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33章 當《英雄之證》響起時

第433章 當《英雄之證》響起時

    狩獵開始了。

    在洛丹倫郊外的王室獵場,一場盛大的狩獵郊游正在進行中。

    鮮衣怒馬的貴族老爺、領主大人們意氣風發的騎著(愛 i)馬,揮斥馬鞭仿佛指點江山一般意氣風發。公子哥們或者跟在父親爺爺(身sh n)邊為了擠進“圈子”為服侍殷勤,又或者為了展現自己的勇武而追逐著獵物。夫人小姐們則在休息區享受著久違的聚會。

    藍天、白雲、旗幟飄揚。

    這才是貴族應該過的(日r )子嘛。

    自從獸人入侵以來,大家都往城里避難去了,留在鄉下的也忙著加固堡壘,誰還敢沒事往野外跑,遇到獸人怎麼辦?

    哪怕獸人被打跑了,誰也不想當這個出頭鳥,大軍還沒有解散呢。

    現在多好,泰瑞納斯陛下帶頭,好(日r )子終于回來了。

    狩獵什麼的最棒了,如果獵物有獸人那就更棒了。

    阿爾薩斯听著同齡人們吹噓著自己的箭術,一邊不失禮節的回以微笑贊許,一邊不以為然。

    箭術,論箭術,除了自己的箭術老師當然是瓦里安最厲害了,不過再過幾年應該是自己最厲害,至于這些還在用兒童弓的家伙,恐怕連硬弓都沒有開過,瞧瞧這胳膊,細的跟什麼一樣,沒有力氣開弓,談什麼箭術。

    在比試中輸給瓦里安之後,阿爾薩斯已經成為了洛丹倫王國最大的瓦吹,年幼的王子樸素的認為現在的瓦里安表哥越厲害,等自己長大年紀超過他之後豈不是更加厲害。

    只是阿爾薩斯忘記了一件事(情q ng),他將自己不如瓦里安的原因歸納于年齡,這是愚蠢到可(愛 i)的行徑。在年齡這方面,除非瓦里安死在他前面,否則他永遠沒有趕超的可能(性x ng)。

    不過天真是孩童的特權,無論阿爾薩斯多麼想將瓦里安叫到(身sh n)邊給這些自以為是的家伙開開眼,他都不敢到父親(身sh n)邊去。

    因為大人們在談正事,而瓦里安正陪在父親(身sh n)邊。

    和這些孩子有什麼好玩的,好像去父親(身sh n)邊……

    阿爾薩斯在羨慕瓦里安所在的位置,不是目光就飄向那邊。

    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如同自己覺得(身sh n)邊的孩子幼稚而渴望加入大人的行列時,瓦里安也有意無意的在用余光看著他。

    瓦里安想起了暴風城的生活,那個時候,自己(身sh n)邊也圍著一群人,就如同阿爾薩斯一樣。

    兩位王子互相羨慕著對方,卻又盡職的扮演著自己的角色。

    作為戰後第一次官方背景的狩獵活動,本(身sh n)就包含了太多的政治意義,瓦里安此刻多麼希望安度因.洛薩伯父在(身sh n)邊,多希望父親還活著,多希望這里是艾爾文森林。這樣,就不會有那麼多意味不明的目光看著自己……好刺眼。

    “拿開你的手,伯爵閣下,你逾越了,瓦里安是暴風城的國王,你應該親吻他的戒指,而不是拿手拍他的肩膀。請為你的失禮行為道歉。”

    當泰瑞納斯的訓斥傳來,瓦里安才發現剛才發生了什麼。

    “陛下,請原諒我的失禮……”

    瓦里安突然很想哭,但是現實早就教會了他堅強。

    “伯父,這里是獵場,不必太過拘禮。”

    瓦里安溫和的笑著,用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持著笑容。

    “國王不管在哪里都是國王,瓦里安,你的伯父正在為了我們所有人戰斗在最前線,暴風城的將士們正為了我們所有人戰斗在燃燒平原。作為聯盟的一份子,你應該享有這份尊榮,也必須享有這份尊榮。別忘了,我們的好(日r )子是聯盟的將士們浴血奮戰換來的,獸人是被趕跑了,戰爭卻還沒有結束。”

    泰瑞納斯在教育瓦里安為王之道的同時,也沒有錯過敲打眾人的機會。

    瓦里安卻只感受到了泰瑞納斯對自己的善意,沒有明白背後的深意。

    一個不大不小的事件,不過是這一場狩獵交際中的點綴。

    畢竟,還有幾位正主沒有到。

    格雷邁恩真在趕來的路上。

    戴林听說已經到達拉然了,不(日r )也將到抵達。

    阿歷克斯.巴羅夫那家伙終于舍得從奧特蘭克城挪挪(屁p )股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見到嘉麗雅……

    泰瑞納斯一邊應付著(身sh n)邊的貴族,一邊分神算計著其他人的行程。

    畢竟不同于另一條世界線兩三萬人的遠征,二十萬大軍在南邊,消耗太大了,光靠洛丹倫一家根本支撐不起。

    加征,勢在必行。

    沒有其他幾家的支持,可應付不了這些貴族領主。

    沒有其他幾家的支持,也沒法面對安度因.洛薩。

    正統的名義對于國王們太重要了,那是做夢都想要的東西。所以泰瑞納斯有十足的把握說服其他人拿出更多的錢糧支持洛薩在前方的作戰。但是之後的一切,得好好談談咯。

    泰瑞納斯看了瓦里安一眼,卻沒有多說什麼。

    (欲y )戴王冠,必承其重。

    這個道理你伯父安度因.洛薩懂的。

    暴風城要復國,從現在開始就要謀劃了。

    你伯父會原諒我的,他會明白我的苦心。

    瓦里安,你也會原諒我的,哪怕是國王,也不能為所(欲y )為,利益交換是必須的。

    就在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想著這些的時候,一陣輕微的搖晃驚動了眾人。

    “是地震了?”

    “應該是吧”

    “這種程度的地震,無需關心。”

    “實際上,大地從來都沒有安穩過,地震隨時都在發生,只不過有強有弱而已。。”

    “大師您的學識真是淵博,法師真是了不起啊!”

    “哈哈,哪里哪里,不學無術罷了。”

    地震,這樣微不足道的地震在貴族和宮廷法師間只是顯擺和沒話找話說的談資而已,誰都沒有上心當回事。

    只是他們不明白當震源位于燃燒平原的震動穿過幾千公里的板塊岩層,中間隔著個巴拉丁海灣減震,還能令他們有所察覺,是多麼一件可怕的事(情q ng)。

    “卡洛斯,前路和後路都被封死了,前面還在滲水!”

    “洛薩元帥……城牆,城牆踏了!”

    同樣是屬下驚慌失措,兩位領袖表現出了相同的特質。

    “封死了,好事啊,不怕追兵了。滲水啊,更妙呀,說明我們爬的差不多,已經到有地下河存在的深度了。加把勁,大家可以曬太陽咯。”

    卡洛斯強行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仿佛剛才劇烈的晃動不存在一樣,甚至都沒有關心傷亡問題。

    “我看得見,想辦法給圖拉揚和加文拉德傳達命令,立刻發動攻擊,別給它們回過味的機會。去,立刻、現在、馬上!”

    卡洛斯和洛薩一個面臨著被埋在地下的危難,一個面對著城牆破碎的險(情q ng),卻做出了同樣的抉擇————鼓舞士氣奮力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