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46章 為了那朵黑蓮花(萬字大更)

第446章 為了那朵黑蓮花(萬字大更)

    什麼叫做戰術大師?

    戰場戰術千變萬化,然而再怎麼變,也是萬變不離其宗。

    歸根結底,戰術就是四個字————揚長避短。

    你家步兵訓練有素,那就漫山遍野秀碉堡,依山旁水造炮樓,用步兵陣列往前懟。

    穩!

    你家騎兵((操c o)c o)作好,大平原作戰迂回包抄夜襲(騷s o)擾,用機動(性x ng)和沖擊力拖垮敵人的後勤和士氣。

    爽!

    你家弓兵槍手多掛((逼b )b ),那就修(胸xi ng)牆挖壕溝,土工作業層層推進,將hit-run-hit的戰術進行到底。

    秀!

    你家工程天賦點的多,耬車大炮坦克開搞,就是烏龜殼,就是口徑決定正義,不服氣你也攀科技啊。

    壕。

    因地制宜,靈活機動,用你的長處去懟別人的短處,哪有打不垮的敵人。

    所以古代戰例以少勝多時有發生,以弱勝強都是謊話,說這話的都是騙子。

    <center></center>    弱就是弱,強就是強,如果弱都能勝強,大家還鍛煉個什麼鬼,上戰場投骰子好了,投出20毀天滅地豈不美哉。

    好幾百章之前闡述過的道理,安度因.洛薩也是明白的。

    除非巨大優勢,誰願意打大軍團會戰。

    除非彈盡糧絕,誰願意擺開車馬亡命一波。

    除非退無可退,誰願意來一場宿命的對敵,矯(情q ng)。

    然而此時此刻,燃燒平原,我,安度因.洛薩,388,打卡……

    寄予厚望的烏瑟爾放了所有人鴿子,說好的兩天兩天兩天又兩天,燒了自家要塞的聯盟將士雖然追的部落痛不(欲y )生,但是這種傷人一萬自損八千的事(情q ng)真的不好干。

    聯盟這支孤軍也已經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洛薩知道部落那邊奧格瑞姆的(日r )子比自己還慘。但是那又怎麼樣?

    洛薩知道部落那邊不光比聯盟先斷糧一天。但是那又怎麼樣?

    洛薩知道部落那邊不光沒有食物了,水源都很成問題。但是那又怎麼樣?

    洛薩知道部落的狼騎兵數量只有聯盟騎兵的一半不到。但是那又怎麼樣?

    洛薩知道部落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如果聯盟繼續追下去,一場驚人的勝利唾手可得……

    但是那又怎麼樣!!!

    堅持不住了啊。

    如果真實的騎士戰斗像小說里描寫的那樣,高喊幾聲聖光賜予我力量就能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打上十天半個月,還要軍需官干嘛!

    真的堅持不住了。

    獸人已經是強弩之末,哪怕洛薩還有兩天的糧草,不說全殲這支獸人,留下三分之二都不帶有傷亡數字。

    但是洛薩有兩天的糧草嗎?

    沒有,連一頓的都沒有。

    最糟糕的是戰馬的草料,饑餓的戰馬已經不堪重負了,草兜里的豆料早在反復的奔襲中耗盡了。

    勝利是那麼的唾手可得,然而夢想如通天上的太陽看得見摸不著。

    洛薩用盡最大的氣力平復內心的波瀾,下達了收攏人手的決定。

    仗打到這個份上已經足夠了。

    不盡快聯系上烏瑟爾,饑餓和寒冷會奪取英勇的聯盟將士們的生命。

    這不是勇者應該面對的命運。

    我的優勢很大,在鐵爐堡,還有十萬大軍整裝待發,有足夠二十萬軍隊消耗半年的糧草,有燻(肉r u)、香腸,有啤酒,有被服。

    回去就是勝利,這場仗我沒有輸。

    用盡全(身sh n)力氣抑制住和獸人拼個你死我活的沖動,洛薩盡到了一個元帥的職責。

    奧蕾莉亞和賽丹.達索漢的歸隊,帶來了敢死隊圓滿完成任務的好消息,圖拉揚興奮的面容和咕咕叫的肚子形成了鮮明的反差。

    “拿去,吃吧。”

    奧蕾莉亞遞過自己的干糧袋,在風暴祭壇廢棄的營地取得的補給已經所剩不多,卻可以暫緩圖拉揚腹內的饑餓。

    “拿去給大伙分著吃吧。”

    圖拉揚用憨厚的微笑回應了奧蕾莉亞的好意,卻轉手將食物遞給了自己的副官。

    “將軍,您吃吧,您的體力消耗最大,我們……”

    “這是命令!”

    不知不覺間,圖拉揚已經在聯盟內部建立了自己的威望,副官有些糾結,又有些感動,最終沒有多說什麼,行禮後離開。

    另一邊,洛薩听完小分隊的匯報,非常不滿的訓斥著。

    “愚蠢,狹隘,自以為是!卡洛斯的判斷沒有錯,甚至堪稱英明!你們這幾十個人有什麼用,在戰場上能殺幾個獸人?烏瑟爾被堵在了黑石山,我們所有人的援軍被堵在了大門外,你們看著卡洛斯帶著二十多號人為我們所有人打通生命的隧道,卻一心到我這個老東西(身sh n)邊來?愚蠢!極度的愚蠢!!!”

    洛薩在訓斥的過程中沒有人吭聲,只是默默的聆听元帥的咆哮。

    而洛薩罵了大概三分鐘左右,自己的氣兒先順了。

    “謝謝,謝謝你們。然後,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下去休息吧,還有惡仗要打啊。”

    安撫眾人之後,更多的工作等待著洛薩。

    評估戰損,整編建制,分配給養,聯系部隊。

    到目前為止,在燃燒平原這塊戰場,聯盟能夠調度的兵力還有一萬四千人左右,這還是圖拉揚前往風暴祭壇將那兩千人的騎兵調走之後的數字。

    在水源的問題大自然是公平的,缺水不僅困擾著部落,同樣也困擾著聯盟。

    所以洛薩手中這名義上的一萬四千人只有大約四千騎兵在第一線襲擾獸人,剩下的一萬人分成了上百支小隊分散在洛薩周圍,約定以烽火為號集結,其他時間各自找水就食。

    沒有辦法,後勤系統崩潰之後還把士兵聚在一起和慢(性x ng)自殺有什麼區別。

    洛薩現在需要做的,是指定一份可行的撤退計劃,將前線的士兵不著痕跡的收攏回來,然後打通回家的路。

    所以,圖拉揚還沒來得及和奧蕾莉亞說上幾句話,便被洛薩再次指派出去。

    “進行一到兩次襲擾作戰,將部落的腳步拖住,給他們一種我們誓不罷休的錯覺,然後利用夜色回來。”

    洛薩簡單的指點了圖拉揚需要注意的事項,然後把一個精致的金屬壺塞到圖拉揚手中。

    “早去早回。”

    年輕的圖拉揚想要說點什麼,但是看到洛薩干澀龜裂的嘴唇,又什麼都說不出來,最後只能鄭重的點了點頭,帶著滿(身sh n)的煙塵離開。

    這一天的夜晚,無風,除了饑餓,睡得還算舒坦。

    第二天,陸續有外出狩獵的部隊回到洛薩(身sh n)邊,帶來各種稀奇古怪的獵物,看起來能吃不能吃的玩意兒。

    所以說人類的潛力還是巨大的,只要願意打獵,總能搞到食物。

    只是燃燒平原這鬼地方……

    洛薩也不好打擊眾人的積極(性x ng),聊勝于無吧,那點食物能夠補充的卡路里遠不如狩獵過程中的消耗。但是又不能制止,甚至不能說明,士氣和精神跨了,比饑餓可怕不知道多少倍。

    一整天的時間,洛薩智慧著大部隊不著痕跡的向北撤退了大概二十里,狩獵獲取的食物有一半分配給了傳令兵。

    沒有食物,聯盟堅強的士兵還能堅持一個星期,但是沒有水,在燃燒平原這鬼地方兩天就得完蛋。

    于是法師們成為了造水工具。

    看著一張張渴望的臉,平(日r )里再高貴的法爺也說不出拒絕的話語,只是默默的休息,默默的施法,然後再休息,再施法,直到暈厥。

    雖然局勢困難,洛薩卻很欣慰,將士們依然保持的高昂的士氣,這非常的不容易。

    眼前的(情q ng)勢令洛薩忍不住也抱有了一絲幻想,要是烏瑟爾突然出現,援軍突然趕到,該多好,一場偉大的勝利唾手可得,今年之內結束聯盟與部落的戰爭,士兵們還能回家過冬幕節……

    在處理軍務之余,洛薩抱著這小小的幻想,一夜未眠。

    第三天,壞消息傳來。

    “元帥,不好了,部落吃人啦!”

    洛薩認出了眼前風塵僕僕的泥人是圖拉揚(身sh n)邊的侍衛,趕緊從多乎哉不多矣的水囊中倒出小半杯遞給他。

    “額~~~~啊~~~~~~~”

    侍衛一臉爽過吸大麻的表(情q ng),將水杯放在一旁,抿了抿嘴唇,突然沉下了臉,湊到洛薩耳旁。

    “元帥,獸人開始吃人(肉r u)了,那幫畜生開始吃人了!圖拉揚將軍讓我趕快回來告訴您一聲,(情q ng)況有變,早做準備。”

    “你下去休息吧,我明白了。”

    洛薩拍了拍傳令兵的肩膀,拍了一手的灰,低頭看著半邊手掌的灰,似乎那黑白分明的界限就是聯盟與部落的戰線。

    洛薩陷入了沉思當中。

    “基爾羅格這是背叛!你們血窟氏族忘記了什麼是榮耀嗎?”

    奧格瑞姆的憤怒已經快要沖破理智的極限。

    “大酋長,族長從未背叛部落,古拉巴什巨魔向部落開戰,族長沒有逃避,不過是選擇了更艱巨的戰場。”

    獨眼的獸人不卑不亢的回應了部落大酋長的質問。

    奧格瑞姆明白,基爾羅格的選擇並不算錯,荊棘谷,或者說祖爾格拉布這座巨魔城市距離黑暗之門太近了,距離艾爾文太近了。而且在祖爾格拉布的巨魔拒絕部落的招攬之後,雙方就發生了數次沖突。眼下,整個部落的物資供給都依賴著艾爾文地區,甚至還得向故鄉德拉諾輸血,如果古拉巴什巨魔打出荊棘谷,切斷部落的交通補給線,那才是天大的麻煩。

    所以理智上,奧格瑞姆是認同基爾羅格所作出的選擇,甚至換一個時間,換一個地點,奧格瑞姆會毫不吝嗇的用最誠懇的話語贊揚基爾羅格,贊美血窟氏族。

    只是眼下……

    一種被出賣的感覺充斥在奧格瑞姆心中。

    “我要的是援軍,是你們血窟氏族的戰士,而不是一個使者。”

    “真因為族長來不了,所以我才來。大酋長,這件事營地里所有人都知道,在您的命令到達前五天,族長已經領軍出發了。所有人對于巨魔的入侵無動于衷,所有人都在觀望,都利用您當做借口,只有族長站了出來。大酋長,您,不能指責族長。”

    血窟氏族的使者不卑不亢,奧格瑞姆陷入了沉思。

    “為什麼不從營地再調集一支援軍,哪怕基爾羅格和你們血窟氏族來不了,部落在燃燒平原還有最少八萬戰士。”

    奧格瑞姆用低沉的語氣質問。

    “只有您,才是部落的大酋長。”

    使者單膝跪地,地下了自己的頭顱,向奧格瑞姆表達了臣服。

    “血窟氏族不是卑劣的棄誓者,我將留在您(身sh n)邊,以血戰證明血窟獸人的榮耀。”

    奧格瑞姆思索了片刻,然後說道︰“那就證明給我看吧。”

    說完,揮手示意基爾羅格的使者可以離開了。

    當使者離開之後,奧格瑞姆立刻召喚心腹,第二次返回大營搬救兵。

    繼續處理一些事物後,一位手下端著一盆看不出原材料的神秘(肉r u)湯來到奧格瑞姆面前。

    饑腸轆轆的奧格瑞姆有些驚訝的嘗了一口,反問道︰“新鮮的(肉r u)?”

    手下獸人不敢欺騙大酋長,誠實的回答︰“是人類的(肉r u)。”

    “嗯!啊,哦……”

    奧格瑞姆若有所思,看了看手里的木盆,最後沒有矯(情q ng),吃了個精光。

    所謂的命運,不過是所有人都做出選擇之後那個蛋疼的結果。

    聯盟不想打了。

    部落不想打了。

    兩家又沒法坐在一起談條件。

    那怎麼辦?

    先把對方打痛了,打怕了,自己就能安穩的離開了。

    至少安度因.洛薩和奧格瑞姆.毀滅之錘以及他們手下的將軍們都是這麼想的。

    最後的結果就是誰也沒能撤退,雙方拉拉扯扯的戰斗又焦灼了兩天。

    部落,彈盡糧絕了。

    聯盟,喝水塞牙咯。

    獸人,開始大規模的吃人類尸體。

    人類,比較悲催,被惡魔之血腐化的獸人(肉r u)非常的不好吃,微弱毒(性x ng)不談,還廢牙口。

    “不行啊,再拖下去已經不是意志力的比拼了。”

    “必須集中力量摧毀這支人類軍隊。”

    安度因.洛薩和奧格瑞姆再一次不約而同的達成了共識。

    于是在幾乎沒有秘密可以隱藏的燃燒平原戰場,聯盟和部落開始迅速的收攏兵力。

    一場大決戰,似乎不可避免。

    從兵力上看,聯盟擁有一萬三千人,其中騎兵超過三千,但是軍馬缺糧,戰斗力恐怕要打個折扣。剩下一萬步兵,輕傷的佔據了四千人,狀態完整的重裝步兵大約五千人,是真正的聯盟核心力量。

    反觀獸人,狼騎兵不足八百,收攏兵員後,戰士數量超過兩萬,但是排除苦工和重傷,可用的戰斗人口大約一萬五千人。

    從紙面數據對比上看,獸人兵力佔優,從戰斗力上談,獸人絕對優勢。

    唯一的問題是食物水源。

    部落比聯盟提前一天斷糧,在焦灼兩天之後,聯盟的體力優勢已經將部落的單體戰斗力差距追平甚至略有反超。

    燃燒平原的水源就那麼多,獸人的數量反而成為了劣勢,在脫水這方面,部落比聯盟嚴重的多。

    再談武器裝備,哪怕奧格瑞姆帶在(身sh n)邊的都是獸人精銳,也比不了有鐵爐堡以及整個洛丹倫人類王國做後盾的洛薩,燒毀戰爭要塞,燒的是物質給養,又不是鎧甲武器。這方面聯盟佔優。

    各種林林總總的數據分析下來,最精明的分析師也只能給出個戰場五五開的答案。

    拖不得了,再拖下去,勝敗就交給天注定了。

    沒有誰願意將命運交給天注定,獸人不原意,人類更不願意。

    戰馬是騎兵最好的朋友,但是勝利才是軍人最高的渴求。

    超過一千頭虛弱的軍馬在決戰前夕被宰殺,人類士兵狠狠的吃了一頓烤(肉r u)。

    聯盟的騎兵數量降低到不足兩千的數量,體力恢復若干。

    獸人也掏空了所有的積蓄,等待著最終的決戰。

    那一夜,沒有夜襲,沒有(騷s o)擾,一夜平安,卻無人深眠。

    天微微亮,號角與戰鼓的聲音便沒有間斷過。

    排兵布陣也不是玩游戲那般諾諾棋子就能完成的事(情q ng)。

    聯盟和部落默契的相隔大約五百米的距離,開始了數人頭的游戲。

    誰先數完,誰先發動攻擊,誰佔據優勢。

    洛薩排出的是人類最經典的百人方陣,以四乘二十五的百人陣為磚頭堆砌成的圍牆一共兩層,整個戰列線長約兩公里。陣列線不夠厚實,但是勝在夠長,可以有效降低部落人數優勢帶來的側翼壓力。騎兵被放置在右翼,經典的左翼崩潰戰術。只是這樣的戰術意味著聯盟的左翼同樣沒有庇護。圖拉揚這次沒有參與騎兵沖擊,而是被洛薩放在了最艱難的左翼,同樣被安置的還有奧蕾莉亞等人,洛薩希望英雄們高超的個人武藝可以幫助左翼堅持更久的時間————只要比部落久就可以。而賽丹.達索漢等人被放在了中軍,這些大戰士將在絞(肉r u)機屠宰場的第一線發揮自己大戰士的作用。

    奧格瑞姆的排兵布陣總體上和聯盟沒有什麼大的區別,這種知根知底的大決戰,這種迫于無奈進行的大決戰,也很難玩出什麼花活。所以奧格瑞姆的布置也非常簡單樸素而實用。以千人隊為單位,獸人排開了鋒矢的陣型,整體分成了三大集群,計劃同時向聯盟的中軍,左翼和右翼發動攻勢。因為人數佔優,所以奧格瑞姆沒有實用側重哪一方的特殊安排,而是平均分配了兵力,中央沖鋒集群拖延住聯盟中軍的腳步,左翼集群裝備了大量的盾牌應對聯盟騎兵的沖擊,右翼的士兵是體力保存最好的,負責打垮聯盟的左翼。至于狼騎兵,奧格瑞姆糾結再三還是分配給了右翼的攻擊集群,畢竟數量太少了,和聯盟打反沖擊沒有太大作用。在這樣決生死的大戰場上,凡事朝壞處想沒有大錯,奧格瑞姆選擇了最穩妥的處置方案。

    從凌晨大約五點開始動員,到早上九點左右,聯盟和部落兩家的陣列基本都有了大概的模樣,但是誰都沒有先行發動進攻。

    在戰場上,最常見的百人規模以及千人規模的械斗,哪怕一場十萬人規模的戰役,也是由無數場千人、百人、十人規模的小戰斗組成了。真正的幾萬號兄弟伙並肩子上的(情q ng)況,才是真真正正的罕見。

    聯盟的陣列線較短,只有兩公里,部落為了三路出擊,陣列線拉的相當開,集群之間的間隙也更大,足足排出了四公里。

    要在這麼長的長度上排開陣列,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q ng),閱兵儀式上提前彩排打點,也要忙活幾個星期,何況在戰場上,緊張的(情q ng)緒會影響軍官士兵的行動。

    一直到大概十一點左右,聯盟方率先完成了排兵布陣,隨著司令兵的手旗揮舞,戰鼓開始敲擊出前進的鼓點,方陣中的士兵們踏著鼓點開始一步一步的前進。

    部落那邊雖然慢了一些,但是本就粗狂的獸人也並不是太在意陣列的整齊問題,只是喘著粗氣等待著大酋長的命令。

    聯盟的騎兵沒有跟隨陣列線的推進,當步兵方陣開始推進的時候,騎兵們才緩慢的從戰馬肚皮底下鑽出來,互相穿戴鎧甲,固定馬鞍,拉緊皮扣,喝點水潤潤喉嚨。一直到司令兵發出信號,騎兵們才爬上馬鞍,開始整隊。騎兵的訓練內容一大部分便是隊列,兩千名騎兵整隊的速度完全碾壓步兵方陣,燃燒平原的寬闊地形更是沒有給騎兵增加其他的額外障礙,不到三分鐘的時間,騎兵已經完成了出發前的最後準備。

    當聯盟將陣列線推到離部落大約兩百米的距離時,前進的鼓令停止了,細碎而密集的鼓點伴隨著螺號悠長雄渾的嘶鳴,告訴了所有的聯盟士兵,要亡命了。

    原本,按照正常的流程,洛薩應該把部隊再往前推進五十到八十米,弓箭最少拋(射sh )三輪再談其他的。只是這場窘迫的決戰,聯盟沒有多余的弓矢槍子,部落也沒有投矛飛斧,零零散散的遠程投(射sh )還得步兵方陣讓開通道,投入產出不成正比,完全就是增加指揮難度。

    所以洛薩和奧格瑞姆不約而同的舍棄了這一道程序。

    聯盟越來越急促的鼓點刺激著士兵們的感官,腎上腺素狂飆帶來的感覺就是燥(熱r )和興奮。在洛薩的示意下,司令兵將旗語傳達了三次,最後舉起手中的紅旗不再動作。

    鼓點突然停頓,所有聯盟士兵的心里有種樓梯踩空的失落感,接著便是沖鋒號的激昂。

    圖拉揚在左翼愣了愣神,一臉的迷茫,沖鋒?不是應該右翼突進左翼固守,等待騎兵破陣嗎,為什麼會是全軍沖鋒?

    但是旗幟就是方向,號角就是命令,哪怕是司號兵緊張吹錯了,也必須執行命令。

    圖拉揚一聲戰吼,引燃了戰場的熾(熱r )。

    是失誤嗎?

    當然不是,洛薩騎在馬上,站在高坡,看著遠方部落的陣型,思索再三,改變了計劃。

    不能按照常規的應對打一場陣地戰,這是一場沒有後備隊的大決戰,如果按照等待獸人發起沖鋒,聯盟依靠陣型防守反擊的流程,非常可能出事————被一波帶走。

    獸人的陣容拉那麼開,四公里的陣列線根本不是兩萬獸人能填滿的,要填滿四公里的陣列線,至少需要五萬獸人。

    首先排除部落的大酋長是個傻((逼b )b )這個選項,那麼部落想干什麼?

    真相只有一個,部落想大空隙迂回,直接將聯盟兵力劣勢的短處放大,依靠陣列線的長度優勢,對聯盟進行包夾殲滅。

    想得美,這場勢均力敵的戰斗,誰都沒有隱藏的後手可以用,你奧格瑞姆將陣列線拉長,固然有好處,但是陣列集群之間的空隙,一樣是要命的缺陷。

    所以審視了戰場後,洛薩發動了全軍沖鋒的指令。

    看著騎兵部隊也開始加速,洛薩拔出佩劍對著親衛們說道︰“走吧,這場戰斗已經不需要指揮官了,讓那些獸人雜碎見識一下暴風城的力量吧!”

    鐵馬兄弟會的成員們听著洛薩的平淡的言語,一個個肌(肉r u)猛漢激動的留下淚水,太久了,太久了,已經太久了,久到暴風城這個名號听著都有些陌生了。

    “為了聯盟!”

    “為了安度因.洛薩!”

    “暴風城萬歲!”

    雖然是聯盟率先發動了沖鋒,奧格瑞姆卻並不急迫。人類,比起高里亞帝國那些食人魔差遠了。如果讓部落的勇士們吃飽喝足睡上三天再開戰,奧格瑞姆相信獸人一個沖鋒就能將戰場變成屠宰場。

    饑餓,困頓,那又怎樣,生活在艾澤拉斯這樣安逸富庶世界的人類怎麼會明白獸人在德拉諾為了生存而經受的苦難。

    只有那樣惡劣的環境可以誕生獸人這樣偉大的種族。

    所以當聯盟的鋒線移動了五十米左右,奧格瑞姆才示意號手吹響了反擊的聲音。

    “wa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h!!!”

    在此起彼伏的號角聲中,獸人的(熱r )血燃燒著。

    一場大混((操c o)c o),開始了。

    大決戰的戰場,可不是斗獸場和角斗場,聯盟和部落的排頭兵更不是酒囊飯袋,實際上真正半個小時的激烈廝殺,第一線的傷亡小的可憐,只有倒霉蛋和膽小鬼丟掉了(性x ng)命,有隊友的保護,不管聯盟還是部落的勇士,需要應付的只有正面的敵人,雙方都在試圖扯破對面的陣線,好拉扯出空隙殺個痛快。

    這樣左右都是人的陣地,斧頭都輪不圓,長劍都甩不開,兵器劈出去打中的都是盾牌,玩個**!

    聯盟的騎兵和獸人的狼騎兵的第一波沖鋒都取得了不錯的戰果,獸人的左翼差那麼一丁點就被鑿穿了,圖拉揚竭盡全力的穩固陣型也擋不住狼騎士們心懷死志的沖鋒。

    但是戰場沒有如果。

    狼騎兵的數量是硬傷,狼騎士戰死後,座狼們紅著眼繼續撕咬著,直至死亡。

    聯盟的騎兵哪怕再精銳,戰馬體力不濟是不以個人意志改變的事實,一輪沖鋒打亂了獸人的左翼,一半的戰馬無力再奔跑,騎士們放棄了戰友伸出的手,扔掉騎槍下馬拔出寶劍,為還能再戰的隊友砍出一條撤退的通道。

    經典的戰術,經典的布置,經典的戰果。

    聯盟和部落的左翼同樣混亂了,中軍的僵持也架不住右翼的突進和左翼的潰爛,方陣間的空隙越拉扯越大,到下午一點左右,最完整的中央隊列也崩潰了,整個戰場再也沒有前後左右的差別,無論部落還是聯盟,都面臨的同樣的困境————敵人無處不在。

    除了中央步兵方陣還有勉強的陣列可言,其他地方已經沒有軍法戰術,人類和獸人的廝殺變成了體力與武藝的比拼。

    用通俗的話來講,安度因.洛薩和奧格瑞姆.毀滅之錘這兩個代表了聯盟與部落最杰出軍事家的統帥將一場大決戰打成了爛仗。

    一場毫無指揮藝術可言的爛仗。

    殺一個人/獸人,遠比想象中的難。

    不管是奧格瑞姆的部隊還是洛薩的聯盟精銳,都是飽經戰火洗禮的狂人。

    恐懼?畏縮?

    不存在的,只要(身sh n)邊還有戰友,吾便不曾孤單。

    手斷了,還有一只,腿斷了,躺著也能砍人,什麼都沒有了,還有牙齒。

    手中還有盾牌的聯盟士兵大多選擇放棄了長劍,雙手持盾,為隊友格擋致命的攻擊,哪怕手臂的骨骼在獸人的巨力揮砍下碎裂也絕不放棄。

    獸人的士氣也絲毫不遜色于人類,從古爾丹的背叛開始,士氣如虹的部落連戰連敗。

    是我們的錯嗎?

    哪怕經歷困境,這些獸人戰士依然渴望戰斗,渴望榮耀,在血流干之前,絕不退後。

    就是這樣兩支毫無章法可言的軍隊,打出了令人畏懼的氣勢。

    至少在黑石山穩坐王位的奈法利安發出了由衷的贊嘆。

    “打的不錯。”

    戰場,只有戰場,才能顯示出英雄的價值。

    圖拉揚已經記不得自己斬殺了幾個獸人百夫長了,真是可敬又可怕的敵人。為了掩護奧蕾莉亞,圖拉揚用自己的(胸xi ng)甲吃了獸人一斧頭。雖然光鑄戰甲質量過硬,沒有被獸人的斧頭劈開,但是巨大的力道還是透過金屬穿透肌(肉r u)骨骼震傷了內髒。

    圖拉揚的左手已經無法抬起高過肩膀了。

    但是那又怎樣,我還有右手,我還能握緊長劍。

    獸人沖的太狠了,已經鑿穿了聯盟布置在左翼的陣型。

    但是戰場的狂(熱r )不是致勝的法寶,堅持戰斗的圖拉揚不經意間發現他的面前已經沒有敵人了。換句話說,圖拉揚和他(身sh n)邊的人堅守住了部落的沖擊,已經處于戰場的最左側。

    這一發現讓圖拉揚苦笑不得,抓住時間喘了幾口氣,望著滿地的狼尸獸骸,圖拉揚切下一小塊座狼的肋(肉r u),也不管腥臭如何,塞進嘴里嚼了兩下便囫圇吞下。

    該怎麼辦?

    召集弟兄往中間打啊!

    到下午四點左右,太陽的光芒已經開始退去,不管人類還是獸人都已經疲憊不堪,還在堅持作戰的勇士們都不約而同的結成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戰團。

    休息,不管聯盟還是部落都需要休息,多喘幾口氣就能再劈兩斧頭,再捅幾刀子。

    亂戰的結果就是體力的極大消耗,盲目的戰場狂(熱r )也可以換一個詞來表述︰無能狂怒。

    往(日r )的訓練已經被士兵們拋之腦後,滿眼都是戰戰戰,滿腦子都是砍砍砍,結果打了幾個小時,最後都累成死狗。

    整個戰場已經進入了疲憊期,如果這時候哪一方有一支千人規模的後備隊,恐怕就能橫掃戰場了。

    相較整個戰場的疲態,中央方陣的戰斗一如既往的激烈。

    因為至始至終沒有打亂陣列,在軍官降臨的指揮下,聯盟的士兵們已經輪休了四五次了。哪怕手臂發酸,兩腿發麻,原本輕便的鎧甲此刻顯得如此沉重,綁帶皮條陷進(肉r u)里又酸又痛,這兩千有余的聯盟士兵依然保持的最基本的戰斗力。

    洛薩,位列其中。

    也可以說正因為中央方陣的存在,左翼的聯盟才沒有被部落徹底沖垮。

    此時此刻,除開那些大大小小的疲兵戰團,整個戰場上,只剩下聯盟的右翼進攻集群強弩之末的攻勢,以及四面八方包圍過來的獸人和人類中央步兵方陣。

    所以說奧格瑞姆和洛薩在戰場的相遇,根本不是什麼命運的玩笑,不過是(身sh n)邊士兵的簇擁,是戰場態勢的必然選擇。

    部落的右翼集群洞穿了圖拉揚的防線,聯盟的右翼同樣殺出一條血河,但是兩邊其實差不多。擊穿層層抵抗抵達中央步兵方陣的獸人數量並沒有太多,聯盟的右翼也被部落的散兵死死擋住,沒有回援的能力。戰場的中央,戰爭的勝負,交給了聯盟與部落最後兩支成建制的部隊。

    以鐵馬兄弟會為主力的中央步兵方陣,和奧格瑞姆的黑石獸人兵團。

    作為最後兩支還有指揮組織度的部隊,洛薩和奧格瑞姆打出了這一場大爛戰中最好看的戰斗。

    聯盟方的圓形大方陣對抗部落的百人隊突襲,將(日r )落前的最後戰斗渲染上精彩和刺激。

    快節奏的攻防轉換,抓住對手調度中的脫節,在這種千人級別的大戰中,洛薩和奧格瑞姆展現出了高超的指揮才能。

    在最後,奧格瑞姆表現出了他“暗箭傷人者”的一面,假意放棄洛薩的中央步兵方陣,意圖轉進殲滅其他聯盟散兵,迫使洛薩編造追擊,再打了個回馬槍,終于擊破了聯盟最後的陣型。

    但是奧格瑞姆唯一算漏的一點就是洛薩(身sh n)邊這些士兵,全是塊頭和獸人差不多的猛漢。哪怕失去了陣型的保護,依然個個都是單挑猛男。

    奧格瑞姆已經記不得今天揮舞多少次毀滅之錘了。

    神器不會因為凡兵的踫撞而損毀,但是獸人卻會因為持續的戰斗而疲憊。

    (身sh n)邊有著氏族親兵和劍聖的保護,加上正值壯年的奧格瑞姆本(身sh n)戰斗力高達好幾百萬,令部落的大酋長在混亂的戰場中能夠駐足觀察片刻。

    很快,雖然盔甲風塵樸素,但是手握寶劍的洛薩引起了奧格瑞姆的注意。

    你以為你躲在人群中就找不到你了嗎?沒有用的。你是那樣拉風的男人,不管在什麼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是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你那憂郁的眼神,唏噓的胡子,地中海的發型,神乎其技的劍法,當然還有那把大皇家之劍,都深深的吸引了我。來自血脈的饑渴告訴我,那個男人值得一戰。

    奧格瑞姆快速的接近洛薩,用實力告訴了聯盟他憑什麼成為部落的大酋長。

    格擋,掛柄,正手一拉反手一錘,一個聯盟倒下。

    空手入白刃,彈腿踢下巴,撿武器,又一個聯盟倒下。

    處在人生巔峰狀態的奧格瑞姆用自(身sh n)的勇武詮釋了獸人的強大與可怕。

    洛薩很快也發現了奧格瑞姆。

    那(身sh n)標志(性x ng)的漆黑板甲和造型獨特的毀滅之錘也深深出賣了奧格瑞姆。

    聯盟的大元帥!

    部落的大酋長!

    陷入權謀計劃久已的洛薩決定要讓所以人回憶起暴風城雄獅的可怕,要讓所有人明白,他安度因.洛薩當年的名號————人類第一猛男!

    一把推開擋在(身sh n)前的盾衛,洛薩毫不畏懼的迎上了沖過來的奧格瑞姆。

    雖然(身sh n)高比奧格瑞姆矮了將近十公分,但是洛薩豐富的戰斗經驗和卓絕的武藝令他在兵器的第一次踫撞中絲毫不落下風。

    哪怕奧格瑞姆在力量上佔據上風,洛薩更加合理的發力姿勢和(身sh n)體展態都讓他佔據了小小的上風。

    奧格瑞姆退開三步,而洛薩一步便穩住(身sh n)形就是明證。

    戰場廝殺,得理不饒人,洛薩搶得先機,雙手握劍就是一記跳劈。立足未穩的奧格瑞姆只好舉臂招架。從毀滅之錘傳度過來的力道震的奧格瑞姆差點神器脫手,(身sh n)形後仰。

    但是不是狠人如何領導部落,大酋長硬是拼著用肩甲吃了洛薩一劍,抬手用錘柄格住洛薩的斷頭一劍,側(身sh n)就是一記姿勢標準發力凶狠的側踹命中洛薩的小腹。

    可惜奧格瑞姆剛想乘勝追擊,洛薩之前推開的盾衛已經閃(身sh n)上前,擋在了聯盟元帥的(身sh n)前。

    毀滅之錘帶著毀滅的氣息雜碎了印有聯盟徽記的盾牌,手臂扭曲變形的盾衛依然不想退讓,奧格瑞姆敬他是條漢子,準備取他(性x ng)命,重新站起來的洛薩用不是那麼順手的姿勢擋住了這次必死的攻擊。

    四目交匯,奧格瑞姆戰意盎然,出于對勇士的敬意,他收手後撤了一步,等到洛薩繞開倒地的盾衛,戰斗再次開始。

    只要能戰斗的,都可以自稱戰士。

    只要心懷勇氣,誰都可以是勇者。

    但是武士相見,是要分個高低的。

    生死搏殺的戰場上先談生死後扯榮耀,沒有什麼將軍對決小兵看戲的說法,不管聯盟還是部落,只要抓住機會沒有不下黑手的。但是奧格瑞姆和洛薩無論是武藝還是戰術,都高出周圍士兵一大截。不管人類士兵還是獸人戰士,插手酋長與元帥戰斗的,輕則缺胳膊少腿,重則一命嗚呼。

    很快,奧格瑞姆與洛薩的戰斗成為了戰場黑洞一般的存在,親衛們阻擋敵人的同時,試圖介入戰斗,小兵們前赴後繼的殺向首領(身sh n)邊。

    戰圈之外,尸體堆砌成一個不規整的圓。

    天色已經發暗,能見度漸漸降低,這場大決戰已經從黎明打到黃昏。

    按照以往的戰爭經驗,雙方該默契的鳴金收兵了,明(日r )再戰。

    但是能夠發出這道命令的統帥,此刻正在忘我的廝殺。

    四十二歲的安度因.洛薩和二十四歲的奧格瑞姆.毀滅之錘,聯盟的大元帥與部落的大酋長,兩個同樣站在權謀與力量頂端的男人,用戰錘與寶劍踫撞出世界的最強音。

    然而時間是治愈傷痛的良藥,也是謀害壯士的毒藥。

    洛薩再不願意承認也無法抹去的事實就是,他已經老了,如果他有孩子,那麼孩子的孩子都可以叫他爺爺了。

    熾(熱r )的戰意抹不去(身sh n)體的疲憊,暴風王國滅亡之後的勞心勞力也損耗著洛薩的(身sh n)體機能,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一晝夜奔行八百里還能連續作戰的暴風城雄獅了。

    奧格瑞姆的力氣也在衰竭,但是洛薩知道,在眼前這個獸人累趴下之前,肯定是自己先體力不支。

    不能再繼續下去。

    洛薩突然從決斗的狂(熱r )中清醒過來,想起了自己聯盟統帥的(身sh n)份。

    所以洛薩決定兵行險著,故意賣個破綻以傷換命,了結奧格瑞姆的(性x ng)命。

    說干就干,洛薩引(誘y u)奧格瑞姆比拼力氣,這樣的舉動正和奧格瑞姆之意。力氣使到最大時,洛薩突然卸力,大皇家之劍脫手轉了個方向劍刃朝下插地,奧格瑞姆一個踉蹌穩住(身sh n)形反手就是一錘擊中洛薩的腰肋,洛薩反手拔劍就往奧格瑞姆腋下漆黑板甲的縫隙處捅。

    以傷換命,戰場老兵都會的把戲,奧格瑞姆也不例外。

    但是奧格瑞姆沒有想到,洛薩會是這麼個換法。

    如果是一般的戰錘,洛薩應該就得手了,但是毀滅之錘可不是一般的戰錘,被德拉諾的元素之靈賜福的毀滅之錘蘊含著火元素的毀滅之力,這一錘砸實在了,洛薩恐怕不是以傷換命,而是以命換命。

    死在這個男人手下,不憋屈!

    奧格瑞姆沒有絲毫收手保命的意思,用盡全(身sh n)力氣砸向洛薩。

    而洛薩已經做好了準備用腰間軟(肉r u)吃上一錘,瞄準了奧格瑞姆的腋下,準備刺穿心髒。

    洛薩腰間吃痛,一口老血吐出,手臂動作變形,但是劍尖還是刺中了奧格瑞姆漆黑板甲的空隙。

    成了!

    洛薩欣喜之余,意外發生了。

    在與毀滅之錘的連續撞擊中,大皇家之劍已經傷痕累累,與漆黑板甲的踫撞猶如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雖然洛薩將劍尖插進奧格瑞姆腋下超過十公分,但是這個深度不足以殺死一個(身sh n)高兩米以上的獸人。

    大皇家之劍的斷裂令洛薩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奧格瑞姆被斷刃刺傷,痛徹心扉,發出痛苦的嚎叫拔出斷刃,腋下血流如注。

    黑石山的方向,大量的火把排著之字形點亮了遠方。

    相隔數百米,圖拉揚看著洛薩倒地的(身sh n)形,心急如焚,急智之下,大喊了一聲“援軍來了!”

    奧格瑞姆捂住傷口,听到聯盟的歡呼聲,望著遠方的火光,面如死灰。

    不管是聯盟的援軍還是雷德.黑手過來撿便宜,自己都輸了。

    “撤退。”

    部落的大酋長不甘的下達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