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77章 同志們我來晚啦

第477章 同志們我來晚啦

    黑龍軍團和火元素軍團的戰爭遠比凡人想象中要激烈的多。

    這場龍與火的沖突中,作為雙方的代理人,黑石獸人和黑鐵矮人為了討好各自的太上皇,使出了全力。

    打的默契又好看。

    都不是好鳥……

    作為全民皆兵的戰斗民族,雷德.黑手狠狠的坑了大兄弟奧格瑞姆一把,補平了氏族的男女比例差距,正想著造人大業,怎麼可能和黑鐵矮人死磕。

    而索瑞森也沒有放過這樣的天賜良機,大肆利用與獸人的爭斗排除異己鞏固王權,反正不管死的是黑鐵矮人還是黑石獸人,都證明了自己對炎魔之王的忠誠。

    一個字,穩。

    黑石山一條路,兩個門,關上大門比誰狠。

    苦了烏瑟爾,卡洛斯恨不得化(身sh n)炸彈人。

    費勁千辛萬苦,習慣了康納式潛入的卡洛斯久違了學習了斯內克,帶著一幫各種出ど蛾子的同伙,又是徒手攀岩,又是挖坑掘洞,又是迂回包抄,又是坑蒙拐騙,終于穿過往(日r )里從未覺得漫長的黑石山甬道,聯系上烏瑟爾以及洛薩安排的伏兵,里應外合終于打開了被封閉的黑石山大門。

    一路懟過去,想象中的前後夾擊並未出現,獸人和矮人默契的對這支人類軍隊視而不見,只是遠遠的監視著。

    出于預料之外,卻又在(情q ng)理之中。

    星夜兼程,四十多個小時的不眠不休,緊趕慢趕,趕到被燒毀的要塞廢墟,觸目所及,是沉重的靜默。

    聯盟贏了,也輸了。

    卡洛斯和烏瑟爾來晚了整整一天。

    獸人潰不成軍,人類斬首無數,重傷的大元帥安度因.洛薩卻已經永遠的閉上了雙眼。

    一天之前。

    圖拉揚如同被命運之輪從腦門上碾過一樣的鬼使神差,在戰場上撿起了斷裂的大皇家之劍,帶著還能動彈的聯盟將戰斗進行到底。

    部落大酋長的命令在混亂的戰場上傳達的很慢,沒有一聲“撤退”獸人便落荒而逃的好事發生,更多的獸人直至戰死都沒有听見大酋長撤退的命令。可惜隨著中軍的退敗,獸人在這場戰斗的失敗已經無法逆轉。

    零散的戰斗一直持續到後半夜,一直到第二天,聯盟才勉強收攏人員,滿世界的搶救傷員,甚至沒有時間去處理陣亡同袍的尸體,更何況獸人部落的。

    在漫長的昏迷後,洛薩大約是午後清醒過來,看著周圍無數雙興奮的眼楮,大元帥咬牙忍住了心扉的痛爆的感覺,直到已經脫水嚴重的(身sh n)體再次汗漬淋灕。

    在旁人的攙扶下,洛薩勉強靠坐起來,然後一口黑血抑制不住噴涌而出。

    內髒全壞了,如果不是圖拉揚在內的聖騎士不眠不休的為洛薩灌注聖光延緩傷勢,大元帥可能就在昏迷中離世。

    沒有勝利的喜悅,滿(身sh n)污穢煙塵的戰士們圍在洛薩(身sh n)邊,不時有抽泣聲傳來,壓抑不住的痛苦將(日r )頭正高的天色渲染出黃昏的顏色。

    離人總在黃昏後。

    詢問了戰場的(情q ng)況,關注了戰後的安置,得知那支神秘的軍隊真的是聯盟的援軍,洛薩長長的舒了口氣。

    圖拉揚將斷裂的大皇家之劍雙手捧著想要遞還洛薩,卻被大元帥笑著搖頭拒絕了。

    洛薩的清醒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巨大的痛苦不停的折磨著他的意志。

    洛薩明白,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告訴泰瑞納斯,團結一致。告訴麥格尼,矮人不要急切。告訴達拉然,威脅從未遠去。告訴……”

    洛薩的精力伴隨著這些低沉的訴說漸漸耗盡。

    “告訴,告訴,告訴瓦里安,不要哭泣,要成為,成為,成為一個,咳咳……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個,一個英雄,像你們一樣的英雄。孩子們,你們,你們所有人,所有人,都是,是英雄,是我的,驕傲,咳咳咳咳……”

    洛薩艱難的說完這些,口中涌出的不再是烏黑的髒血,而是泛著粉紅的血沫……

    這代表著洛薩的肺也堅持不住了。

    洛薩以為自己在大聲吶喊,但是除了嘴唇的動作,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圖拉揚見狀立刻跪倒在洛薩(身sh n)旁,側耳傾听,然後用盡最大的氣力嘶吼出︰“為了聯盟!”

    在此起彼伏帶著哭腔的戰吼聲中,洛薩微笑著閉上了雙眼。

    听完訴說,烏瑟爾失聲痛哭,巨大的自責感擊潰了光明使者的內心防線,他痛苦的跪倒在地,錘擊著自己的(胸xi ng)膛,泣不成聲。

    卡洛斯也很難受,(胸xi ng)口堵得慌,有些失落。

    安度因.洛薩死了,還是死了。

    想過,能夠接受,卻不願意接受。

    那是一個真正的長者,一個榜樣,活著是個傳奇,連死都死得這麼輝煌。

    我所做的一切到底有用嗎?

    “夠了。”

    “夠了。”

    “我說你們夠了!”

    卡洛斯大聲的叱喝令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他的(身sh n)上。

    “現在是你們哭哭啼啼的時候嗎?”

    “元帥是為了讓你們一個個哭的跟兩百斤的傻子一樣才上戰場的嗎?”

    “看看這里,看看這里,哪個不是領兵作戰的將軍,哪個不是滿(身sh n)傷痕的老兵!”

    卡洛斯大口大口的深呼吸,平復了自己激((蕩d ng)d ng)的心(情q ng)。這番激(情q ng)演說沒有腹稿,卡洛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說些什麼,但是有些話卻是不吐不快。

    “部落未滅,你們有什麼資格哭!”

    這句話很不合時宜,但是卡洛斯還是說了出來。

    而卡洛斯自己的眼角卻有些東西流了出來。

    這讓原本怒目而視的眾人有些說不出話。

    僅限卡洛斯的正面。

    “我們在吃不飽沒水喝的戰場玩命的時候你在哪里!你有什麼資格說這些(屁p )話!元帥死了!洛薩元帥死了!”

    卡洛斯(身sh n)後,暴怒的戰士沖了上來,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將一位國王翻了個個。

    然後這個戰士後悔了,卡洛斯扭曲的表(情q ng)證明了他不是個冷血的混蛋。

    快速冷卻下來的憤怒之後,是軍令如山,是地位懸殊,這個戰士害怕了。

    “對不起,陛下,對不起,我,我,我……”

    “沒有關系,我明白,我知道,我懂的,我原諒你。”

    卡洛斯拍拍他的肩膀,算是揭過這件事。

    “同志們,我來晚了。沒有能和你們並肩戰斗,沒有保護好元帥,是我的錯。但是元帥的遺志是什麼,大聲告訴我!”

    “為了聯盟。”

    “聯盟萬歲!”

    “干死部落!”

    高尚還是卑劣,卡洛斯已經分不清楚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心中除了悲憤,還有權勢。

    卡洛斯想要成為聯盟新的大元帥。

    為了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