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44章 瓦特.海盆德

第444章 瓦特.海盆德

    卡洛斯立志要成為活在擴折號後面男人,就如同那些光輝的先行者一般將經典傳世。 章節更新最快

    比如白岩松。

    比如沃茨基.索德。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卡洛斯筆耕不輟,先後已經刊印包括且不僅限于《聖光忽悠著誰》、《論持久戰————聯盟與部落》、《聖騎士操典》、《放飛自我——冥想,你也可以》、《奧特蘭克的雪》、《洛丹倫不相信眼淚》、《狂亂貴公子》等著作。

    或專業,或高雅,或通俗,或娛樂。

    在大多數人眼中,卡洛斯.巴羅夫是一位功勛卓著的國王。

    然而在文學愛好者眼中,卡洛斯.巴羅夫是一位被其軍事才能耽誤了的文學作家。

    就是這樣一位口胡界的大佬,居然也有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尷尬時刻。

    那就是現在,此刻,卡洛斯想高唱無敵是多麼~~多麼寂寞~~~哦哦呃!

    “人呢?”

    終于有人替卡洛斯發出了疑問。

    對啊,人呢!

    風暴祭壇這里,在行動出發之前至少有兩千多號猛男,達拉然還派了一大票法師過來,卡洛斯的奧特蘭克親衛也有幾大百。

    人呢?!

    後續已經有人去翻箱倒櫃了,大量的物資就堆放在那里,甚至一些肉食都還沒有腐爛變質。

    人哪里去了!?

    在能夠容納兩千多人的空曠營地里,七十多號載譽而歸的勇士們感覺到一陣莫名的毛骨悚然。

    最後跨出傳送門的卡德加氣喘吁吁的想要說點什麼以自我表揚,但是周圍眾人的異常申請令他最後只能疑惑的問道。

    “好像……有點不對勁。”

    主力部隊轉移了,我被政委遺忘在了日軍炮樓底下……

    卡洛斯費了好大功夫才將那極具畫面感的妄想趕出腦海,讓理智重新上線。

    “沒有戰斗的痕跡,走的匆忙而有計劃,但是風沙太大,掩蓋了許多痕跡,很難查找更多的細節。不過人員撤離的時間應該不會超過兩天。”

    奧蕾莉亞在營地逛了一圈,作出結論。

    “嗷!為什麼是兩天?”

    卡德加發現了自己知識的盲點,果斷的向游俠大佬請教。

    “那邊有馬糞,自己去聞聞。”

    “呃……”

    法爺與獵爹把天聊死了,剩下影帝一個人思考人生。

    “不對,我的親衛不可能在沒有得到命令的情況下就這麼離開了。一定發生了什麼。”

    卡洛斯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恍惚感。

    不就是深入地下拯救一次世界中途到不知名深山雪林當了幾天野人嗎,怎麼回到夢想開始的地方……人沒了?

    “卡洛斯陛下,出事了!”

    “嗯?”

    “觀察站,觀察站!”

    “觀察站怎麼了?”

    “請您去觀察站看看。”

    事實上,會當凌絕頂後,未必就是一覽眾山小,就如同你站在喜馬拉雅山脈最高的珠穆朗瑪峰,並不能看到東南沿海的風物,雖然理論上兩點之間沒有什麼阻礙。

    風暴祭壇也是如此。

    雖然當地的地理位置很高,但是能見度其實並不好,一處風口常年卷起沙塵遮擋視線。

    所以聯盟的工匠在卡洛斯炮制作戰計劃的同時,另選位置修建了觀察站。

    大約十分鐘的路程,卡洛斯一馬當先用了三分鐘不到便狂奔而至。

    順著簡易的台階,走了好幾個之字,卡洛斯登上了觀察站,然後,木制的欄桿被卡洛斯直接捏斷了。

    戰爭要塞,遠處的戰爭要塞……

    在燃燒。

    視野所及的範圍內,烽火硝煙如果滴入池塘的墨將燃燒平原染上風的線條火的顏色。

    山頭風大,跟隨卡洛斯上到觀察站的眾人雖然吃驚眼前的景色,卻依然不自覺的後退了兩步,只剩下卡洛斯一人站在平台邊緣,如同鋼鐵灌鑄岩石雕刻的塑像。

    “多看無益,回去。”

    卡洛斯用深深的呼吸平復了內心的驚濤駭浪。

    【您的好友狂戰士卡洛斯已經下線。】

    【您的還有戰略家卡洛斯已經上線。】

    返回營地,卡洛斯揮手叱喝了喧嘩的眾人。

    “卡德加,方磚,你們分開返回鐵爐堡,傳送法術,翻山越嶺,隨便什麼方法,兩天之內,調動大軍開拔。如果調不動,讓奧特蘭克的軍隊全員出動。”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服從命令,聯盟安危就交給你們了,我的性命,洛薩元帥的性命,要塞里眾人的性命,交給你們了。”

    沒有更多的話語,兩位**師相互對視一眼,離開眾人的視線做準備工作去了。

    而其他留下的人,紛紛圍攏卡洛斯身邊。

    “沒有馬匹,我們能做的事情其實並不多,哪怕你們每個人都能以一敵十,在這聯盟與部落的生死戰場上能做什麼?最近的煙火離我們也有一百公里,等你跑過去別說去幫忙了,怕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現在收集物資,抓緊一切時間休整。解散。”

    用過往的威信和強權暫時壓制住騷動的眾人,卡洛斯決定向萬能的聖光求助。

    選了個落灰最少的帳篷,吩咐其他人不要打擾自己,卡洛斯用標準姿勢單膝跪地,很快的進入了冥想狀態。

    在思緒的迷霧中,卡洛斯艱難的前行,如同泥沼流沙中跋涉一般的酸爽。時間和空間在這片思維的世界毫無意義,或許跋涉千里,或許彈指一揮間,又或是已過千年。終于,卡洛斯順從心靈的感應,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一道光芒。那是圖拉揚,是烏瑟爾,是加文拉德,是所有為了聯盟奮戰不休的聖騎士的光芒。伸出手去觸踫這道光芒,卡洛斯看到了無數記憶的片段。

    亢奮的。

    悲傷的。

    疑惑的。

    迷茫的。

    不屈的。

    最後,串聯在一起,是從天而降的熾熱烈焰,是兩條巨龍翻滾扭打的身影,是獸人絕望的哀嚎,是洛薩糾結的容顏。

    記憶畫面的最後,只剩下聯盟與部落的旗幟在風中飄揚。

    當卡洛斯再次睜開雙眼,天色已經黯淡晦澀。

    走出帳篷,所有人都圍坐在篝火旁,無聲的盯著他們的指揮官。

    “軍官留下職業,其他人全部滾去睡覺,明天一早下山。”

    卡洛斯抬頭仰望夜空,透過雲層,血月依稀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