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84章等這場仗打完,我就回老家那啥

第184章等這場仗打完,我就回老家那啥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甘心嗎?

    不甘。

    憤怒嗎?

    不敢。

    卡洛斯明白怨憤對自己的事業和人生毫無增益,即使埋怨阿納斯塔里安不上道,也只能當著使節的面說。在面對那些共同戰斗過的高等精靈戰友時,卡洛斯依然是那個豪氣萬丈的王者,那個英勇無畏的聖騎士,那個值得將後背托付的兄弟。

    不然怎麼樣,因為付出埋怨收獲預計中的回報,直接翻臉嗎?然後把一起開過片、流過血的兄弟變成不共戴天的仇人?

    “抬起頭來,作為索拉丁大帝的後人,我卡洛斯.巴羅夫出于道義,怎麼也不會無視上古盟約,精靈兄弟有難,我奧特蘭克怎麼能袖手旁觀,在戰場上大家生死與共,怎麼現在弄得這麼生分?”

    “好兄弟,說那些,有空來奧特蘭克看雪,我請你吃奶酪火腿,喝雪山啤酒。”

    “打起精神,還有一場苦戰等著我們,讓我們再次並肩作戰。”

    雖然因為自己屬下那些大嘴巴,奧蕾莉亞手下那批志願者都覺得虧欠了人類盟友些什麼,有些埋怨自家的太陽王陛下。

    但是卡洛斯好歹還明白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道理,趕緊召集手下做思想工作,終于讓這些肌肉疙瘩開竅了。

    虧欠我們的是阿納斯塔里安,是奎爾薩拉斯的國王,這些和我們並肩作戰的兄弟姐妹們是無辜的。

    于是,整個楓溪谷的氣氛緩和下來。

    “卡洛斯,最後一批難民大概十天之內就能徹底轉移。”

    奧蕾莉亞在那次太成功的會面後,終于鼓起勇氣來見卡洛斯。

    “很好,壓力並不是太大,那次大爆炸成功威懾了部落,整整三天了,他們只推進了不到十公里,估計被我們嚇壞了。按照這個速度,最少還要七天才會抵達我們現在的防線。所以我們只需要固守三天。”

    卡洛斯微笑著對奧蕾莉亞說道。

    “但是你們怎麼回去,前往奎爾林斯的道路已經被切斷了。”

    奧蕾莉亞皺著眉頭問道。

    “這個完全不是問題,你不用擔心。”

    卡洛斯輕松的說道。

    “怎麼不擔心,我沒有履行自己的承諾。我爽約了,我……”

    “你並沒有爽約。”卡洛斯打斷了奧蕾莉亞的話,“我很想這麼說。”

    “……”

    奧蕾莉亞無言以對。

    “雖然當時大家並沒有定下什麼契約書,也沒有將條件講的太直白。但是,你確實虧欠了我。不過算了。從你家國王的意思來看,物質上的補償是少不了了。希爾布萊德基本被打爛了,戰後頭兩年的饑荒基本也可以預見到,能從你們奎爾薩拉斯得到物資補充,將士們也不算白死。算了,都算了,那個卷軸就當利息,我們兩清了。”

    “卷軸當利息,本金依然是我欠著你,如何兩清。”

    奧蕾莉亞的頭低了下去。

    “啊哈哈哈。口誤,口誤。”

    卡洛斯打著哈哈圓場。

    “無心之言才能直指本心,你心里有怨恨。”

    “怎能無怨無悔,你們高等精靈又不是我大爺。不過算了,真的算了,仔細說起來,我也不虧,戰爭期間,人民不值錢嘛。”

    卡洛斯深深吸了口氣,又緩緩吐了出去。

    “過了河。我聯系海軍用艦隊送你們南下吧。”

    奧蕾莉亞提議道。

    “不用,我總是要回到斯坦索姆,給泰瑞納斯一個交代。”

    卡洛斯拒絕了奧蕾莉亞的提議,找了個不那麼扯淡的理由。

    “我很抱歉。”

    “好吧。你的抱歉我接受了,然後我們能說說其他的事嗎?”

    卡洛斯果斷的終結了這個話題。

    “還有就是接下來的戰略,我想听听你的意見。即使有了兩千援軍,有了一百法師,有了圖拉揚提前設置的防御工事,但是光靠精靈。我們守不住的。”

    奧蕾莉亞談到軍略,終于打起了精神。

    “這道防線的最終用意也知道拖延時間,給你們的撤退提供機會而已,你們的大結界在南岸已經支離破碎,古爾丹偷竊……破壞了大量的符文石。你們幾千年來引以為傲的魔法結界已經失效了。把你的子民撤回銀月城的勢力輻射範圍,你能做的也就只有怎麼多了。就憑你們奎爾薩拉斯的海軍力量和空軍實力,巨魔和獸人敢過河圍攻銀月城就是找死。”

    卡洛斯站在單純的軍事角度上說出了這麼一段話。

    永歌森林,被一條寬闊的海河截成了南北兩部分,在現在大軍駐守的楓溪谷正北方五公里處,是唯一一處長橋。卡住了這處險要,聯軍進退自如,這也是卡洛斯的底氣所在。

    真實的位面,渡河從來都不是個簡單的活路。從船渡的部隊編整到物資運輸再到灘頭選擇,又或者是搭浮橋的位置選擇,再或者是洇渡的隱秘性。一個比一個困難。全副武裝的士兵,妥妥的鐵罐頭,齊腰深的流水如果失足滑倒,都可能淹死一個士兵,何況是可以行船的海河。如果輕裝洇渡,那麼精靈只需要幾支箭矢就能輕易殺死毫無防護切筋疲力盡的士兵。

    所以巨魔和獸人的選擇其實並不多,搭橋或者造船,又或者強攻楓溪谷。

    戰略上的被動,需要將士們浴血奮戰來挽回,而戰術上的被動,則是需要用命去填。

    現在精靈在戰略上就很被動,但是卡住了楓溪谷這處要地,巨魔和獸人就處在戰術上的被動。

    “但是我擔心的正是這個。北岸是我們精靈的精華之地,農田開墾種植了數千年,城鎮修建完善了十幾代人。光是遷徙南岸的同胞,就耗費了這麼多的心力,哎。”

    奧蕾莉亞說完,拉起了自己的發梢,看意思好像是想看看自己長白頭發沒有。

    “哈哈,你別和我說你想要死守楓溪谷。這破地方地形好,好得不得了,你的三千人絕對等擋得住一萬大軍半年。唯一的問題,水源你怎麼解決?”

    卡洛斯直接指出了問題的核心。

    這處要害之地,唯一的一處山泉,每天的出水最多供應百人的需求,其他的用水需要另取。圖拉揚在對比了周圍地形後,還是選擇了楓溪谷作為戰術支撐點,並且著手修建了一個地下蓄水池。即便如此,也不過大軍一日之用。

    所以楓溪谷絕對不是長守不失之地。

    “那麼你的意見是什麼,卡洛斯,我想要听听你的意見。”

    奧蕾莉亞誠懇的問道。

    “守到人走完,我往南,你向北,毀橋,建立巡邏隊,等你家國王後續的援軍。”

    卡洛斯認真的回答。

    有了兩千援軍,奧蕾莉亞手里至少有兩千七百人可以用,而算上圖拉揚的手下,卡洛斯的部隊在去除重傷患和腿腳行動不便的之後,也就三千人往上走。

    雖然對陣巨魔的兩場大戰,卡洛斯戰果輝煌,卻不是騎士小說中的毫發無傷。戰爭,從來都是殘忍的數字交換游戲。

    “卡洛斯,我對你說件事,你能保證不外傳嗎?”

    奧蕾莉亞猶豫半天,最後還是決定說出口。

    “嗯哼。”

    “如果你能多留一段時間,我可以帶領這些人馬陪你南下,算是履行我的承諾。”

    “啊哈?”

    “凱爾薩斯王子就要回來了。如果我南下,阿納斯塔里安陛下是不會介意我帶走現在的這些手下,原因你懂的。”

    “納尼!”

    “再堅持一點點,我就跟你走!”

    奧蕾莉亞下定決心的點了點頭。

    卡洛斯整個人都傻了,高等精靈都是神經病嗎?(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