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71章 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大法,我只愛你,你名叫卡德加

第171章 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大法,我只愛你,你名叫卡德加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卡德加,在矮人語中是“信賴”的意思。

    這位現如今白發如雪的大法師其實遠遠比所有人想象的要年輕。

    卡德加或許是現如今為聯盟服務的魔法師中最有成就的一位,他曾是守護者麥迪文的學徒,雖然並不那麼光彩。

    為了探取守護者麥迪文的秘密,肯瑞托議會中的一部分人組成了一個秘密結社紫羅蘭之眼。這個組織通過內部成員的影響力,將當時年僅十七歲的年輕法師卡德加派往了卡拉贊,成為了守護者麥迪文的學徒。

    從麥迪文的學徒到後來可能是人類最杰出的法師,卡德加傳奇的一生是從奸細,或者說間諜開始的。

    在卡拉贊的日子里,卡德加得到了大法師麥迪文的賞識。在幫助麥迪文管理私人圖書館的過程中閱讀到大量書籍,並從麥迪文那里學得不少魔法知識。師徒兩人之間也逐漸建立友誼,卡德加在麥迪文的影響下進步很快,還通過麥迪文先後結識了暴風城的國王萊恩烏瑞恩和安頓因洛薩爵士。

    可惜的是,這一段對于卡德加而言美好到不真實的歲月並不長,麥迪文在和潛伏在體內的墮落泰坦薩格拉斯的靈魂之戰中逐步趨于下風。

    卡德加在卡拉贊認識了半獸人迦羅娜並與她成為了朋友。當他們在一次來自惡魔的襲擊中幸存下來後,無意中發現了麥迪文的秘密。原來薩格拉斯的靈魂已經逐步控制了卡德加的老師麥迪文的心智,麥迪文卻不自知。

    此刻的麥迪文如同一個人格分裂癥的患者,時而是善良的麥迪文,時而是邪惡的薩格拉斯。然而薩格拉斯支配身軀的時間越來越長。

    在麥迪文的靈魂完全被體內的薩格拉斯侵蝕的時候,紫羅蘭之眼的間諜卡德加設法聯合了安度因洛薩爵士殺死了自己的老師。但在戰斗的最後,卡德加被自己的老師麥迪文的魔法所詛咒。

    無法得知到底是薩格拉斯的詛咒還是麥迪文彌留之際的祝福。

    這股魔法力量令卡德加在魔法之路上一躍千里。但是身軀卻變得衰老而疲憊。

    魔法少年卡德加幾乎一夜白頭。

    回到達拉然後,卡德加得到了自己應有的那份回報,安東尼達斯以及紫羅蘭之眼兌現了之前的承諾,卡德加成為肯瑞托六人議會中的一員,達拉然的魔法殿堂和秘密寶庫毫無保留的向年輕的大法師敞開了自己的大門。卡德加繼續著自己的魔法的研究之路,尤其是對傳送門和傳送法術的研究。因為自己的老師麥迪文曾經用這種魔法召來了那些來自遙遠的,來自神秘世界德拉諾的獸人。

    不久後,獸人軍隊大舉進攻暴風城,但隨著暴風城國王烏瑞恩被暗殺,人類抵抗軍很快便失敗了。功成名就的大法師卡德加義無反顧的追隨安度因洛薩爵士引導著暴風城的遺民們北上,來到洛丹倫大陸尋求幫助。

    但是卡德加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是個值得信賴的人,一個值得信賴的法師。在洛薩爵士帶領暴風城的移民北上洛丹倫避難的過程中,卡德加無私的提供了巨大的幫助。

    包括幾乎憑借一人之力驅散了艦隊在航行過程中遇到的凶猛風暴。

    但是也是這一次的施法。【愛書屋】讓卡德加的身體徹底抵抗不住麥迪文的詛咒,二十多歲的少年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變成了一個皮膚松散,眼眶深陷,甚至長出了老人斑的垂暮老者。

    後來卡德加又去了達拉然紫羅蘭城堡向肯瑞托法師議會痛陳厲害,促成了克爾甦加德的南海鎮之行。在第二次獸人戰爭期間,卡德加和他在達拉然的助手深入地研究了關于錨定傳送門的魔法道具,讓小規模的魔法傳送變的更加穩定可靠。這為聯盟最高指揮官洛薩度過戰爭最初的艱難時光提供了莫大的幫助。

    卡德加,雖然沒有在十四歲那年拯救世界。但是他在二十四歲之前,已經數次拯救了人類。

    雖然卡德加在之後的休養中,恢復了少許活力,控制住了身體的衰老。但是過度使用魔法,就會加速身軀的腐朽,這也是卡德加作為一位大法師。本人在希爾布萊德地區戰爭中沒有大放異彩的主要原因。

    因為他的身體不允許。

    替洛薩元帥前往激流堡送信之後,卡德加返回了希爾布萊德,返回了洛薩身邊。

    “卡德加,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讓你這麼高興,但是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作為忘年之交。安度因洛薩在和卡德加獨處的時候,才能暫時的卸下身上的重擔,說那麼幾句和自己身份不相符的嘮叨話語。

    “那麼是什麼讓偉大的安頓因洛薩如此沮喪。”

    雖然卡德加現在的外表遠比洛薩更衰老,但是面對洛薩時,卡德加總是有一種陪伴偶像英雄的愉悅感。

    “那些該死的獸人術士,古爾丹的那些狗腿子,那些惡心骯髒的玩意兒,因為他們那些無處不在的暗影法術,大軍被拖延了兩天行程了,這很糟糕。雖然我從不懷疑索拉丁之牆是不破之壁,但是獸人的反常讓我心有余悸。陰謀,軌跡,我實在見識了太多的陰謀詭計,這讓我身心疲憊。卡德加,你們達拉然就不能講那些魔法物資和金錢上的援助換成更多的法師嗎?不指望大法師,高階法師也可以,沒有高階法師,中級法師也好,就算初級法師甚至魔法學徒我也要!”

    洛薩取出一個銀質的小酒壺,嘬了一口,他必須抓緊短暫的時間放松下自己,要不了多久,就會有屬下前來報告軍情,詢問對策。

    那個時候,安度因洛薩必須是那個頂天立地、無所畏懼的聯盟大元帥。

    “元帥,對于達拉然的事情,我已經盡力了。”

    卡德加遺憾的表示無能為力。

    “我知道,我並沒有責怪你。”

    洛薩擦了擦嘴角,肯定的說道。

    “但是現在,您雖然得不到達拉然更多的援助,但是您有希望得到以為大法師的幫助!”

    卡德加突然興奮起來。

    “哦,是誰!”

    洛薩也來了精神!

    “我!”

    “別逗了,卡德加,你不要命了嗎?你是我重要的,也是唯一信任的魔法顧問,我不需要你上前線。”

    洛薩笑了起來,變相的安慰著卡德加。

    “不,元帥,這趟激流堡之行我意外的發現了一種神器的,前所未有的草藥,我將他命名為卡德加的胡須!”

    “哈哈哈,你空空如也的下巴,哈哈哈,額,難道……”

    洛薩的歡笑戛然而止。

    “沒錯,卡德加的胡須能夠有效的抑制我的衰老癥狀,我覺得我能夠改進配方。”卡德加自信的說道,“是時候讓部落的法師見識下真正的魔法了!”(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