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49章 解放區的天是晴朗的天

第449章 解放區的天是晴朗的天

    燃燒平原實在不是個好地方,或者說黑石山方圓千里都td不是好地方。

    字面解釋如此。

    對聯盟來說更是如此。

    部落佔據南邊,可以從赤脊山脈,從艾爾文地區獲取大量的物資補給。而聯盟所需的一切都必須從丹莫羅地區轉運,隔著個山路十八彎的灼(熱r )峽谷不說,還要經過黑石山。

    要親命 !

    不走黑石山行不行?

    答案是不行,山間小道走私什麼的還湊活,想運輸十萬人規模的後勤給養,簡直是異想天開。燃燒平原和灼(熱r )峽谷這鬼地方連樹都不長,你空有999999的黃金,沒有木材,造個建築給我看!

    傷病員需要送回後方休養,戰爭要塞需要重建,部落動向需要偵查,戰士們需要吃飯。

    談錢顯得庸俗,這一切需要物質基礎。

    卡洛斯現在每天用在軍事上的時間很少很少,已經連早中晚各一次的例行巡查都辦不到了,大量的時間用在寫信和魔法通訊上。

    按理說,返回鐵爐堡,這一切都將便利許多。但是卡洛斯內心深處的擔憂(日r )益深重,他害怕聯盟這一撤,就再也回不來了。所以哪怕住在瓦礫石塊的廢墟中,卡洛斯也絕不將部隊撤回鐵爐堡。

    有本事的耍脾氣那是叫板,沒本事的耍脾氣那叫賭氣。

    兄弟們響應號召來燃燒平原是給你卡洛斯面子,打仗賣命可以,吃土不行。

    卡洛斯為了弟兄們的衣食住行,是傷透了腦筋。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在濕地一線清剿獸人殘余的達納斯來信,表示會帶著激流堡騎兵南下,這是天大的利好消息。

    于公于私,這都是對卡洛斯強有力的支持。

    于公于私,達納斯都損害了激流堡貝爾托恩家族的利益。

    人(情q ng)欠大了,恩(情q ng)不好還啊。

    幾天之內,陸陸續續好的壞的消息不斷傳來,有麥格尼銅須的不斷施壓,加上洛丹倫那邊的混亂,卡洛斯成功在燃燒平原糾結了超過七萬人的部隊,已經稱得上箭在弦上了。

    鐵爐堡一線能夠打仗的士兵基本被烏瑟爾圖拉揚他們威((逼b )b )利(誘y u)的弄上了前線,不能再奢求太多,但是打仗不是單純的比人多,後勤是繞不開的大麻煩。

    聯盟之前在鐵爐堡囤積的物資足夠支撐現在這支部隊的需求,唯一的問題是怎麼運到前線。

    不派兵護送,灼(熱r )峽谷大熔爐的黑鐵矮人能(騷s o)擾的運輸隊(欲y )仙(欲y )死,過黑石山也是老大難的問題。派足夠的士兵護送,損耗又大到無法接受。

    這是真的難,近乎無解的難。

    洛薩解決不了的問題,卡洛斯靠常規手段一樣無法解決。

    所以卡洛斯準備用非常規手段。

    摩根財團。

    並不指望希爾薇摩根能提供大軍所需的物資,卡洛斯還沒有老年痴呆。但是摩根財團與瑟銀兄弟會的關系就很重要了。

    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q ng),卡洛斯已經可以肯定,瑟銀兄弟會是索瑞森大帝的人,而索瑞森目前的立場很微妙。

    暗爐堡的主宰主宰不了暗爐堡,黑鐵矮人的大帝代表不了黑鐵矮人。

    這就給了卡洛斯((操c o)c o)作運營的空間。

    最妙的是現在這個時間節點,剛剛將觸手探出艾澤拉斯的炎魔之王拉格納羅斯急不可耐的和黑龍軍團打了起來。而奈法利安的馬甲小號奈法里奧斯並沒有暴露,這個秘密卡洛斯沒有透露給任何人。

    信息的不對等給了卡洛斯玩手段的空間。

    通過摩根財團和瑟銀兄弟會談買路錢的事(情q ng),這種損黑鐵矮人利索瑞森腰包的事(情q ng),談攏的概率很大。而利用(身sh n)份的限制,向奈法里奧斯求助,假借摩根財團之口提出請求,極大的幾率得到黑龍王子的默契,開放黑石山的通行權。

    與虎謀皮固然可能玩火**,但是兩虎相爭的時候看個(熱r )鬧,還是有機會的。

    唯一的問題就是摩根財團。

    卡洛斯聯系不上希爾薇摩根,這個女人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幸運的是摩根民兵團的特使一直與聯盟有聯系,層層上傳消息,在達納斯帶著激流堡騎兵動(身sh n)南下時,摩根財團的終于派管事的來了。

    和洛薩掌權時的萬事皆(允y n)不同,卡洛斯首先名不正,做任何事(情q ng)都需要向其他人解釋。

    經過大半個月的時間,洛丹倫那邊雖然沒有推選出新的聯盟大元帥,但是洛薩(身sh n)亡的混亂已經基本平息了,萬事求穩的基調已經出來了。卡洛斯的父親,奧特蘭克的攝政大公爵阿歷克斯巴羅夫寫了何止十二封書信要求、命令、懇求兒子返回洛丹倫。

    將軍的戰斗發生在戰場。

    而國王的戰斗在宴會廳,在酒桌上,在談判席,甚至在客廳,在臥房,在(床chu ng)上,唯獨不在戰場。

    將軍就是將軍,國王就是國王,當國王的可以臨時客串將軍,當將軍的卻只有造反才能當國王。

    又當國王又當將軍不是不可以,只是這種人一般沒有好下場。

    這個道理卡洛斯明白,現如今不是凡人的時代,守護巨龍才是艾澤拉斯的捍衛者,暗夜精靈才是拯救世界的天選種族,人類的每一次勝利都是用巨大的犧牲換來的,是整個種族的勝利。

    這樣的勝利不屬于某個人,哪怕他是安度因洛薩。

    卡洛斯,還沒有打破“真理”的力量,巴羅夫家族必須屈服于世俗的力量。

    留給卡洛斯的時間不多了,不能在洛丹倫的貴族領主們達成溝壑之前完成布置,一切都晚了。

    所以偉光正的手段已經不好用了,必須使用不那麼正義的辦法。

    但是這一切沒辦法和其他人明說。

    怎麼說?

    說什麼都是錯。

    卡洛斯不知不覺中把自己放在了火爐上煎熬。

    也正因為如此,卡洛斯才知道自己之前有多任(性x ng),又是多麼幸運。

    穿越者?

    重生者?

    沒什麼大不了。

    沒有好處,誰會真心的擁護你。

    奧特蘭克那一堆的破事,一位慈(愛 i)的父親幫兒子扛了下來。

    名義上的奧特蘭克之王,第一次真正的親自((操c o)c o)刀政治的盤。

    果然說話不過上嘴皮搭下嘴皮,做事千難萬難。

    但是卡洛斯這一次(身sh n)心俱疲,卻沒有一絲絲的動搖,一點點的後悔。

    男人就該干男人該干的事(情q ng)。

    沒人忌恨是庸才。

    卡洛斯決心一定要做成這件事。

    “我要見摩根夫人,一定要見。如果她來不了,那麼安排我去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