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29章 誰才是天選之人

第429章 誰才是天選之人

    能在艾澤拉斯混出點名頭的種族,就沒有簡單的貨色。

    比如魚人,比如各種軟泥怪,又比如矮人。

    三錘之戰,矮人帝國分崩離析,銅須矮人雖然作為明面上最大的贏家,奪取了鐵爐堡,但是近衛軍團出生的銅須矮人實際上並不是人口基數最大的矮人部族。雖然佔據了正統的名義,矮人那作死的天(性x ng)和漫長的生長期,鐵爐堡政權所能支配的人口實際上經過三百多年的緩慢恢復,也僅僅是和三百年前差不多。

    蠻錘矮人雖然在內戰後期就果斷的退出了內戰這個爛泥坑,並且在索瑞森犯渾的時候和銅須一起教兄弟做矮人,但是格瑞姆巴托的衰敗和漫長的遷徙,一直到這些年,鷹巢山才確定了蠻錘矮人的政治中心地位。和銅須矮人緩慢的恢復實力相比,蠻錘矮人實際上只是止損,人口恢復這方面遠遠比不過鐵爐堡的銅須矮人。

    唯獨黑鐵矮人,別看三錘之戰戰敗,又被銅須和蠻錘兩家懟著爆錘,之後還被自家國王玩脫了,召喚出炎魔之王連都城都被炸了。但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無(情q ng)冷漠到好笑,反而是淪落到半殖民地半奴隸社會的黑鐵矮人不僅在三百年的時間里重新修建了暗爐堡,修建了黑石山要塞,甚至還將人口基數恢復到了內戰前的水平還要多。

    這不得不說是一件非常的諷刺的事(情q ng),充分說明了生產力發展水平和政治制度其實沒有太大關系。拉格納羅斯殘暴卻不愚昧,懂得打一巴掌給個甜棗的道理,黑鐵矮人雖然階級分化異常嚴重,但是數量是真tmd多……

    多到能和魚人拼數量優勢的程度……

    “能活著回去,我一定要和麥格尼好好聊聊,問問當年他們是怎麼打贏的?這種令人絕望的數量,太可怕了。”

    賽丹達索漢哪怕作為大戰士轉職的聖騎士,在長達三個小時的奔襲之後,也是大汗淋灕,有種虛脫的感覺。

    “還好吧,畢竟是地下世界,黑鐵矮人的主場,而且我們穿過了他們的兵營,人多不奇怪。”

    奧蕾莉亞看起來比賽丹達索漢好一些,呼吸也沒有調理均勻。

    “卡洛斯斷後還沒有來,會不會出事了?要不我回去看看吧。”

    賽丹達索漢休息了片刻,感覺好了些,準備重返戰場。

    “我勸你抓緊時間休息,別給自己找事兒,我們來這不是為了和黑鐵矮人火拼的,你別本末倒置了。”

    奧蕾莉亞不客氣的說道。

    賽丹達索漢很想反問奧蕾莉亞,大家來這里到底是要干什麼,但是最後也只是動了動嘴唇,沒有多說什麼。

    這是個(禁j n)忌的話題。

    看著周圍抓緊時間喝水休整,磨刀調整盔甲皮帶的士兵,賽丹達索漢選擇了沉默。

    大家都知道這次的行動是為了阻止一場浩劫的發生,但是怎麼阻止,整個計劃是什麼樣子的,卻只有卡洛斯和卡德加清楚。

    然而卡洛斯在後面準備炸毀一條通道堵塞黑鐵矮人的追擊,卡德加在風暴祭壇根本不在這里,引起這個話題,簡直是作死中的作死,一言不合全軍士氣-3。

    一陣震動從岩體傳來,沒多久,卡洛斯就帶領著斷後的人手追了上來。

    “統計一下傷亡(情q ng)況,大家再休息十分鐘。”

    卡洛斯摘下頭盔吩咐道,然後發現了賽丹達索漢和奧蕾莉亞的位置,走了過去。

    “(情q ng)況不對。”

    卡洛斯眉頭緊皺的說道。

    “怎麼不對?”

    奧蕾莉亞不解的問道。

    “黑鐵矮人的軍隊數量不對。”

    卡洛斯抖了抖雙腳,然後盤腿坐下。

    “多了?”

    賽丹達索漢回憶了之前的突襲,有些心有余悸。

    “少了。”

    卡洛斯給出了令人詫異的答復。

    “這次的行動,是一次拯救世界的行動,行動的成功高于士兵的生命。哪怕我自己,也做好了陣亡的準備。所以在下令突襲黑鐵矮人的兵營時,我已經做好整支隊伍陣亡三分之二人員的心理準備。同時,我也做好了面對一整支黑鐵矮人主戰軍團的準備。但是你們也看見了,黑鐵矮人雖然人多勢眾,可是從裝備到士氣都很糟糕,作戰能力更是一塌糊涂,除了少部分灰騎士和火槍手,既沒有法師也沒有牧師,我有理由懷疑我們遇到的是奴隸軍團。”

    卡洛斯掏出水囊喝了一口,也留出時間給听眾思考。

    “你們覺得剛才圍堵我們的軍隊大概有多少?”

    見賽丹達索漢和奧蕾莉亞都沒有開口的意思,卡洛斯繼續引導。

    “一千多人吧。”

    “大概兩千五百人到三千人的樣子。”

    從這個回答,卡洛斯不得不對奧蕾莉亞報以敬佩的目光,從軍事才能看,賽丹達索漢比起游俠將軍出生的奧蕾莉亞確實差了一大截。

    “按照我的預計,我們將要面對的敵人應該是這個數量的五倍,而且是戰斗力遠超那些廢物的正規軍。”

    卡洛斯沒有蠢到去評論誰對誰錯,而是簡單的跳過了這個敵軍數量話題。

    “用最快的速度沖過開闊地形,只要進入甬道,敵人的數量優勢就沒有辦法完全發揮出來,這是我選擇沖營的理由。但是等我們沖過來了,回頭想一想,感覺黑鐵矮人戰斗力弱的有些不可思議。哪怕我們的戰士是聯盟最好最強的戰士,但是在這巨大的數量差距面前,也有些太輕松了。”

    “是有些輕松了。”

    賽丹達索漢摸著下巴回憶剛才的戰斗,若有所思的樣子。

    “輕松不好嗎?黑鐵矮人又不是獸人。”

    奧蕾莉亞有些不明白眼前兩個男人的腦回路,語氣中有些諷刺的意味。

    “所以我懷疑黑鐵矮人其實有軍事行動,抽調了自己的軍團,我們運氣好,沖擊的實際上是個空營。”

    “空營?”

    “哈!空營……”

    又一陣爆炸產生的震動傳來,卡洛斯松了口氣。

    “關鍵時刻法爺還是靠譜,抓緊時間休息吧,接下來的路程就是比拼速度了。”

    掏出聖典,卡洛斯將立體地形圖放大,提高音量說道︰“最艱難的一段路已經闖過去了,現在我們只需要一路向下就好了。”

    沒過太久,方磚和索拉帶著負責爆破的法師以及士兵也趕到了臨時休整的地方,負責統計傷亡的軍官也前來報告。

    “陛下,全隊三百一十七人,輕傷二十二人。”

    “……你也抓緊時間休息,時間不多了。”

    卡洛斯花了一點時間才反應過來,問重傷員的問題毫無意義,所有重傷的士兵都選擇了斷後,而不是拖累戰友。

    在聖典的投影地圖上,卡洛斯和敢死隊的所在地和他們將要前往的目的地不過五厘米的直線距離,然而在陌生而幽暗的地下通道,這將會是一段灑滿血與火的征戰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