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55章 此地名為凡爾登

第455章 此地名為凡爾登

    作戰計劃一但指定之後,再想變動幾乎不再可能,尤其是這種牽扯數十萬人的大戰。

    聯盟勇士悍不畏死,卻無法掩蓋百分之九十是文盲的事實。

    之所以與部落拖延對持這麼多天,除了戰術欺騙這個好听的理由之外,更現實的原因就是卡洛斯和手下那票軍官需要把具體職責落實下去。

    管理一個聯隊三百多人,聯隊主官可以事必躬親,可以權無巨細,可以又當爹又當媽。

    管理一個軍團三千多人,將領必須依靠副手,依靠軍需官、軍法官、軍事顧問,依靠下面的聯隊長,依靠親信,依靠叫得出名字的士兵眼線,才能將將的掌握住這個軍團。

    管理整個聯盟的軍隊,拜托,已經和個人能力沒有什麼太大的關系。哪怕是洛薩,依然是作為賣臉的擔當存在于聯盟內部,實際上掌管的部下大多數都是有爵位有官餃的將軍們。並非洛薩不親民,而是事無巨細,累死他也玩不轉聯盟這樣一個龐然大物。

    卡洛斯本來手底下就有奧特蘭克的老軍打底,再加上鐵馬兄弟會的鼎力支持,這才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快速掌控了這十萬大軍。

    但是有軍官們的支持,不代表就能打勝仗。

    整個作戰計劃高度濃縮的話,即使非常簡明易懂,無非就是步兵負責ebaby,騎兵負責asscan或者說ass ass in。

    但是一個想法落到實處去干,就不是一句話或者幾句話的事情了。

    除了白銀之手騎士團,卡洛斯想不出還有什麼部隊能夠在獸人的大軍團推進面前屹立不倒。

    黑暗之潮不是吹出來的,距離希爾布萊德戰役結束還沒有多久,雖然聯盟的士兵們都不認為人類會輸,但是真的再次面對那如同潮水一般的獸人大軍,指望士兵的自我修養和自殺沒什麼區別。

    所以批次,很重要。

    正面的十三個軍團,必須拉開幾個批次,層層抵抗,層層阻擊,層層誘敵,為騎兵的到來至少要爭取一天的時間。

    人被殺,就會死,生靈畏懼死亡就如同餓了要吃飯困了要睡覺一樣的天經地義。士兵可以為了父親母親為了隔壁的姑娘為了升官發財為了報仇雪恨為了他的小狗阿發去和獸人拼命,但是當官的不能將這件事當成理所當然。

    會被打黑槍的。

    後勤保證,騎兵行進路線,標識點轉折地標,物質發放,一切準備都已經做好了,剩下的最後問題就是派誰去送死。

    抵擋獸人第一波攻勢的軍團,和送死沒有區別。

    卡洛斯比可能把白銀之手騎士團放在最前線,如果這樣做了,或許可以將獸人的攻勢擋住,但是意義何在?

    整個戰役的最終目的是全殲獸人在燃燒平原的主力軍團。

    不將獸人的所有主力調動起來,不給騎兵流出足夠繞後的空間,只要有一萬以上的獸人返回自己的要塞,聯盟就別想在短時間內懟穿燃燒平原。如果短時間不能結束燃燒平原的戰役,後果已經可以預見……

    所以必須有人去送死。

    這種事情,不需要開大會講大道理,軍團長級別的將官坐在一起吃吃喝喝,在沉重的氣氛里自告奮勇,是最常見的解決方式,這次也不例外。

    站出來的依然是鐵馬兄弟會。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歷史的必然,以暴風城遺民為主要兵源的第七軍團結果了這份重擔,有些人避恐不及,有些人不想去爭。

    是災厄,也是榮耀。

    以第七軍團為主力,第三第四軍團在兩翼,三個軍團的兵力最為抵抗獸人的最前線,卡洛斯要求他們必須堅持三個小時才能撤退。

    十萬人規模的大戰,戰場範圍能有方圓數十公里,這三個軍團的作用就是就是釘在那里,逼迫獸人將兵力分散開,將攻擊陣列拉扯大。

    而第二層防線在第七軍團後方大約兩公里,作為最厚實的一部分兵力,七個軍團成楔形排開,除非第一線的三個軍團被獸人快速擊潰,否則部落就只能從左右兩個方向分兵進擊。

    而剩下三個軍團,則作為預備役在第二道防線的西北方向一公里處做反沖擊準備。

    奧格瑞姆知道卡洛斯手里還有兩萬左右的兵力藏在決戰地東側,卡洛斯也在賭以獸人的秉性,會選擇主動出擊,將整個戰場往東邊拉扯,這樣騎兵的行進會舒服很多。

    說實話,聯盟這邊的整個排兵布陣是用進攻的陣型擺出了防御的架勢。

    不是最壞的選擇,但是很蠢。

    甚至為了迷惑奧格瑞姆,迷惑部落少數有腦子的獸人,卡洛斯特意在陣型上故弄玄虛。

    一切都是為了讓獸人傾巢而出,往北方多走幾里。

    這幾里路,就是生或死的關鍵。從騎兵出現在視野到截斷去路,聯盟需要這段距離用來調整,如果卡洛斯和他的步兵團沒有給予部落足夠的壓力,獸人還有後備兵力扼守後腰,那麼整個騎兵迂回的戰役方案固然可以取得漂亮的戰績,但是全殲獸人的打算也終將成為泡影。

    壓抑沉悶不可避免的籠罩整個軍營,除了當年的阿拉索帝國時期,人類社會有多少年沒有打過這樣規模的戰役了。在希爾布萊德的戰斗固然激烈,但是那片廣袤的土地上,無數人類是用生命作為代價,用空間換取時間,是成百上千支小部隊在曠野中,在樹林間,用性命為未來填出一條通路。

    獸人不滿萬,滿萬不可敵。

    如今,人類要和獸人硬剛正面了。

    這種難以言訴的情緒彌漫在士兵之間。

    天還未亮,卡洛斯已經在侍從的幫助下穿戴整齊。審判者鎧甲在突襲熔火之心的時候損傷嚴重,前線的鐵匠修補不了這些由光鑄鐵打造的鎧具,所以卡洛斯選擇了另一套戰甲。

    那是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專門為洛薩打造的一套鎧甲,洛薩有因為各種原因很少穿戴,只在某些典禮上當禮裝使用過,但是這套戰甲華麗的造型並非是虛有其表的鏤空花架子,超過三十公斤的重量證明了這套戰甲的質地。

    很早的時候,卡洛斯就見到過這套鎧甲,並且就覺得眼熟。當洛薩身亡後,這套他生前並不喜愛的鎧甲就成了無主之物,然後流落到卡洛斯手里。

    當卡洛斯命人去掉那些裝飾用的瓖嵌後,赫然醒悟。

    這套戰甲不就是大元帥套裝嗎!

    簡單的填好釘孔補好漆,這套樸質與華麗並存的厚重鎧甲就成為了卡洛斯的最愛。

    “勝利與榮耀的最高體現,今日必將名至實歸。”