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32章 RPG還是RTS這是個問題

第432章 RPG還是RTS這是個問題

    戰爭從未改變。=樂=文=小說

    世界從來就不公平。

    不作死就不會死。

    作為宇宙間最接近真理的三大準則,重要性僅次于哲學三命題。

    即我是誰?我在哪?今晚吃什麼。

    為什麼這三大準則會這麼重要?

    因為多念幾遍,能壓制住滔天的怒意。

    至少在此時此刻的黑石山附近,最有權勢的幾位心中都有一句mmp已經快要壓抑不住爆發的沖動即將噴涌而出。

    從索瑞森的視角看,投降派的雜碎們試圖借助火元素的威勢向自己發難。淦!老子膉F麥格尼銅須的女兒怎麼了,從輩分講是佷女怎麼了,黑白配怎麼了,那叫為國爭光!我喜歡艾茉拉怎麼了,想封她為皇後怎麼了,老索家的事情輪得到你們瞎**?

    索瑞森是真的委屈,王黨覺得他太軟弱,任由火妖滲透黑鐵矮人內部,喪權辱國,不是賢明的君王;投降派覺得他太強硬,火元素太君們是能得罪的嗎?分分鐘無限火球教做人好不好,只有緊跟火元素太君們的腳步前進才能創建大黑石共榮圈;元老院覺得他縱容市民詆毀偉光正的奴隸制,不是個好皇帝,除了抽稅攤派什麼都不會;瑟銀兄弟會那幫進步分子整天試圖發動革命建立皿煮新秩序……連礦工都想著多挖幾噸礦存錢買奴隸當奴隸主,皿煮你全家啊!

    國事家事事事不順,輿情社情情情揪心。

    所以人類突襲了東部兵營的事情算個球啊,大軍都開拔到最前線懟黑龍軍團了,幾百個人類有什麼好擔心的。

    什麼我大黑鐵藥丸,什麼聯盟打下來了,什麼艾茉拉是鐵爐堡的細作……

    索瑞森怒而提錘,掄圓了就砸過去,侃侃而談的議員真沉醉在噴口水的快感中,哪里想到皇帝會突然發飆,直接被開了瓢。

    “你們要發兵我同意了,你們要修建更多的元素神廟我同意了,你們要更多的築造權和開采權我也同意了。現在,我想給我的女人一個身份,你們都不同意了?”

    索瑞森的余光看到藏在暗門內觀望的艾茉拉,一肚子火氣,心里不停盤算著一會怎麼補償艾茉拉以及怎麼收拾這些不听話的臣子。

    至于人類什麼的,攘外必先安內,先收拾好這個暗爐堡再說。

    從奈法利安的視角看,二五仔,二五仔,全tmd都是二五仔,除了親愛的妹妹奧妮克希亞,黑龍軍團統統都是二五仔。獸人之流的奴僕都還知道對自己保持應有的尊重,而其他的黑龍以為他不知道那些骯髒的私下串聯嗎?不過是小小的裝病,就試探出這麼多二五仔,要死啦!!!

    幾天前黑鐵矮人突然加強了攻勢,火元素們也蠢蠢欲動,黑石塔外的天空,紅龍綠龍耀武揚威,自己假意身體不適,讓黑龍軍團先商量個方案出來……

    結果一幫二五仔可行的作戰計劃沒有商量出來,倒是開始商量起代理軍團長的人選了。

    已經穩定住傷勢的奈法利安強迫自己繼續躺在床上裝殘廢,默默的注視著手下一幫二五仔唱大戲,盤算著怎麼秋後算賬。

    但是奈法利安選擇性的無視以及遺忘了,事實上奧妮克希亞才是他在黑龍軍團內部最大的競爭對手。

    內部的紊亂極大的干擾了奈法利安的計劃,收攏黑龍軍團內部的權力成為了奈法利安當前最主要的任務。

    所以通過魔法,奈法利安向雷德.黑手下達了最新的命令————收攏族人後立刻返回黑石塔上層,準備與黑鐵矮人的戰斗。

    至于聯盟和部落,一群低等生物,早晚臣服于偉大的黑龍軍團,不用著急。

    從奧格瑞姆的視角看,部落現在最急缺的不是人手不是武器不是物資給養,而是士氣。兵敗如山倒,牆倒眾人推,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勝利,一場足以鼓舞起族人士氣的勝利。反正再失敗也不會糟糕到哪里去,所以奧格瑞姆明知道雷德.黑手不是那麼可信,依然同意了參與這次行動。

    從安度因.洛薩的角度看,一切困難都是紙老虎,無法阻擋聯盟從勝利走向勝利……這獸人的數量有點多,攻勢有點猛啊!

    在戰略上蔑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

    安度因.洛薩踐行著這個原則。

    所以在天亮之後戰斗正式打響時,卡洛斯的任務、三百多聯盟勇士以及那個預言都被聯盟的大元帥拋諸腦後了————戰勝眼前的獸人才是最關鍵的事情。

    戰斗從一開始就進入白熱化,原本士氣低迷的獸人仿佛磕了藥一般舍生忘死的戰斗,勇猛的身姿甚至讓經歷了整場戰爭的洛薩都為之觸動,難道當初那如同黑暗般深邃的綠色潮水又回來了?

    但是很快,洛薩就發現了不尋常的地方。

    那就是獸人犀利的攻勢繞開的要塞的正面,呈左右兩個弧形沿著聯盟最外圍的工事發動進攻,看起來是要迂回繞後的樣子。

    “獸人這是要干什麼?不突破我們正面的防御,迂回到要塞的北面……那還是要塞啊!”

    洛薩身旁的軍官同樣沒有看懂部落的用意,迷茫的說出了大家心中的疑問。

    在第一次深入燃燒平原失敗之後,聯盟就放棄了擴大控制面積的戰略,集中物力人力在主要通路旁修建了現在這座堅固的戰爭要塞。

    獸人就算繞後成功,那又如何,為了防御黑石塔可能出現的敵人,要塞的背面和正面沒有什麼差別。聯盟的工程師也不是蠢貨,精密的計算得出的結論,哪怕有敵人佔領了黑石山山道一側的高地,也沒法利用高度差使用投石機火炮一類的攻城武器轟炸要塞的外牆。

    因為太遠了,哪怕是銅須矮人手里的工程坦克,也辦不到。

    更何況這些迂回的獸人根本沒有攜帶明顯的攻城設備,那些大家伙壓根就沒有辦法藏起來。

    就這樣,安度因.洛薩和奧格瑞姆.毀滅之錘都錯誤的理解了這些擁有狂熱戰意的獸人。這些急于向新主人表現自我的獸人。

    古爾丹身亡的後遺癥正在發酵,奧格瑞姆並不明白惡魔之血對于獸人精神層面的深遠影響。邪能的滲透令原本尚武的獸人變得嗜血而好殺,狂熱的情緒是極端的體現,這也是當入侵艾澤拉斯的獸人攻勢受挫之後開始迷茫的原因。

    倘若古爾丹尚在,奧格瑞姆只需要讓部下再來上一杯惡魔之血,部落大軍就能重整旗鼓,斗志昂揚的繼續和洛薩率領的聯盟繼續至死方休。

    但是,然而,可惜,值得慶幸的是古爾丹已經死了。

    獸人的理智正在緩慢的回歸。

    不幸的是,在這個說不上是好是壞的時刻,聯盟的大軍步步緊逼。

    更麻煩的是,黑龍軍團的魔力蠱惑著一些饑渴的獸人。

    于是雷德.黑手的謀劃基本成功了,大約兩萬左右的獸人希望加入黑龍軍團,得到黑龍的庇護,獲取全新的力量來滿足邪能消退時的饑渴感。

    而奧格瑞姆,被毀滅之錘所鐘愛的男人,獸人中少有的智者,武力與謀略並存的統帥,卻恰恰因為高強的個人實力忽視了這一點。

    因為奧格瑞姆僅僅依靠個人的意志力便抵抗了應用惡魔之血所帶來的嗜血沖動,甚至皮膚都沒有被邪能染綠。

    所以奧格瑞姆理所當然的認為所有獸人都應該如同自己那樣。

    “無論雷德在謀劃什麼,都不那麼重要了,感受到了嗎?這種沸騰的戰意,血液似乎開始燃燒。似乎從海峽那邊回來之後,我就被諸多事務困擾,為了統合族人奔波。獸人,終究應該戰斗,傳令,準備正面推進!”

    奧格瑞姆明白光靠現在手里這點人手,很難攻破人類建立的堅固要塞。

    但是戰斗的渴望刺激著他,久違的豪情涌上心頭,部落對于大酋長的命令欣然接受。

    “毀滅之錘在唱歌,真是少見的情況!”

    奧格瑞姆的自負依然蒙蔽著他的雙眼他的心靈。

    毀滅之錘的愉悅並非來自獸人的振作,作為德拉諾世界的火元素之靈鑄造的神器,天然的對于火元素之力非常敏感。毀滅之錘正在因為艾澤拉斯世界的火元素位面靠近而亢奮,並向奧格瑞姆作出了預示。

    然而奧格瑞姆會錯意,錯誤的認為毀滅之錘渴望戰斗。

    所以,慘烈的戰斗圍繞著聯盟的戰爭要塞展開。

    聯盟的軍隊正在逐漸向要塞靠攏,外圍的防御工事逐步被獸人蠶食殆盡。但是洛薩一點都不著急,甚至對于戰況十分的滿意。

    三萬聯盟五萬部落,這是整整八萬戰士,緊緊是戰爭要塞周圍這塊地方根本施展不開,別看現在打的熱鬧,真正處于交火線的雙方士兵加起來不會超過一萬。獸人想要推進到要塞的外牆,至少還要突破三道防線。而依托工事防御的聯盟士兵,將打出非常漂亮交換比的戰斗。用鋼鐵和岩石以及少量的鮮血換取大量的獸人傷亡,是非常劃算的事情。

    慈不掌兵,洛薩對這樣的戰斗非常滿意。

    第一天,直到天色完全昏暗,部落迂回的部隊也僅僅走完三分之二的路途,而奧格瑞姆率領的攻堅主力,距離洛薩站立的城牆至少還有五公里的距離。

    不管聯盟還是部落,都沒有試圖進行夜襲。

    因為戰斗才剛開始,大家並不著急。

    一夜的休整,戰斗在天亮之後繼續。

    雷德.黑手率領部隊從黑石塔涌出,遭遇了烏瑟爾的頑強抵抗,但是哪怕是光明使者,也沒有能力阻攔如此多的獸人。所以烏瑟爾在部隊崩潰之前引爆了預先埋設好的炸藥,暫時封閉了雷德.黑手前進的道路,為洛薩調兵遣將留出時間。

    雷德.黑手如約出現,極大的鼓舞了獸人的士氣。

    但是洛薩既不意外也不慌張,依然沉著的指揮著部隊戰斗。

    戰爭要塞,不是修來過家家的,只要這座戰爭要塞依然屹立于大地之上,獸人不復出同等重量的血肉,休想向聯盟討要任何好處。

    于是幾乎是同一時刻,安度因.洛薩和奧格瑞姆.毀滅之錘發布了同樣的命令︰要求增援。

    戰爭是殘酷的,戰爭又是美麗的,它獨特的暴力美學刺激著參與者,從視覺、听覺、嗅覺、觸覺甚至是味覺,無一不在宣泄著存在感。

    僅僅是一天半的時間,圖拉揚仿佛回到了希爾布萊德丘陵,回到了最艱難的那個時候,仿佛大半年的休整不過是一場夢。

    疲憊,卻並不痛苦。

    作為洛薩的副官,圖拉揚並不經常呆在大元帥的身邊。因為他總是代表著洛薩的權威出現在戰況最緊急的地方,用高超的指揮藝術和卓越的武藝為勝負的天平添加名為聯盟的籌碼。

    于是,就在所有人,人類,獸人,都在為這場戰爭游戲傾盡全力的時候,名為卡洛斯.巴羅夫的男人正帶領著殘存的敢死隊在數千米深的地下通道內奪命狂奔。

    末日尚未到來,末日即將到來。

    海達希亞水元素耿直過了頭,那個名為海達加西亞的巨型水元素更是狂熱到無語。

    原本,卡洛斯以為水元素與火元素的力量對沖無非就是水與火的沖突,制造大量水蒸氣而已。

    但是卡德加控制著小型**水元素抵達熔岩湖之後,只來得及發出警告便昏迷過去。

    “有多遠跑多遠。”

    這是卡德加昏迷前的最後警示。

    沒有人會忽視卡德加的警示,所以整支隊伍迅速行動起來。

    但是還不夠快。

    在短暫的平靜之後,卡洛斯終于明白了卡德加之前預見到了什麼。

    或者說海達希亞水元素到底干了什麼。

    從一開始,巨型水元素海達加西亞就沒有想過在物質世界和火元素進行一場元素之力的較量。哪怕有風暴祭壇作為連接節點,海達希亞水元素軍團也不可能在拉格納羅斯的主場和炎魔之王一較高下。所以海達加西亞的決定幫火元素們一把。

    幫倒忙。

    不管是巨型水元素自己的主意還是海達希亞水元素更高層的謀劃,卡洛斯的行動成功了。

    海達加西亞湮滅了自己的元素之核,磅礡的水元素之力引發了熔火之心的激烈震蕩。拉格納羅斯對于老對頭水元素的力量絕不陌生,炎魔之王一邊嘲諷著對手的渺小與無力,一邊加快熔火之心入侵物質位面的速度。

    于是,炎魔之王被擺了一道。

    水元素的力量沒有選擇直接和火元素之力對抗,反而浸入大地。熾熱的岩漿被急速冷卻,作為力量載體的岩漿河迅速凝固成鐵河,原本並無固定外形的熔火之心被一層堅硬的外殼禁錮在了地層深處。

    淬火,卡洛斯所能聯想到的詞匯就是淬火。熔火之心被固化在了地殼深處。

    拉格納羅斯成功了,也失敗了。

    熔火之心確實成功連接了火元素位面與艾澤拉斯這個物質世界。

    但是固化的半位面距離艾澤拉斯的地表還有幾千米的物理距離。

    並且伴隨著大量的大量的地殼物質因為水火之力的固化作用被消耗,巨大的地層空洞形成了,並且不斷的擴大。

    拉格納羅斯越是憤怒,越是肆意揮灑它的偉力,熔火之心的外殼就越加堅固,消耗的岩石泥土就越多,地下的空洞就越大,熔火之心的沉降速度就越快。

    地震算什麼,板塊運動的激蕩不過是大地的左搖右晃。

    水元素和火元素們共同作用的結果,確是大地的快速沉降。

    熔火之心上方的岩石泥土不斷的在重力作用下跌落,填補空洞,地殼板塊的穩固性被極大的削弱。

    卡洛斯通過聖光的力量感知到了這一切,于是沒命的逃亡著,如果他和他的敢死隊不想被大地填埋變成化石的話。

    而作為地表的燃燒平原,激烈的戰斗令交戰的雙方無暇顧及大地的異常。

    在大地的守護者黑龍之王耐薩里奧缺位,上任守護者艾格文激活符文塔弱化大地之力的共同作用下,即將湮滅形體的巨型水元素海達加西亞爆發出最後的力量,誘導水元素位面的最後一次沖擊,然後在風暴祭壇圍觀的人類面前煙消雲散。

    之後,便是強烈的大地震動。

    黑石塔頂部,奈法利安感受到了這一切,甚至顧不得繼續裝病考驗軍團的中心,趕忙前往自己父親留下的控制中樞,穩定整座黑石山。

    黑龍王子的所作所為卓有成效,耐薩里奧遺留的力量保證了黑石塔不會因為大地的變故而傾塌。只是這樣的作為,加劇了大地的動蕩。

    于是,只流傳于吟游詩人口中的景象出現在了燃燒平原。

    “我見到了大地開裂,我見到了硝煙漫天,太陽失去光輝,飛鳥走獸滅絕。”

    用科學點的術語來說,這是一場深源的構造/坍塌復合型大地震。

    作為始作俑者之一的卡洛斯忙著在地底逃命。

    成功阻止了拉格納羅斯的敢死隊眾人痛並愉快的在地底狂奔,試圖在地底通道被地震摧毀前找到一條通往地表的道路。

    在地表奮戰的聯盟士兵,卻飽受著未知恐懼的侵襲。

    索性,獸人也是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