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85章該來的總會來,欠下的遲早還

第185章該來的總會來,欠下的遲早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自由啊,多少人以你名號行那私己之事。

    民主啊,連國王都身不由己,民眾哪里來的空閑當家作主。

    政治啊,多少人假你之手行那骯髒的勾當。

    感嘆完,卡洛斯還是得應付眼前的亂局。

    和奧蕾莉亞深入的交流後,卡洛斯終于發現自己的問題在哪里。

    原本以為奎爾薩拉斯是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國王賢明,國力強盛,如同艾澤拉斯的文明燈塔一般。

    結果,通過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童話里都是騙人的,傳聞九成九都是假的。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斗爭,有斗爭就會起齷齪,起了齷齪,什麼破事都不算事兒。

    話頭一起,奧蕾莉亞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簡直讓卡洛斯大開眼界。

    銀月城議會的最高目標是和平的終結王權,建立一個議會制的共和國,為此,凱爾薩斯都已經被他們放逐到達拉然去了。而阿納斯塔里安對于巨魔的騷亂無動于衷的更深層次原因則是王權的斗爭。借著這次的巨魔暴動,阿納斯塔里安從議會派手中奪回了很多權力。其中就包括凱爾薩斯的職權安排。

    我真傻,真的。

    卡洛斯想給自己兩耳光。

    政治這種東西屁股比腦袋重要,阿納斯塔里安無視自己,還不是因為自己立場不明。

    雖然心里已經明白自己這個政治菜鳥做錯了,但是嘴上卻依然頑固的要死。

    “奧蕾莉亞,我還以為你們精靈的國度一切都是美好的,沒想到骯髒齷齪這麼多啊。”

    卡洛斯扭曲著一張糾結的臉說道。

    “神明都有爭斗,人間哪來的淨土。”

    奧蕾莉亞無可奈何的回答。

    “回頭我寫封信給太陽王,你幫我遞上去。”

    卡洛斯想了想,做下決定。

    “你可以派出使者啊,北上銀月城的道路是通暢的。”

    奧蕾莉亞有些不解的說道。

    “立場問題,我們不爭這些了,還是應付好接下來的戰斗吧。”

    卡洛斯主動終結了這個話題。

    果然。自己還是太年輕了。書上得來終覺淺,始知世事要躬行。

    卡洛斯有些沮喪,自己比其他人多活了三十年,看起來更成熟。更睿智。可惜並不是那麼回事,知道和能做到完全就是兩碼事。自己或許知識儲備和個人戰斗力已經遠超同齡人,但是自己的對手,未來的敵人又有哪一個是同齡人?

    這里是艾澤拉斯,你的對手是遠古的巨頭。是異星的獸人,是上古的古神,是鐵下巴的巨龍。

    智慧不等同于知識,智慧是為人處世,是洞察人情的練達,是一種撥開迷霧見青天的睿智。

    卡洛斯以為阿納斯塔里安不是個東西,到最後發現原來自己是個傻逼。

    這種感覺很糟糕,也很難受,自己一直一來太順利了,也太僥幸了。不知不覺間讓自己潛意識中認為自己仿佛就是位面之子,是神的寵兒,是天命所歸。

    太危險了!

    還好這次的挫折繼而提醒了自己。

    卡洛斯.巴羅夫,你只是個凡人,你只是個人,你會犯錯,會失誤。所以,別太把自己當回事。

    在自省的過程中,卡洛斯寫好了給阿納斯塔里安的信函,加上印泥。蓋上巴羅夫家族的印信。

    “好了,我的私事辦完了,讓我們談談巨魔的問題吧。”

    卡洛斯抬起頭對圖拉揚說道。

    “巨魔的問題都不是問題,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怎麼和你的援軍匯合。然後順利退回斯坦索姆的北地要塞。”

    圖拉揚咬著果子,直直的盯著卡洛斯的雙眼。

    “我的朋友,我必須道歉,你才是個真正的軍事家,是個正直的戰士。”

    “為何道歉?”

    “因為你雖然喜歡奧蕾莉亞,卻從沒有因為感情影響自己的判斷。而我卻參雜了太多個個人情感。”

    “得了吧,我只是個典獄官的養子,是法奧大人的見習牧師,是個被洛薩元帥看中的幸運兒。而你,是奧特蘭克的國王。”

    圖拉揚不接受卡洛斯的致歉,因為他認為卡洛斯沒有錯。

    “謝謝。”

    “不客氣。”

    “那麼圖拉揚,你認為我們如果堅守,能堅持多久。”

    “額,楓溪谷,長橋,還是河對岸?”

    圖拉揚不確定底線,所以不好回答。←百度搜索→【愛書屋】

    “楓溪谷或者長橋。”

    卡洛斯回答。

    “如果現在我們主動打出去,應該能多守半個月,也就是二十天左右,但是傷亡會比較大。而楓溪谷時守南岸的支點,守楓溪谷和守長橋是一個目標。但是如果是去北岸守橋頭,又是另一種說法。”

    “二十天嗎?很好,聯系奧蕾莉亞,準備好部隊吧,我們再為精靈當二十天苦力。”

    “能告訴我,是什麼讓你改變了決定?”

    圖拉揚不懼怕戰爭,所以只是好奇的問道。

    卡洛斯揚了揚手中的信函。

    “是榮耀的回歸還是灰溜溜的走,就看它了。”

    圖拉揚聳了聳肩膀,你是統帥,你說了算。

    兩次戰役,巨魔傷亡往低了說也在四千以上,即使加上獸人的援軍,巨魔的兵力也不會超過一萬五,這還是頂了天的高估。而在得知卡洛斯的後手之後,圖拉揚對于部落沒有絲毫的畏懼,八千久經戰火的人類大軍加上快三千的精靈職業士兵,還是在精靈的主場,為什麼要畏懼巨魔和獸人?

    雖然希爾布萊德的戰爭如同絞肉機一樣不斷吞噬著人類和獸人的血肉,但是不可否認的一點就是人類的戰斗力,在這場戰爭中瘋狂的提升著。

    開戰初期,五個人類士兵也不是一個獸人戰士的對手。

    在圖拉揚離開希爾布萊德之前,兩個打一個已經是許多老兵的口頭語了,而能和獸人單挑的家伙也越來越多,人類的戰斗力被獸人給徹底的逼迫了出來。

    “圖拉揚,我想要你暫時接替我的位置進行指揮工作。”

    “額,怎麼了?”

    圖拉揚不明所以的問道。

    “我的笑容只是為了安撫士氣,我的內心還是很痛。我需要鮮血和殺戮來平復自己心頭的怒火。”

    听聞卡洛斯的話語,圖拉揚久久無語。

    “去吧,卡洛斯,我沒有立場和資格阻攔你。在你回來前,巨魔休想突破防線。”

    最終,圖拉揚同意了,他接下了卡洛斯拋在自己肩頭的重擔。

    雖然沒有看見到漫天的火光,但是勇士的犧牲總是令人遺憾。

    “謝謝。我的朋友。”

    “不客氣,你這個五個獸人也打不過的怪物。”

    “哈哈哈哈哈。”

    次日,在會議上,卡洛斯公布了援軍的信息,人類方士氣如虹,軍心振奮,而精靈那一邊的態度分化就比較嚴重了。和人類並肩戰斗過的精靈們加入了歡呼的行列,而銀月城那邊新來的則警覺得多。

    人類的數量快趕上巨魔了。

    然後,卡洛斯宣布了自己將要去狩獵的消息。

    出乎預料之外,反對者沒有想象中的多。更多的人希望加入國王的隊伍,進行一場酣暢淋灕的獵殺。

    “那些人類瘋了嗎?”

    “不知道,但是他們的國王真是個野蠻的家伙,那塊頭真大。”

    新來的精靈小聲嘀咕著。

    四天之後,龍鷹騎士帶著軍情返回銀月城,其中就包括卡洛斯寫給阿納斯塔里安的信函。

    “父親,寫的什麼?”

    秘密歸國的凱爾薩斯這兩天一直呆在父親的書房,沒有四處走動。

    “一個好消息。”

    阿納斯塔拉按露出了會心的微笑,然後將信函遞給了兒子。

    “通篇的詞不達意,這個卡洛斯真的是個貴族?我見過他的姐姐。巴羅夫的家教不至于這樣吧?”

    凱爾薩斯不解的問道。

    “我的孩子,別去管什麼語法和辭令,你還沒有看懂嗎,通篇文字。奧特蘭克的王都在反復強調一件事。”

    “什麼事?”

    “王權神聖,不可侵犯!”

    凱爾薩斯愣住了。

    “就快好了,為父為你準備的舞台就快搭建完成,再委屈幾天,凱爾薩斯,沒有人能阻止你登基為王。為父能容忍議會派的其他一切。但是絕不能容忍他們插手你的繼承權問題。就如同我們的小朋友說的那樣,王權神聖,不容侵犯!”

    阿納斯塔里安露出了自信而迷人的微笑。

    “我們應該給卡洛斯陛下的友誼充足的回應,我的兒子。”(未完待續。)

    ps︰  我知道,有人肯定要用皿煮那一段來黑我。

    然而作者君還是要說,即使大炮兄,在三民主義的闡述里還要加上民權和民生這兩部分。

    脫離了其他,單純談皿煮,就和脫了褲子放屁一樣,毫無作用。

    皿煮,不是人民當家做主,而是全體人民當家做主。

    在你的死刑投票上,少數服從多數,即使你是無罪的,按照皿煮的原則,你還是死定了。

    有人黑作者被政府洗腦了,無腦舔。

    作者也不想反駁啥,人的經歷閱歷不同,底線和下線也就不同,政府有千般不是,萬般缺陷,你可以指責它的錯誤,抨擊它的失誤。但是你無腦的反對它本身,這就有問題了。

    某些人還真說對了,灑家就是毛爺爺的腦殘粉,所以這個問題你們就不用黑了,作者君認了。

    各位親們,網上爽文千千萬,看過就忘挺正常,作者君也是有野心的,我想寫一本值得讀者們在勞累一天過後,還能帶著腦子看的小說。

    我不是看不起爽文,而是不願意寫爽文。

    我不是看不起書評區的各位,而是看不起某些職業噴子。

    0粉絲值不算啥,你們的意見有道理我也听,你們說這是小號我也信,你們發水貼我也認。

    但是帶著髒字罵娘,不刪你刪誰,多和善友愛的書評區,哪來那麼多牛鬼蛇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