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83章 不想當死神的海賊王不是個好火影

第183章 不想當死神的海賊王不是個好火影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達拉然,紫羅蘭城堡,肯瑞托六人議會的成員每人都擁有一座屬于自己的法師塔。

    這既是身份的象征,也是工作的需要。

    法師的世界,實力決定待遇,能力決定權力。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安東尼達斯並非達拉然的最強者。

    作為奎爾薩拉斯的王子,凱爾薩斯在達拉然內幾乎就是最強者。

    之所以說凱爾薩斯幾乎最強,是因為還有一個非人的存在。

    克拉甦斯,紅龍女王最年輕的配偶,最寵愛的後輩,化名為博雷爾,混跡于人類世界,混到了肯瑞托六人議會議員的位置。

    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克拉甦斯的真實身份,而凱爾薩斯正是其中之一。

    “克拉甦斯,我有一些問題想要問你,希望你能如實回答。”

    邀請紅龍來到自己的法師塔,凱爾薩斯用最好的晨露酒招待客人。

    “凱爾薩斯,我說過不止一次,叫我博雷爾,我的身份很有用,不希望因為你的大嘴巴而露陷。”克拉甦斯聞了聞如同月光凝聚成的酒汁,身體很放松,語氣卻很嚴肅。

    “博雷爾,你該相信我的法術造詣,即使安東尼達斯,也不可能不驚動我而竊听我們的談話。”

    凱爾薩斯語氣上雖然不以為意,卻老老實實的變更了對于紅龍的稱謂。

    “說吧,有什麼事想要向我求證。”

    大法師博雷爾一口飲盡杯中物,舒坦的打了一個酒嗝。

    “我的流放生涯有望結束,我需要一個保證,我的朋友。”

    凱爾薩斯為博雷爾再續上一杯,然後端坐一旁等待著紅龍法師的回答。

    “哦,原來你是被流放的啊,誰敢流放以為王子?又想向我討要什麼保證?”

    博雷爾用輕浮的語氣,無所謂的態度回應了凱爾薩斯,然而後者絲毫不在意。

    “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人,放下你的偽裝吧。克拉甦斯,即使你是阿萊克絲塔薩最喜歡的寵兒,得罪奎爾多雷未來的王,也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凱爾薩斯的話語很嚴厲。表情卻依舊溫暖如早上九點鐘的太陽。

    “好吧,你說,我听,但是不保證你能獲得你需要的保證。”

    克拉甦斯放下了自己玩世不恭的偽裝,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準備認真听听凱爾薩斯想要說些什麼。

    “銀月城的權力斗爭很激烈,父親為了保護我,以及讓我積攢功績,讓我負責銀月城在達拉然的事物。說實話,雖然紫羅蘭城堡的生活很輕松愜意,但是對我來說,這就是流放,安東尼達斯對于我的魔法水準的提高毫無助益,反而是我,是我們奎爾多雷的精靈們在不斷的幫助人類提升魔法造詣。人類王國就像一片魔法的荒漠。達拉然也只不過是荒漠中的綠洲,我被我的父親以愛的名義流放了,我被議會的那幫家伙用功績和事業排擠在了太陽井的光輝之外。”凱爾薩斯說完這段話,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然後繼續說道,“現在,機會擺在我的面前,奎爾薩拉斯招收到了部落的入侵,那些骯髒的巨魔勾結了獸人,加入了部落。父王準備召喚我回去領軍平叛。這是個機會,一個讓我重回銀月城全力中樞的機會。”

    “然後呢,這和我有什麼關系。”

    博雷爾用疑惑的眼光看向凱爾薩斯。

    “夠了,克拉甦斯。紅龍選擇了部落,選擇了獸人,大家都不是傻子。我要你保證,在我領軍作戰的時候,我的大軍上空不會出現一頭紅龍。我要你保證,我的回歸秀完美無缺。不會因為你們紅龍的原因而出現任何意外。”

    凱爾薩斯收起了自己鍛煉了幾百年的溫和微笑,英俊的面容上充滿了猙獰的厲色。

    “凱爾薩斯,我們算是朋友吧。”

    “算。”

    “那麼我不想騙你,我無法給你任何保證,因為我屬于陛下,而所有紅龍屬于王。很抱歉,我並不是紅龍之王。我只能試著聯系熟識的一些家伙,僅此而已。你是知道的,你們奎爾多雷精靈應該知道的,紅龍對于你們精靈、人類、矮人,還有那些侏儒,以及包括巨魔在內的所有生靈,態度是分裂的。如果不是陛下一再強調生命的寶貴和平等,紅龍軍團里的一些家伙早就想發動一場淨化之戰了。抱歉,凱爾薩斯,我不想欺騙你,我給不了你任何的保證。”

    克拉甦斯長長的嘆了口氣。

    “那麼,我是否能通過你與紅龍女王見一面?”

    凱爾薩斯謹慎的問道。

    “我可以幫你傳達這個請求,但是恐怕你是等不到了。”

    克拉甦斯癟了癟嘴,做了個遺憾的表情。

    “是這樣嗎,那麼真是遺憾啊。”

    凱爾薩斯也沒有強求,只是再次幫克拉甦斯把酒滿上。

    “凱爾薩斯,你們奎爾多雷精靈也算是長生種,你的魔法天賦又是如此優秀,為何要將精力浪費在權勢當中?”

    克拉甦斯,或者說大法師博雷爾問道。

    “因為我是阿納斯塔里安的兒子,達斯雷瑪的後嗣,逐日者王朝的繼承人,所有奎爾多雷精靈的王子。”

    凱爾薩斯回答道。

    “好吧,我的朋友,雖然我無法給你想要的,但是作為朋友,總部能讓你空手而歸。”

    克拉甦斯再次將美酒一飲而盡,然後站了起來,從懷里掏出一枚戒指,戴在手上。

    “以生命的縛誓者,眾生的守護者,偉大的紅龍之王的名義,賜予凱爾薩斯逐日者有限的強壯。在一年之內,你將擁有如同巨龍一般的恢復力。”

    克拉甦斯帶著戒指的那只手在施加祝福的過程中出現了龍化的征兆。

    “好好利用我的祝福吧,凱爾薩斯。”

    “謝謝,我的朋友,可惜我更想要的還是紅龍軍團的承諾。”

    凱爾薩斯坦然接受了紅龍的祝福,然後擁抱了克拉甦斯。

    離開凱爾薩斯的高塔,克拉甦斯回到了自己的法師塔。

    還沒有走進臥室,隔著房門就听見 嚓 嚓的咀嚼聲。

    “阿拉胡阿克巴!”

    手持魔杖,克拉甦斯推開房門,不敢三七二十一的就是一通奧術風暴的打擊。

    然而在房間一片狼藉之後, 嚓 嚓的聲響依舊,克拉甦斯依循著聲音往旁邊低頭看去,一個小侏儒貼在靠房門的牆邊正在吃薯片。

    “喲,克拉甦斯小子,好久不見,這毛毛躁躁的脾氣還是沒有改啊。”

    “嘎吱, 。”

    克拉甦斯關上房門,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準備到安東尼達斯那去再喝杯茶。

    結果一轉身,克羅米又出現在自己面前。

    “大嬸,阿姨,姐姐,您有何貴干啊。”

    克拉甦斯無語扶額,今天什麼日子,怎麼遇上這災星了。

    “我有阿萊克絲塔薩的消息喲!”

    克羅米抖了抖袋子,發現薯片吃光了,隨手將紙袋捏成一團,碾成粉末灰燼。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克拉甦斯在女王的消息面前,,再也淡定不下來,疾言厲色的質問道。

    “知道啊,你們紅龍軍團找阿萊克絲塔薩都快找瘋了嘛,我做好事從不留名的克羅米最是急公好義,專門抽空來通知你喲。”

    克羅米一臉快表揚我的神情。

    “你想要什麼?”

    克拉甦斯不是第一次和青銅龍打交道,直截了當的問道。

    “我要你保證還擁有自由的紅龍不得插手奎爾薩拉斯的戰事,並且,我要你特別關照一個人,保證他一年之內不得離開達拉然。”

    克羅米爽快的開出了自己的條件。

    “誰?”

    克拉甦斯皺著眉頭問道。

    “凱爾薩斯。”

    “抱歉,我辦不到。”

    “那麼前面的要求不變,後面的人選換個吧。”

    克羅米也沒有堅持。

    “說。”

    “伊露西亞巴羅夫。”

    “可以。”

    克拉甦斯爽快的應承下來。

    卡洛斯巴羅夫,我替你阻止了你姐姐的死亡,將來你要承我這個情啊。

    克羅米在向克拉甦斯說明紅龍女王的遭遇時,想到的確實不久前的那一戰。

    明明一切的先決條件都沒有變化,為什麼結局會發生改變,害的自己又有得忙咯。(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