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37章 我們站在高高的山崗上面

第437章 我們站在高高的山崗上面

    “發揚作風,不畏艱險,做好本職工作,我們不能讓英雄們流血又流淚啊!”

    卡洛斯聲情並茂的訴說終于打動了兩位姑奶奶,考過游俠資格證的兩位高等精靈終于同于充當獵戶出去覓食了。喜歡網就上

    索拉和奧蕾莉亞離開大概一分鐘,卡洛斯終于停下揉搓太陽穴的動作。

    “還有力氣伐木劈柴的出去。”

    稀稀松松七八個人離開。

    “還有施法能力,擁有全套野外求生技能,受過五年以上高等教育的留下。”

    這一次,嘩啦啦的人走空了,整個洞**只剩下卡洛斯和卡德加兩個人。

    卡洛斯站起身來,走到火堆旁探出手搓了搓,然後活動活動筋骨,抖擻起精神來到卡德加蜷成一坨的身前,拎起衣領一把拽起**師,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快四百人的隊伍,一路出生入死,我們成功了,我們把炎魔之王按在了它的巢穴里,我們阻止了火元素征服世界的野心。為此,我們付出了三百多條人命的代價。犧牲在地下的那些人,每一個都是好樣的,是聯盟的英雄。而你,也是。沒有你最後的法術,我們不知道還要在地下當多久的鼴鼠,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在累死餓死窒息而死以前挖通一條逃生之路。是你拯救了我們的生命。”

    “可也是我害了你們。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我把你們傳送到了這麼個鬼地方,沒有冬衣,沒有食物,筋疲力盡的戰士們在夢境中長眠不醒,這是我的錯……”

    卡德加痛苦的閉上了眼楮。

    昨夜還圍著火堆歡聲笑語的戰友一夜過去,帶著微笑凍死在身邊。

    不是一人,不是兩人,是十多人,死者臉上怪異的微笑深深的刺傷了卡德加的心靈。

    卡洛斯沒法和卡德加解釋凍死的人臉上都是那鬼模樣,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好言安慰陷入自責的法師。

    活生生的人不是一堆0和1組成的數據,整個行動歷時超過四十八個小時,哪怕敢死隊的成員都是精銳,都是猛男,也架不住無休止的戰斗和行軍。哪怕身為聖騎士的卡洛斯自己都感覺到身體被掏空的酸爽,更不用說其他人。

    從地底逃出生天的成員有八十九人,一夜之間就有十六個永遠的睡了過去。

    卡洛斯明白他們是油盡燈枯了,卻也說不出更多的安慰語言。

    和戰場上的尸橫片野不一樣,這種發生在身邊的死亡更加的刺痛人心。

    尤其是大悲大喜之間,原本堅強的卡德加突然被擊倒了,出乎所有知情人的預料之外。

    摸了摸卡德加那滿頭白發,卡洛斯只能調集“微弱”的聖光用來安撫他疲憊的身體和精神。

    “想想吧,這里精通傳送法術的只有你。我們還等著你帶我們回家。”

    將卡德加小心的放回地上,卡洛斯默默的離開。

    畢竟還年輕啊。

    世人總是容易被卡德加的外貌所誤導,認為那是一位飽經滄桑的年邁長者,卻忽略了他的真實年齡。

    那是個剛剛脫離了“孩子”範疇的青年人。

    距離產生美適用于眼前的事例,死在卡德加魔法之下的獸人不少,死在卡德加眼前的戰友也不少,但是因為卡德加而死的這麼整整齊齊的一排人,還是刺痛了卡德加的內心,擊穿了他的心里防備,令這位蒼老的少年**師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否定狀態。

    所以說法爺什麼的就是矯情,感情豐沛的容易陷入道德難題,人性缺失的容易變成邪惡化身。

    又沒有人責怪你,糾結個屁啊!

    如果能夠點一下“m”打開地圖,卡洛斯一點都不想去當卡德加的心理導師。但是真實的艾澤拉斯世界那叫一個大,大的令人絕望。都別提奧特蘭克和洛丹倫,就連阿拉希這種傳統意義上的“人類領地”,都有大片大片的無人區。死里逃生的敢死隊員們再是人類精英聯盟精銳,深陷茫茫雪林,又沒有物資給養,難啊。

    休整個一兩天緩緩神,卡洛斯不是沒有帶領大家走出去的信心和勇氣,但是有法爺不用要去挑戰極限玩荒野求生……何必呢。

    巡視一圈,發現坑洞內大家情緒穩定,就是普遍餓得慌,甚至有的人看著狗頭人的尸體堆眼楮發直,卡洛斯覺得有必要出去轉一圈了。

    光靠賽丹.達索漢帶出去那支狩獵小隊,要填報所有人肚子,難啊。

    所以卡洛斯整理好裝備,走出礦洞,對著在出口不遠處伐木劈柴的家伙喊了聲。

    “來兩個還抗的動家伙事的跟我走,別逞強。”

    哪怕卡洛斯強調了一句別逞強,還是噌噌噌的跟出來六個人。

    卡洛斯一腳一個將這些人踹回洞穴讓他們借衣物找御寒的物資,又壓榨自己近乎枯竭的聖光為其他堅持伐木劈柴的家伙施放了一個群體弱效次級力量祝福,便有些微微氣喘了。

    自從成為聖騎士之後,多久沒有遭遇這種山窮水盡的境地了?

    聖光不是聖斗士的小宇宙,大喊幾聲就能爆發。

    聖騎士在近乎枯竭的情況下壓榨聖光,實際上就是利用殘響原理在抽調那些平時用來強化身體的【固化聖光】,和術士血轉藍沒有太大區別。

    卡洛斯等到幾個穿著狂野……不羈的家伙出來時,氣息已經平復下來。

    “走吧,打獵去,今晚吃肉!”

    卡洛斯突然來了幾分豪情,哪怕沒有聖光之力,老子也是筋肉猛男!

    一片鬼哭狼嚎的調笑下,一行人踏入了深山老林。

    和賽丹.達索漢,卡洛斯.巴羅夫兩組人的狩獵隊不同,奧蕾莉亞和索拉的兩人小組沒有深一腳淺一腳的艱難。

    哪怕比不上號稱自然之子的暗夜精靈,精靈的種族天賦給予了兩人遠超人類的靈活。再加上遠行者部隊的刻苦訓練,都擁有游俠稱號的兩人穿梭在林海雪原之間,說不出的瀟灑肆意。

    從被卡洛斯擠兌出洞穴,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兩人腰間已經總計掛著七只飛禽了。

    四比三,目前奧蕾莉亞暫時領先。

    “你就這麼不待見我嗎?”

    奧蕾莉亞忍不住率先開口。

    “是的。”

    索拉輕蔑的瞥了一眼說道。

    “我不明白,為什麼?”

    奧蕾莉亞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為了奎爾多雷的榮耀!”

    索拉一飛刀擦著奧蕾莉亞的發梢將一只肥碩的獵物釘在樹干上,眼中閃過詭異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