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87章 若為聖戰四十年,何懼西征兩萬里

第187章 若為聖戰四十年,何懼西征兩萬里

    巨魔中偶爾會出現異常強壯者,一些異變的家伙除了那對大長牙,幾乎找不到任何與同胞類似的身體特征。如果是在人類社會,怪物、畸形兒的稱謂將伴隨他們走完悲慘的一生。但是在巨魔的社會里,這些異變者被同胞包容著,照顧著。

    卡西莫多就是這樣一個變異巨魔。

    身高二百八,體重三百八,臂長四百八的卡西莫多一頓飯能吃半頭熊。即使在饑荒時月,部族也沒有放棄他,這讓異變者對于阿曼尼,對于祖阿曼,有一種強烈的歸屬感和認同感。即使找不到體型合適的婚配者,來自兄弟們的關愛依然如同清泉一般滋潤著卡西莫多寂寞的內心。

    沒有人知道,這頭能夠手撕猛虎的怪物在磨練搏殺技藝的空余,興趣愛好是種花。

    但是今天,現在,生死相搏的戰場上,卡西莫多格外的痛恨自己。

    痛恨自己為什麼不將種花發呆,甚至吃飯睡覺的時間都用在訓練上。

    眼前的這個人類才是真正的怪物!

    明明只到自己的胸口,明明胳膊比自己的細那麼多,明明看起來白白嫩嫩的,為什麼力量這麼大,為什麼動作那麼快,為什麼他不怕自己?

    略微的走神,人類一斧頭劈在卡西莫多的肩頭。

    糟糕,繃緊的肌肉依然沒有阻擋住斧頭的鋒芒,左邊手臂用不上力了,至少要一分鐘才能恢復。

    卡西莫多猛的一沉身體,用盡全力收縮受傷部位的肌肉,右手握拳橫掃,成功的將這個人類逼退。

    握住斧柄,卡西莫多拔出肩頭的利器,鮮血噴薄而出。活動了一下發麻的傷口,利用肌肉的切合止住流血,巨魔強大的再生能力起到作用,最多兩分鐘。傷口就能完全愈合。

    這柄斧頭意外的合手,卡西莫多露出嗜血的神色,丟了武器,你要怎麼辦。和我肉搏嗎?

    那個人類居然笑了,拒絕了他的同伴遞給他的其他武器,捏了捏拳頭,他真的想和我肉搏嗎?

    卡西莫多憤怒了,你在侮辱我。人類!

    不顧傷口沒有痊愈,卡西莫多如同一頭暴躁的裂蹄牛一般沖了上去,在離他的敵人五米遠的的地方舉起了斧頭,這樣在下一步就能用最舒服的姿勢狠狠的砸下去,把那個可恨的小白臉砸成肉醬。

    奧義,百分百空手接白刃!!!

    卡西莫多詫異的發現他的對手背後長出了翡翠色的翅膀,然後雙手合十接住了自己的劈砍。

    這不可能!即便單手出力,我卡西多莫也能一拳砸碎石頭,你怎麼可能接住我的斧頭!

    眨了眨眼,卡西莫多發現翡翠般的羽翼化作點點星光消散。接著便是手頭一空,面前的對手突然消失不見了。

    這才對嘛,幻覺,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一定是昨天晚上擼多了。

    雖然隨著斧頭重重落下,卡西莫多的身體跟著趔趄了一步,但是變異巨魔的心頭卻是松了口氣。

    緊接著,感覺右邊腳踝吃痛,卡西莫多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倒在地。

    該死。他什麼時候繞到我身後的?

    卡西莫多倒地的同時,調整姿態,利用慣性強行收回斧頭橫劈出去,組織了對手趁自己倒地進行後續追擊。

    成功了。那個人類跳開了。

    但是因為左肩著地,剛剛止血的傷口再次崩裂,鮮血又撒了一地。

    強行用無力的左手支撐地面,一陣亂無目的的劈砍做掩護,卡西莫多勉強站了起來,卻也累的氣喘吁吁。

    而他的對手站在十米開外雙手抱胸看著他。嘴角帶笑。

    你這是自尋死路!

    突如其來的暴怒觸發了潛藏在血脈中的力量,卡西莫多進入血之狂怒的狀態,整個人感到一陣輕松,疼痛仿佛都遠離了自己。

    “人類,你要付出代價!”

    卡西莫多瘋狂的想要發泄自己的怒火,他想要折斷自己手中的斧頭來宣泄憤怒,卻發現折不斷,甚至折不彎。

    “塔斯丁苟。”

    听到這個人類居然說出了巨魔語,卡西莫多楞了一下,然後用自己所剩無幾的理智思考了一下。

    歡迎?

    歡迎什麼?

    干,你敢蔑視我!

    去死吧!

    卡西莫多雙手持斧,高高躍起,用用劈下。

    然而他的敵人並沒有被自己的巨大威勢嚇倒,反而拔出大腿上的獵刀。

    自己劈空了,而且從感覺上來說,自己用腋下到腰際應該被開了一大條口子。

    但是管它的,反正又不痛,相反還有點爽。

    卡西莫多落地後反手又是一拳,再次逼退敵人,接著閃身而上,誓將仇敵一刀兩斷。

    怎麼可能?這麼大的個子,怎麼可能這麼靈活?

    眼看那個人類矮身閃過自己的橫掃軌跡,再低頭,自己的胸前已經多了一個刀把。

    愚蠢,這麼短的刀子,怎麼可能傷得了我,我可是有三個心髒的卡西莫多!

    可惜變異巨魔沒有來得及發出嗤笑,兩只屬于人類的手已經握住了胸口的刀把,橫向一拉。

    噗啦的一聲,即使有血之狂熱的效果屏蔽了痛覺,卡西莫多還是覺得會很疼。

    緊接著又是從右肩到右胯,刀鋒踫撞卡西莫多的肋骨,帶著清脆的聲響再次劃開一道傷口。

    卡西莫多從此也成了胸口有十字傷疤的巨魔。

    你這是找死!

    這個距離,自己不可能砸偏!

    卡西莫多露出了嗜血的獰笑,不管拉扯傷口肌肉而噴涌的鮮血,只求將眼前這個煩人的小家伙劈成兩半,今晚吃一半,明早吃一半。

    但是,怎麼可能?

    他居然單手接住了自己的手腕?

    他居然握住斧柄扯開了自己的手指?

    卡西莫多左手出力,一記左勾拳,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險,卻感覺砸在了鐵板上。

    “你好,再見。”

    血之狂怒雖然賦予了眼前這個怪物無懼痛苦的忍耐力,無視傷害的行動力。然而傷口就是傷口,自己的感知可以欺騙,這個世界的物理法則卻不容欺騙。

    卡洛斯清晰的感覺到,這個怪物的力道在減小。它的瘋狂只是在透支自己的體力。

    當感覺差不多了,卡洛斯停止了玩耍,決定用符合勇士的死法給予這個讓自己感受到生死搏殺所帶來快感的敵人有尊嚴的死法。

    一腳踹在變異巨魔的小腿上,巨魔的膝蓋帶著巨大的動能重重的砸在地上,半月板應該都碎了。

    將奧金斧拋上天空。卡洛斯帶著“啊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的怪叫在數秒的時間內轟出了數十記蘊含聖光之力的重拳,徹底的癱瘓了巨魔的關節和發力肌肉。

    深吸一口氣,高高躍起,踩在巨魔的肩頭,卡洛斯接住奧金斧,再次展開聖光之翼改變發力方向,在不著力的情況下揮砍出了強而有力的一擊。

    原來被砍頭,血真的能飆出那麼高啊。

    落地的空暇,卡洛斯居然莫名的想起了關于《竇娥冤》的爭論。

    “苟塔金,你所謂的勇冠阿曼尼的強者。就是這種空有一身蠻力的莽夫嗎?雖然沒有交過手,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這種貨色你能打兩個。”

    卡洛斯不滿的抱怨道。時間緊迫,五日的歸期在即,已經不允許卡洛斯繼續自己的獵殺之旅了。雖然眼前的敵人不算庸手,但是這種軍團作戰的利器在一對一的單挑戰里,敏捷不足的弱點是致命的,更何況在力量上,這頭變異巨魔也只是佔有優勢,做不到碾壓。

    “老板。卡西莫多可是**最強的巨魔,何況這只是個意外,本來他姐姐艾絲美拉達本來應該是個好對手,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祖阿曼武魁艾絲美拉達居然不在,這不能怪我。”

    不知道從哪里學來的,苟塔金開始稱呼卡洛斯為老板,並且無師自通的學會了丟鍋神技。

    “他,卡西莫多,姐姐。艾絲美拉達,祖阿曼武魁?祖金是不是還有個綽號叫戢武王?”

    卡洛斯感覺自己的臉皮在抽搐。

    “老板,您後面說的我沒有听明白。”

    苟塔金如實的反應了自己的困惑。

    “算了,這個大個巨魔腦袋,當做給圖拉揚的禮物足夠了。苟塔金,你去做下防腐處理。”

    卡洛斯決定不糾結這些了。

    “您算找對人了,老板,你們人類的手藝太差,我們巨魔才是專業的。”

    苟塔金走過去拾取卡西莫多的首級。

    “伊米爾,戰場打掃結束了嗎?”

    卡洛斯伸了個懶腰,感到一陣運動後的舒爽。

    “大少爺,四百二十六記首級,我軍無一陣亡。”

    伊米爾在非正式場合,一直稱呼卡洛斯為大少爺,反復的強調自己家臣的地位。

    “哈,苟塔金他們提前一天在水源下毒,這都還能死人,以後別說你們是奧特蘭克的精銳,別說你們是我卡洛斯.巴羅夫手底下的兵,少爺我丟不起這個人!”

    卡洛斯不介意伊米爾的表功,也不介意私底下將軍們的排資論輩。

    以前看小說,卡洛斯對于貴族領主們用忠不用能感覺很不爽,覺得貴族領主都是傻逼。等到自己當國王了,卡洛斯才發現,自己注定也要當個傻逼。因為卡洛斯發現,在遇事時,自己最信任的不是亨利謝特,不是王教國立騎士團,奧特蘭克的那些將軍們,還是這個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騎兵將領,伊米爾。

    對于能力在水平線以上的伊米爾,卡洛斯並不介意給予他一些特殊待遇。

    “少爺說的是,但是這依然是一場巨大的勝利。”

    伊米爾不放過一切拍馬屁的機會。

    “哈哈哈哈,走吧,再拖延,巨魔來援軍就不好了。風緊,扯呼。”

    卡洛斯一揮手,突襲部隊迅速的撤退。

    雖然在人前,卡洛斯對于斬殺卡西莫多不以為意,但是和奧蕾莉亞匯合之後,卡洛斯那是極盡嘲諷之能事,在游俠領主面前大吹特吹。

    要你開場搶人頭,要你彈無虛發,要你瞎顯擺,哈哈哈,就問你服不服!

    雖然兩邊的頭頭在撕逼,手下人卻依然履職盡責,嚴密的維持著警戒圈。

    因為永歌森林觀光五日游馬上要結束了,而旅行團深入巨魔活動區太深了。

    在卡洛斯和奧蕾莉亞的帶領下,這批聯軍的精英一晚上最少要夜襲巨魔和獸人營地兩次。

    卡洛斯一時興起,拿出了上一輩子學的那些摸哨探哨的本事,給自己的手下們現場表演了一把什麼叫奧特蘭克不相信眼淚。

    作為參與者,這些士兵軍官在見識了卡洛斯特色的夜間突襲和精靈特色的無聲殺人術之後,興奮之余也是背心哇涼哇涼的。

    智慧生物的一大特色就是會類比,會模擬。

    如果我是那些巨魔和獸人,我能逃得過嗎?

    越想越心驚,所以不需要提醒,沒有人在警戒和夜間放哨的時候偷懶。

    因為怕,因為不敢。

    當最後一只小分隊回到集結地,卡洛斯指著加里森敢死隊的痞子們就是一陣臭罵。

    但是當加里森將一個包袱交給卡洛斯的時候,卡洛斯卻罵不出來了。

    “听說他有個未婚妻?”

    “恩,沒有結婚,女兒卻五歲了。”

    “我曰,他好像才二十四吧?”

    伊米爾跑題驅散了淡淡的哀傷,卡洛斯猛地一怔,才反應過來這里是艾澤拉斯。

    “繼續說。”

    “他岳父看不起他,他們兩個是私奔的,他向他未婚妻保證過,會給她一個伯爵夫人的名號。”

    伊米爾嘆了口氣,為英勇的同僚在心中默默致敬。

    “伯爵領我給不了他,但是伯爵夫人的名號,我會滿足他的心願。安心的去吧,汝妻子吾養之。”

    加里森敢死隊這幫膽大包天的家伙不知道從哪里,偷回來了阿斯蘭.祈安的兵刃,斷成五截的博尼格托.幻影舞者。

    哀傷歸哀傷,正事還是要干,清點戰果,五百一十七人的觀光旅行殺人團返程時還剩下四百零六人,然而帶回去的戰果,卻有九百三十四。

    一百二十個小時,這只復仇之軍用在食睡的時間不足二十個小時,剩下的時間全部用在索敵,襲殺,攔截斥候,摧毀不落後勤上面。

    卡洛斯擺明了要放圖拉揚鴿子,趕路的時間怎麼能計算在休假之中呢。何況四百多巨魔,這麼大一塊肥肉,不吃是在對不起自己啊。

    在嬉笑怒罵之後,返回楓溪谷的途中,卡洛斯找了個機會和奧蕾莉亞單獨談了談。

    “好點了嗎?”

    “完全沒有。”

    “原因。”

    “泰隆.血魔。不將他挫骨揚灰,此恨綿綿無絕期。”

    看透奧蕾莉亞堅強的假象之下,是愈發洶涌的憤怒之火,卡洛斯覺得自己錯了。

    “我會幫你的。”

    “謝謝,我會報答你的。”

    “呵呵。”

    卡洛斯本來想開玩笑問一句以身相許嗎?

    但是到最後,只剩下萬金油般的兩字真言。(未完待續。)

    ps︰  對啦,在這雙十一的剁手節聖戰日,作者君為所有大半夜不滾床單的書友們帶來了深深的敬意和問候,因為作者君也沒有出去玩啊!

    舔著臉說是為了觀眾老爺們,反正作者君自己是不太信的,觀眾老爺們就假裝信了吧。

    天國的86子,大內的綠紅茶,求更新啊,在這聖戰日,你們敢不敢更一章啊。

    好吧,懷著深深的惡意,不是,敬意,作者君祝大家剁手節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