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38章 听媽媽講過去的事情

第438章 听媽媽講過去的事情

    “我想拯救人民,然而人民不值得拯救。他們需要的是獨裁者,是主宰,是王。”

    大革命家索拉.碎星者在銀月城游俠領主奧蕾莉亞.風行者的不斷挑釁下,終于透露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一個並不出奇的故事,一個天才兒童的成長史。

    幼年時期的索拉就表現出非凡的魔法天賦以及卓越的學習能力。所以她理所當然的前往了奎爾丹納斯,沐浴著太陽井的光輝學習高等精靈最上乘的魔法,並且在不滿一百歲的年紀便得到大魔導師的稱號。如果按照其他人的願景,年輕的索拉應該繼續在魔法的道路上突飛猛進,成為銀月城的捍衛者,逐日者王朝的堅實擁躉。

    曾經的索拉也是這樣以為的。

    直到她陷入哲學的困境————何為高貴?

    貴族為何高貴,高等精靈為何高人一等,王者因何為王。

    原本只是哲學範疇的疑惑,索拉向所有能夠請教的長者請教。但越是听聞長者的解答,越是困惑,越是想要弄明白,就越不明白。

    直到有一天,大魔導師碧洛華嘆息著對索拉說“或許只有神靈可以解答你的困惑”時,這個女精靈毫不猶豫的放棄了自己的大魔導師身份,成為了一名牧師。

    索拉並不後悔身份地位的轉變,因為在神殿修行的日子里,她明白了寬容與救贖的可貴,明白了眾生平等的迷人。

    然而這也是她心靈世界苦難的開始。

    如果以百年劃分,她這一代人算是銀月城最後的開拓時代的見證者。

    索拉.碎星者見證了銀月城的腐朽……

    不足與外人道的墮落。

    王族陷入與議會的權力斗爭,民眾不思進取滿足于魔法技術帶來的優沃生活,知識以及上升渠道被壟斷,種族階層逐漸固化。

    這和被抨擊鄙視的暗夜精靈卡多雷王朝有什麼區別?

    在神殿當牧師的日子里,清閑的生活給了索拉大把大把的時間思考人生參閱典籍。

    反思歷史,索拉陷入了人生的迷茫。

    于是,她的老師建議她回到逐日者王庭,回到高等精靈的權力中心。

    想再多也沒有用,只有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不去做,什麼也無法改變。

    那一年,奧蕾莉亞因為清剿巨魔而榮升游俠領主。

    于是天才少女索拉.碎星者決定再一次轉職,加入遠行者部隊。

    艱苦的訓練沒有難倒索拉,但是因為奧蕾莉亞以及她們那一代人堅持不懈的努力,等到索拉取得游俠的稱號時,祖阿曼的巨魔殘黨甚至已經連對手都稱不上了。

    清剿巨魔已經成為了貴族子弟積攢功勛謀求晉升的手段。

    銀月城的軍隊依然強悍,但是這樣的強悍之下,是腐敗與罪惡的滋生。

    又是一百年的時間,索拉幾乎將自己能夠想到的職業都干了個遍,將奎爾薩拉斯走了個遍。

    一股莫名的悲憤在她胸中愈發的膨脹。

    她終于明白了當年碧洛華那句話的意思。

    大魔導師並不是真的要她向神靈求教,而是在嘆息自己的無力。

    並不是只有她索拉.碎星者一個聰明人看出了端倪,只是其他的聰明人選擇了沉默不語。

    你們不願意說的話,我來說。

    你們不願意做的事情,我來做。

    懷著這樣的情緒,索拉踏入了銀月城的政治漩渦。

    在逐日者與銀月城議會的斗爭中,無數的好提議被擱置,無數的善良人被罷黜,一切的出發點都是政治,政治!政治!!!

    而銀月城的子民們呢?

    在乎的只是錢幣、衣服、吃食。

    所見所聞無不在告訴索拉這樣一個道理————貴族之所以是貴族,根本和高貴無關,不過因為他/她爹是個貴族。高等精靈為何高人一等,因為高等精靈的魔法造詣高于人類。

    這不是我為之自豪的奎爾多雷精靈,這不是我熱愛的故土!

    在迷茫與憤慨中找不到出路的索拉如同玻璃罐里的蒼蠅一般輕而易舉的被利用,成為了議會派手中的一把尖刀。

    但是真正的聰明人永遠不會忘記反思和自省。

    在認清了議會派的本質後,索拉決心為了所有高等精靈的權益而奮斗。

    然後她就被惱怒的太陽王和銀月城議員們打入了魔法監牢。

    “你不是說我們枉顧人民的利益嗎?那麼你的罪行就交由人民進行審判。”

    索拉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應該說自己根本什麼都沒有做,怎麼就要被審判?

    難道想想都有罪嗎!

    幸運的是,在公審大會上,她得到了為自己辯護的權力。

    然而她的慷慨激昂,她的聲情並茂,在台下眾人看來不過一出並不精彩的喜劇。

    最後,索拉的罪名————陰謀政變罪名證據不足,妨礙公共秩序罪成立。

    處罰是監禁百年。

    在家族和師長的共同疏通下,太陽王特赦了索拉。

    但是仇恨和憤怒卻不可避免的瘋狂生長,尤其是索拉在知道了之前的審判大會上,投自己有罪的一票只需要一金幣又三十五銀幣的時候。

    你們不是說證據不足嗎?

    我就做給你看!

    索拉游走于城市里鄉野間,痛陳貴族的不作為,號召奎爾薩拉斯的子民們為了自身的權益團結起來。

    最後的結果卻是被破法者們堵住了。

    “你看看你自己,大魔導師、高階牧師、游俠,你天生就是貴族這一邊的人,卻去勸導一群受益人起來革命,誰會信你。”

    被出賣了。

    索拉被她想要幫助的人出賣了。

    這一次的處罰,說不出到底是輕還是重,索拉被流放了,永世不得踏足奎爾塞拉斯一步。

    “三百多歲的大姑娘了,怎麼想法還是這麼偏激。沒有太陽王,沒有逐日者王庭,要如何團結奎爾多雷。”

    奧蕾莉亞在听到人民不值得拯救的言論後,忍不住搖了搖頭。

    她執著于索拉,也僅僅是因為索拉確實是高等精靈中稍有的天才。

    但是之前索拉一直不願意和她交談,所以奧蕾莉亞沒有想到被流放後的索拉如此的偏激。

    “沒錯,高等精靈確實需要一個王,而我認為我是稱職的。”

    索拉驕傲的昂起了頭。

    “你想當銀月城的女王?”

    奧蕾莉亞有些好笑的反問道。

    “不,我想當所有奎爾多雷精靈的女王。”

    索拉收斂了表情嚴肅的回答。

    “你能確定你做的能夠比太陽王更好?”

    奧蕾莉亞反問道。

    “沒錯,至少我能確定聯盟才是奎爾塞拉斯的未來。時代不同了,閉關鎖國無異于自尋死路,魔法救不了高等精靈。”

    索拉說完,不再理會奧蕾莉亞,強行結束了這次談話,繼續著自己的狩獵。

    沒有其他人會知道,在這片原始森林中,兩個高等精靈曾經有過這樣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