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51章 九月十八艷陽天

第451章 九月十八艷陽天

    騙傻子,要說好話,要用最樸質的語言勾繪出一副美好的願景,讓他覺得哇哦!這個擰br />
    然後說謊的人就可以成語接龍了。

    為所欲為,為所欲為,為所欲為……

    騙聰明人,要說真話,要用最真誠的話語婉約表現出你比他蠢,這事大概率靠譜,引起他的好奇心,讓他覺得哎喲!這個擰H緩笏嫡婊暗娜艘部梢猿捎鎝恿恕br />
    為人師表,表里如一,一表人才,才高八斗,斗轉星移,移花接木,木已成舟,舟車勞頓,頓足失色,色膽包天,天怒人怨,怨天尤人,人無完人,人無完人,人無完人……

    傻子很難騙上手,因為他們天馬行空的大腦構造聰明人也看不懂,只能誘之以利。

    聰明人也是很難騙的,步入陷阱,幾乎都是想太多的結果,屬于自己坑自己。

    卡洛斯同時面對這樣的談判對手,自問人生閱歷社會經驗還是不夠,需要摩根大佬提點指教。

    整個計劃的框架其實非常簡單。

    先和瑟銀兄弟會談利益,聯盟可以直接讓出一部分物資,希望瑟銀兄弟會可以幫忙疏通出一條安穩的運輸通道,好令運輸隊可以安穩的從鐵爐堡穿過灼熱平原到達燃燒峽谷。

    財帛動人心,在黑鐵矮人特使第一時間沒有拒絕的時候,卡洛斯就知道這件事情有搞。每次過路費哪怕給索瑞森運輸貨物的十分之一,也是一筆巨額的財富。這事情听著不好听,實際上算算賬,很賺。為了護送龐大的後勤車隊,需要配置大量的護衛士兵,漫長的路途上消耗的何止是運輸貨物的十分之一。而且一旦灼熱峽谷那些黑鐵矮人打劫成功一次,整只車隊的貨物都泡湯了,燃燒平原的聯盟一根鐵釘也拿不到。

    當然,腦子不好使的要問了,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什麼我都要,狗屎不例外。索瑞森能答應嗎?

    當然!

    灼熱平原的黑矮子劫掠了聯盟的運輸車隊,索瑞森有什麼好處?自己拿不到一點實在,還要嘉獎犒賞。

    現在卡洛斯跳過其他人直接和索瑞森,不對,是瑟銀兄弟會談這件事,大帝開心的一回合給你減兩費。

    而且當黑鐵矮人特使委婉的提出能不能借刀殺人的時候,卡洛斯就明白這件事情穩了。

    對嘛,這才是封建王朝貴族戰爭的正確玩法嘛。

    兩邊都知道這種事長不了,並且都有求于對方,誠意滿滿啊!

    索瑞森有錢拿,還能順手排除異己打擊政敵,爽的不要不要的,付出的代價不過是幾項人事變動,幾條強制命令,幾個查不出根源的小道消息。反正去送死的不是他的人。

    黑鐵矮人這邊好談攏,難的是奈法利安這一頭。

    索瑞森頭上有拉格納羅斯這位太上皇,奈法利安可是黑石山獸人的太上皇。

    不是一個等級的對手。

    而且這場談判,明面上的對手是法師領主維克多.奈法里奧斯,實際上卡洛斯想要說的,都是說給黑龍王子奈法利安听的。

    卡洛斯不能表露出自己洞悉了維克多.奈法里奧斯身份這個事實,每一句話都必須三過其腦才能出口,還必須表情自然語氣坦蕩,今年的艾澤拉斯小金人提名,穩了。

    奈法利安呢,出于人類形態下,屁股必須正,對于卡洛斯提出的各種請求那叫一個感同身受,對于安度因.洛薩元帥的身亡悲痛萬分,拍著胸脯保證一定會為聯盟盡力,為全人類的解放事業盡心,那叫一個真情流露,是卡洛斯影帝路上的強勁對手。

    維克多.奈法里奧斯只是個法師,在聯盟這個龐然大物面前只是個法師。所以卡洛斯的請求也不可能太過分,無非是希望大法師閣下和大法師閣下您的學徒能夠加入聯盟,不用上戰場,就跑過黑石山的專線,吧啦吧啦等等。

    人類的尿性,遇事不決找法師,黑龍王子懂的。當小心翼翼的提出請求之後,奈法里奧斯並沒有對黑石山這個詞過敏時,卡洛斯冷汗都嚇出來了。

    計劃非常簡單,甚至都算不上陰謀。

    多疑的黑龍王子必然會私下求證整個事情,並且龍族的傲慢會令他覺得這是一場非常好玩的角色扮演游戲。當奈法利安用自己的手段渠道了解到整個事情的“真相”之後。

    黑龍軍團和黑鐵矮人在黑石山有極大的可能為聯盟的通行開綠燈。

    道理很簡單,兩只老虎打架,有第三只觀望,很可能被正在打架的兩只連手先懟出場。但是如果兩頭狼正在撕逼,兩頭狼都熟悉的哈士奇跑來嗷嗚嗷嗚的加油助威,就不會引來聯手圍攻。

    只要索瑞森和奈法利安都認為卡洛斯以及聯盟可以利用,就很可能做出默契的妥協退讓。

    要知道,兩家正在打仗。

    至于事後怎麼收場,卡洛斯也算光棍的明明白白,收場個屁啊,打完這一仗,翻臉不認人就完了。

    自古無毒不丈夫,拔吊無情真男人。

    只要度過眼前的難關,一切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整個談判過程非常的快,和瑟銀兄弟會那是王八瞪綠豆,雙方都看上眼了,談判氛圍和諧的讓銅須矮人看到想背盟。而與黑龍王子的談話,哪怕維克多.奈法里奧斯是久負盛名的大大大大法師,卡洛斯現在可是暫代聯盟統領職務的奧特蘭克之王,身份地位不對等,閑聊多過談正事。

    功夫在詩外。

    同時在黑鐵矮人和奈法利安眼中,卡洛斯此行還有第三個拉攏對象————摩根財團。

    這層偽裝色也安撫了雙方的戒備之心。

    但是一直到瑟銀兄弟會和維克多.奈法里奧斯離開摩根崗哨,摩根夫人也沒有露面,卡洛斯實在等不了,也只能離開。

    因為部落在戰場上的退讓姿態,從摩根崗哨返回前線指揮所的道路一片坦蕩。所以卡洛斯走的不是太急,入夜前,選了個避風的小土丘,安營扎寨。

    擁有一頂獨立的帳篷,對于聯盟總指揮來說不是什麼過分奢侈的享受,卡洛斯的身份地位當得起。

    所以後半夜,一具軟玉溫香的酮體鑽進毛毯抱住卡洛斯的時候,卡洛斯忍不住小聲吐槽。

    “神出鬼沒的,你不累?”

    “我不能見維克多.奈法里奧斯。我現在的狀態非常不好,他會看出端倪的。”

    希爾薇在卡洛斯耳邊小聲的說著。

    “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你的任務完成了,之前答應你的酬勞會有人兌現的。”

    卡洛斯听著這個話怎麼這麼不對味,忍不住亮起聖光狗眼盯著希爾薇.摩根。

    “什麼意思。”

    “謝謝你。”

    “什麼意思?”

    “我懷孕了。”

    “什麼……意思!”

    “我,已經找到分離【我們】的方法了,但是危險性極大,把孩子生下來後,我極大概率會……”

    “不是,你,這個……”

    卡洛斯語無倫次了,他就記得自己還沒有刷牙。

    “不要恨我,我不知道自己愛不愛你,但是我喜歡你。”

    說完,希爾薇.摩根起身離開,卡洛斯呆若木雞。

    第二天,卡洛斯詢問侍衛,沒有人察覺摩根夫人來過,要不是手中的溫度,卡洛斯甚至懷疑自己做了個夢。

    這叫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