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54章 牢不可破.硬卻失挺

第454章 牢不可破.硬卻失挺

    心猿意馬,人的思想意志就如同躁動的猿猴騷亂的野馬一般不停轉動。

    哪怕為了這個計劃,已經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價,卡洛斯仍然會在一個人的時候稍稍有些遲疑。當初站立身側的時候,卡洛斯尊敬洛薩,卻並不迷信,他認為洛薩可以做到的自己一樣可以。然而現在真正的指揮著聯盟大軍,卡洛斯對于洛薩的已經由尊敬變為崇敬。

    太難了,取舍之間有大道理。

    反思是人類最優秀的品質之一,古代聖賢也有每日三省吾身的教誨流傳于世。

    卡洛斯忍不住會去想,自己做出的決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好。

    拖下去,部落獸人會越來越虛弱,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剛不可久,盈不可持,部落會隨著時間慢慢虛弱,聯盟又何嘗不是如此。此刻的聯盟是如此的強大,飽受戰火摧殘的洛丹倫子民是如此的渴望復仇,戰士們面對獸人時悍不畏死。以後呢?

    聯盟這支大軍隊里,幾乎所有人都是獸人部落的受害者,仇恨驅使著人類舍生忘死。但是時間是萬能的靈藥,沒有它扶不平的傷痛,一個月後,三個月後,半年以後,一年以後,十年以後,二十年以後,那時候的人類還能面對卷土重來的獸人嗎?

    卡洛斯甚至不願意去想那時候聯盟是否還存在這個問題。

    三思而後行,如何?再可矣。

    對于統兵大將而言,三思而後行絕不是優秀的品質,幾乎等同于優柔寡斷,凡事下定決心後反思一次,依然不後悔那就去干吧!

    卡洛斯合上自己的聖典,從冥想狀態下解脫出來,因為卡德加來了。

    傳送法術此刻對人類法師而言還是高危法術,各種傳送事故簡直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稀松無奇,所以掌握核心技術的卡德加只好親自往返于洛丹倫,好掌握第一手的咨詢。

    “情況不太好,洛薩爵士陣亡的消息震動了幾乎所有的聯盟高層,所以你才能第一時間實質上把控住前線的指揮權。我這幾天在洛丹倫和達拉然之間反復往返,打探到的所有消息都從側面證明了一件事。”

    “什麼。”

    “……”

    卡德加欲言又止。

    良久,大法師終于抬起頭直視卡洛斯的眼楮。

    “你太合適了,在前線,除了洛薩爵士,真的只有你有資格統領聯盟。”

    “當仁不讓。”

    卡洛斯的話語充滿豪情,表情卻很平靜。

    “達拉然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呆的地方,我也不是象牙塔里培養出來的書呆子法師,我的第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去卡拉贊當臥底。像我這樣的人,被洛薩爵士的人格魅力吸引不奇怪。但是反思一下我們兩個之間的關系,我們認識才多久,真正的接觸又有多少,我已經配你出生入死了幾次,甚至為了你差點和六人議會鬧翻。”

    “所以?”

    “你是個好人。”

    卡德加突如其來的好人卡逗笑了卡洛斯。

    “你是個好人,好到讓人忘記了你同時是一位國王。洛丹倫諸國最精銳的軍隊現在在你掌控之中,其他人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不管你是勝利還是失敗,一場陰謀將如同海上航行時遇到的迷霧一般鋪天蓋地的襲來。”

    “你探听到什麼消息?”

    卡德加的深沉引起了卡洛斯的興趣。

    “有人準備用洛薩爵士的死向你發難。”

    “什麼時候?”

    “洛丹倫那邊將逐步的減少糧食和軍械的供給,所有人都認為南征應該緩一緩,將軍隊調回鐵爐堡一線是最好的選擇。”

    “這其實沒有錯。”

    卡洛斯是真的這麼認為,抉擇沒有對錯,只有優劣。

    但是卡洛斯平靜的語氣莫名的刺痛了卡德加的內心,大法師爆發了。

    “我們在深邃的地底艱難前行的時候那些家伙在玩女人,我們在烈火與熔岩間拯救世界的時候他們在參加宴席,我們在前線為了人類的未來舍生忘死,他們在算計你!他們準備將洛薩元帥的死因說成是你的行動所導致的,為此有人願意花大價錢買我的證詞!叛徒,這是赤裸裸的背叛!”

    卡德加喘著粗氣的蒼老外形配合著憤怒的語氣,格外有震撼力。

    “我父親和老岳父怎麼說。”

    卡洛斯並沒有被這股悲愴所感染,依然顯得那麼的平靜。

    “國王們都沒有作聲,但是那些因為聯盟南征而背負沉重征收的貴族領主們再一次跳了出來,這是一股很大的力量。才多久,獸人從希爾布萊德撤退才多久,這些人就開始計較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了,當初真應該放獸人到他們家里去問候問候,現在也不會有這麼多糟心的事情。”

    卡德加喘著粗氣,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為卡洛斯,為洛薩,也為自己。

    “不是挺好的嘛,我的老岳父泰瑞納斯陛下沒有發話,我父親還能再支撐一陣,戴林大叔和吉恩陛下也沒有嗆聲,至少我還有時間完成這場戰役。”

    卡洛斯其實在與父親阿歷克斯的通訊中已經對這些腌事有了預感。

    但是不遭人嫉是庸才,想要干事情,對付拖後腿的同僚也是基本功之一,燃燒軍團那麼純粹的黑惡勢力都不能免俗,基爾加丹還三不五時的給阿克蒙德下絆子,卡洛斯有什麼好抱怨的。

    想不明白這一點,會憋屈死的。

    “我不想回去了,第一次,我對富麗堂皇的宮殿,對精美的廳堂宴席感到厭惡,卡洛斯,我要留在前線幫你。”

    卡德加認真的說道。

    “你……好吧,一位大法師,總是有用的。”

    放棄了勸說卡德加返回洛丹倫,因為卡洛斯發現自己沒有立場幫卡德加做決定。

    然後,卡洛斯將制定完成的戰役計劃詳細的為卡德加講解了一遍。

    “你的狀態不太對,卡洛斯,你……”

    真正的平靜下來之後,卡德加發現了異常,卡洛斯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並非是平靜,而是一種極端壓抑的亢奮,用奧術視野去觀察的話,聖光都快從卡洛斯的毛孔里溢出來。

    “戰役後天正式開始,預期不會超過三天,獸人會死多少我不知道,聯盟的將士傷亡數字樂觀估計不會少于三萬。我還沒有學會那樣的鐵石心腸,視陣亡為數字,所以我會在最前線,和將士們同生共死,為此,我需要積攢力量。”

    “你……”

    卡德加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這不就是法師們決斗前耍手段用超魔狀態嗎,聖光也能這麼玩?

    “然後我發現了這麼做的一個好處,聖光使人平靜。”

    卡洛斯的微笑耀眼的如同夜空中的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