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40章 曾經沒得選,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第440章 曾經沒得選,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一場短暫而慘烈的沖突,一個並不高明的謀算,一條別無選擇的不歸路,將安度因.洛薩與奧格瑞姆.毀滅之錘兩人逼到了茫然。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  首發

    到底發生了什麼?

    每個屬于聯盟和部落的人類以及獸人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雷德.黑手除外。

    這一刻,雷德.黑手沒有辱沒他的名字。

    這一次,這個黑石獸人用他骯髒的手腕成就了幕後黑手的榮耀。

    他耍了奧格瑞姆,他坑了安度因.洛薩,他得到了黑龍王子奈法利安的稱贊。

    一夜之間,策反兩萬獸人,屠殺了所有終于奧格瑞姆的同胞,這是何等高明的手段。

    黑石皮革廠倒閉啦,黑石皮革廠倒閉啦,廠長二兒子雷德.黑手吃喝嫖賭欠下三點五個億帶著小姨子跑路啦~~~~

    因為之前的黃昏攻勢太過慘烈,不到三個小時的戰斗中,交戰雙方總計傷亡就超過兩萬人。這樣的傷亡數字哪怕是放在希爾布萊德丘陵戰役甚至暴風城攻防戰都是不可想象的大數字。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前一秒還奮勇作戰恨不得殺盡聯盟狗的雷德.黑手,在入夜之後立刻化身二五仔,連哄帶騙恩威利誘,在黑龍的幫助下策反了奧格瑞姆這次帶出來的一半部隊。

    等到天亮之後,只留下一地雞毛。

    “那個叛徒!”

    奧格瑞姆雙目通紅,幾乎將眼球爆出眼眶,緊握毀滅之錘的手臂因為憤怒而不住的顫抖的。

    “糟糕!烏瑟爾藥丸!!!”

    安度因.洛薩站在望塔上用望遠鏡觀察著雷德.黑手的殿後部隊消失在黑石山大門,心口也是哇涼哇涼的。

    “撤退!回去還有機會。”

    奧格瑞姆果斷的下達了撤軍的命令,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追擊!不能放那些獸人離開。”

    洛薩雖然不明白獸人發生了什麼,但是軍官守則第一條他從不曾忘記————永遠不要做敵人希望你做的事情。

    太突然了,雷德.黑手的反水實在太突然了。

    一夜之間完成策反——鎮壓——協調——撤軍的所有過程,計劃之嚴謹,行動之迅速……獸人早有這軍事素質,聯盟早亡了。

    洛薩冷靜下來思索著這件事,一陣後怕。

    同時也困惑不已。

    他跑什麼?

    是啊,雷德.黑手跑個什麼勁?

    奧格瑞姆也是想不明白。

    既然都已經決心與部落割裂了,為什麼不把戲演夠,趁著自己和洛薩死磕的時候背後捅一刀。如果自己死了,雷德.黑手應該可以繼任部落的大酋長吧……

    這是為什麼?

    不明白的人在瞎逼亂猜,明白的人卻沒有時間給他們解釋一二。

    因為黑鐵矮人打上來了。

    事情就是這麼好笑,雷德.黑手還真有取奧格瑞姆而代之的全套計劃。

    但是他的新主子黑龍軍團正受到黑鐵矮人的抽風攻擊,大量的火元素加入戰線使得奈法利安連發十二道詔令命雷德.黑手立刻返回黑石塔鎮壓黑矮子們。

    黑人何苦為難黑人。

    急于取得黑龍軍團信任的雷德.黑手最終還是選擇了返回黑石塔去懟黑鐵矮人。

    留下奧格瑞姆與洛薩進退兩難。

    是的,進退兩難。

    奧格瑞姆這邊,雖然已經下令全軍撤退,但是物資給養和水源的問題依然困擾著他。因為二五仔叛變的問題,奧格瑞姆連原本相對充足的食物都不太夠了。如果倉皇而逃,別說帶著剩下的人馬返回部落打印,恐怕因為饑餓就要死一半人。

    原本五天就能走完的路程,因為大地震破壞了地形恐怕要額外加兩天,再有聯盟追兵襲擾,怕不是要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回去喲。

    更深層的考慮,自己慘敗而歸,幾個月以來好不容易積攢的士氣和凝聚力怕是又要暴跌了。加上這一次雷德.黑手再一次分裂了黑石氏族……

    奧格瑞姆只能當之前說過的話當放屁。

    全軍撤退變成了固守待援。

    獸人們一臉懵逼的時候,圖拉揚可沒有那麼多糟心的破事。

    洛薩給圖拉揚的命令非常的明確,那就是決不能讓奧格瑞姆全身而退。

    總計三支一千人的騎兵隊伍從要塞呼嘯而出,有兩支騎兵一左一右呈鉗形攻勢繞過獸人的殿後部隊開始攻擊部落的第二道防線,不以殺敵為目的,就為制造混亂阻礙拖延。而第三支騎兵,直接繞過了獸人的大部隊,消失在了地平線。

    “這是不讓我們走啊。”

    奧格瑞姆從不記恨大酋長黑手。

    他沒有忘記在德拉諾的日子,沒有忘記黑手是怎麼待自己如己出,更沒有忘記在自己痛苦迷茫的時候是誰開導啟發自己,也絕不會忘記大酋長“黑手”的手是怎麼變黑的。

    人類或許無法理解,奧格瑞姆一直將黑手看做自己的父親,是尊敬和崇拜的對象。

    哪怕是爭奪大酋長位置的那一場榮耀對決“瑪克戈拉”,也只是為了黑手能像一名戰士那樣死去,而非影子議會的傀儡。

    所以奧格瑞姆一直在容忍雷德.黑手。

    直到這一刻。

    “你這個可恥的叛徒,所有獸人的叛徒!”

    奧格瑞姆的眼楮泛著耀眼的紅光,用最惡毒的語氣低語著。

    洛薩在看到奧格瑞姆重新穩固陣型之後,放棄了ggggggggggggh一波的沖動,一邊安排人手照顧傷病員,一邊抽調少量的部隊側應出擊的騎兵,然後安排許多許多的偵查部隊去打探黑石山的情況。

    奧格瑞姆以及他身邊的獸人都知道雷德.黑手背叛了部落,但是洛薩並不知道。洛薩也不敢肯定這是不是獸人的陰謀,一個欺騙自己離開要塞出擊的陰謀。

    于是,奧格瑞姆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帶著我的手令返回大營,命令基爾羅格和他的氏族必須立刻趕赴戰場,然後……算了,這樣就足夠了。”

    奧格瑞姆將一份手令交給火刃氏族的劍聖,因為這些迅捷如風的獸人戰士能夠在關鍵時刻幫助部落完成任務。

    奧格瑞姆已經不敢再從大營抽調更多的黑石氏族了,用自己最後的威信壓迫血窟氏族已經是最好的局面。

    “如果團結一致,聯盟不堪一擊。”

    看著數量不及出發時一半的部隊,奧格瑞姆放下仇恨。

    部落的大酋長只有一個責任,那就是帶領部落走向勝利。

    這是“黑手”教授給奧格瑞姆的。

    以及雷德.黑手。

    “快些吃吧,吃完還有。然後挑選趁手的兵器鎧甲,讓那些黑鐵矮人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部落!”

    黑石塔內,雷德.黑手用酒池肉林安撫著新歸順獸人的情緒。

    “我,才是部落真正的大酋長。奧格瑞姆那個蠢貨對力量一無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