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34章 輪機長,老子的聖喬治旗呢!

第434章 輪機長,老子的聖喬治旗呢!

    世界因我的折磨而顫抖,可悲的王國在我的怒火中崩潰!最終整個艾澤拉斯都將毀滅,在我的(陰y n)影中,萬物皆成灰燼!

    吾名死亡之翼,天命之滅世者,萬物的終結者。無可阻擋,無可違逆,吾即大災變!

    咳咳,串詞了,串詞了。

    讓火焰淨化一切!

    火牆!火牆!火牆!拉格納羅斯立功啦!拉格納羅斯立功啦!不要給海達希亞水元素任何的機會!偉大的火元素軍團的炎魔之王,它繼承了元素們的光榮的傳統!耐普圖隆、奧拉基爾、瑟拉塞恩在這一刻靈魂附體!拉格納羅斯,它代表了元素們悠久入侵歷史的傳統!在這一刻,它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它不是一個人!

    卡洛斯.巴羅夫的謀劃不值一提。

    海達希亞水元素的阻攔毫無價值。

    哪怕是薩格拉斯留下的元素結界也無法阻擋偉大的炎魔之王重返征服之路。

    “整個世界將熊熊燃燒,品嘗薩弗隆的烈焰吧!蟲子們。”

    肆意揮霍著偉力的炎魔之王豪邁的笑聲回((蕩d ng)d ng)在熔火之心,火元素軍團為領主的降臨歡呼雀躍。

    只是亢奮的火元素們忽略了一個小小的問題————回音有點大。

    拉格納羅斯越是肆意揮灑力量,熔火之心的外殼就越發堅硬,甚至因為它的原因,一條儲量巨大的黑鐵礦脈正在成型。

    所以當拉格納羅斯稍微冷靜下來,有些下不來台。

    炎魔之王的威能不僅僅體現在毀滅的烈焰,沒有對空間幾何學深厚的造詣,怎麼燒得穿泰坦留下的元素結界。所以沒有花費太多力氣,拉格納羅斯就明白了當前的(情q ng)況。

    區區幾千米深的岩土層怎麼可能阻擋炎魔之王征服世界的腳步。

    燒!燒!燒!

    拉格納羅斯揮舞著巨大的戰錘,掀起滔天(熱r )浪,準備用熾(熱r )的洪流擊穿地殼,準備令艾澤拉斯的生靈們回憶起被烈焰支配的恐怖。

    然後,奈法利安的聚變打擊從天…地…額…上方而至。

    只有起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耐薩里奧作為大地的守護者,原本對于大地就有著極大的支配權。黑石山黑石塔原本就是拉格納羅斯的威力創造生成的,是黑龍之王搶奪過來當做老巢,怎麼可能不防著一手。

    大地的守護者留在黑石塔的鎮壓法陣在奈法利安的((操c o)c o)作下全力發作,效果可不是艾格文那些倉促布置的符文塔可以比擬的。

    大地,正在變得堅硬。

    這場不為廣大生靈所知曉的戰斗,沒有勝利者。

    奈法利安畢竟不是耐薩里奧,沒有它爹的那種力量。

    拉格納羅斯畢竟不在主場作戰,無法得到火元素位面的無限支援。

    所以在一次強力的沖撞之後,大家收手了。

    “聯系黑鐵矮人,挖掘一條通往外面的道路。埃克索圖斯,熔火之心暫時交給你了。”

    拉格納羅斯隨手揮灑出火焰的精華,被點名的火妖在吸收了炎魔之王的恩賜之後體型迅速膨大。

    “遵命,我的主人。”

    而黑石塔內,奧妮克希亞嗅著外泄的魔力一路摸到了密室。

    “親(愛 i)的哥哥,我怎麼不知道黑石塔還有這樣的地方?”

    “親(愛 i)的妹妹,這是父親留下的一點小小的預防手段。”

    “哦?”

    “嗯。”

    燃燒平原的地質結構本就不穩定,火山噴發什麼的時有發生,無論是交手的兩方還是交戰的兩家,都沒有太把這一連串的震動當回事。

    仿佛之前的一切就和“你好”、“今天天氣不錯”一樣習以為常。

    甚至除了卡洛斯和昏迷中的卡德加,沒有人知道地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該爭權奪勢的繼續勾心斗角,該刀兵相向的繼續打生打死。

    直到經典力學對薛定諤那只貓發出怒吼時,安度因.洛薩和奧格瑞姆也沒有明白地殼的承重極限該怎麼計算。

    地震的分類基本有四種,但是簡單說起來就兩種——水平方向前後左右晃,以及上下搖。

    就對人類以及獸人而言,左右晃的危險程度遠遠比不了上下搖。

    上下搖造成的慘烈結果差不多是同等強度社會搖的數十倍。

    岩層塌陷,塵土漫天,無數足以吞噬巨龍體型的鴻溝出現在燃燒平原中部,阻隔了奧格瑞姆撤退的歸路,強烈的震動摧毀了安度因.洛薩耗費數月修建的要塞城牆。

    無論是獸人還是人類,哪怕是這些悍不畏死的堅韌戰士,在這可怕的天災面前都顯得那麼渺小而無措。

    一時間,燃燒平原贏來了久違的和平。

    “別管什麼傷亡,別去清點什麼財物!進攻,尼克進攻,不能讓獸人回過神!立刻!馬上!別管什麼建制,別想什麼管制權!進攻!進攻!進攻!所有軍團全部出擊!”

    洛薩在其他人還一臉茫然的時候,已經預見到了可怕的未來,發出了他所能下達的最後命令。

    城牆破了,雖然西南段和北段的城牆還整體完整,那又有什麼用?其他方位的城牆千瘡百孔一塌糊涂。

    沒有了這些防御工事,僅僅靠三萬士兵要對抗奧格瑞姆率領的五萬獸人就已經是個艱巨的挑戰了,天知道黑石塔里藏著的家伙有多少。

    必須快,只有動起來,只有在塵煙消散之前,只有在獸人反應過來之前全線出擊,拿出惡人先告狀的凶狠模樣倒打一耙,才有絕地求生的可能!

    洛薩行走于大營內不斷催促著(身sh n)邊的將領離開,不斷的大聲叱喝著滿地都是的懵((逼b )b )將士。

    幸運的是,奧格瑞姆那邊也好不到哪去。

    之前連續不斷的小震動麻痹了所有人,當最後的巨大地震發生時,誰都沒有心理準備。

    奧格瑞姆手中的毀滅之錘滾燙的有些灼手,但是奧格瑞姆無法滿足神錘的戰斗渴望。

    因為他是統帥,是獸人的大酋長。

    “督軍!千夫長!百夫長!去收攏部隊!進攻!繼續進攻!聯盟完蛋了!他們的城牆坍塌了!勝利屬于部落!LOKTAR!LOKTAR OGAR!!”

    明明前方塵囂彌漫,奧格瑞姆眼中只有黑灰色的火山灰雲霧,部落的大酋長卻毫不猶豫的帶了一波節奏。引來(身sh n)邊的一陣狂嚎。

    安度因.洛薩和奧格瑞姆.毀滅之錘在完全沒有(情q ng)報來源的(情q ng)況下做出了幾乎如出一轍的判斷。

    這場戰斗不能固守/撤退,固守/撤退等于死亡!

    慌亂的(情q ng)緒會害死所有人!!!

    沒有後續的力量推動,底層斷裂造成的塵土飛揚(情q ng)況逐漸好轉,被總理束縛住的顆粒漸漸回顧地面,在帳篷頂,在肩甲上,在一切可以附著的平台上堆積起厚厚一層。

    洛薩沒有完全動員起來聯盟的將士,奧格瑞姆也沒能將手里的人都撒出去。

    他們是優秀的戰術,卓越的將領,是富有感染力的英雄,不是神。

    所以在洛薩眼中,希望逐漸褪去……

    那些迂回繞後的獸人……

    那些獸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