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43章 嫉妒使我生殖隔離

第443章 嫉妒使我生殖隔離

    艾澤拉斯的星相學就是一坨酸性軟泥怪的排泄物。

    星球本身的魔網,永恆之井的余暉,元素潮汐的激蕩,各種奇奇怪怪的力量掩蓋了宇宙中真實天體的光輝。

    除了夜空中永恆的雙月,艾澤拉斯的天空中就沒有固定的星座可以作為參考系坐標。

    夜晚的篝火大會,餓瘋了的獵手們充分發揮了挖絕戶墳踹寡婦門的優良作風,管你什麼牛鬼蛇神,有肉就殺,能吃就行。

    一時間,依靠蠻橫的武力,居然靠著狩獵填飽了幾十近百號人的肚子。

    動物毛皮是個好東西,可以防寒保暖。但是沒有鞣制過的毛皮,不過是帶著結締膜和血肉殘渣的硬殼子,根本沒法穿上身。

    不過鋪地上當褥子還是可以的。

    有性格開朗的家伙已經考慮該怎麼建設這個臨時基地的問題了,甚至好事者準備在返回人類的文明社會之後把這段經歷寫成通俗,連名字都想好了————《re:從零開始的原始生活》。

    但是卡洛斯可一點沒有發揚傳統走出大山的興趣。

    在有魔法的世界,還有什麼事情是一個法術解決不了的嗎?如果有,那就來兩個法術。

    在方位都確定不了的情況下,卡洛斯甚至不知道現在自己到底身處哪塊大陸,更談不上往哪走,怎麼走的問題。卡洛斯把脫困的重擔一股腦扔在了卡德加身上。

    事實證明,之前的軟弱不過是嫉妒的疲勞和法力的空虛所帶來的精神失常。

    在吃飽喝足之後卡德加一睡就是三天三夜,然後甦醒于三更半夜,接著開始認真面對這個世界。

    與二把刀的卡洛斯、專精五火球的方磚不同,麥迪文將卡德加培養成了一個合格的星界法師學徒,至少在傳送定位這一塊兒領域上,卡德加還是非常靠譜的。

    “是地脈和魔網的紊亂造成了傳送的偏差。我本來是以風暴祭壇為標定錨點進行的傳送,但是熔火之心降臨物質位面以及來歷不明的龐大魔力擾亂了我的法術,所以我們莫名其妙來到了這里。”

    在仔細研究之後,卡德加為這次傳送事故做出了魔法的解釋。

    “少廢話,誰關心這個了,快想想該怎麼回去,聯盟需要我們繼續為它效力。”

    卡洛斯一臉你tmd逗我的表情,用顏藝表達了對卡德加深深的鄙夷和譴責,研究那麼久,就給我個事故分析報告?老子要的是問題解決方案!

    “膚淺,庸俗,真不知道詹尼斯女士是怎麼教導你的,我可是听說你的魔法資質可是b+的級別,努把力有生之年混個**師的職稱也是有可能的。在魔法的領域,明白問題的本質遠比解決問題更加困難,我只有想明白了問題出在哪里才能更好的解決困難。”

    卡德加面對卡洛斯的鄙視,突然N瑟起來,一份分析之後,抽著嘴角笑了下,追加了一句︰“呵呵,懂?”

    fnndp,我懂你mmp!

    卡洛斯怒了。

    “你吃的是我打獵弄來的肉,喝的是兄弟們砍柴燒開的水,睡的是最好的毛皮,現在跟老子呵呵懂?來來來,打穿我的聖盾今天算你贏!”

    眼見卡洛斯準備不講道理,卡德加立馬妥協。

    “淡定,淡定,大丈夫遇事要有靜氣。我已經逆向計算過傳送坐標了,要回到風暴祭壇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那問題是什麼?”

    卡洛斯早就明白了這幫法師的尿性,一點都不上當。

    “我法力值不夠了。”

    “嗯?!”

    “法力水晶也用完了。”

    “啊哈!”

    “你得幫我搞一些充滿魔力的物件,我才能開啟一道回家的門。”

    “不是,你,方磚,索拉,三個有**師職稱的高端施法者,跟我說法力值不夠了?”

    卡洛斯感覺有些無法理解。

    “所以說加強聖騎士的法術修養刻不容緩。咱們手里什麼材料沒有,連一個魔法陣都畫不出來,法師多有什麼用?到最後還不是要靠我引導法術,我的魔力不夠支持傳送門的運作,什麼都是白搭。”

    卡德加的一臉嫌棄的解釋著。

    然後卡洛斯把看起來像有錢人的家伙全部召集起來,大家開始湊魔法裝備,看能分解出些什麼玩意兒。

    “附魔窮三年,工程毀一生,一腳踏入考古界,賠了青春賠兒孫。這話真tmd有道理。”

    卡洛斯看著原價九九八的附魔項鏈在卡德加手中搓吧搓吧的變成豌豆大小的一顆法力寶石,左邊咪咪莫名的一陣刺痛。

    卡洛斯看著原價一九九八的附魔戰錘在卡德加手中摸啊摸啊的失去奧術的光輝,左邊的咪咪莫名的一陣陣刺痛。

    卡洛斯看著原價六六六六的艾澤拉斯鑽石項鏈在卡德加手中碎成一攤可疑的白色粉末,左邊的咪咪似乎凹陷了一寸,痛的無法自拔。

    “記賬哦。”

    賽丹.達索漢笑嘻嘻的遞上一條看起來就不值錢但是確實有那麼點魔力的手鏈,滿心歡喜的離開了。

    “我真傻,真的,最賤什麼,顯擺什麼,賠償,賠償個屁啊……我真傻,真的。”

    如同祥林嫂一般的絮絮叨叨,卡洛斯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金幣的代價。

    事實證明裝備也是實力的一部分,能參加這次行動的敢死隊員們或多或少都有些魔法裝備,大家湊一湊分一分,居然也集齊了卡德加施法所需要的魔力。

    為了確保施法的成功率,卡德加又安心睡了一晚上,第二天直到中午時分,才施施然的爬起來,吃過不知道早餐還是午餐之後還梳理了頭發打整了外形才開始施法

    奧術的靈光忽明忽暗,幽邃的未知空間在卡德加手中變得可視化,一陣不明覺厲的神秘吟唱後,一道傳送門打開了。

    透過傳送門,風暴祭壇的高大石像若隱若現。

    “穩了,走,回家!”

    卡洛斯一馬當先的踏過傳送門,離開了冰冷的雪原礦洞,回到了熾熱的燃燒平原。

    干燥而灼熱的空氣,就是這個味兒!

    卡洛斯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渾身暖洋洋的可真棒。

    但是很快,卡洛斯便發現了異常。

    人呢?

    營地里人都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