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25章 車庫里的噴火龍

第425章 車庫里的噴火龍

    “伊扎克楞已經連續三個小時在同一地點滯留,我們基本可以確認,它被拘禁了。”

    方磚向卡洛斯遞交了最新的報告,卡洛斯大手一揮,示意所有人出去,我需要靜靜,誰tmd敢問靜靜是哪位看我騎士王今天砍不死你個孫賊。

    時間還有7個小時,獸人抽風一樣的去攻打聯盟已經基本成型的要塞,在風暴祭壇的位置看不清比灰塵還小的人類和獸人,但是延綿的禍害和喧囂的狼煙沉默的訴說著戰況的激烈。

    獸人有病吧!

    卡洛斯得出了圖拉揚一模一樣的感想。

    燃燒平原這鬼地方除了一些可以用來繞遠路的溝壑山峽,總體來說就是個大平原,除去東部的那座大山,聯盟和部落對峙的地形平均高低差不到十米,簡直就是肛正面愛好者的夢里天堂。

    奧格瑞姆的腦袋被驢踢了還是被門砸了,居然指望用這麼點兵力來硬懟聯盟的要塞。

    看不懂啊看不懂,就像其他人不懂卡洛斯給那位黑鐵矮人起個代號“伊扎克楞”是在致敬某位潛伏者大師余則成一樣,卡洛斯也不敢去猜測奧格瑞姆這麼干的意義到底何在。

    寧願相信這是奧格瑞姆陰謀的一部分也不要認為奧格瑞姆腦袋被驢踢了被門砸了————別忘了,一年之前,這個獸人所帶領的部落大軍差點毀滅了整個洛丹倫的人類文明。

    所以卡洛斯突然發現了自己的一個思維盲點。

    龍啊。

    黑龍啊。

    自己把黑龍軍團給算漏了。

    之前的計劃,為了規避風險,卡洛斯采用了封鎖消息的策略,知道他全部計劃的人一只手抖用不完就能數出來。

    所以卡洛斯不相信在那只裝樣子的紅綠龍聯軍威逼之下黑龍軍團會來搞自己一波。

    但是要是黑龍軍團搞了黑鐵矮人一波會怎麼樣?

    emmmmmmmmmmmmmmmm……

    人非聖賢孰能無錯,就那樣吧。

    所以卡洛斯決定召集敢死隊員們,給他們講個故事。

    “假如我跟你說︰現在在我家的車庫里面有一條會噴火的飛龍!這個時候,你非常懷疑這個說法,認為我是在說謊。你想要拆穿我這個把戲。于是你說,那你打開車庫大門給我們瞧瞧吧!

    但是我說︰非常遺憾,我這條龍是隱形的,就算打開大門你也看不到,事實上,這條龍只有我能看到。于是你說︰那它不是會噴火嗎?讓我們來測試一下你們車庫的溫度有沒有升高吧。

    非常遺憾,我這條龍噴出來的火是冷的,它並不能提高車庫的溫度。雖然如此,但是這條龍的確存在!于是你還不死心,那你能不能讓我往車庫里面噴漆,它如果存在的話,身上肯定能沾上油漆,從而就現身了!

    非常遺憾,我這條龍的鱗甲並不能沾上油漆,所以你就算那樣做,也肯定看不到,不過相信我,它真的存在著!

    你提出的每一個試圖推翻我說法的測試方法,都會被我用一個理由來規避掉,于是,你永遠也沒有辦法推翻我的說法。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我這個說法從來沒有人推翻過,將來也不會被人推翻。它是一個永遠無法推翻的學說啊!!!

    以上就是我卡洛斯.巴羅夫所作出的龍喻(實際理論提出者是卡爾?薩根)。”

    一通精彩的文抄公即興演講,大頭兵一臉懵逼,知識分子們若有所思,奧蕾莉亞.風行者相當不耐煩的質問道︰“你到底想說明個什麼?”

    卡洛斯想了想,回答道︰“我想告訴你們,計劃已經到最後的實施階段了,但是某條龍可能參與其中,原本我有50%的成功把握,現在卻不那麼確定了。勇士們,你們還要參與其中嗎?”

    “成功或者失敗,不是永遠一半一半嗎?”

    “別告訴我那麼多大道理,將軍,您只用說到哪,砍誰,砍多少。”

    “我沒有自己的房子,更沒有車庫,所以肯定沒有噴火龍。”

    “啊,真是奇妙的理論,能帶來思維混亂的效果,學到了,以後去酒館把妹可以試試這一招。”

    “和女服務員談論車庫里的噴火龍?你活該單身。”

    “不,是炫耀我那帶車庫的大豪宅。”

    “……”

    一陣嘈雜的討論聲中,奧蕾莉亞走到了卡洛斯的身旁,同行的還有賽丹.達索漢。

    “你在擔心什麼?為了這次行動你,我們奎爾多雷,加上達拉然,還有洛薩元帥的支持,不算人力光是物資消耗就快三十萬枚金幣了,你身後那個水元素,你去和他說你不干了怎麼樣?”

    奧蕾莉亞用非常不客氣的話語低聲說道。

    “卡洛斯,你害怕了?”

    賽丹.達索漢不是個精通話術的人,但是他的話語卡洛斯反而听的更明白。

    你在畏懼挑戰畏懼戰斗畏懼失敗嗎?

    大戰士向他的弟子質問著。

    “不,我無所畏懼,哪怕是刀山火海烈焰滔天,我也有活下來的實力和底氣。我擔心的是你們。整個計劃原本就帶有孤注一擲的味道,我反復修改耐心揣摩,也不過將生還率增加到百分之五十。然而現在的情況是黑龍很可能也插手其中,我不知道這個變故會帶來什麼影響以及後果。”

    奧蕾莉亞听完,思索了片刻,剛組織好語言,卻被賽丹.達索漢的怒吼憋了回去。

    “勇士們,你們願意為了聯盟去死嗎?”

    “聯盟萬歲!”

    “為了聯盟!”

    ……

    ……

    勇士們亢奮的戰吼,驅散了卡洛斯心中的陰霾。

    兵不畏死,將帥何憂,不過與子同行,刀山火海可去!

    “方磚,索拉,奧蕾莉亞,叫上所有排的上用場的法師,準備開門了,第一波突擊隊換超重型裝甲和魔法炸藥,佔領優勢地形,第二波法師梯隊穩定住傳送門,第三波增員部隊迅速鎮壓戰場,奧蕾莉亞,師父,你們組織好現場,我去找海達加西亞完成最後的準備。”

    就在卡洛斯終于下定決心大干一場的同時,黑石山上層,雷德.黑手跪拜在奈法利安床頭。

    “你已經下定決心了嗎?雷德。要為我這個虛弱不堪的法師服務?”

    奈法利安維持著人類的姿態臥床休養,無神的雙眸顯得昏暗燭黃。

    “偉大的黑石之王,請停止對您忠實僕人的試探,黑石獸人現在為您所用。”

    雷德.黑手用非常蹩腳的通用語說道。

    “所以你準備假意背叛我,去和你的獸人老相好見面?”

    奈法利安用一種出氣多吸氣少的姿態說這話,令雷德黑手的胸口非常的難受。

    “是的,偉大的黑石之王,現在服從于您的黑石獸人數量太少,甚至無法保持種群的延續,所以我需要去迎接那些還忠誠于我的族人……為了更好的為您服務。”

    “那麼就去吧,我期待著你的表現。”

    “遵命。”

    起身,倒退著離開房間,關好門,雷德.黑手感覺後背一陣透涼。

    智障吧,要考驗我裝死人也先把龍威給停了啊,寶寶嚇尿了!

    而雷德.黑手離開後,奧妮克希亞取消了隱身法術,顯露了姿態。

    “人心是經不起考驗的,我的哥哥,如果不能明白這個道理,你早晚會吃大虧。”

    “所以你使勁嚇唬我的新玩具?”

    “不和你扯這些有的沒的,樓底下那些黑矮子你想怎麼辦,最近有點跳啊。”

    “新玩具不是正想表忠心嗎?交給你去辦吧。”

    “你想多了,黑石山是你的後院,不是我的,等有了明確的消息我就要走了,我的蠢哥哥,好好養病吧。”

    奧妮克希亞說完,甩門而去。

    “口嫌體正直,我的妹妹就是這麼可愛啊!”

    奈法利安一臉迷醉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