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82章家有惡婆抽紅河,家有賢妻抽玉溪

第182章家有惡婆抽紅河,家有賢妻抽玉溪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當奧蕾莉亞領著達爾坎向卡洛斯表述了阿納斯塔里安的意志時,卡洛斯感覺無所謂,他的手下們紛紛炸了。

    “吾王,這是對您的侮辱,這是對我們的蔑視,那個什麼太陽王把您當什麼了,把我們當什麼了,不能接受精靈的施舍,我們走吧,氣死偶 !”

    “陛下,千金一諾,卻不是這麼被侮辱的,既然阿納斯塔里安如此忌諱我們人類,那我們完成承諾之後回家吧,回北地要塞,回奧特蘭克都行。我們是為了盟約而來,不是為了他太陽王的賞賜。”

    “卡洛斯,我是不太懂你們這些王室的忌諱,所以你別看我,這件事上我提供不了任何意見。”

    圖拉揚無奈的抓抓腦袋,表達了自己的無知。

    慘,跟卡洛斯混久了,我的腦子喂巨魔了嗎?

    奧蕾莉亞發現了自己的失誤,怎麼能把這種事情當著卡洛斯的屬下講出來,失策啊失策。

    因為卡洛斯從頭到尾都在跟奧蕾莉亞強調好處、利益什麼的,讓奧蕾莉亞忽視了卡洛斯的獨特之處,給了奧蕾莉亞一種奧特蘭克人都是講實在的錯覺。結果奧蕾莉亞宣布自己受阿納斯塔里安的委托來談酬謝之禮時,滿以為會獲得贊揚和美譽,結果遇到的確是一群肌肉棒子的怒目而視。

    失策啦……奧蕾莉亞用尸體擋住達爾坎,接下了所有憤怒的目光,然後用無辜的眼神向卡洛斯求助。

    “你們先在出去。”

    卡洛斯對部屬下達了命令。

    “陛下,不能接受精靈的施舍。”

    “陛下,三思啊!”

    “陛下……”

    “非要我請你們滾出去嗎?”

    卡洛斯在一場場的戰斗中,威嚴愈重,僅僅是微微皺起眉頭,稍許加重音量,所有的軍官侍衛們都老老實實的離開了營帳。

    “不帶你這麼玩的。”

    卡洛斯一臉糾結的對著奧蕾莉亞說道。

    “額,我很抱歉,我以為……”

    奧蕾莉亞此刻有種深深的違和感縈繞心頭。

    “那個。你們是希望我旁听呢,還是希望我離開呢,我發現我的身份很尷尬啊,我的朋友們。”

    圖拉揚很為難的問道。

    作為聯盟總指揮的副官。圖拉揚在這場外交爭端中確實顯得很尷尬。不听吧,事關自己屬下的利益,听吧,奎爾薩拉斯和奧特蘭克的一些秘密協定,自己是報告還是不報告。

    一邊是自己最敬重的洛薩元帥。一邊是自己的女神和最要好的朋友,好難做啊。

    “留下吧,畢竟你和你的士兵們也是聯軍的一份子。”

    卡洛斯招呼圖拉揚坐下。

    然後場面一下子冷了下來,誰都沒有再說話。

    作為國王,卡洛斯真的覺得心好累,套用一句俗語就是————總有刁民想害朕。

    雖然依靠自己的父親,阿歷克斯.巴羅夫的手腕鎮壓了國內的反對聲音,但是舊王黨的小動作從沒有間斷過,奧特蘭克遠遠談不上鐵板一塊。全面戰爭動員,雖然勞民傷財。確實擋下最好的鞏固王權的選擇。反對者都是叛黨,叛亂的都打不過王室,兵員壯丁和糧食都握在巴羅夫家族手中,你們這些騎牆派自己看著辦吧。

    卡洛斯明白,真的明白,自己的王位在國內算是穩妥了,但是放在整個人類當中,卻不那麼穩當。

    因為索拉丁大帝。

    若人類從來沒有統一過,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

    可是索拉丁大帝在前,每個國王內心都有一顆當皇帝的心。尤其是在安度因.洛薩宣布放棄阿拉索帝國的繼承權之後,等于承認了所有洛丹倫王國都是合法的,等于承認了所有的王國都是阿拉索帝國的血脈。

    等于承認了所有的國王都有資格繼承索拉丁大帝的權柄!

    誠然,安度因.洛薩的犧牲。換來了當下聯盟的團結,換來了人類勢力的一致對外,換來了對抗獸人部落的希望。

    但是也為以後的斗爭埋下了伏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爭斗。

    就簡單的說說賀信。

    除了激流堡跟隨洛薩的腳步,派來了特使祝賀卡洛斯登基,就只有泰瑞納斯派遣了使者。其他王國不是裝作看不見就是假裝不知道。

    這實際上是件可怕的事情。

    因為態度這東西。是會互相影響的。

    支援斯坦索姆,真的需要一位國王親征嗎?

    還是說奧特蘭克連一位能獨立領軍的將軍都沒有?

    是阿歷克斯.巴羅夫苦口婆心的說服了兒子,讓他領軍北上。

    原因很簡單,卡洛斯北上了,就不用在聯盟的體系里和其他的國王,其他的勢力打照面,就給出了大公爵和其他勢力背後交易的時間和空間。

    人類具有社會性,社會也具有人性,國王的態度會影響貴族,貴族的態度傳遞給手下,再一層一層的傳遞下去,整個國家就有了傾向性。只要你還想再人類社會里混,外交就是必不可少的玩意兒,何況奧特蘭克根本沒有橫掃六合席卷八荒的實力。

    所以,卡洛斯答應奧蕾莉亞北上救援奎爾薩拉斯的初衷很簡單,拉虎皮做大旗。

    不可否認,這個時間點,作為唯一和人類有盟約的異類國度,奎爾薩拉斯在人類王國中的影響力比阿納斯塔里安自認為的要大的多。

    如果奎爾薩拉斯表現出對奧特蘭克的友好,很大程度上會改變人類王國對于奧特蘭克的態度。

    畢竟自己的上位是利用了這場種族戰爭的殘酷。但是再殘酷的戰爭也有結束的時候,戰爭結束了該怎麼辦,奧特蘭克將何去何從,巴羅夫家族又將何去何從,自己這個國王又該如何自處?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卡洛斯不得不強迫自己思考這些問題。

    但是現在看來,高等精靈的態度太模糊了,並不是引為強援的好對象

    “卡洛斯,這位達爾坎大師,代表了阿納斯塔里安陛下。前來與你……您會面,奧特蘭克的王。”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奧蕾莉亞。

    “達爾坎聆听您的聲音,卡洛斯陛下。”

    大法師用優雅的禮儀向卡洛斯獻上了自己誠摯的問候。

    “說吧,阿納斯塔里安準備怎麼打發我。”

    卡洛斯的隨意讓兩個在場的高等精靈瞬間變的尷尬起來。

    “奎爾薩拉斯至高無上的太陽王。仁慈慷慨英明睿智光輝偉岸功德無量萬壽無疆的阿納斯塔里安陛下委托我向奧特蘭克的王帶來最真摯誠懇的問候。”

    達爾坎決定無視卡洛斯的詰難,將官方會面的場面話繼續下去。

    “恩,他的問候我收到了,說吧,阿納斯塔里安準備怎麼打發我。”

    卡洛斯面帶滿意神色的點了點頭。然後把話題繞了回去。

    我他瞄的怎麼知道!

    達爾坎此刻的內心是崩潰的,望向奧蕾莉亞的眼神已經帶著委屈,不是說好我只是帶著個正使的頭餃,具體的你來談嗎?你倒是說話啊!

    “那個,卡洛斯,太陽王陛下的意思是你,您想要什麼?”

    奧蕾莉亞也不是個政客,在這種有外人在的場合,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談這些應該在小黑屋里密談的事。

    “我想要的多了啊,你確定你們的太陽王都能給?”

    卡洛斯也受到了屬下態度的影響。越想越生氣,語氣也開始沖了起來。

    “奧特蘭克的王,奎爾薩拉斯對于朋友從不吝嗇,請您直言。”

    達爾坎發現這個差事自己能辦好,奧蕾莉亞也能辦好,可惜兩個人一起,很可能要辦砸。很明顯,銀月城的大元帥閣下私下許諾了奧特蘭克的王一些什麼,現在圓不上了,對面惱羞成怒了。

    達爾坎能夠在銀月城這種法爺多如狗的地方憑實力晉升大法師。混進議會高層,自然實力和眼界都是不俗的,很快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你按照你心目中的底線編吧,我要的你們給不了。阿納斯塔里安連見我一面的興趣都沒有,和你們說了也是白說。”

    卡洛斯察覺到了自己的態度有問題,雖然語氣弱化了,語句卻依然強硬。

    害怕達爾坎掀桌子,奧蕾莉亞趕忙接話。

    “卡洛斯,別這樣。我們不是戰友嗎,讓我們好好談談吧,你的屬下,你那些犧牲的將士,你不能如此空手而回。接受奎爾多雷的友誼,接受奎爾薩拉斯的補償,求你了。”

    達爾坎眉頭微微皺起,這可不像是個使者應該說的話,這已經有賣國的嫌疑了。

    “我帶著友誼而來,帶著對阿納斯塔里安的敬仰而來,帶著對奎爾薩拉斯的美好願景而來,並且為你們高等精靈浴血奮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一千多人類士兵永遠的長眠在你們奎爾薩拉斯的地界,至少五千巨魔死在聯軍的刀弓之下,就算奧蕾莉亞你的手下都是一個大兩個的好漢,我的人干掉了三千巨魔,這個戰績沒有一點水分吧?可是呢?你們的太陽王呢?他是怎麼對待我的,別把我當傻子,你們兩個的使節身份,不是瞎編的就是求來的。听好了,我可以為精靈和人類的友誼,為了我和你的友誼而戰斗,但是我不會為了你們那個一點不光明的太陽王流血!”

    說道最後,卡洛斯幾乎是吼了出來,營帳之外,傳來了一陣陣的叫好聲。

    這幫偷听的家伙……

    卡洛斯給圖拉揚一個眼神,圖拉揚一臉蛋疼的出去攆人。

    已經有五千巨魔被殲滅!

    達爾坎有些吃驚,巨魔可不是野地里的豬,就算是五千頭豬,也要殺傷好幾天啊!

    “請原諒我的失禮,奧特蘭克的王,您和您的屬下是真正的勇士。實話實說,這次會面確實是奧蕾莉亞元帥的請求,但是我的使節身份絕對是阿納斯塔里安陛下的授意,絕非虛假。”

    達爾坎收斂了臉上的外交官式笑容,嚴肅了起來。

    “好吧,大使閣下,我也向您致歉。然後,阿納斯塔里安準備怎麼打發我。”

    卡洛斯只想知道這個他關心的話題。

    “並非敷衍和打發,卡洛斯陛下,對于您這樣的勇士,我也不說那套虛偽的言論。阿納斯塔里安陛下不知道該如何酬謝您慷慨無私的幫助,所以偉大的太陽王希望您開出條件。”

    達爾坎也明白了,奧特蘭克的王不喜歡空話套話,所以他迅速的轉變角色,改變了套路。

    “那麼你就多呆幾天吧,看看你們奎爾薩拉斯的老對手現在是個什麼樣子,看看奧蕾莉亞領著一幫農夫打的是什麼樣的仗,順便也讓我看看你們銀月城的正規軍有多少的威猛。”卡洛斯很說完,又想了想,“我會履行我自己的諾言,在結束這次平民撤離的掩護行動之後,我就會回國,至于我這次的行動價值多少,你自己用眼楮看,用嘴巴問,用耳朵听,然後轉告你們的太陽王,讓他把謝禮給我慫到奧克蘭特去。”

    說完,卡洛斯非常霸氣的一拍大腿站了起來,將白熊皮披風在頭頂轉了個圓,然後準確的落在肩頭身後,固扣一卡,瀟灑離開。

    這套來自上一世記憶中的港片必備裝逼技能,終于有用武之地。

    “奧蕾莉亞元帥,我們的差事,算辦砸了嗎?”

    達爾坎有種被誰淹沒,不知所措的感覺。

    “哎,這不是你的錯,我被背負所有的責任。達爾坎大師,銀月城現在怎麼樣了。”

    奧蕾莉亞自然之道銀月城的現況,只是她覺得達爾坎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會透露一些不該說的。

    “還是那樣。”

    達爾坎回答道。

    “您知道我問的是什麼。”

    奧蕾莉亞沒有半分的懊惱,只是平淡的追問。

    “陛下……王子殿下可能快要回來了。王子回歸之日,大軍出動之時。”

    達爾坎想了又想,還是說了出來。

    “這就好,這,哈,哈哈哈。”

    奧蕾莉亞從松了口氣再到小聲的笑起來,清脆悅耳的嗓音傳達出美妙的旋律。

    達爾坎知道,這絕不是因為開心。

    奧蕾莉亞只是不願意參雜進太多的政治髒髒,並不是真的傻,原來銀月城的遲鈍,奎爾多雷精靈內部的種種不合理拖延,癥結都在這里啊。

    凱爾薩斯,這位被逼到達拉然避禍的王子殿下,要回歸了。

    阿納斯塔里安陛下,好手段!

    而營帳外,如同英雄一般接受著屬下敬仰的卡洛斯被圖拉揚拉到了一旁沒人的地方。

    “卡洛斯,我們騎虎難下啊,你想過沒有,如果我們要退回人類的地盤,巨魔放棄精靈追著我們打怎麼辦?”

    圖拉揚問道。

    “當然想過,我又不是第一天領軍的傻子。”

    卡洛斯看白痴一樣的看著圖拉揚。

    “怎麼辦,你倒是說啊。”

    圖拉揚只求答案,並不介意卡洛斯嘲諷的眼神。

    “求援信,我早就寫了,過不了多久,超過十五個滿編聯隊的真正精銳會來接應我們。老子真正的大軍要來了,我要走,誰敢攔我!”

    卡洛斯終于透露了自己的底牌。

    “獨立團!”

    圖拉揚明白了卡洛斯底氣何在,也松了口氣(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