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30章 誰又是天譴之人

第430章 誰又是天譴之人

    距離麥迪文身亡不過兩年不到的時間,紫羅蘭之眼的法師依然徘徊于卡拉贊試圖從這座高塔中探尋更多的魔法奧秘。

    然而麥格娜.艾格文卻沒有心思去關注這些“魔法小偷”。

    艾格文承認自己不是個好母親,至少在麥迪文活著的時候自己並沒有盡到一個母親應盡的義務。但是艾格文一直是個優秀的守護者,是一個優秀的法師。

    哪怕是復活兒子的緊要關頭,上一代守護者麥格娜.艾格文依然察覺到了大地深處的異動。

    可惜艾格文無暇去探查,也無力去干涉。

    將守護者的傳承法力轉移給兒子之後,艾格文雖然動了手腳,保留下自己那份法力,但是曾經艾澤拉斯世界橫行霸道的法界大佬已經不復當年的風采。復活麥迪文更是一件令人心力交瘁的大事件,艾格文勞心勞力,更是損耗了大量的法力。

    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祛除了薩格拉斯的靈魂碎片對于兒子的干擾後,復活一具軀體對艾格文來說並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情。

    在卡拉贊的逆之鏡像塔深處,艾格文看著陷入沉眠中的兒子,忍不住長吁了一口氣。

    終于,終于,終于……

    艾格文百感交集。

    哪怕只是薩格拉斯的一小塊靈魂碎片。

    哪怕是在麥迪文身亡後。

    曾經的守護者麥格娜.艾格文依然用了一年多的漫長時光才完成了所有的準備工作,又用了超過一百天時間的漫長儀式才完成對于麥迪文靈魂的淨化。

    這個過程是對艾格文身體和精神的雙重考驗,是對一個八百歲老法爺的心靈救贖。

    當年被薩格拉斯瞞天過海坑騙的事情對有完美主義糾結癥的艾格文來說是無法原諒的奇恥大辱。

    終于,老娘贏了!

    薩格拉斯,我從你手里奪回了自己的兒子!!!

    被洛薩捅穿的身軀已經被魔法修復,虛弱的靈魂也經由卡拉贊的力量慢慢溫養。此刻的麥迪文雖然與死人沒有什麼物理上的區別,但是復活的未來已經由他的母親親手編織完成,成為既定的事實。

    在這大喜的日子里,艾格文怒火中燒。

    是哪個不開眼的雜碎擾動了大地的力量,不知道卡拉贊作為艾澤拉斯的魔法節點,很敏感的嗎?

    要不是老娘損失了百分之八十七點五九的法力值,非要懟你臉上糊一發氣定極效炎爆。

    所有完美主義者都是強迫癥偏執狂,沒有例外,艾格文更是這其中的經典個例。

    哪怕卡拉贊的建立是她一手促成的,哪怕對自己的實力學識有著絕對的自信,艾格文依然對于大地的異動感到一陣心煩意亂。

    萬一干擾到聚能法陣的運作,影響了麥迪文怎麼辦?

    女人和女強人的差別就在這里。

    如果只是個女人,會為了兒子的事情會自己擔憂害怕。

    如果是個女強人,會為了兒子的事情會誰惹我殺全家。

    很明顯,艾格文是個女強人,哪怕力量衰弱的嚴重,也無損她女漢子的風采。

    何況這里是卡拉贊。

    星界法師的威名可不僅僅是能夠自由穿梭星界在宇宙間遨游那麼簡單。

    擁有穿梭世界的能力,必然對于空間魔法有著深刻的理解和認知。

    而這種能力的最直白體現就是對于世界構成的改變。

    再直白一點,就是移山填海的威能。

    麥迪娜.艾格文在幾百年前就無中生有,于破碎群島周邊海域制造了一座薩格拉斯之墓用來封印佯裝戰敗的薩格拉斯留下的軀殼,並將那~~~~~~~~~~麼大一座島嶼再封印起來沉入海底。

    厲不厲害?

    想不想學?

    這就是星界法師的能為。

    可惜往事都隨風都隨風都隨風~~~~~

    歷代守護者積攢下的傳承法力已經被兒子麥迪文繼承並且敗光了,甚至連復活用的魔力都是艾格文的養老本。為了麥迪文的復活,艾格文拆了不少傳奇級別甚至神器級別的魔法物品,消耗了近乎所有的庫存材料。

    所以想靠裝備碾壓別人現在都辦不到了。

    當年拉格納羅斯意外被老索瑞森召喚來到赤脊山,威風不可一世,還不是被艾格文一通暴揍打回地底。

    什麼力量耗盡回歸元素位面?

    要不是那時候提瑞斯法議會已經開始扯艾格文的後腿拾掇下一任守護者的事情,麥迪娜甚至想打到火元素位面去。

    然而現在艾格文也只能想一想當年的威風了。

    畢竟當年做錯的事情,想要彌補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檢查好兒子的“棺材”,艾格文離開鏡像卡拉贊,前往了卡拉贊高塔的主宰露台。

    避開那些還在翻箱倒櫃的達拉然法師沒有浪費艾格文太多的精力,反而是一路修復被那些學藝不精的二貨法師破壞的魔法回路浪費了不少時間。

    “放以前,這種能力的法師給我的學徒當學徒都不要,達拉然也怠惰了。”

    主宰露台看起來只是一個陽台,但是卡拉贊作為非常特殊的魔法節點,重要性只在太陽井之下。這個看似是用來看風景的露台,真實的作用,卻是用來看“風景”的,整個艾澤拉斯世界的“風景”。

    利用主宰露台的獨特能力,艾格文查看了大地異動產生的原因,洞悉了深岩之洲被洞穿的事實,發現了火元素位面的靠近。

    然後準備返回鏡像卡拉贊洗澡、吃飯、睡個覺。

    沒有力量,就管不了閑事,艾格文對于搞事有著深刻的認知,從卸下守護者的稱號、法力與責任那一刻起,這種事情已經不是她能夠隨意干涉的了。

    “瑪法里奧那蠢貨在干什麼?德魯伊不是號稱自然的守護者嗎,放火元素來到物資位面,花花草草可要被燒不少啊。嗯~~~~~算了,管我什麼事。”

    艾格文這麼說著,一邊想一邊走著,卻不知不覺間走到了塔頂。

    “果然還是氣不過啊!”

    艾格文掏出了自己的法杖,開始施法。

    當年為了撫平赤脊山的創傷,艾格文在燃燒平原和灼熱峽谷周圍安置了一些隱秘的符文塔,用來鎮壓火元素的暴動。

    雖然現在的艾格文已經沒有了暴打拉格納羅斯的能力,不過惡心惡心它還是辦得到的。

    激活符文塔,施放出最後的力量,如果拉格納羅斯膽敢將火元素位面直接和艾澤拉斯的物質位面進行洞穿,先面對一場大地震吧。

    我無法制止你,但是我可以煽風點火搞搞你。

    遠在千里之外的艾格文做完這些事之後,心滿意足的準備好好休息休息,守護世界,還是靠別人吧。

    我已經盡了最後一分心力。

    完成激活符文塔的施法之後,天色終于破曉,艾格文久違的觀看了一次日出之後,身影消失在風中。

    她所不知道的是,曾有一面之緣的卡洛斯.巴羅夫,因為她偶然的正義感,陷入了人生最大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