洛薩元帥果然夠氣魄,我看著眼熟的人超過一半了。”

    卡洛斯向每一個對自己行禮的人做出回應,然後小聲的對賽丹達索漢說道。

    “本來圖拉揚和烏瑟爾還有加文拉德都想來的,被元帥拒絕了。元帥說你需要的是超級士兵,不是統領將軍,所以選人的標準就是能打,很能打,特別能打。這些人除了奧蕾莉亞帶來的那幾個精靈,其他人都是當初手撕獸人的好漢子。”

    賽丹達索漢自豪的說道。

    “明明才過去兩年,卻感覺已經是十年前的樣子,我是不是老了?”

    卡洛斯半開玩笑的說道。

    “這就是戰爭,既不浪漫也不光榮。”

    賽丹達索漢明白卡洛斯想要用玩笑話沖淡兩人間淡淡的隔閡,只是這個話題實在不好笑。

    “好了,我們晚一點再緬懷過去吧,老師您先帶他們去休息,我還有工作要做,晚餐的時候我們再聊。”

    “沒有問題。”

    暫時告別賽丹達索漢,卡洛斯走到了奧蕾莉亞面前。

    “你換發型了?差點沒認出來。”

    “卡洛斯,能換個笑話嗎?”

    “味道還是沒有變。”

    “這可是(騷s o)擾。”

    索拉突然插話。

    “哈,哈,哈,哈,真好笑。”

    “好吧,看來你們聊的很愉快,是我多心了。”

    卡洛斯無所謂的聳聳肩膀,準備轉(身sh n)離開。

    “等等,我和你一起走吧,索拉,回頭見。”

    “哼。”

    找了個沒人的遮陽棚,卡洛斯和奧蕾莉亞坐了下來。

    “你怎麼來了?”

    卡洛斯好奇的問道。

    “不是你提出法術支援的請求嗎?這一次來的族人都是很厲害的法師,不管是出于便于指揮的目的還是保護他們的目的,我都是最好的帶隊人選。”

    奧蕾莉亞淡定的解釋道。

    “回去吧,這次的行動非常的威脅,哪怕是我,都已經做好了戰死的準備。奧蕾莉亞,回去吧。”

    卡洛斯誠懇的說道。

    “孩子,我上戰場的時間比你和你父親加起來的壽命還要長,還輪不到你教育我生命的可貴。”

    奧蕾莉亞突然有些氣憤,說話很不留(情q ng)面。

    “如果是以前的奧蕾莉亞,我會為有你這樣的戰友而歡欣鼓舞。”

    卡洛斯面無表(情q ng)的說道。

    “你這人真討厭。”

    奧蕾莉亞一下子低下頭,有氣無力的說著。

    “真的,回去吧,這是作為朋友給出的衷告。”

    卡洛斯做著最後的努力。

    (身sh n)為聯盟高層,他有翻閱軍事(情q ng)況的權限,死亡騎士重現戰場的(情q ng)報給予了聯盟高層極大的觸動。

    作為最大的知(情q ng)人,卡洛斯的聯想更是遠比其他人更豐富。

    是古爾丹殘留破碎群島的余黨還是暗影議會位于德拉諾的余毒?

    不管哪一樣,都不是好消息。

    名為死亡騎士的戰爭怪獸是所有聯盟內心深處的噩夢。

    而對奧蕾莉亞來說,他弟弟里拉斯更是噩夢中最黑暗的悸動。

    一個大膽而現實的猜測,當初里拉斯的英勇奮戰引起了古爾丹的注意,曾經五講四美的新時代奎爾薩拉斯青年極有可能被轉化成了死亡騎士。

    否則根本說不通為什麼獸人要大費周章的運走他的尸體。

    這件事已經成了奧蕾莉亞的心魔。

    一個悍不畏死的戰士在戰場上是可怕的絞(肉r u)機,但是一個靠戰斗麻痹自己的指揮官,則是令上級和下級都很頭疼的存在。

    奧蕾莉亞已經瘋了,瘋的很理智,這種理智的瘋狂是一柄雙刃劍,卡洛斯不敢去觸踫。

    “沒有我,你可指揮不懂那些高傲的法師,你確定要攆我走嗎?”

    奧蕾莉亞微笑著反問道。

    “算了,你高興就好。具體的行動大概在兩天之後,好好休息吧,調整好狀態。然後抱著必死的決心,我們去拯救世界。”

    “好。”

    被心控的黑鐵矮人早在八個小時之前就已經被秘密送入黑石塔下層,從監控定位法術的反饋(情q ng)報分析看來,目標的位置不斷向地心方位靠近。哪怕沒有聯系上摩根夫人,卡洛斯的計劃還是賭對了。

    風暴祭壇的臨時營地,大量的火焰抗(性x ng)藥劑和耐高溫裝備正在加班加點的趕制中。

    有悍不畏死的決心固然重要,但是工(欲y )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覺悟也是必不可少的,沒有合手的武器合(身sh n)的護甲,赤手空拳和火元素對戰就是瞎扯淡

    在卡洛斯這邊進行著戰斗準備的同時,安度因洛薩也接到了最新的消息。

    “元帥,部落有動作了!斥候報信,超過五萬人的獸人大軍正在集結,最多一(日r )之後就將與我軍外圍守備接觸。”

    是正常的軍事行動還是獸人听到了風聲?

    安度因洛薩陷入沉思,拉格納羅斯的(陰y n)影干擾著他做出判斷。

    距離寓言中的一百二十個小時,還有兩天零三個鐘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