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79章雅典娜的驚嘆?宙斯的憤怒諸神的黃昏……

第179章雅典娜的驚嘆?宙斯的憤怒諸神的黃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讓開!”

    “不讓。∼,”

    “滾開!”

    “不會。”

    “基拉!你找死!”

    “阿斯蘭,是這個名字吧。”

    “最後問一次,讓是不讓!”

    “經驗告訴我,敵人想干什麼,你不讓他干就對了。”

    阿斯蘭和對手廢話,也僅僅是想要調整下呼吸,要是這個名叫基拉.亞馬托的獸人劍聖正的讓開了……年輕的聖騎士也不敢去啊。

    言語看淡,就是個干。

    雙手提劍上撩,阿斯蘭的寶劍帶著幻影迎上了由德拉諾特有的黑石礦石淬煉的重刃。

    魔化秘銀和異域黑石的踫撞,艾澤拉斯和德拉諾的精粹之爭,換來的清脆的踫撞聲和獸人的慘叫。

    “踩腳趾,你這個賤人!”

    聖騎士充分的利用了自己配甲的優勢,率先動手,利用短距離的沖刺,追平了武器上的量級差,在第一次的角力中打了個平手。

    然後。

    穿著鐵馬靴的阿斯蘭一腳踩在了穿著草鞋的基拉腳上。

    獸人劍聖含怒揮劍,阿斯蘭不閃不避全靠內力的硬吃下這記橫掃。

    口吐鮮血,基拉.亞馬托受到反作用力倒退了兩步,拉開了三五米的距離,而原地巍然不動的阿斯蘭拼著內傷搶到了先機。

    一個箭步飛身躍起過去,一拳砸開盒子,里面什麼都沒有。

    “我耤I!!”

    阿斯蘭胸口一股惡氣郁結不散,傷上加傷,又是一大口鮮血噴出。

    “你是在找這個嗎?”

    獸人劍聖基拉亞馬托掏出一個一看就是精靈風格的造物在手里上下拋玩。

    “看見你們異常的舉動,我就先一步來了,觀察周圍,似乎只有這個東西看起來像個好玩意。”

    基拉.亞馬托說完,五指K握,試圖捏碎手中的玩物。

    結果發現比想象中的結實,單手捏不碎。

    ……

    “嗯,挺結實的。想要嗎?”

    劍聖綠色的臉頰泛起詭異的紅潤,反問道。

    “不想。”

    聖騎士抓緊時間調整呼吸,平復傷勢。

    “我們打個賭吧。”

    基拉.亞馬托提議道。

    “說。”

    阿斯蘭.祈安在思索著對策,不介意和敵人再廢話兩句。

    “你不逃跑。我不毀了這個玩意兒,咱們好好戰一場,一對一,你和我。”

    劍聖提議。

    “好。”

    聖騎士干脆的答應了。

    然後基拉.亞馬托隨手一拋,將起爆裝置扔在地上。用力踩進土里,放置聖騎士趁決斗的間隙奪物走人。

    聖騎士的聖盾術太惡心了,劍聖深有感觸。

    然而…… 嚓。

    起爆裝置被踩碎了。

    “曰。”

    “耤C”

    這游戲怎麼玩!

    事無轉圜,戰,也得戰,不戰,也得戰。

    劍聖首先發難,紅腫的腳趾不那麼痛了,卻有些發麻,但是不影響跳劈的發揮。聖騎士劍鋒落地。單膝跪地卸下黑石重劍的力道,趁對手招老,猛的一蹬地,拔劍而起,直欲腰斬對手。

    基拉.亞馬托如蜓蜓點水單足一點,身體扭轉,置身大劍之側,輕易化解了腰斬殺機,提刀便是再戰。

    阿斯蘭.祈安好不意外,收劍就是一記頂膝。不給劍聖拉開距離的機會。

    “有破綻!”

    “機會!”

    聖騎士阿斯蘭.祈安的頂膝撞上了劍聖基拉.亞馬托的腰眼,獸人基拉.亞馬托的的鐵拳砸在了人類阿斯蘭.祈安的左臉。

    “你個雜碎留力了……嘶嘶。”

    “狗x的獸人手真長,失算了,咳咳。”

    仿佛自己再無戰斗之力。兩個人盡顯痛苦之色,然而僅僅兩秒鐘時間不到,一躍而起又是兵器的激烈踫撞。

    “我演技如此逼真,那傻逼為何不上當?”

    “我示弱如此徹底,那蠢貨干嘛不搶攻?”

    雖然遺憾,卻並關鍵。交戰二人在以零點一秒為單位的時間里思考,戰斗,用肢體語言誘導,用純熟的技藝廝殺。

    “我承認你是個強者。”

    劍聖對于獸人而言,並不是個職業,而是一種尊稱,一種榮耀的稱號。

    熟練百兵,戰無敵手,強者中的強者,武技上的達人,是為劍聖。

    眼前的敵人那頑強的意志和精湛的技藝讓獸人劍聖基拉.亞馬托忍不住敬佩。

    因為這樣的對手才有擊殺價值!

    “我承認的強者只有陛下一人!”

    替自己阻擋敵人援兵的七名勇士已經人人帶傷,快要堅持不住了,留給阿斯蘭的時間已經不多,自己的背包里還有一個烈性炸藥包,足以代替引爆裝置,但是那需要時間布置。

    如果不能速戰速決的消滅眼前的獸人,戰友陣亡後,自己根本沒有時間布置。

    時間就是生命,阿斯蘭第一次對這句話體驗的如此深刻。

    聖光之翼張開,阿斯蘭運用了自己還未熟練掌握的技巧,原本平靜如同汪洋的聖光之力驟然如同狂暴的奔流直落懸崖一般洶涌。

    洶涌澎湃的聖光之力充斥全身,給予了聖騎士仿佛無窮無盡的力量,也傷害著阿斯蘭的身體,並且急速蒸發著,消耗著,浪費著。

    “來吧,用你的生命來感受吧,這就是我的聖光之道!”

    聖騎士大喊著,沖了上去。

    同時,劍聖掏出一瓶綠色藥劑喝了下去,藥劑的效果近乎立竿見影,渾身閃耀著電光熱氣的基拉.亞馬托包括皮膚和眼楮一同變為赤紅。

    “斬,赤紅之瞳。死在我邪王真眼的狀態下,你,值了。”

    開掛的兩人仿佛瞬間超脫了人類的極限,劍風掃過,砂石橫飛,刀刃相撞,音爆破空之聲後于刀劍分離之影。

    在博尼格托.幻影舞者的特效下,萬千劍影迎戰黑石一刃,電光雷鳴對陣煌煌大日。

    明明天色尚暗,東方剛剛見白,可是在這小小的戰場一角,已如日之中天。

    無論是聖光之翼還是惡魔之血,對于主人的負擔都極重,聖騎士阿斯蘭和劍聖基拉都憋著一口氣,相互搶攻中,兩人都明白,剛不可久,強不可持,先松下這口氣的人只有尸首異處的下場。

    余光中,戰友一個個的倒下,剩余者也不過殊死抵抗而已。

    阿斯蘭做出了最後的決定,整個人都輕松了。

    剎那間,他回憶起了被稱作天才的自己是如何在贊譽聲中成長,又是如何在自傲中被自家的國王陛下戲耍般的打敗。

    哦,那是他還不是國王。

    我對權勢地位只是一般熱衷啊,陛下,您不給,其實也沒有關系。

    我最想要的其實是打敗您一次啊!

    陛下,不要輸給任何人,因為我只輸給過您一個人啊!

    帶著基拉.亞馬托無法理解的微笑,阿斯蘭使用了他只听說過而沒有見過的招式。

    “x……咳!”

    任由巨劍洞破肩甲,看在肩頭,阿斯蘭將博尼格托.幻影舞者插在地上,將全身力量灌注其中。

    已經喊不出剩下的招式名號了,聖騎士只能在內心深處吶喊。

    “感受我的聖光吧,感受我的炙熱吧,感受我的武道!”

    炙熱和劇烈的沖擊如願的引爆了獨眼巨人系統,在破曉的第一道曙光中,劇烈而有序的爆炸火光遮蓋住了黎明的光輝。

    “這是什麼?!”

    祖金大驚失色。

    “鋼鐵與烈焰,哦,我見證了偉大的力量,部落,部落的前進方向!”

    科拉馬爾被耀眼的強光閃耀的雙眼流淚卻不願眨一眨眼。

    “你們先走。”

    經過精密計算的獨眼巨人系統,用烈焰焚燒著所有置身其中的巨魔和獸人,以及人類。而卡洛斯以及奧蕾莉亞所在的第五道防線,守備士兵們躲在牆後,躲過沖擊帶來的強風後,沒有半點損傷。

    “卡洛斯……”

    “陛下……”

    “執行命令。”

    卡洛斯周身閃耀著聖盾的光輝,抵抗折爆炸的余威。

    強光耀花了他的眼,王者卻不願意眨一眨,只是看著,就那麼看著。

    “我們走吧。”

    看出來了,自己不動,這些屬下沒有人會離開,卡洛斯用冰冷入鋼鐵般的聲音說出了撤退的命令。

    戰場兩公里外的一株大樹頂端,一個侏儒蘿莉置身其上。

    “啊,麻煩大咯。”(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