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45章 分到羊膘

第445章 分到羊膘

    人,具有主觀能動性。

    擁有主觀能動性是二級智慧生物的一個重要特征。

    什麼是智慧,這個話題太大,討論起來容易撕逼扯犢子。

    但是為智慧找個參照物卻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

    認知自然,改造自然。

    僅此而已。

    主觀能動性指人的主觀意識和實踐活動對于客觀世界的反作用或能動作用。主觀能動性有兩方面的含義︰一是人們能動地認識客觀世界;二是在認識的指導下能動地改造客觀世界。在實踐的基礎上使二者統一起來,即表現出人區別于物的主觀能動性。

    在唯心主義盛行的魔法世界,這樣的思潮更是大行其道。

    往積極點說,人定勝天,敢叫日月換新天是偉大的思想,是激情的豪邁,是人類創造奇跡的精神力量。

    但是一幫子肌肉上腦的猛漢不顧自身的實際情況非要往死里作,作為帶隊的,卡洛斯真的很無奈。

    在差不多二十四小時的時間里,于黑鐵矮人的地下世界突襲最少五百公里的路程,哪怕不算戰斗的體力消耗,光是完成這段路程便是驚人的壯舉。

    然後呢?精疲力竭的眾人在林海雪原那根本不適合療養的地方當了幾天野人,忍凍挨餓,直到禍禍完周圍的飛禽走獸,才有點起色,根本算不上什麼休整。

    好不容易回到燃燒平原,搞到物資給養,一幫心理亢奮的家伙又有幾個的真的睡著了。

    如果這是個arpg類型的冒險游戲,總結一下就是xxx經歷了xxxxx,lv.up若干次。

    看起來挺好。

    唯一的問題就是這游戲升級不回血。

    經歷各種艱苦磨難的聯盟勇士們血量上限漲了一大截,當前血量全部見底。

    卡洛斯經受這麼多戰爭的洗禮,心里早就有了【嗶】數。

    自己作為人類世界最強的那一批戰斗力單位,連自己都已經感覺到疲憊,其他人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三百多四百人的敢死隊到最後就活了七十多個,這些人作為聯盟的公稱,應該修養,應該天天大魚大肉,等把掉下去的膘養回來再考慮其他事情。

    但是英雄就是英雄,思想覺悟就是高。

    兩百多里的路,全副武裝的眾人只用了一個上午加半個下午的時間就走了三分之二。

    路途中,卡洛斯不止一次的強制休息,差點引起民憤。

    這讓卡洛斯鬼火旺盛。

    什麼都靠人類的主觀能動性解決,你們這些棒槌咋不飛上天與太陽肩並肩!

    按道理在場眾人都是聯盟的精銳,保存體力的道理不用卡洛斯多廢話。但是戰爭要塞的煙火刺激了本來就出于亢奮狀態的眾人,令大多數人陷入一種狂熱卻不理性的狀態,少數的明白人不是被感染了就是我只看看什麼都不說……

    惡人只有卡洛斯自己來做。

    然而做了惡人的卡洛斯還只能看破不說破。

    眼前的隊伍全靠著這股狂熱的氛圍撐著,真的說破了戰斗力瞬間就沒了。

    于是,在距離戰爭要塞不到三十公里的地方,卡洛斯再次要求眾人休整進食,調整裝備。

    這次,沒有人提出異議,戰斗的氣息,大家都嗅到了。

    再于是,被打散躲藏起來的聯盟潰兵傷員找到了卡洛斯的隊伍。

    一番詢問,事情明朗了。

    在卡洛斯一行返回風暴祭壇的前一日,燃燒平原發生了一場神仙打架的惡性事件,巨龍在天空中對掐。聯盟和部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停戰觀望。

    神仙打架的一般性後果通常都是凡人遭殃,部落的臨時營地被兩頭撕逼的巨龍毀了一大片,前來支援的一支補給運輸隊連同物資給養也被龍焰毀于一旦。

    巨龍撕逼的最終結果人類和獸人不得而知,但是卡洛斯已經猜到了部落的想法。

    原本進退自如佔據戰場主動權的部落軍隊面臨著彈盡糧絕的窘迫局面,回家的路是那麼遠,聯盟的刀是那麼近,直接撤退,怕不是要被洛薩元帥鈍刀子進行放血療法喲。

    況且根據這些士兵的說法,部落的給養幾乎已經見底了,哪怕是龐大腰圓的部落獸人,三五天不吃飯也能扛著斧頭戰斗,但是回家的路程那麼遠,又豈止是三五天。

    不勝利毋寧死!

    就憑這听到耳朵起繭子的戰吼,卡洛斯已經猜到了部落的想法。

    然後士兵的話語打了卡洛斯的臉……幸好還沒有說出口,僥幸,僥幸。

    “戰爭要塞是洛薩元帥燒的。獸人想要回去,只有攻破要塞搶奪我們的物資。洛薩元帥和將軍們覺得敵我雙方兵力過于懸殊,哪怕獸人被龍給噴了,兵力依然佔據優勢,而且哀兵必勝,獸人抱著必死的決心攻城實在太恐怖了,戰爭要塞在之前的大地震中破損嚴重,後來持續的戰斗更是摧毀了幾乎所有的防御工事。所以洛薩元帥在安排傷員分散潛伏之後,帶著所有還能動的兄弟主動出擊了。然後一把火燒了整個要塞。”

    卡洛斯听完這些情報,心里佩服之余,也是一陣驚悸。

    安度因.洛薩,聯盟的雄獅,好凌厲的意志,好狠的心!

    燒掉所有多余的給養,斷絕了自己的退路,也斷絕了獸人的生機。

    好狠的心!

    原本孤注一擲的獸人懷抱著打贏這些人類就能搶錢搶糧回老家的信念,簡直跟上了群體嗜血以及血性狂熱一般的可怕。然而這樣勢不可擋的勢頭被洛薩一把火給燒沒了。

    老子瘋起來自己都打,就問你怕不怕……

    眾人听著傷兵們講述之前發生的事情,一個個開始熱血沸騰,恨不得現在就回到洛薩身邊,為聯盟效死。

    但是卡洛斯卻有些疑惑。

    這不是他認識的洛薩。

    在鐵爐堡,再更北方的廣闊大地,聯盟二十萬大軍不是擺設。這場戰爭,聯盟佔據了絕對優勢的情況不會因為燃燒平原的一次或者幾次失利就改變。

    洛薩的孤注一擲讓卡洛斯沒有看明白到底是為什麼。

    于是,卡洛斯多問了幾句。

    但是這幾個潰散傷兵只是大頭兵,最基層的戰斗人員,知道的都是自己看到的以及上級轉達的。卡洛斯根本不可能從他們這里得到什麼明確的答案。

    只能靠自己去想,去分析了……

    突然,卡洛斯想起來了,洛薩應該在灼熱峽谷藏了一支奇兵,仗都打這個份上了,為什麼不用!

    “黑石山的大門被封閉了。”

    傷兵如此回答。

    一切都明白了……

    你tmd怎麼不早說!

    活該從希爾布萊德活到現在還是個列兵!!!

    就在卡洛斯終于知道自己該干什麼的時候,隊伍出ど蛾子了。

    卡洛斯準備灼熱峽谷去搬救兵,然而奧蕾莉亞卻要趕赴戰場參加戰斗,最要命的是賽丹.達索漢也是這個意思。

    賽丹.達索漢的想法卡洛斯能夠明白,奧蕾莉亞你是怎麼個意思?

    突然,卡洛斯驚覺了,之前那個理智的奧蕾莉亞不過是將瘋狂藏在了心里,她從來沒有忘記里拉斯。

    隊伍分裂了,大多數人更願意跟著奧蕾莉亞以及賽丹.達索漢返回洛薩身邊,只有十二個人願意追隨卡洛斯完成穿越黑石山的封鎖。

    無關正義,也無從談論對錯,單純的論個人魅力,卡洛斯輸給了安度因.洛薩。

    “好好活著,我會帶著援軍回來!”

    卡洛斯許下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