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81章猜,你猜,猜猜我猜不猜

第181章猜,你猜,猜猜我猜不猜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真不錯,從銀月城到楓溪谷,一路大道,我們的援軍走了快一個月,厲害,厲害。”

    達爾坎趕到楓溪谷時,受到了奧蕾莉亞的熱情歡迎。

    可是在私下,這樣的風言風語層出不斷,讓大法師異常的憤怒,尷尬,以及無地自容。

    前行的同胞在奮勇作戰,並且戰果輝煌。而援軍從組建到行軍,一路扯皮,一路拖延。自己至少名義上的調度官,又不是專業的軍事人員,也壓制不住這些家伙。

    結果就是抽調部隊用了一個星期,調撥物資用了一個星期,原本八天不到的路程走了十二天。

    還有禮義廉恥的達爾坎默默的忍受了那些滿身戰爭氣息的同胞們對自己的冷嘲熱諷。

    “奧蕾莉亞元帥,您單獨約談我,是為了什麼?指責我的延期嗎?”

    達爾坎見奧蕾莉亞陰沉的坐在新制作的簡陋木椅上,半天不言不語,忍不住帶有懊惱和怒意的問道。

    “並沒有這個意思,達爾坎大師,您辛苦了,帶著這樣一支軍隊,很辛苦吧。不知道誰想出來的,把這樣幾支素有仇怨的部隊塞到了一塊,卻讓您一個法師來帶隊,您真的辛苦了。”

    奧蕾莉亞沒有諷刺達爾坎的意思,只是實話實說的安慰著大法師。

    黨內無派,千奇百怪,國內無系,傻子都不信。

    阿納斯塔里安的想法是好的,可惜身居高位的太陽王是在太過高大光輝,已經看不到自己腳邊的陰影。

    在為國奮戰時,所有的奎爾多雷精靈都是好樣的。但是在不那麼精要的關頭,軍隊內部操蛋的事情從來都不少。山頭林立,派系縱橫。講關系,講血源,認老師,拜把子。游俠看不起騎兵,法師看不起破法者,各種各樣的破事能把指揮官給煩死。

    而阿納斯塔里安為了平衡事態。除了遠行者的游俠,以及抽調一百名法師是自己的親信之外,剩下的部隊全部是大貴族的勢力。

    既是給予奧蕾莉亞援助,也是削弱貴族和議員在銀月城的影響力,一舉兩得。

    以奧蕾莉亞的名望的手腕,壓住這些家伙不成問題,唯一的問題就是一路上苦了達爾坎。

    “還好吧,一切為了奎爾薩拉斯。”

    達爾坎見奧蕾莉亞如此客氣,也平復了心情。溫和的說道。

    “那麼陛下決定好什麼時候接待奧特蘭克的王了嗎?”

    “額,沒有,或者說我不知道。”

    “達爾坎大師,一位國王御駕親征,為了奎爾多雷而戰,我們的國王卻假裝沒有看到?”

    奧蕾莉亞的呼吸變的沉重起來。

    “抱歉,這等國與國,王對王的大事。我沒有發言權,更不敢編撰詞匯誤導你。”

    達爾坎如實的說道。

    “那麻煩您提我溝通一下我們的太陽王陛下。我需要和他談談。”

    奧蕾莉亞提出了請求。

    “沒有問題。”

    達爾坎爽快的答應了。

    即使高等精靈的魔法水平很高,能夠主持雙向影音通訊法術的法師依然不會太多。

    理論很簡單,但是施法難度太高,一般人就算學會了也未必能夠順利施放。

    從達爾坎如其隨意的應承下來的寫意,奧蕾莉亞忍不住高看了這位以前並未太多接觸的大法師一眼。

    普通的音像傳輸法術,無非是錄制一段自己的影像聲音傳遞給收信人。然後對方再用同樣的手法回復你一段影像聲音,就像筆談一樣的,你一句,我一句。

    雖然也能用,但是延遲巨大。還容易受干擾和監听。

    而達爾坎施放的傳訊法術,則直接展開了一道魔法帷幕,帷幕之下,奎爾薩拉斯的太陽王阿納斯塔里安陛下身形清晰靈動。

    “達爾坎,你有什麼事情需要稟報?”

    阿納斯塔里安問道,對于大法師在午休時間打擾自己,太陽王還是有一絲小小的不愉快。即使在壽命漫長的奎爾多雷精靈當中,阿納斯塔里安也是長壽者。雖然從身體情況看,這個強壯的中年精靈很健康,但是一種精力不如年輕時候的感覺,還是時不時的涌上阿納斯塔里安的心頭。所以太陽王一般在午休時間,是不處理公務的。

    但是事關軍情,總是特殊例外。

    “要見你的是我。”

    奧蕾莉亞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了達爾坎施放的魔法帷幕中。

    “奧蕾莉亞,見到你無礙我很高興。”

    阿納斯塔里安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

    “但是我高興不起來。陛下,巨魔和獸人在聯軍的打擊下損失慘重,但是依然不是我手里這點軍隊可以抵擋的。而因為您的忽視,奧特蘭克的王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他已經決定要撤軍了。一位國王,如此無私的幫助了奎爾薩拉斯,卻帶著滿腔的憤怒而離去。因為您,陛下。”

    面對奧蕾莉亞的指責,阿納斯塔里安那用魔法模擬出的形象嘴角飄過一絲長輩看待頑童般的笑容。

    “真的是因為我嗎?奧蕾莉亞,可不是我要求奧特蘭克的那個小子來的。”

    “但是你是國王!”

    “是的,我是國王,所以我無視了你這可大可小的罪狀。”

    “我是為了奎爾薩拉斯的子民!”

    奧蕾莉亞的聲音越提越高。

    “好吧,我信任你,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你是個容易上頭的小蠻妞。奧蕾莉亞,听好了。如果我要接待奧特蘭克的王,請他來銀月城時必然的。那麼他的軍隊怎麼辦?跟著走?那請他來何用?然而國王親征,這份情誼太大了,為了你的魯莽,我可能需要付出非常沉重的代價。人類總是貪婪的,是不知滿足的。奧蕾莉亞,你太輕率了,你如果向一位將軍求援,那麼一切都很好處理,金錢,榮譽,魔法道具,神兵利器,總能讓他滿足。可是你請來的是一位國王,還是一位傲氣的國王。我一直在等待他的書信,等待他的使者。但是什麼都沒有,他在等待我張口,等待我開出符合我身份地位的酬謝給他。奧蕾莉亞,我怕他要的我給不起啊,一但談不攏,比不談還可怕。我無視了你的國王朋友,不是因為我無禮,而是因為你的魯莽。”

    “……”

    奧蕾莉亞整個人都不好了,一個政治老鳥高估了一個政治菜鳥,而一個肌肉長腦子里的國王在等著一個滿腦子權謀的國王請自己吃飯。

    “陛下,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您授權我特使身份,我去和奧特蘭克的王談判。為了您的子民,求您了。永歌森林正在燃燒,奎爾多雷正在哭泣,求您了。”

    奧蕾莉亞低聲的懇求著。

    “達爾坎。”

    “臣在。”

    “你作為正使,協助奧蕾莉亞處理下這件事吧。”

    “遵命。”

    “阿納斯塔里安叔叔,謝謝。”

    “呵呵,什麼時候改改你那小蠻妞的脾氣。”

    達爾坎結束魔法通訊後,忍不住想到,有奧蕾莉亞.風行者這樣的人,奎爾薩拉斯還有救啊。(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