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89章 日出東方一片紅,流派,東方不敗

第189章 日出東方一片紅,流派,東方不敗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索拉丁之牆在部落瘋狂的進攻下,顯得搖搖欲墜。【愛書屋】

    但是危急的外表之下,是不破之壁千年的威名。

    “很好,兩日之後援軍就要來了,部落這一支主力將會被困死在高牆之外。”

    比格拉斯接到信鷂帶來的好消息,忍不住猛地排了下桌子。

    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刻,比格拉斯依然按住了手里的一千人的預備隊沒有動。

    因為他相信聯盟,相信洛薩,相信索拉丁之牆的堅固,更相信自己的實力。

    四千守軍,守備索拉丁之牆絕對夠了,雖然紅龍的烈焰為激流堡的勇士們帶來了不少的傷亡,但是在堅固的城防和完備的守城器械面前,紅龍也不是無敵的,何況最初的幾日過後,索拉丁之牆等來了來自蠻錘矮人的支援。

    紅頭巾的弗斯塔德在那一戰中,再次完成了妖怪般的殺戮,差一點就godlike。而道格拉斯也抓住機會打開索拉丁之門進行了一次反沖擊,成功破壞了部落的大量攻城器械。

    “我就不相信沒有了工程車的部落兩天時間能玩出花來。”

    比格拉斯滿身的煙火氣息,快一個月沒有洗過澡的身上味道也不怎麼好,但是他強烈的自信和歲月滄桑留下的獨特氣質仍然吸引了其他人。

    只要將軍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將軍,獸人組織了一批敢死隊,妄圖炸牆。”

    傳令兵人還沒有到,聲音已經傳來。

    “慌什麼慌,就算獸人力氣大,又能搬動多少炸藥,它們那些只知道吃。喝,砍的傻大個又有多少炸藥?人能搬得動的炸藥想要炸毀索拉丁之牆?”

    訓斥了冒失的傳令兵,比格拉斯從新披上大氅,決定還是上城牆去看看。

    可惜了,上一個傳令兵是個好兵苗子,可惜死在了紅龍的烈焰之下。

    炸彈戰術無果。獸人從聯盟那里繳獲的原始的炸藥甚至沒有撼動城牆,只是炸碎一些牆皮。不甘心就此退去的獸人派出了食人魔軍團。

    “這些野生的食人魔就是垃圾,如果是馬爾高克手下那些食人魔,這座高牆三天之內就能被突破。”

    奧格瑞姆看著食人魔亂哄哄的披掛戰甲,一陣不耐煩。但是他也明白,接受了惡魔之血的獸人,才獲得了反抗食人魔的資格,自己穿越黑暗之門的時候,耐奧祖和格羅姆什地獄咆哮正率領德拉諾剩下的獸人在討伐高里亞帝國和泰羅克的鴉人。

    如果不是德拉諾的戰事牽扯了獸人許多精力。這些人類哪里能夠苟活到如今。

    也只是想想而已,奧格瑞姆是個很實際的獸人,很快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即將發生的戰斗當中。

    “大酋長,您是準備派這些傻大個去送死嗎?”

    “為什麼這麼說。”

    “沒有紅龍,沒有攻城器械,我們沒有辦法突破這層高牆,人類修建的這道索拉丁之牆比懸錘堡更加喪心病狂。就這些食人魔傻子,我看不到獲勝的希望。”

    “那麼你說說看獲勝的希望在哪里。”

    “在偉大的毀滅之錘隱藏在陰影里的刀鋒。”

    “哦?我怎麼不知道存在什麼陰影里的刀鋒。”

    “或許不叫這麼名字。但是一定存在這麼個東西。我認識的奧格瑞姆可不是講族人置于險地的蠢貨,那個光頭佬洛薩的大軍就要來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並不多了。”

    結束和大酋長的對話,這位獸人將軍果斷的離開,他並不像听酋長隱藏了什麼,他只是想提醒奧格瑞姆,這些天獸人的巨大犧牲不要是徒勞的。

    “當然不會是徒勞的,如果不是要防備那些別有用心的家伙。我根本不需要劍聖護衛我的安全,奧格瑞姆不是需要人保護的懦夫。”

    大酋長發自心靈的吶喊,然後很快壓抑住怒火,如果古爾丹不能帶給自己想要的,感興趣的。值他性命的成果,還是殺了他吧。

    奧格瑞姆做出決定。

    然後目送食人魔沖鋒了,食人魔嚎叫了,食人魔倒下了,食人魔沖到城牆下了,食人魔不知道干什麼了,食人魔撤退了。

    很好,再來一次天就黑了。

    奧格瑞姆如同鐵血的將領一般,眼中只有勝利,沒有犧牲。

    二月的最後一天,天色暗的依然很早。

    安排完值夜輪守和潛伏探哨的人員名單,比格拉斯決定喝上那麼兩口,然後帶上衛隊再巡視一遍。

    部落的舉動太異常了,這讓這個一生戎馬生涯的老兵感覺很不對勁。

    雖然對普通士兵和平民百姓宣傳的時候,獸人都是一幫沒有人性,智商低下的人形野獸。但是比格拉斯清楚的明白,獸人是種理智和瘋狂的生物,甚至比很多人類更加聰明,輕視他們不會有好下場。

    那麼,這些天獸人的瘋狂進攻背後,一定有大陰謀。

    但是是什麼,陰謀到底是什麼?

    索拉丁之牆背後,小規模的巨魔和獸人被激流堡的騎兵攆進了阿拉希盆地,沒有成規模的軍隊,想要從南面攻破索拉丁之牆簡直痴心妄想。即使索拉丁之牆的南面防御能力弱于北面,也不是幾個百人隊就能突破的。

    那麼,獸人還有什麼花招可以用?

    想了又想,比格拉斯還是想不通。

    算了,不想了,不猜了。

    比格拉斯收好自己的酒壺,活動了下疲憊的身體,然後系好外腰帶,將【愛書屋】固定好,大聲喊道︰“吳平,召集衛隊,隨我巡視。”

    “遵命,將軍。”

    有著奇怪名字的士兵擁有一身好武藝,比格拉斯也不介意他那離奇的身世,排除眾議將他收入親衛。

    頂著凜冽的寒風,比格拉斯巡視完頂部城牆和外圍露台,又檢查了底部城防和潛伏哨的家伙是否在打瞌睡,索拉丁之牆的守備將軍決定去機關動力室,看看大門的機關裝置如何。

    走到一半,比格拉斯就感覺到不太對勁。

    太安靜了,很不對勁。

    同時,傳奇寶劍托卡拉爾發出了輕微的顫動,向主人預警。

    “敵襲!”

    比格拉斯拔出寶劍,大聲喊叫。

    這時,幾條人影從陰暗中出現。

    看到侍衛們輕率的蔑笑,比格拉斯就知道要遭。

    “求援!”

    吳平知道將軍是在和自己說話,點點頭轉身就走。

    比格拉斯縱身而上為吳平擋下致命的殺招,順利送自己的侍衛脫離包圍圈。

    十來人對五十人的包圍圈。

    “啊哈,看看我們發現了什麼,一把罪惡的刀刃,貝爾托恩家的人都該死。”

    眨眼之間,親衛死傷慘重,只剩下二十二人,而襲擊方,僅僅受傷一人。

    “還真看得起我,暗影獵手和劍聖組成的暗殺小隊。”

    比格拉斯就算不想苦笑也得笑了。

    “一會我帶頭沖鋒,我們退進機關室。”

    比格拉斯對自己剩下的侍衛們小聲的說道。(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