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36章 狗頭人與地下世界

第436章 狗頭人與地下世界

    漫天的煙塵遮蔽了燃燒平原本就不通透的天空。

    等到原本就黯淡的光亮更加晦澀時,交戰的雙方都明白,今天大概就到這里了。

    因為天黑了。

    堅守營地的聯盟士兵們圍繞著營火燒烤著吃食,鎧甲穿在(身sh n)上,武器就在腰間。一整天的戰斗,從(身sh n)體和精神兩方面考驗著勇士們的意志。

    聯盟堅持下來了,或者說被放過了。

    在南邊,圖拉揚以及後續趕赴前線的將軍們與奧格瑞姆打了一整天的對攻戰,幾萬人類獸人在相對平整的“平原”地區瘋狂狗斗,無論聯盟還是部落都沒有取得決定(性x ng)的勝利,戰線一直僵持在最初的交戰地附近。

    在破損的戰爭要塞,兩支迂回繞後的獸人抓住了機會搶得先機。

    奈何運氣站在了洛薩這一邊,地震摧毀城牆的同時也破壞了地表地貌,艱難的進軍過程給予了洛薩重整旗鼓的時間。而另一支獸人軍隊凶猛的攻勢也沒有擊垮加文拉德的意志,年輕的聖騎士高呼著聖光的名號,打完了全場,終究沒有讓獸人的計劃得逞。

    等洛薩再見到加文拉德的時候,年輕的聖騎士已經陷入深度昏迷了。

    “大人是戰斗結束後倒下的,那時候大人連劍都已經握不住了,全(身sh n)脫力,滿(身sh n)是血,有自己的,更多是獸人的。昏迷前,他有話轉告元帥您。”

    “說吧。”

    “告訴元帥,我盡力了。告訴我的父親,我(愛 i)他。”

    ……

    白(日r )的交戰損耗了士兵們的精力,黑夜的寂靜中也暗藏著大恐懼。

    洛薩帶著滿(身sh n)的疲憊行走于破敗的營區,不(挺t ng)的示意戰士們好好休息,不比起(身sh n)行禮。

    雖然艾澤拉斯世界沒有主席也沒有《論持久戰》,洛薩還是無師自通的領悟了存地失人人地盡失的道理。

    或許……該離開了。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洛薩作為大元帥,對于聯盟和部落這兩個軍事集團有著相當清晰的認知。

    希爾布萊德贏的僥幸,半年前,獸人那一波又一波如同潮水般洶涌的攻勢是洛薩半夜驚醒的罪魁禍首,是所有聯盟將士的噩夢。三個打一個還被反殺,在聯盟方看來太正常不過了啊,沒有五個士兵,誰有把握穩贏一個獸人。

    即便如此,聯盟還是贏了。

    輸贏從不問手段,勝利只是一個結果。

    獸人作為一個非常盡職的老師,用鮮血和苦難教會了洛丹倫大陸安逸許久的人類什麼是真正的戰爭,也鑄了一支堪比索拉丁大帝當年戰勝巨魔的強軍。

    不,可能更強!

    洛薩覺得,如果是現在的聯盟,甚至不需要奎爾薩拉斯的魔法,就能正面平推了巨魔。

    但是那又如何?

    敢于率領三萬人孤軍駐扎燃燒平原,是科學的判斷,憑據有三點。首先,是戰爭要塞的存在,依靠要塞的堅固城牆和外圍星羅密布的防御崗哨,獸人不可能調集大部隊形成圍攻之勢,戰爭終究會變成比拼物資消耗的僵持戰。燃燒平原這鬼地方連飲用水都是戰略物資,獸人沒有資本和人類玩什麼鬼把戲。其次,從希爾布萊德戰役的勝利之後,聯盟觸底反彈,勝利,勝利,勝利,不斷的勝利,士氣高漲的聯盟和軍心不穩的部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最後,這三萬人,是聯盟七國算上銀月城鐵爐堡在內最精銳的三萬人,是聯盟最中堅的骨干力量,隨便一個步兵都敢站出來和獸人一對一單挑。

    正因為如此,洛薩才敢以(身sh n)犯險親自到燃燒平原指揮戰斗。

    但是反過來想,最強之處也是最要緊的命門。

    聯盟大軍說起來三十萬,真正算得上百戰精銳的又有多少?

    滿打滿算不過六萬。

    其中還有一部分是諸如卡洛斯.巴羅夫手下的騎士團,吉恩.格雷邁恩手下的近衛軍團,戴林.普羅德摩爾的海軍陸戰隊,甚至是泰瑞納斯.米奈希爾的直屬軍團。

    在希爾布萊德戰役勝利之後,諸國國王不同程度的收回了一些軍團。對此,洛薩能理解,甚至是認同,畢竟統治的基礎除了名義,還必須有軍權。事後國王們招募更多的士兵加入聯盟,讓洛薩連提這事的興趣都沒有。

    然是放在眼下,就是個大問題了。

    大地震摧毀了聯盟的戰爭要塞以及周邊防御工事,獸人靠著隨(身sh n)攜帶的干糧最少也能堅持一周的作戰時間。

    僅僅靠三萬聯盟要在野外和五萬獸人打對攻,其實也不是不行……但是虧的很啊。

    而且奧格瑞姆那個部落大酋長不是個傻子的話,求援的信使恐怕已經在路上了。

    自己這邊呢,雖然洛薩在灼(熱r )峽谷藏了兩萬人,如果烏瑟爾不是個白痴應該也動(身sh n)去搬救兵了。

    但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黑石山始終是個不安因素,加上黑石山的獸人,洛薩估算現在需要面對的獸人恐怕超過八萬。

    獸人打人類,兩個打一個……

    或許真的該走了,暫時的失利不算什麼,聯盟大優的局勢不會因為部落趁著天災打破一個戰爭要塞而改變。鐵爐堡後續超過十萬的援軍也不是放在那當擺設的。洛薩在巡邏的過程中不斷的思索著,終于下定決心。

    打一場漂亮的小反擊,然後撒丫子走人。

    下決心不容易,貫徹落實更不輕松。

    目前僵持的局面是因為至少一半的聯盟軍隊在正面和奧格瑞姆玩對攻,整個正面戰場犬牙交錯。用了整整三天的時間,洛薩才將粗糙的不能再粗糙的命令傳遞給每一個領兵在外的將軍。期間最大的你好消息就是黑石山的那支獸人軍隊按兵不動,而兩支迂回的獸人也仿佛例行公事一樣的對聯盟大營打打停停,期間甚至好像還發生了營嘯。

    從圖拉揚反饋得來的消息判斷,洛薩判斷奧格瑞姆也在猶豫,進攻還是撤退,是個艱難的選擇。和聯盟死磕部落看起來在這處小戰場兵力佔優,但是如果不能在彈盡糧絕前解決的戰斗,奧格瑞姆手下這支獸人軍隊很可能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境,因為部落的大酋長也不能斷定聯盟的援軍什麼時候趕來。

    洛薩和奧格瑞姆其實都遭遇了相同的難題—————(情q ng)報不足。

    唯一的差別就是洛薩下決心的時間比奧格瑞姆要早那麼幾個小時。

    地震引起的揚塵三天以來逐漸平復了,今天是個難度的晴天,燃燒平原久違的見到了太陽。

    洛薩下定決心今天就要殲滅一支獸人的迂回部隊,引雷德.黑手的部隊做出反應,不然被他卡在通路上,到時候就不是想不想撤退的問題,而是走不走的了的問題了。

    而奧格瑞姆也終于下定決心,對密使說道。

    “回去告訴雷德,我同意他的計劃,為了老酋長。”

    洛丹倫的群山中,快樂玩耍的狗頭人慘遭滅頂之災,一伙鐵皮人從坑道深處殺了出來,不分緣由見肥肥就殺,到處翻箱倒櫃,連老鼠(肉r u)干都不放過,狗頭人寶寶們根本打不過……

    出了礦洞,死里逃生的敢死隊員們喜極而泣,抓起地上的積雪就往嘴里塞。卡洛斯也被地上白雪的反光刺激的淚流不止,于是他一把抓住了卡德加的衣領。

    “能靠點譜嗎?你的傳送法術能再靠點譜嗎?這里是哪?諾森德嗎?我是不是大喊一聲沖鋒,目標諾森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